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共求一世安稳
《共求一世安稳》完结版免费阅读 《共求一世安稳》最新章节目录

共求一世安稳沉睡的两脚兽

主角:伊丽莎白伊凡
《共求一世安稳》讲述了主角伊丽莎白伊凡之间的故事,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在伊丽莎白准备退休,结束最后一次任务时,遇上了一个迄今为止第一个让她捉摸不透,也无从把握的男人。作为特工,周旋于各色人物之间是她的看家本领。可是......“陪我一晚,我会让你平安离开此地。”恶魔说道...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10-12 16:04:25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嘚——嘚——嘚——’

马蹄声有序的响着,伴随着风雪的呼啸,不时能听到前面车夫的鞭子声和吆喝声。

伊丽莎白打开小帘子,外面白雪皑皑,还在继续下着已经下了一天一夜的雪,时大时小。这场初冬大雪给整个大地铎上了银装,把远处重叠的山峦遮蔽不见了。

冷风立刻吹了进来,“伊丽莎白夫人,快把帘子放下吧,这个孩子已经经不住冷风了。”

对面的中年女人把她孩子的大衣和帽子又裹紧些。

伊丽莎白立刻微笑说道,“对不起,我只是想看看到驿站了没有。”

中年女人的丈夫说,“马上就快了,今晚休息一晚,明天就可以出国。”

他们一家三口是要去往L国参加女儿的结婚典礼。

同在一辆客用邮车上乘坐赶路,伊丽莎白和车上的每个人都熟悉了一下。另外有一对夫妇是去L国计算年度账目,是做糖果生意的。还有一对母女,是出国疗养的。那女孩比她看起来小很多,面目苍白,一副羸弱的样子,久疾之身,母亲的样貌看起来也只是普通家庭的妇女。

这个车上只有她一个人是黑发黑眼,因为她是混血儿的长相,还不至于引起人们太大的好奇心。

毕竟现在战事吃紧,若是看到一副外国人的面孔,都会引起一阵小小的恐慌。

“前面就是依科里亚村,去往L国必经的边境驿站,再往前就是渡口了。”糖果商人苏沃洛夫说道,他脸上的赘肉垂到两腮下,随着开口说话,赘肉一颤一颤的,一双精明的小眼睛不时的往伊丽莎白身上瞟。

很好,只要再过了这一站,就安全了!

她在心中默念:求上帝保佑我平安离开……保佑我顺利度过关卡口……快些,马车在赶的快些啊……

越是接近驿站,伊丽莎白就越是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

“伊丽莎白夫人是来本国B城探亲?”三口之家的丈夫叶甫盖尼突然问起来。

在这紧要关头,任何一个关于来历的小插曲都会使她紧张不安。伊丽莎白明显感觉自己脸上的肌肉稍微僵硬了,“是的。”

“我对B城很熟悉,不知您姨妈的姓氏?……说不定我还有幸听说过。”叶甫盖尼面露好奇的问。

伊丽莎白向他微笑,心中暗骂这人的好奇心也太重了!不知只是普通的谈话,还是在暗中刺探消息。又或者是她神经太紧张了吧?

她在这个国家认识的都是名人,但她不能说出口,绝不能!说出去就是死路一条!

刚刚才在彼得罗夫将军家把重要情报搞到手,说不定现在全国已经在通缉她。

“我姨妈的丈夫早已去世多年,孤苦无依,身边只有一个女仆陪伴。我母亲也身体不好,医生不建议她长途奔波,所以妈妈才让我自己来陪姨妈住几个月,没想到这战事说来就来,不得已只好提前回去。”

“上帝啊!”叶甫盖尼的夫人尼娜双手合十,“祈祷你的姨妈永远健康长寿。”

“多谢您,夫人。”伊丽莎白在这一路上感到尼娜这位妇人是真正地很善良,他的丈夫也很机智。做糖果生意的夫妇面貌很精明,为人非常圆滑,而她还观察到做糖果生意的苏沃洛夫很怕他的老婆,经常看她老婆的眼色。那一对苦命母女则很少讲话。

马匹嘶吼一声,车夫扯着嗓子让马停下,马车停了。

“我觉得不应该这么快就到达了村子客栈里?”伊丽莎白向窗外喊话。

其他乘客也向窗外张望。

伊丽莎白立刻惊恐的瞪大了眼,只一秒,又恢复原状,大口喘了一下气,心跳陡然开始加快。

“您说的对夫人,还没有到客栈,现在是到了关卡,得让军爷检查登记一下才能通行。”车夫浑浊的嗓子说,因为天寒的缘故,他的嗓子的粗重喘息声让人听的很不舒服。

村口有几个穿绿色军服拿着步枪的士兵守卫,几个人在一边烤火,只留下两个士兵检查。

两个士兵不断的搓着手,嘴里大骂,“这该死的天气快要把人冻死!”

“还没上战场就要被这鬼天气夺取半条命!”

他们打开了车门看了一下,在看到伊丽莎白时,脸上露出明显笑容,特别的指出要查看她的证件。伊丽莎白拿出了,他们仔细看了一下,加重了脸色猥琐的笑容说道,“伊丽莎白,外国人。很愿意为您效劳,美丽的女士。”

伊丽莎白勉强笑着道谢。

还好没有查的很严,没有过多的盘问。现在外国人的身份在这个国家是很敏感的,因为特工潜入的消息已经流传到社会上了。

又走了几步,已经到达这村子里的唯一的客栈,伊丽莎白刚一下车,就立刻应验了一路上自己内心的重负。

她看到,整个客栈都已被军队占领!

寒风刺骨,雪花在寒风中飘飘洒洒的漫天纷飞,弥漫了整个天地,一色的雪白,看不到停止的尽头。乘客们一下车都急忙往客栈里赶,车夫在和客店仆人一起拉着邮车往后院走去。

在客栈三楼的一个壁炉旺盛,温暖舒适的房间里,伊凡•安德烈耶维奇•尼科诺夫双腿交叠,优雅的支在办公桌子上,一边吃葡萄,一边听着留声机古典乐,看着手里的文件。

‘咚——咚——咚——’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进来。”葡萄皮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稳稳落在地毯上的圆形图案里。

下士通讯兵斯米尔诺夫穿着整齐的军装,笔直走进来说道,“报告长官,新来的一群旅客中有一个外国人,需不需要上前进行盘问?”

刚刚才收到部上下达的命令,有特工潜入将军家里盗取重要情报,现在已经逃往边境,立刻封锁边境,严查奸细!绝不漏掉一个可疑之人!

尼科诺夫把文件向桌子上‘啪——’的一甩,发出了极度不耐烦的闷哼,咒骂道,“彼得罗夫那个混账东西,自己都一把老骨头了还色心不死,昏庸无能之辈,继承了府上的世袭头衔,就以为能高枕无忧了,整天就知道拍马屁,对下属颐指气使,尽显官威。现在倒好,战争一触即发,竟然还让女人钻了漏子,他自己犯下的重罪,凭什么要我在这物资匮乏,大学封山的鬼地方替他擦**?!你说,斯米尔诺夫。”

斯米尔诺夫脸红了,头上冒出薄薄的一层汗,他不知道是这炉火太旺盛的缘故,还是外面的天气太冷的缘故,亦或是——自己的直属长官,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指名道姓的大骂全国最有威望的将军,一文不值!

将军的确在个人作风上有诸多缺点,而且也在私下里流传开了。但是作为职业军人,作为领导人,是有天才的,他如果真的像团长所说的那样一无是处,肯定不会走到现在的这个位置。可是,团长让他说什么?

斯米尔诺夫感觉口腔内很干涩,有什么堵在他的喉咙里让他发不出声来。

伊凡•安德烈耶维奇脸上最有特点的地方就是那双极自负的蓝眼睛,大而有神,力量非常强,一眼就可以给人很鲜明的性格特征。斯米尔诺夫知道自己的长官很傲慢,而且非常俊美,那飞扬的浓眉和直挺的鼻子,完美无瑕的面容,金色的短发,无不在显示出他是一个确确实实的美男子,而且是B城尽人皆知的黄金单身汉。

27岁,未婚,世袭公爵头衔,405骠骑兵团少校团长。会弹钢琴,会跳华尔兹,摩登舞等最流行的舞种,家境殷实,目前还在流传与伊万诺夫亲王家的小女儿娜塔莉亚有婚约……

“斯米尔诺夫?”伊凡看出他的心不在焉,不高兴的喊了一声。

“是,长官!”斯米尔诺夫再次立正站好,眼睛直直的看着窗外,“长官,他们一行人已经到了,根据刚刚彼得罗夫将军下达的指令,我觉得您有义务盘查一下他们。”

伊凡再次靠在椅背上,把双腿支在办公桌,傲慢的双眼上下打量着他,“你的意思是,你在指导我做事?”

“没有,属下不敢!”斯米尔诺夫低头。

“别忘记了,我们两个谁才是长官!”伊凡用极其缓慢的语言给了他警告,顿了顿,“也难怪,在这种常年冰雪覆盖,人烟稀少的地方,待久了就会变成傻瓜,怪不得你分不清谁是谁!谁才是尼科诺夫团长,谁才是斯米尔诺夫通讯员。彼得罗夫老贼那里你就不用管了,现在,”他用手指转了个圈,示意他,“您该出去了,士兵。”

“是。”

斯米尔诺夫出去关上门之后,伊凡转了个身,靠在窗户上,突然看到,下方在直通客栈的路前,站了一个黑天鹅。

的确是黑天鹅。一身黑色的衣服,黑色绒毛的大衣,黑色紧身裤和黑色高跟长筒靴。

黑发黑眼。那个女人伸出戴着黑皮手套的手掌在空中张开,接住下落的雪花,又细细的打量。

在周围全是一片雪白之间,这一抹黑色的身影实在无比突兀,以致让他看了好久。

伊凡捧着一杯热茶,一只手臂倚靠在窗沿上,不知不觉看的出了神,他虽在三楼,但他们之间的相距并不太远,他看清了她的容貌,“一个漂亮的女人。”他下了定义。

在伊丽莎白抬眼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二楼窗子里的男人正在看着她说了什么,她皱了皱眉,不舒服这种被偷窥的感觉,因为显然那个男人已经看了她许久。

窗子里的男人看见她也看向了他,就在里面举手打招呼,伊丽莎白可以明显的看出他的第一个单词发音说了什么,“你好。”可是之后又说的什么她没有猜出来。

她立刻向客店大门走了。

伊凡•安德烈耶维奇后面说的是,“斯米尔诺夫说的也不无道理。”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