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养了一个未婚夫
养了一个未婚夫完整版 何非鱼赵深君全章节阅读

养了一个未婚夫叔芳斋

主角:何非鱼赵深君
独家小说《养了一个未婚夫》由叔芳斋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何非鱼赵深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温柔凝视他微笑,然后夺回他手中的书,放在膝盖上。“深君,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青年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瞪过去:“何非鱼,你管我?把我骗到你家来,现在又讨嫌我了吗。”...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1-16 14:22:33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书房。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你又在看这种没品位的书?”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抽走她手中的书,目光跟随而去,一张清俊如玉的稍显冷漠的脸落入她视线中。

她温柔凝视他微笑,然后夺回他手中的书,放在膝盖上。“深君,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青年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瞪过去:“何非鱼,你管我?把我骗到你家来,现在又讨嫌我了吗。”

他在对面的素净沙发上坐下,眉目间透着几分桀骜,甚是不满意方才的问话,抿着唇显然不打算回答她的问题了。

何非鱼显然见惯了这样的他,熟悉他的眉,他的眼。一个眼神,一丝笑容都藏在她心扉中。旁人敲不开她的芳心,这个人确实能抓住她的芳心恣意把玩的。

她明显感觉到他心情不好,面上虽然依旧是温柔满满爱意无限的神情,话语却试探着不触及他的雷区:“我听朝墨说你去大学城了,大学看好了吗。”

她从来都是温柔的一个人,关心他到了比他妈还要了解的地步。赵深君料及她肯定知道自己的情况了,下巴一抬,冷漠桀骜的道:“朝墨还真是你养的好狗,既然他说了你肯定都知道了,还问什么。”之后又补上一句:“寝室太差,我想一个人住。”

何非鱼掩去唇角那抹极淡的苦涩,明眸若水,温柔关心的告诉他:“不可这么说朝墨,深君从来都是最好的,你要是不高兴我提他可以告诉我的。要是不喜欢A大的寝室,我让人给你换一所学校?”

触及对面何非鱼温柔的快要划出来的目光,赵深君微微皱眉,似是不适应的冷哼一声,道:“干什么,那是我考来的大学,做什么要换!朝墨老向你汇报我的事情,难道不是一条好……”

“深君。”何非鱼打断他。

赵深君冷着脸瞪了她好半晌,白了一眼随意道:“好吧,我不说,心知肚明就好。有本事你别老知道我的事情。”

还是个孩子,真把他气着了。何非鱼无奈,膝盖上的书轻柔的放在一旁,然后起身走过去,在赵深君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时候依旧在他身旁坐下。

她摸摸他的头,像宁静的岁月般温柔呢喃:“这可不行,我那么喜欢深君,怎么能不知道深君的事情呢。”

她的嗓音透着女性特有的温柔细腻,即便是冷漠桀骜如赵深君这样的人也禁不住脸一红,然后气愤的告诉她:“可是我不喜欢他,你那么喜欢我,做什么要一个男的监管我?!”

何非鱼见他又要提这个事情,避免走向争吵还是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原来深君希望我来照看你吗,好吧,姐姐我十分愿意。”她一记微笑,叫赵深君傻眼,炸毛的回道:“谁、谁是姐姐!”

“小时候你可是经常跟在我身后这么叫的,你那么喜欢我。”女声默默称述。

赵深君彻底像被撩拨的很惨的小狼,咆哮着不承认:“这不可能,我从小就讨厌你!”话落,两个人都怔住了。

“你、你……”他一脸尴尬和烦躁,天生孤傲的性格又让他把道歉说不出口。

何非鱼显然不愿意看他难受,即使刚才听他说出那句话之后心像被重击了一样,她还是装作没受影响一样,不愿他自添烦恼,自然的掠过刚才的话。还是征询他的意愿,问他需要什么,在他进学校前准备好。

没有生气?赵深君犹疑的盯住她的神情许久,发现同以往一样,不论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好像都不会让她生自己的气一样。赵深君的心莫名放下来,随后又恢复了常态。看他这样子,显然是很平常的事情了,依照二人关系,定然有十多年之深。

哼,比自己大又怎么样,显得自己气量有多好吗。这样的何非鱼看在赵深君眼里就是太装了,想起好有同自己安利过的词,外秒纯洁如莲花,内里心黑如蛇蝎。俨然想到这句话慨括的形容词会是什么,但以他最大的恶意,在面对何非鱼温柔笑容的时候还是不敢在舌尖吐出。

可是他的火气还没消,今日约了方释他们提前看一看闻名已久的A大还被何非鱼的下属朝墨跟着,一见到那个比他还要板着脸的男人就想到何非鱼对自己的占有和控制,叫赵深君在方释他们面前深感没脸,当下就叫朝墨滚。

不能对何非鱼发火,对她底下的猫猫狗狗发火也行。赵深君一直以来都这么称呼何非鱼身边的人,因为那些人对何非鱼的话唯命是从,从来不反抗,赵深君长大之后就觉得何非鱼是以前古代那种封建贵族,养下属跟养死士和奴才一样。不过是何家财大气粗,商界领头人,不然以何非鱼一个女人的身份,哪里来的那么高的地位,他为之不屑。

不管赵深君如何以最大的恶意在内心中诋毁何非鱼,但他不得不承认,何非鱼出生确实好。并且不是普通的商家女子,身份高、容貌好又有财有权,智商还很高,从小到大他也旁观过这路人对何非鱼嫉妒恨不能杀之取代的丑恶目光,可他有些不懂,难道没人知道表面上温柔的不得了是个十分宁明美好的女人的何非鱼,背地里却是个十四岁就强占了十二岁男孩子的女变态吗?

十二岁,那可还不能称之为少年啊。

一丝阴狠的情绪从他眼中划过,在旁边的女人发现之前又马上恢复了原来冷漠不耐的神情。

“在走神吗。”何非鱼轻柔的问,目光中温柔的爱意像能凝结出水来。

赵深君不过看了一眼,内心生出极大的反感,偏过头去:“没有,有什么话快说,我要上楼上休息!”

何非鱼不受他恶劣态度的影响,抓住他的手,不让他起身:“那怎么行,深君你还没用中饭,我也饿了,陪我吃一点吧。好吗?”她始终不曾对他冷过脸,仿佛他什么时候看过来,都是笑如暖春般可以包容他所有的一切。

即便他恶心她、凶她、烦她,都是她柔柔的一句:“深君,是我不好,别生气了。”

于此,养成他越来越冷漠、随意伤害她的性格。

最终在何非鱼多年哄脾气不好的他的经验下,让他答应陪在她身边一起用饭。厨房的阿姨看见她走进来,想起她刚吃过饭,难道是又饿了?

何非鱼叫了她一声,拦住厨房阿姨要做饭的举动。笑了笑,温和道:“陶妈,我来做好了。已经快午后了,你回房休息吧。”

陶妈在何家做了几年的帮佣阿姨,十分了解这位大小姐的性格。待人温柔如水,彬彬有礼,行至优雅,同古代的大家氏族里养出来的贵女无二样。也是何非鱼虽然让人觉得舒服,却常年就有的尊贵气质让人还是不敢随意去触犯她,这也是大家都在面对微笑时的她都谨记自己身份时会有的习惯。

一听何非鱼要自己动手做,陶妈就知道这不是做给她自己吃的。她瞄一眼客厅外面正看着电视的青年,心里是对何非鱼当初一双用来写字的芊芊玉手,就因为一个人挑三拣四说饭菜不合胃口就学着做饭亲力亲为的无奈。

“大小姐,我不做,陶妈我回房了也睡不着,就让我帮你择菜吧。”陶妈笑眯眯的说,然后拿了个盆子挑拣了蔬菜给何非鱼看,等她点头后就拿出小板凳坐在门旁边择菜。

何非鱼笑着看她一眼,知晓她也是好意也就不阻止了。然后目光投向客厅,眸中深情不自知,足够叫人沉沦。然而最想要沉沦的人却对此视而不见,何非鱼笑笑转过身,这也是她自己作的,怪不得谁。

当时年少,不似现在这般性格沉淀下来,多少有些轻狂。于是强行把他带回何家,说要养他。仗着赵家快要破产的危机给了何家的一笔投资,得到了能养赵深君的权利,就算这些年赵深君有时候恶言恶语,她何非鱼也算是应得的。

至少他还愿意开口和自己说话不是?吵吵闹闹也过来了,相信之后的日子她还是能打动他的,日后结婚也是可以让他同意的。何非鱼低头切着鱼片,动作娴熟,一看就是熟手,想着把饭菜做的更美味一些,让赵深君吃的也健康、舒服,她也开心。

兀自想着日后能得赵深君温柔一笑的何非鱼一点也不知道客厅的动静。她自古做菜,陶妈给她打下手,等到饭菜飘香的时候,陶妈都在旁称赞:“大小姐手艺越来越好了,看来陶妈也要努力了,不然让大小姐吃着陶妈我做的饭,手艺却比不过你,多不好意思啊。”

何非鱼盛好一碗香软米饭,知道陶妈是在同自己开玩笑,偏头道:“您的手艺才合我口味,公司的人都知道您的手艺一流,一直说若不是工资不够,不然早将您挖走了。”

陶妈乐的满脸笑,她当然知道何非鱼说的是真的。她早年做斋菜出生,给不少贵客家里掌厨,后来来到何家,何非鱼口味清淡家里人嫌她吃的少,不养肉便让她给她做些滋补的饭菜。哪里是和何非鱼做出来的口味是一样的,那辛辣的味道最适合的人是赵深君。

饭菜准备好了以后,何非鱼端出去,出了厨房才发现客厅里只有电视机的声音,赵深君的人影已经不见。

陶妈也走出来,看见外面这种情况自发上楼去找赵深君,而被桌子上自己的手机吸引了的何非鱼也忘了叫她不用找了。

手机上显示了一条简讯:

你太慢了。别做了,我和方释他们出去吃了。

陶妈下楼之后想告诉何非鱼,赵深君也不在楼上,却看见何非鱼一手拿着手机,面前是色香俱全的精致饭菜,无一不是那个人最爱吃的。

“……大小姐。”陶妈有些不确定的喊了一声。

她目光中,何非鱼本来就白皙的温婉面容更显白了,有种虚弱的好像突然没了生气的样子。陶妈的担心坦露在脸上,得来她安抚性的话:“我没事,深君和朋友出去吃了,看来下次还是做快点,不然把他饿坏了怎么办。”她露出一个极淡的笑,其实连唇角的弧度都没变化。

陶妈那一刻有种替她心酸的感觉,怎么会有一种人会跟石头一样,捂了了那么多年就捂不热呢?

何非鱼转过头去,语气柔柔道:“看来还是要麻烦陶妈你处理掉了。”说完起身,只能看着她纤弱却好似有着强大力量的背影离开,上楼。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你又在看这种没品位的书?”

不,我看的不是书,是这书里,后来像是诉说我的结局。

小说《养了一个未婚夫》 第1章 我那么喜欢深君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