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王妃别闹
王妃别闹秦歌上官宴小说全文阅读

王妃别闹枫椰子

主角:秦歌上官宴
经典小说《王妃别闹》由枫椰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歌上官宴,书中主要讲述了:现代特工秦歌既扮得高贵冷艳又能风骚下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双倍奉还,一朝穿越,成为将军府最不受宠的大小姐,还莫名其妙嫁入王府成为宴王妃,主动帮王爷纳娇妾养美姬,喝酒打架样样精通。王爷想睡她,...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0-14 16:37:2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在众人看来,继秦筝的绝妙表演之后,再很难有能超越秦筝的舞,众人只觉已经没有多少看头,动著闲聊起来,四月看到主子也选择了水袖舞,不禁为她捏了一把汗。

只见秦歌款款走向场中央,一袭海棠色在宫灯的照耀之下映夜娇艳,乐声起,水袖舞,起初轻柔满缓,众人被引入了意境。

随着纷乱的鼓点越来越密匝,水袖力量增大,场中央的人飞旋起来,也数不清她旋了多少圈,绚丽的水袖缭乱人眼,似梦似幻。

最后鼓点停下,水袖飞出场外,一只水袖各卷了一支鼓槌,“咚”“咚”两声击向场外两旁的大鼓,每击一响,秦歌便唱一句寿词。

众人惊讶得纷纷停杯投箸,以为表演道这里已经艳绝,几声错落的叫好声刚响起,却见秦歌的水袖里晃出一道银光,长剑如匹练,从袖间滑出,轻轻一转,便是锦帛撕裂的声音,两段水袖化作漫天雪花,纷扬飘落。

最后的剑舞才是重头戏。

等到秦歌表演结束,席下一片称赞声,秦歌在人群里找上官宴,想要感谢他借她这把剑,临上场前她悄悄问他有没有剑,没想到他竟然将贴身的佩剑给了她。

没想到上官宴也遥遥注视着她,只是眼神里掺杂了一些秦歌看不懂的情愫,灼热的,炽烈的,秦歌没来得及细看,上官宴又恢复了清冷的神情,淡淡对她点了点头。

皇上龙颜大悦,拊掌道:“素问王都第一美人出自秦将军府,这王都第一美人,说的便是宴王妃吧?今日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妙哉,妙哉!”

皇上这话一出,秦筝脸色煞白,她王都第一美人的头衔可算是彻底丢了,原本她想着能在皇上和百官面前博得彩头,一洗前耻,把名声挣回来,没想到却为他人做了嫁衣。

皇后看皇上难得开心,又给秦歌赏赐了不少珍奇古玩,蜀绣云锦。

秦歌才回席落座,却听大皇子到皇上皇后跟前请一桩赐婚,对方是建国大将军二小姐秦筝。六皇子急了,也跑上去,说也要娶秦筝。

秦歌抽抽嘴角,这些皇子们还真是有眼光。

眼见大皇子和六皇子就要为红颜吵得不可开交,秦歌正要看二人如何收场,却听秦筝款款上前行礼,谢绝了二位皇子的好意,并说自己心有所属。

皇上听了来了兴趣:“不知秦二丫头心仪哪家儿郎,朕为你做主,说不定,还可就此促成一桩美好姻缘!”

秦筝低低垂下头,瞬间一片红霞染上了两颊,迟迟不说。

秦筝自幼便常常出入后宫,与后宫妃嫔关系匪浅,收买了一众嫔妃人心,谁人又不知秦筝心属于谁,有何种心思?

妃子们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个个你一言我一语,为秦筝推波助澜,非要秦筝说出这个人不可。

做了好一番戏,秦筝好像终于招架不住各位娘娘们的询问,红着脸答:“回皇上,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秦筝的姐夫,宴王。”

“咳——”秦歌一口茶呛得不轻。

坐在身旁的上官宴淡淡睨她一眼。

此时众人的目光都向上官宴这一席投来,都在等上官宴如何回应。

上官宴似乎对这种事司空见惯,当下站起来朗声道:“如今本王已有王妃,若再作嫁娶,只恐会委屈了后来者,将军府的千金值得更好的归宿。”

言下之意,他只认秦歌一个正妻。

对此,秦歌有些意外。

再看这人颀长英俊的侧影,似乎也并没有那么讨厌。

不想,秦筝却似受到了极大地侮辱和委屈,凄凄切切道:“秦筝自幼仰慕宴王,甘愿与姐姐共事一夫,不在乎名分。”

一个女子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就是做了破釜沉舟的准备。若上官宴拒绝,就是故意让秦家蒙羞,考虑到秦长安的势力,上官宴势必不能惹怒秦长安。

他转而问秦歌:“夫人,你认为呢?”

“啊?”真真是无事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秦歌一直在扮演局外人看戏,只见她一脸茫然,一点没有别人抢自己丈夫的觉悟。

上官宴墨色眸色微沉,如千年寒潭深不可测,“夫人对此,有何想法,希望为夫怎么做?”

没想到秦歌落落大方道:“我没意见,夫君愿意纳多少侍妾便纳所少,娶多少侧妃娶多少,能多一个人为夫君分忧也是极好。”毕竟,只要功夫深,铁杵也能磨成绣花针!”

上官宴的脸色明显变了变,这个女人又在胡言乱语什么。

“不过,妾身有个前提。”秦歌也学着这些女人拿捏起腔调。

上官宴似乎对她终于不那么无所谓,感到那么一丝丝……愉悦?

“夫人请说。”狭长的眼睛带上轻佻。

秦歌正色道:“今后不论是谁再进宴王府,品级都不可高于我之上。”

上官宴十分悠然,这自得里却有着摄人心魄的郑重:“那是自然,你是本王明媒正娶的妃,永远都是。”

话说到这里,便是同意秦筝嫁入宴王府了。

可谁也不知,秦筝藏在袖里的指尖在她的手心恨恨地掐出一个个月形血痕:秦歌,你有什么了不起,该我的,我会统统拿过来。

正是满座宾客其乐融融,端坐上首的皇上忽然神色痛苦,五官因为难忍的痛楚而扭曲在一起,他一手捂住左心口,一手勉力撑在桌案上,支撑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即使是最威胁性命的关头,也时刻顾及君王的威仪。

但尽管如此,席间诸位皇子家臣已经惊乱一团,皇后去给皇上顺气,皇上贴身服侍的项公公急急地捏着尖细的嗓子说赶紧传太医,说是皇上的老毛病又犯了。

一听是老毛病,再看皇上的症状,秦歌似乎了解了一二,皇上这犯的莫不是心脏病?

秦歌转头问上官宴:“太医赶过来需要多少时间?”

上官宴面色凝重:“太医馆到这里,最快起码也需要一盏茶。”从来悠闲从容地上官宴也会流露担忧的一面,看得出他对皇上的关切之情。

一盏茶……也便是十五分钟左右,但是凭秦歌所学的医学知识,仅需要四到六分钟,就会造成对患者不可逆的伤害。

不能再等了。

秦歌拨开人群,上前就要给皇上抢救。

席中不知有谁大呵:“有刺客!保护皇上!”

小说《王妃别闹》 第6章 铁杵磨成绣花针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