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梦里云归浮生尽
梦里云归浮生尽聂雨凝邵骏豪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梦里云归浮生尽雨晴

主角:聂雨凝邵骏豪
《梦里云归浮生尽》是雨晴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梦里云归浮生尽》精彩节选:人生最难是长情,如果爱是陪伴那么不爱就请走开。“不要走,我还没有爱够。”“不好意思,你已经被我否定。”...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0-13 12:01:5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郑妈妈“呸”了一声,“给点股份?啊?说得这么轻巧,别以为你妈我没读过书就不懂,股份这种东西是随便给的吗?给了你年年都得给她分红,我是你亲妈,你怎么不对我这么好啊?啊?”

顾岭理直气壮,“现在聂雨凝本来就需要钱,分钱正好可以帮帮她的忙,没什么不妥。”

“云家的忙是你帮就能帮的?半年前那次被工商税务消防劳动局找上门的事你忘了,我都跟你说那肯定是云聂雨凝带来的霉运,你还争!到时候你稀饭都没得喝,我看你拿什么东西来充本事!”

“妈,你忘了我怎么起来的吗?我连高一都没读完你就供不起了,连找个八百块的工作人都嫌我没文凭。若不是聂雨凝当时借钱给我,我们现在还是只能靠低保过着,还有钱买房买车?妈,做人不能忘本,不能忘恩负义的!”

顾岭的肺腑之言并没有感动郑妈妈,她的话反而尖刻起来,还故意往外间看了看,声音一点也不弱,“忘本?忘什么本?那钱不是已经还给她了吗?又不是坑了她的钱。再说了,这影楼开起来,是光有钱就行的吗?你妈我天天起早贪黑的帮你省钱,开始的时候谁给搞的卫生,谁在给你的员工煮饭?都是她一个人的功劳吗?人家借钱给你,是可怜你,以前一百万对她来说算什么?施舍乞丐而已。人家以前施舍你,你现在本事了,要调过头去施舍她了?人家还不一定领你情呢。”

“哐当~”外面有物品落地的声音。

“妈,别说了!”顾岭脸色大变,快步走出里间,发现外面已经空无一人,转身看着母亲毫不客气的吼道,“你说得太过份了!为什么人家好心的帮助说到你嘴里就是那么不堪?你觉得现在过得好了,都是你自己的本事,我告诉你,三穷三富不到老,聂雨凝也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你总有求人的那天,就像以前一样!”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郑妈妈气得脸青一阵白一阵,抡起巴掌就要去打顾岭……

聂雨凝脚步虚浮的跑出“精灵摄影”,心里已是无法形容的难受,像是炎炎夏日,周遭全是人,围住她,她想透口气都不可以,呼吸进体内的气息,全是那些人身上的汗臭味,她想捂住七窍,与世隔绝。

她就是传说中的鬼见愁吧?

郑妈妈每次见着她都是笑开了花,她原本以为到底还有人待她是不同的。

可曾经出于真心的援手,却被郑妈妈说成是打发乞丐,连如今自己也变成了乞丐。

人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她如此现实了,还是看不明白?自私是根源,维护自身的利益是本能?

“难过又不哭?”

头顶是密茂的梧桐叶,耳边男孩的声音是夏日的山泉,叮叮咚咚的滴进耳朵,鼻腔里有他淡淡的甘草香混着油彩的味道。

她居然走到了这里——梧桐成荫的艺术街。卖字画,替人画像的人最多。

聂雨凝转身看着男孩,笑了起来,“还没有遇到让我可以难过得非哭不可的事情。”

叶缝间漏下来的阳光从大男孩的头顶洒下来,他站在画板前,体型修长,皮肤白晳,五官清雅,棉质的短袖白衬衣,浅色薄面牛仔裤,漂亮得文质彬彬,身上沾着细碎的颜料,可是你却觉得他分外干净。

是什么样的家庭才可以教育出有这样一双眼睛的男孩,清明纯澈,好象不沾尘世,不懂污秽。让人好生嫉妒。

男孩弯腰在水桶里洗手,带着一份与穷画家不相称的矜贵,语速不紧不慢,“好久没看你过来了。”

聂雨凝踮着脚,看了看男孩画板上的作品,“嗯,最近忙,你的画儿卖出去了吗?”

男孩转身收拾画板,“总是遇不到像你这么大方又不懂欣赏的主顾。”

聂雨凝呵呵的笑,“艺术家可真不会做生意,夸两句客户您真有眼光,你难受啊?”

男孩把画板挂在自行车上,“可是你的确不懂欣赏,我画的画,你根本看不懂。”

聂雨凝故意哼了一声道,“可我有钱买不就行了,我不懂可以装懂,可以让别人以为我懂,就行了啊!”

“像我这样的艺术家,遇到你这种铜臭味的主顾,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

聂雨凝见男孩在收摊,便帮他把水桶里的水倒掉,装进工具袋里,挂在车头上,“别头疼了,我最近也没那个闲钱来让你头疼。你画没卖出去就算了,本来想敲诈你一杯茶喝。看来没戏了。”

男孩蹬掉自行车的后架,扶着车头,“走吧,昨天遇到一个跟你一样不懂欣赏的暴发户,够喝一个月的茶了。”

聂雨凝耸了耸鼻子,“那你还得交房租。”

“等你有钱了,我再卖一张给你,不就有钱交了吗?”

聂雨凝喜欢看着男孩的眼睛,里面清清冽冽的,真好,明明说着如此市侩的事情,他却可以带着仙人之姿来谈论。

聂雨凝坐在男孩的自行车后面,风把她的长发吹得飞了起来,像她此时的心情,她笑着问他,“喂,你有过无路可走的困境吗?”

阳光晒在男孩身上,他眉眼都溢着温柔的光晕,可他的话,笃定而自信,“没有,因为车到山前必有路,若是没有路,也可以走出一条路,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有脚的地方,就有路。”

聂雨凝心下忍不住一颤,她静静的闭上眼睛,男孩的话,就这样软软的,又强劲的灌进她的血液里。

聂雨凝从艺术街喝完解忧茶回家,心情好了很多。

扑粉,化妆,选了件小吊带,再配上了一条半身长裙,就不会显得那么野,长发放下来,耳鬓各拈出一股,向后合住,拧扎成小髻。

镜子中的自己,倒显得淑女了。

不知道这样打扮,算不算合适?

路,总是走得出来的,怎么会无路可走?

自己的脚或是他人的脚,有什么关系?只要那条路可以通往山顶,是自己走的,还是别人替自己走的,又有什么关系?

聂雨凝刚刚换着衣服,就有人拍门,叫门的人,正是顾岭。

迎着眼睛红肿,脸上还有指痕的顾岭进了屋,聂雨凝吸了口气,拉着顾岭在简易沙发上坐下,伸手摸了摸,皱眉,“怎么了?”

顾岭有些难为情,僵笑了下,“来找你的路上跑得太快,被树枝弹到了。真是的,走路有些不太长眼睛。”

聂雨凝鼻子发酸,“郑妈妈打你了吧?”

顾岭知道盖不住,怨气也极深,“懒得理她,一个疯婆子,她反正没少打我,总说我是个赔钱货,还好这几年能赚钱了,对我才稍好点。”说着从包里拿了份协议书,递给聂雨凝,“这是股份转让的合同,我从网上下了份最简单的,咱们也不是什么大的集团公司,用不着那么繁琐。你签了就是,明天咱们就去工商局办理变更。”

聂雨凝将协议推到顾岭的手里。“凌凌,不用了。”

顾岭生怕聂雨凝会想不开,所以急急的打好合同拿过来,“聂雨凝,你会不会因为我妈妈的话生我的气,我真的没有那种想法。”

聂雨凝亲昵的捏了捏顾岭的脸,“我怎么可能生你的气?走到我今天这步身边还在的朋友,我一辈子都会珍惜,你妈妈是你妈妈,你是你!我只是已经有了好的办法而已。”

顾岭将信将疑,“什么办法?”

“凌凌,我要找个靠山。小杰惹人喜欢,宋艳是铁了心的想要抚养权,你的股份只能帮我一时,她总有别的办法来弄人。但如果我有一个靠山,一个连宋艳都忌惮的靠山,我和小杰才能过得安生。”

顾岭瞪大双眼,“你是说,你要去傍大款?”

聂雨凝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大款?对于我来说,大款没有用。”

“那是什么?”

聂雨凝想了想,还是犹豫了,“现在还不一定成,不过不管成不成,我都得试上一试。我现在不告诉你,是为你好,你也别问我太多。”经历了上次照片的事,她是万万不敢再把顾岭拉进来,谁知道什么结果?

……

下午五点半的绝代佳人,原本不会有客人,可是“昭君”的包间里,骰子在骰盅里撞得激烈又暴躁。

庄亦辰一抬脸,骰盅在桌面上“哐当”的一声,扣起几粒骰子,“嘭”的一声,朝对面站着的两个男人砸去。

这二人正是开车撞聂雨凝的刀疤鼻和络腮胡。

“饭桶!”

一声暴喝,薄唇一抿,嗤了一声,“我说过不准把那块地儿给弄脏了,你们竟敢自作主张开车去撞人!谁借的胆给你们?”

庄亦辰的精练的短发像是已经竖了起来,站起来,黑色的衬衣显得他更是气势凌人,被砸得额头出血的男人,愣是没敢吭出一声,二人本来是凶恶的长相,此时倒显得卑微怯懦了。

庄亦辰恼的是联系邵骏豪,对方怎么也不接他的电话,他们之间自有默契,所以他才让手下的人不准在邵骏豪的地段动手,结果这两人却沉不住气。

没想到一个云聂雨凝倒触了邵骏豪的虎须了。

刀疤鼻一看这气氛紧张,硬是壮着胆子道,“老板,得罪的人那里,我们去道个歉?!”

庄亦辰瞪了刀疤鼻一眼,“道歉?你们也配?再敢自作主张,废了你们!都滚出去!”

二人得令赶紧逃出包间。

庄亦辰怎么也没想到,他和邵骏豪,居然会为了云聂雨凝生了嫌隙,这丫头片子倒有点本事。

小说《梦里云归浮生尽》 第13章 来,喝茶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