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美人醋
美人醋叶明月沈钰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美人醋长沟落月

主角:叶明月沈钰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美人醋》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长沟落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眼见得叶明月又要开口说话,想必还是要说她的意思,薛氏便忙起身站了起来,只说着夜深了,圆圆你该歇息了,记得明日一定要穿娘给你挑的这套衣裙之类的话,然后转身便飞快的走了。...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1-12 16:29:17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叶明月随着叶贤嘉在任上的时候多住在府衙后院,景致有限。现下猛然的进了这武安伯府的后院,粗粗一眼看了过去,山水萦绕,花木扶疏,瞧着倒是幽雅的紧。

蒋氏住在钟翠堂,纵然是阔别了十六载,可薛氏还是认得路的。

现下她便一面由叶明月扶了在长廊上走着,一面伸手指着各处对她说道:“那边临水的那处亭子叫做香雪亭,冬日里坐在里面赏雪是再好也不过的。旁侧的那一片林子虽然是叫做梅园,但也不过略略的有个十来株梅花罢了。不过好在都是檀香梅,倒也还算得是珍品。待会等咱们安顿好了,便叫着丫鬟来折一枝回去,清水供在瓶里,满室都是香味儿呢。”

叶明月一一的应了,不时的又问着一些其他的话儿,薛氏也都回答了。

母女两个人这样一面说着,一面走着,很快的就到了钟翠堂。

钟翠堂的廊檐下站了两个小丫鬟,正双手拢在袖中,在那里轻轻的跺着脚取暖儿。见得薛氏一行人来了,她们两个便迎了上前来,目光打量了一打量,见着薛氏和叶明月衣饰华贵,便迟疑的问着:“您两位是,二太太和五姑娘?”

先时叶安已经是让人通报了进来,只说二爷一家子已经进府了,待会儿就要过来给老太太请安的。蒋氏闻言,便让这两个小丫鬟出来在廊檐下候着。只是这两个小丫鬟现年也不过才十四五岁的年纪,薛氏等人当年离开武安伯府的时候她们都还没有出生呢,倒哪里能认得了?自然是要先问一声儿的。

而薛氏听了这两个小丫鬟的问话,目光凉凉的望了她们一眼,随即便鼻中轻哼了一声,别过了头去,没有答话。

叶明月心里只想着,便是母亲离开这里十六年了,可难不成这满武安伯府还找不出个十六年前的旧人来不成?倒非要遣了这样的两个小丫鬟在这里等着,问了这样的话出来,可不就是想要给母亲一个难堪?毕竟这话叫母亲怎么回答呢?是放低了身价儿的同着这两个小丫鬟说自己就是二太太?还是不答,那这两个小丫鬟又岂会让母亲进屋?

蒋氏此举,可不明摆着就是想给母亲一个下马威?

她的意思很明显,任凭你们二房现下再是出了一个从五品的官儿,有个中了举人的儿子,可说到底那也只是个庶出。她这个做嫡母的,也只会遣了两个小丫鬟出来迎接着,还得你们自己同这两个小丫鬟通报了身份才能进她的屋子。

于是叶明月想了一想,便微微的侧了头,对着跟随在自己身后的丫鬟说着:“翠柳,这样的话,难不成还要母亲来作答不成?”

翠柳是叶明月身旁的二等丫鬟,现年十五岁的年纪,惯是牙尖嘴利不怕人的。现下她听得叶明月这般说,心中会意,便往前走了一步,对那两个小丫鬟说着:“你们这话倒是问的奇了。一个月前咱们二爷便让人捎了信回来,只说赶在今日腊八会回来的,难不成你们没得了信儿,不晓得咱们二爷二太太并着大公子五姑娘今日要回府的不成?还是方才咱们进府的时候叶管家没有遣人通报进来?你们现下倒来问什么问?还不快通报了进去给老太太知道,就说二太太和五姑娘来给她老人家请安来了呢。”

她这一番话儿说下来,竹筒里倒豆子一般,又清又脆的,只把那两个小丫鬟给说的怔怔儿的呆在原地。片刻之后方才回过了神来一般,于是一个忙回身飞快的进屋里通报去了,一个则是赶着上前去打起了厚重的猩红夹棉帘子,恭声的说着:“请二太太和五姑娘进屋。”

薛氏和叶明月这当会俱是觉得翠柳的这番话说的痛快不已,连带着进屋的脚步也轻快了两分起来。叶明月更是含笑望了翠柳一眼,心里只想着,待会儿回去赏了翠柳什么好呢。

一面又微微的低了头,扶着薛氏进了屋子。

明间里倒是坐满了人。叶明月不着痕迹的打量着。

正面罗汉床上坐着的那位老妇人应当就是蒋氏了。

想来蒋氏今日也是特意的好生妆扮了一番。

身上是赤金花卉缎面的对襟袄子,看着就很是金光闪闪的了。头上更是簪了赤金点翠的凤凰步摇和碧玉簪子,并着两朵点翠珠花。额头上还勒了根金色的缎面抹额,正中镶着的红宝石足有拇指大。只可惜她老人家年近六十的高龄了,非但是看着不富态,满面慈祥,反倒是瞧着干瘦的很,凶眉狠眼儿的,整个就是一变老了的狼外婆。

见得薛氏和叶明月进屋来,蒋氏的目光滴溜溜的在她们的面上转了一转,随后又收了回去,重又做了一副高冷不苟言笑的样儿出来。

而薛氏和叶明月这时已是各自解下了身上披着的斗篷交给了身后跟随着的丫鬟,欲待上前去给蒋氏磕头请安。

只是半日的功夫都没有丫鬟上前来放蒲团儿。

方才他们在外书房要给叶绍松磕头请安的时候,可是立时就有丫鬟们抱了蒲团放在他们面前的,现下蒋氏这又是出的什么幺蛾子?

叶明月低头瞧了瞧地上的水磨青砖。这样大冷的天,这样寒浸浸的墨绿色光看着就已经是够冷的了,更别提膝盖跪在上面的滋味。且叶明月其实也并不是很想对着蒋氏磕头,可是蒋氏现下摆明了是要她和母亲难堪……

她偷眼望了薛氏一眼,见她面上青白一片,胸口起伏的厉害,想来是心中气的不轻,现下不过是在强忍着罢了。

叶明月便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这第一日回这武安伯府,她们母女就被蒋氏这样对待了,看来这往后的日子可真是不大好过的啊。

不过暂且这也是没得法子的事,毕竟这个年头孝字比天还大,若是一顶不孝的帽子扣了下来,她和母亲都是受不住的。只怕父亲的仕途都要受到影响。

好在叶明月眼角余光瞟到身后不远处的地上就铺了一张卷叶牡丹图案的羊毛地毯,于是她便轻轻的扯了扯薛氏的衣袖子,拉着她往后倒退了三步,随后双膝跪在了地毯上,伏身下去对着蒋氏磕了三个响头,说着:“儿媳(孙女)给母亲(祖母)请安。”

这地毯柔软厚实的紧,跪在上面膝盖既不觉得冷,便是磕头的时候头抵在地毯上也是不痛的。且这样后退三步再下跪磕头,旁人瞧了,只会觉得她和母亲对蒋氏是打心眼里尊敬,自是不能拿了这事来挑事。

而果然蒋氏见状是不好再说什么的,只能沉着一张脸,说着:“起来罢。”

叶明月便扶了薛氏站了起来,一旁早有丫鬟掇了两只绣墩过来,只说请着二太太和五姑娘落座。

只是这样大冷的天,这两只青花缠枝莲花卉纹瓷墩上连个座垫都没有放,可不就是故意的?

叶明月只觉得这个蒋氏实在是幼稚得紧。

下马威这种东西,用一次震慑震慑人便罢了,但若是这么一直用,那就不是震慑,而是刻薄了。

她悄悄的抬眼在屋子里飞快的瞥了一眼,见着左右两侧都是各有一溜两张玫瑰椅,上面都搭了弹墨椅搭,底下一应脚踏齐全。而现下这四张玫瑰椅上已是坐了两个妇人,一个年纪大些,年近四十的样儿,身上穿了一件茜色牡丹纹样的缎面对襟袄子。只是她两颊干瘦的都凹了进去,纵然是面上扑了一层细腻厚重的脂粉,可到底还是挡不住底下的疲惫之态。另一个妇人则是年纪略轻些,与薛氏差不多,三十五岁左右的样儿。穿了一件玄色绣金色竹叶纹样的交领袄子,生的面如满月,唇角微微的翘着,瞧着倒是个和善人。至于老太太罗汉床的旁侧也放了几只垫了厚实座垫的花梨木绣墩,上面坐了几个年纪不一的少女,想来应该就是这府里的姑娘了。

只不过叶明月只是粗略的望了一眼,所以并没有看清楚那几个少女的样儿。

现下她在心里暗自的思量了一番,那两个坐在玫瑰椅上的妇人定然就是大太太和三太太了。没的现下大太太和三太太坐在椅中,而自己母亲坐绣墩的道理,那岂非就是自己承认二房比大房和三房矮了一个头了?

于是叶明月就托着薛氏的胳膊,扶着她坐到了左手边的第二张玫瑰椅里。

自古以来左为尊,现下大太太坐在左手边的第一张玫瑰椅中,三太太坐在右手边的第一张玫瑰椅中,母亲身为二太太,三太太都要叫她一声二嫂的,母亲坐的位置怎么不该比三太太高了?

而待得母亲在椅中坐下之后,叶明月便自行走到方才小丫鬟掇过来的绣墩上垂首敛目的坐了,瞧着实在是再温婉不过。

从叶明月和薛氏起身,到丫鬟掇了绣墩过来,再到叶明月扶着薛氏坐到了左手边的第二张玫瑰椅中,次后再到叶明月自己落了座,这一切都发生的很快,快的仿似一切都水到渠成一般,再自然不过一般。

蒋氏倒是不好再说什么的了。实在是叶明月这般做,她挑不出一丝错来。

她原是想着要压一压二房的气焰,所以才让小丫鬟掇了这两只瓷绣墩过来。若是薛氏在绣墩上坐了,怎么着那二房也是比大房和三房矮了一个头的。可是谁料想到叶明月竟然是扶着薛氏在玫瑰椅中坐了,然后自己又老老实实去坐了绣墩?且现下都已是这样了,她恒不能开口说让薛氏从椅中站了起来去坐绣墩的吧?

那可真是明晃晃的直接打自己的脸了。

二房今日毕竟是刚回来,暗地里敲打威压一番,让他们认清楚自己的位置,不要因着现下较大房和三房腾达了些就欺压他们两房是好的,但若是做的太过了,那也不大好。至少面上总是要过得去的。毕竟谁晓得叶贤嘉这次回京述职之后会是个什么官儿?指不定这整个武安伯府真的都要靠着叶贤嘉重振声威呢。且若是事情闹大了,传到了老太爷的耳中,那总归是不大好的。

叶贤嘉不是蒋氏肚子里爬出来的,但说到底他还是叶绍松的儿子。叶绍松可是不分什么嫡子庶子的,只要有出息就是他的好儿子。所以蒋氏现下也并不敢对薛氏和叶明月做的太过分了。

只是叶明月这样长薛氏的脸,蒋氏难免的就觉得她打了自己的脸。

她目光上下打量着叶明月。

粉色的缕金撒花缎面袄子,领口袖口的白色风毛出的极好,瞧着就暖和和的。底下是杏黄色的马面裙,马面上的折枝芍药一看就是苏绣,价值不凡的。梳了个垂挂髻,髻上也不过簪了一朵蝶恋花纹样的点翠珠钿和一朵珠花罢了。但瞧着那珠钿上嵌的珍珠流苏圆润,红蓝宝石剔透,一看就知道是贵重的。

蒋氏收回了目光,有些鄙视的撇了下嘴角。

到底是有个商贾之家出来的娘,倒是舍得这样大手笔的给自己的女儿置办这样的衣裙首饰。

但就算心底里再是瞧不上,面上至少还得做做样儿。

于是蒋氏就开口问着:“你就是月姐儿?”

叶明月是个能屈能伸的性子。她在叶贤嘉、薛氏和长兄面前撒得了娇,在外人面前也扮得了端庄贤雅。

于是她便起身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回着话:“回祖母,正是孙女。”

一旁早有丫鬟双手捧了个香樟木的盒子递了过来。

“你出生的时候不在府中,过了这么些年祖母才第一次见到你,这盒子里的首饰,就算是祖母的一点心意。”

叶明月忙伸了双手,接了过来,然后又屈膝行礼,恭声的说着:“孙女谢过祖母。”

将手中的盒子递给跟随在身后的黄鹂之后,她又伸手自翠柳的手中取了一件物事过来。

却是一双檀色缎子绣蝙蝠、寿桃和灵芝的云头鞋,放在朱红的描金托盘里。叶明月双手将这托盘递了过来,口中说着:“这些年孙女不能在祖母跟前孝顺,心中委实不安。且日日惦念着祖母,便特地的亲手做了一双鞋孝敬祖母,还望祖母能收下,也是孙女的一点孝心。”

漂亮的场面话谁不会说?左右上下嘴唇一碰的事,又不费什么。

自然这样的话也是谁都喜欢听的,且最重要的是叶明月的态度放的还是很谦逊的,所以蒋氏听了叶明月的这番话之后,一直紧绷着的面上总算是有了半丝笑意。

她让丫鬟接过了叶明月双手捧着的托盘,面上带了些许笑意的说着:“你有心了。”

叶明月的心中暗暗的舒了一口气。

方才自打进了这钟翠堂之后,面上虽然看着平静的很,但暗地里却是剑拔弩张的。她还真怕一个不好,双方就这样火拼了起来呢。毕竟母亲是个要强的性子,在外地又是过了十六年的舒心日子,可没有人敢这样给她脸色瞧。若是刚刚蒋氏那些暗地里的刁难母亲一个没忍住,双方开口呛了起来,那事情可就闹大发了。

但好在母亲到底是忍住了,蒋氏现下面上也有了和缓的迹象,看来这道坎儿总算是迈了过去。

接下来就是认亲的阶段了。

叶明月由着蒋氏介绍,拜见了大太太林氏和三太太虞氏,收了她们二人递过来的见面礼,随即又与一干堂姐妹厮见了,各自落了座,诉说了一番别后之事,面上瞧着倒也是一屋子和乐融融的。

但偏生就有人要挑事。

叶明月就听得林氏颇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对蒋氏说着:“方才媳妇听得外面有丫鬟在骂您身边的丫鬟。且不说母亲上房里的丫鬟是轮不到旁人来骂的,便是您听听那丫鬟先前骂的那些个话,可不是有指桑骂槐的意思?”

叶明月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方才翠柳骂小丫鬟的那些话,确实是有指桑骂槐的意思。且彼时她也是觉得心里痛快了的,只觉得翠柳将她和母亲心里那些不平,但又不好说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但那时她只想着,便是翠柳那样骂了那两个小丫鬟,却是句句都戳在了实处,旁人听了,只会觉得心虚,自然也不好说什么的。

但她却没有想到,若是有人成心要挑事的话,翠柳骂的那几句话,是足可以将她和母亲狠狠的压到尘埃里去的。

到底还是自己大意了。

小说《美人醋》 第3章 刻薄祖母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