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重生娇妻超难哄,老婆我错了!
《重生娇妻超难哄,老婆我错了!》初夏韩墨言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娇妻超难哄,老婆我错了!桐荣

主角:初夏韩墨言
精品小说《重生娇妻超难哄,老婆我错了!》由桐荣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初夏韩墨言,内容主要讲述:她这么多年她从未跟初夏分开过,现在说走就走,实在太突然。初夏点头:“昨天韩墨言来找我,说三天之后会来接我回韩家。”“可这次,我是真的不想回去了。”她满身倦怠地说。...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10-13 09:27:40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韩墨言的人很快找到初夏,当得知初夏此刻在警察局时,男人那张冷峻的面孔终于有些异样,听着许明朗添油加醋将今晚的事情说了一遍后,眼底的不满更是又添几分。

初夏今晚的举动,确实跟以往温顺内敛的形象不符,尤其是去夜场,韩墨言眯起了眼,显得十分危险。

再接着,韩墨言便带着不悦,亲自去接人。

车上特助打了几个电话,便搞清楚事情原委。知道是有人诬陷初夏是夜场陪客,再加上她没带身份证无法证实身份被带走,另一方面却又验证她是在夜场内被带走。

这两件事,不论哪一件不能让人敞怀,尤其对韩墨言来说。

自己的未婚妻跑去了夜场,还闹到被警察抓走的地步。

车内,男人的面容冷峻,寒意逼人。

……

“初夏。”

外面的警官叫她的名字,“出来。”

“监护人来了。”

初夏听到这几个字,打盹的眼皮骤然睁开,她爸远在千里之外,哪来的监护人。

韩墨言带来了初夏的护照,证实了她的身份,加上陪客这件事是个误会,便放她出去。

休息室外面是警官办公室。

韩墨言背对着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立在门口的位置。

初夏一出来时,便对上他浓郁的视线。

在那一刹那,初夏恍然有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

韩墨言出差半年,这是他们这半年里第一次见面。

地点却是在这种地方,四下都是人声,她颜面无存地被带到这里,而韩墨言突然过来,将她救出去。

有种闹剧感。

上周,她提分手的那通电话,被韩墨言身边的特助给摁了。

从她决定分手到现在,两人一直两地分隔,没有好好谈明白这件事。

这会儿,不知是太久没见还是什么原因,初夏有种不知道说什么的感觉。

韩墨言阔步走过来,分别这么久,两人再相见。他一如既往地想要碰碰她,却被初夏不动声色地躲了过去。

气氛有些许微妙和尴尬,初夏不自在地绕过韩墨言,没有跟他对视。

男人走在她身后,灼灼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身上,略有些思索,信步跟上。

她出来时只穿了一件衬衣,套了一件牛仔外套,这会儿夜风阵阵,冷的人鸡皮疙瘩都起来。

没走几步,一件宽厚的外套落在她的肩上,她抱着手臂抬头,被韩墨言揽着肩膀搂在怀里。

“去车里。”

半带着塞进车里,初夏始终一言未发。

“开车。”

车内一阵寂静,两人未说一句话。

车行至一半,男人再迟钝,也注意到她的不对劲,倏然开口:“夜场好玩?”

初夏也没想到韩墨言时隔半年再回国,跟她说的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她兀自低笑了一声,这个男人始终是这样。

他不问初夏为什么会进警察局,不会问她为什么去夜场,张口便是她一副经常出入的样子。

初夏:“不好玩。”

显然韩墨言要的就是这个答案,“下次不许去。”

初夏一向温顺娴适,她不应该出现在那里。

“我不喜欢。”

以前,韩墨言的喜欢或不喜欢,直接成为初夏做事情的原则。

韩墨言不喜欢的她一概不碰,而韩墨言喜欢的,初夏必定也喜欢。

只不过,现在的初夏听到这句话,有种深深的叛逆感。

“可我喜欢。”

韩墨言轻轻拧着眉头,似乎对初夏突如其来的叛逆感到不悦:“只此一次。”

说完闭上眼,大概是想结束这个话题的意思。

初夏顿时觉得没意思,也不想再多费无谓口舌讨论去夜场是她自由这件事。

他们两人像是水墨画最轻重的两笔,一头一尾,中间隔着淡淡的墨印,初夏眼睁睁地看着中间的回忆一点一点地变淡。

却不想去挽回什么。

回到韩家,别墅灯火通明,白色的大理石砌成凉亭里站满了人。

韩母等人站在院子里焦急地等待着,见车驶进院子时,纷纷向前。

初夏本说回自己的公寓,可惜韩墨言不发话,司机根本不听她的,意见被无视之后,她有些无奈,也多了几分坚定。

如果留在这里,她的想法便继续的,永远没有人在乎。

车门打开,她将身上的衣服轻挑掉落在车上,之后便头也不回地出去。

韩母见初夏回来,面色难掩惊讶。

当然同样一脸诧异的,还有站在一旁的许明月。

两人面面相觑,许明月年纪小,性子没沉住,小声问了句:“墨言哥哥,初夏姐姐怎么回来了?”

韩墨言西装拎在手里,搭在腕上,闻言抬头,冷冰冰地问:“不回来去哪里?”

他打量一眼许明月,倒是丝毫不留情面的问:“这么晚你怎么还在?”

许明月听闻,脸立刻涨的通红:“我……我”

她自然不好说自己已经在韩家住了一个多月。

韩母立刻道:“是我叫明月住下的,她身体不好,咱们家后院有池温泉,多泡泡对她身体好。”

韩墨言并不理会许明月为什么来,以及住到什么时候,很直接地结束这段寄居,“明天让你哥接你回去。”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留下许明月在原地红了眼,小声问韩母:“墨言哥哥,是不是在赶我走?”

韩母轻拍了拍她的手:“不会,有我在。”

……

二楼卧室,韩墨言边打电话边推门进来。

初夏正打包衣服,这几天温度骤然有些降低,她拿了两件厚外套塞进包里。

韩墨言的眼神落在她的包上,一边说着电话,一边走过来。

再然后,初夏手里的包便落入了男人的手中,继而被锁进了柜子里。

眼神不明意味地警告了她一眼,然后移开,继续打电话。

初夏在心里有事,打算等他打完电话就把分手的事情说清楚。

事到如今,她心里也没有什么留念的。

她在床上坐着时,韩墨言打完电话,推门进来。

初夏看见他刚刚脱下的西装又穿了起来。

这是要出去?

她连忙起身:“我有话要跟你说。”

分手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所以她还是想好好地谈一谈。

显然,韩墨言连这点时间都没有。

他一只手正了正脖子下的领带,另一只手揽过初夏,在她耳畔亲吻了一下。

随后又靠着她垂落在耳边柔软的头发上蹭了一下,缱绻的语气:“我出去一趟,你在家乖乖的,等我回来。”

初夏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最近两年,他们一直这种相处状态。

韩墨言很忙,偌大的集团公司离不开他,整个韩家离不开他,唯独初夏不需要他。

她可以在家,日复一日地的等待着她,就像候鸟等候春天,等一个希望渺茫的春天到来。

楼下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几秒后铁质的轴轮滑动着轨道,大门被缓缓打开,车开了出去。

初夏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苍暮的没有一点生气。

她的心里很静,如同韩墨言临走时那敷衍而又不走心的吻别一样,初夏突然就看开了。

其实这个分手提不提已经不重要,她在韩墨言心目中的地位早已一目了然。

她洗完脸,非常平静地回到卧室。

回到韩家空气都是淤重的,像是身处一个牢笼里,连呼吸都带着被尘封已久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味道。

初夏做了一夜噩梦。

……

第二天一早,头痛欲裂。

她起的很早,将院子外面的几盆花浇上水,精心伺候完,便准备去公司。

许明月一早被许家人接回去,韩墨言昨晚发话,韩家人是不敢再留她。

走时,初夏靠在院子里的走廊上,抱着手臂看她。

命运就是这么神奇巧合,一个星期前她哥许明朗也是站在这个位置,看初夏如何灰溜溜的离开韩家。

一个星期后,初夏站在同样的位置,看许明月是怎么离开的。

不过心境不同往日,初夏并不觉有什么得意的。

她自己主动分手,总归还有脸面一些。而现在满脸不舍的许明月,倒更像是死乞白赖。

初夏吃早饭时,韩墨言的车开进院子里。

他的车是大型量的迈巴赫,路过院子里的草坪上时,会发出类似于重型机器压在草坪上压过的沉闷声。

初夏立刻张望了一下,生怕他压到自己的花。

在对上韩墨言的眼神后,她又淡淡地收回视线。

韩墨言进来时,身后跟着一众智囊团。

他们这些人,天生怪胎,加班熬了一晚上,个个却精神抖擞。

显然是过来吃饭的,这是韩家多年的规矩,韩墨言这个人傲慢归傲慢,却礼贤下士,待手下人很好。

像今天这样平易近人,带着智囊团回来吃早饭,经常见。

他们这些精英,素来不将初夏放在眼里。

朝她点点头后,径直绕过她,聚到餐桌上。

初夏见他们进来,潦草地吃了几口饭,便准备上楼。

“站住。”

韩墨言刚进来,便见初夏往楼上跑,方才的饭还没动多少,不禁拧着眉头:“吃这么点?”

初夏:“嗯,没胃口?”

韩墨言:“再吃些别的。”

韩墨言说的别的,其实是西餐。

他跟他的智囊团们大多从小在国外长大,十分喜欢国外冷冰冰,干巴巴的西式早餐。

初夏端着一碗小米粥在他们这群人里,像是异教徒。

浑身都写着“不精英”三个字。

她小口地喝着粥,耳边都是韩墨言他们谈论她听不懂的东西。

他们这群人,似乎天然就有一种能够把不属于他们一类的人排除在外面,虽然表面上礼貌客气,风度翩翩,但初夏知道自己永远都容不进去。

他们并不需要刻意去排斥她,可与生俱来,骨子里的高傲,很容易让人自惭形秽。

不过初夏现在不会过分自卑,她渐渐明白人并不是只活在一个圈子里。

这个世界上既然有韩墨言这种人存在,有适应他的圈子。

同样,这个世界上也有初夏这样的人存在,也必然有适合她的圈子。

不同圈子必然不容易相容,所以也不必强融。

初夏吃完饭,打了声招呼便上楼。

八点时,准时去公司。

回归到初夏自己的舒适圈子时,她松了松紧张而又疲惫的肩膀,抬眼见公室的门口鬼鬼祟祟地探进来一个人。

“进来。”

于晓晓迈着小步子颠进来:“夏夏,昨天的事情对不起呀。”

昨天初夏在警察局等于晓晓来救她,结果没等到她,反而等到了韩墨言。

“你听我解释,昨天车钥匙真没找到,然后我就打电话给我哥求助。”

“你知道他们那个系统里,若是办件事,层层找人,挺费时间的,所以等到他找到时……你已经被韩墨言带走了。”

初夏:“行了。”

“我又没怪你。”

于晓晓立刻狗腿过来:“这次真的是我的错,没能及时把你救出来。”

“还害得你被当成未成年。”

“你还敢说!”

于晓晓:“要不是你长得太嫩,警察叔叔能把你带走嘛。”

初夏被气笑了:“还成我的不是了?”

于晓晓连忙道:“我的,我的。”

白天在工作室等待了一天,倒也充实忙碌。

眨眼就到了晚上,她没有再回韩家,而是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

回到家,她又将从韩家带出来的东西收拾了一番,尤其是画具。

洗涮一通后,夜渐渐深了。

捂着空荡荡的胃,她打开手机,点了份外卖。

小说《重生娇妻超难哄,老婆我错了!》 第5章 一夜噩梦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