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巡阴人
巡阴人陆景冯三全文在线免费试读

巡阴人匪夷

主角:陆景冯三
火爆新书《巡阴人》是匪夷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主角陆景冯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从小跟尸体打交道,有次给女尸换衣时掉进了棺材,结果…...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1-13 10:52:4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我倒是有些意外,她居然只是惊叫了一下,没有被吓得撒腿就跑,这在女人里面都算是胆子大的了。

刘子宁在门口愣了半天,才抱着衣服进来,走到我身后:“这小妹妹……好可惜……”

我说是啊,真可惜。

刘子宁幽幽叹了口气,虽然她脸色有些发白,但还是靠了过来,把衣服递给我:“这小妹妹长得真漂亮,她是怎么会?”

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接过衣服,有上衣和裤子,是一整套的。我咳嗽了一声,说我要换衣服,能不能请她先出去一下。

刘子宁莞尔一笑:“你才多大点孩子,怕什么羞,我不看你就是。”说着背过身去。

我有些尴尬,见她真没看这边,就把裤带解了,把湿掉的的裤子全脱了下来,然后把干净的衣裤换上。捡起地上的湿衣服团了团,问刘子宁有没有个袋子什么的,我好把脏衣服装回去。

刘子宁让我把衣服交给她:“放着吧,等我洗好给你。”

我虽然厚脸皮,但也有点不好意思啊,我的**都还在里面呢,哪能给人家姐姐洗?

刘子宁不由分说,从我手中把衣服拽了过去:“小毛孩子的,哪来的这么多想法!”

我不由有些发窘,见衣服已经在她手里,也就不再说什么。刘子宁把衣服找了个盆子装了,问我有没吃过饭。我虽然刚刚塞过几个冷馒头,但还是感觉饿,就说有没什么热乎点的饭菜。

刘子宁就让我在房里坐一会儿,她去厨房看看。我抱着林文静坐了一会儿,只觉得这屋子里那股淡淡的香气,好闻得很,只坐了一会儿就开始打瞌睡。正有点迷糊,就听到脚步声,见刘子宁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进来。

“厨房没东西了,我给你煮了碗牛肉面。”刘子宁把面端到桌上,叫我过去吃,见我还抱着林文静,就问我要不要先把妹子放到她床上,她不介意的。

我倒是很少见到这样不怕尸体的姑娘,以前在我们村,像做我们家这种营生的,走到哪都是被人忌讳的。

我埋头喝了口汤,有点犹豫要不要告诉她。

幸好我从小就在各种尸体的熏陶下长大,再加上怀里的又是自幼就认识的林文静,否则还真难坐到一边抱着尸体,一边大口吃东西。

刘子宁陪着我坐在一边,我问她怎么也不害怕,她说其实是有点害怕的,但是这小妹子长得好看,也就不觉得那么恐怖了。

我见她胆子大,心想这事她迟早是要知道的,早点说出来可以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就一边吃面一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刘子宁听得脸色发白,张大了嘴巴。这种事情,任何人乍一听说,都会是这种反应。

“我……我堂妹她们……”刘子宁端详着林文静毫无生气的脸庞,眼圈通红,声音都有些哽咽,伸手替林文静把额头上几缕凌乱的发丝捋了捋。

我见她难过,自己也跟着心酸起来,岔开话题:“宁姐姐,我看你好像很怕你奶奶啊?”

刘子宁像是吃了一惊,失声说:“你怎么知道?”

我没料到她反应会这么大,就说:“在厅堂那会儿,我就注意到了,好像你一直都不敢看你奶奶。”

刘子宁的脸一下子没了血色,咬咬嘴唇没说话。我有些奇怪:“怎么了,宁姐姐?你胆子挺大的啊,连尸体都不怕,还怕你奶奶?”

刘子宁怔怔了半天,有些失神:“有时候人比尸体更可怕。”

我有些错愕,这句话本来是我们这行内的至理名言,没想到这位宁姐姐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居然会有这样的感慨。我怀疑她之前是不是遇到过什么事情,这座刘家大宅,看来复杂得很。

我一仰脖子把碗里剩下的汤喝完,正想安慰她几句,突然就听到前头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我俩顿时就吓了一跳,刘子宁霍地站了起来,我也赶紧抱起林文静。

“怎么了?”我有些担心在一个人在前厅的三叔,别给这帮人给害了。刘子宁也是一脸惊惧,刚才的那声惨叫太瘆人了。

我们赶紧就出了门,往前厅赶去。出门走了几步,就听到前头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嚎声。

我们赶过去一看,里头已经乱了套了,一群人围在一起,几个女人正在嚎啕大哭。刘家那老太太提着个拐杖,一双小眼睛睁得溜圆,正在跳脚大骂:“杀千刀的啊,害人精!贱种!有种你冲我老婆子来!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害人精啊……”

这脸色铁青,咬牙切齿,浑像是恶鬼一般。

我看到刘子宁当时就哆嗦了一下,在门口战战兢兢的止步不前。这样看起来,这位宁姐姐确实是怕她奶奶怕得狠了。

我见三叔也皱着眉头站在人群里,这才放了心,拉了拉刘子宁的手:“宁姐姐,你没事吧。”只觉得她的手冰凉冰凉的。

刘子宁反手握了我一下,说她没事。我好奇出了什么事,就背着林文静挤了进去。

只见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倒在地上,面目焦黑,嘴巴大张,直咧到耳后根,这早就超出了嘴巴张开弧度的极限。更恐怖的是两对眼珠子凸出了眼眶,完全看不到黑色,只剩了眼白。这人不用看就知道,早已经没救了。那死人脸正俯着身子查验。

我接触过那么多尸体,一时间也看不出这人究竟是怎么死的。到底是什么样的遭际,才能让一个人的嘴裂成这样,还有那凸出的白眼球,黑珠子去哪了?

我挤到三叔身边,低声问他出了什么事。三叔冷笑了一声,就小声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这倒毙在地的男人姓蔡,是刘家老太太娘家那边的人,按辈分算是刘子安、宁姐姐他们的表舅公。这些个刘家老太太的娘家人,过来这边本来是为了帮忙处理几个后辈的丧事。

我跟宁姐姐进去里屋后,这姓蔡的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话就多起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拍桌子,就指着刘子安的父亲大骂起来,说他办的什么**事,家里几个后辈刚落葬,他就把灵堂黑布全撤了,还办起了酒席,喝酒玩乐,这不是缺了大德了么!

这姓蔡的,论起辈分比刘子安的父亲还要高一辈。刘父不敢顶嘴,只得点头称是,任凭他骂。后来刘子安的母亲就忍不住了,出来说这都是照着钟先生的意思办的,是为了给家里冲冲喜。

那姓蔡的也是喝酒喝昏了头,当时就骂刘母一个外人胡乱插什么嘴。刘母当时就被他给气哭了,闹着要回娘家。后来还是刘家那老太婆发威,才镇住了场子。

死人脸当时就阴森森地说了一句:“这都是我安排的,有不满意的可以走人。”

那姓蔡的当场就发起疯来,骂死人脸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在本大爷面前吆五喝六的。之后就摔了酒瓶子,跌跌撞撞冲出门去要回家,谁也拦不住。

后来还是刘父担心出事,就让刘子安带着几个年轻后辈跟出去看看。结果刘子安他们刚出宅子没多远,就在路上找到了姓蔡的尸体,抬回来的时候尸体已经硬了。

一屋子人当时就炸了锅了,一个个吓得脸色煞白。好些个亲戚立即就要回家,被死人脸冷冰冰地说了句:“谁想早点死的,尽管出去!”

有他这一句话,果然是没人敢出门半步了。

“冯三爷,你在尸体方面是大行家,能否看出点蹊跷?”死人脸冲三叔说了一句。

“这我可不敢当,不敢当哟!”三叔笑着直摆手,又看看屋内众人,“不过么,我估摸着是跟他们刘家那个鬼丫头有关。”

他这句话一出口,屋里头的人更是人心惶惶,刘家那老太婆一边嚎,一边不停地顿着拐杖,咬牙切齿:“那**的尸体在哪里,找出来,给我烧掉,给我挫骨扬灰咯!”

我他妈的听着就来火,真想上去抽这老家伙几个大耳刮子。三叔哎哟了一声,说:“老太太诶,您可别再说大话了,呆会儿您孙女一发起火来,把我们全屋子人都给挫骨扬灰咯!”

我听得直想乐,暗暗对我三叔翘起一万个大拇指。

那老太婆尖叫起来:“钟先生,您来说说看,您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我老婆子在这里拍胸脯,只要您把那贱种除了,要什么我老婆子都满足你!”

三叔耸了耸肩,看向死人脸:“什么都满足您哦!”

那死人脸皱了皱眉头,喝了一声:“给我闭嘴!”他这一声并不如何响亮,但在喧哗的厅堂里却听得一清二楚。

三叔面不改色地跟我窃窃私语,倒是其他一干人等都被震慑住了。刘家那老太婆也白了脸,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不想死的全给我呆在屋里!”死人脸一双眼睛冷冷地环视了一周,“谁是童子身的,都站出来。”

刘家那老太太在后面尖声补了一句:“都听钟先生的!”

小说《巡阴人》 第十四章 隐杀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