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后来就追妻
后来就追妻全文免费阅读 后来就追妻简葇郑伟琛小说最新章节

后来就追妻叶落无心

主角:简葇郑伟琛
主角是简葇郑伟琛的书名叫《后来就追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叶落无心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深冬的B市,入了夜格外的冷,风卷着薄雪铺天盖地而来,城市浓厚的文化底蕴仿佛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薄雪蒙上了一层阴寒。...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1-04 13:25:17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深冬的B市,入了夜格外的冷,风卷着薄雪铺天盖地而来,城市浓厚的文化底蕴仿佛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薄雪蒙上了一层阴寒。

雕梁画栋的宫廷建筑内,灯光从不同角度照亮陈旧的色泽。简葇穿着单薄的素色织锦旗服端坐在漆了红色的木椅上,精致的五官因恰到好处的妆容更显典雅清丽,润泽的眼眸晶莹剔透,却也透着融不开的淡漠。一片寂静中,她浅唇微扬,牵出一抹比薄雪更寒的笑,恰到好处地展现了一个失宠的后宫妃嫔仅剩的孤傲。

只可惜与一身明黄色光艳照人的宠妃坐在一起,她过于寡淡的服饰和妆容显得有些轻描淡写,几乎和背景融合到一起。对于一部赶档期的宫廷言情剧,背景人物的内心戏无需浪费胶片,所以镜头毫无眷恋地从她的身上移走,长久停留在宠妃身上。

导演一声“卡!OK”,一众饰演背景嫔妃的演员立刻松了口气,各自找保暖的衣服驱寒。

饰演宠妃的陈瑶瑶虽是新人,倒是真有几分影后的范儿,不紧不慢等着助理帮忙披上枣红色的羊绒大衣,端着走红毯的姿态走向制片人岳启飞。

化妆师赶紧追过去补妆,服装师也忙着帮她整理戏服,她一双**辣的眼却只流连在旁边的岳大少身上。

浓重的夜色中,女一号和制片人相谈甚欢,热情似火,全然不顾众多闲杂人等的打扰,闲杂人等也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各忙各的正事儿。

简葇在冻僵的手上哈了口气,用依旧冷淡的目光搜寻自己的**助理张昕,最后发现她窝在椅子上睡着了。望着张昕纤弱的小身板,再想想这小身板在这严冬腊月连续陪了她二十几个小时,而她每个月只付给人家少得可怜的**费,简葇不禁小小愧疚了一下,将准备披上的棉衣盖在她身上,自己则穿着单薄的戏服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翻出手机。

手机上显示着两个未接来电,尾号五个零。她在记忆中搜索了一遍,确认是陌生号码,便没再理会,打开微博刷留言。

里面又多了很多粉丝热情洋溢的留言:

“小肉肉,刚看了《深宫》的宣传片,你比陈某某漂亮的不是一星半点啊!力挺你!”

“让那对奸夫**去死吧!”

“小肉肉,挺住!”

她琢磨了半天,才领会到这一句“奸夫**”指的是对面的岳制片和陈瑶瑶,不由得一阵无奈的苦笑。

连当局者都在迷的时候,旁观者又怎么能清呢?

忽然,她看到一条@她的留言,来自她从未见过的ID,只有三个字:下雪了……

冷冽的空气中夹着几片半融的雪花从漏风的窗缝挤进来,正吹在她背上,寒气很是逼人,她却一动不动地坐着,连放在手机屏幕上的手指也没有动。

下一场又是众嫔妃们唇枪舌剑、暗箭伤人的戏,简葇仍旧是背景,还是被陈瑶瑶挡得密不透风的背景。演多了打酱油的戏份,她早习惯这种待遇,随意逗弄一下笼子里不知名的鸟,摆弄摆弄袖口脱了线的金丝绣纹,一场戏就算混过去了。接下来的几场戏就没那么顺利了,陈瑶瑶毕竟是新人,对着男一号NG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找不到爱恨纠缠的状态。一众嫔妃陪得腿都僵了,敢怒不敢言;导演也有些不耐烦,瞄着身边心不在焉的制片人又不好发作,只能看着差不多就过了。

“今天就到这儿吧,收工。”导演一发话,剧务感天谢地地收工。

紧接着制片人岳大少补充了一句,“大家都饿了吧,我请大家去吃大餐。”

随即附和声一片热切,收工的速度也明显加快了。

简葇换下了戏服,轻轻拍拍熟睡中的张昕,“收工了,回学校再继续睡吧。”

张昕迷迷糊糊睁眼,一双漂亮的大眼还茫然着,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简葇迅速帮她一起收拾东西,准备趁着没人留意悄悄开溜。

“你要先走吗?”制片人岳大少不知何时晃悠到她身边,并及时伸手,扶住她因为受惊差点抖落的名牌包,“这么不给我面子?”

听见这相当富有磁性的幽怨声,简葇马上笑靥如花,解释的态度那叫一个诚恳,“呵呵,我哪敢不给您岳大少面子。只不过……我很久不吃晚饭了,戒了!”

“哦?!戒饭,这个方法对治疗失恋很有效果吗?”

“……”她笑靥不改,答,“我觉得,对上镜很有效果。”

“算了吧,看你瘦得这样子,我在镜头上都看不到你了。”

这对白……她还真有点不太好接,所幸有人帮她接了。

“是啊,也不是脸小就上镜的。”略有点婴儿肥的陈瑶瑶适时出现,紧紧挽住岳制片的手臂,恨不能整个人贴在他身上,以证明其所有权,“启飞,导演叫你过去看看样片呢。”

这一声“启飞”,唤得那叫一个亲昵啊!

目送着岳大少被半拉半缠拖走了,简葇才拍了拍笑得僵硬的脸,“张昕,帮我把大衣拿过来。”

没有反应。

她回头一看,张昕正失魂落魄望着岳启飞消失的方向,原本闪亮的眼睛被神往涂上迤逦的色泽,那是深爱才会有的眼神。一年以前,她也经常用这样的眼神望着一个男人……

“你晚上还没吃饭,跟着他们一起去蹭饭吧。”她说。

张昕期待又迟疑着,“这样,不太好吧。”

“没关系,岳大少不会在乎多请几个人吃饭,尤其是美女。”

纠结了好一阵,张昕还是跟着剧组的人去吃饭了。

临走时简葇本想提醒她,岳启飞睡过的女人不比外面飘的雪花少,从来只见零落成泥的,没见几个飞上枝头。想把自己往他怀里送,就要做好零落成泥的心理准备。她转念又想想,岳大少能写出一本书的风流史人尽皆知,暗恋他那么久的张昕岂会不知道?

爱情这回事,从来轮不到外人废话。

第二幕

连续两个月赶戏,简葇本就紊乱的生物钟被彻底摧毁了。回到家已经深夜,她分明很累,却毫无睡意。所以三更半夜,威爷摆着一张阴晴不定的脸进门时,她还精神抖擞地在电脑前看微博留言。

这个时间威爷亲自登门拜访,还挂着这样一副倒霉到家的神情,她顿时生出不祥的预感,“这么晚找我?该不会,公司又要卖我吧?”

威爷沉着脸看她一眼,一**坐在沙发上,“真搞不懂,公司那么多值钱的货,为什么总挑你这个最难搞的!”

“因为我天生丽质难自弃呗。”

威爷一脸不屑,恨铁不成钢地瞥了一眼她被肥大的白T恤掩藏的事业线,“那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简葇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针正指向十一的位置,“这个时间,正是酒足饭饱思淫欲的时候,我去了就是羊入狼口,威爷,你忍心把我喂那些饿狼吗?”

“那是一帮公子哥,上头得罪不起。上头刚说了,今晚你必须去,要不然,以后跑龙套都不用你!”

“要我去陪那些公子哥寻欢作乐……”简葇指尖未停地刷着微博上的留言,随口说,“行!公司那部大制作的新戏让我做女一号,不过,我不保证真能把他们陪高兴。”

“你!”威爷气得直接把沙发靠垫砸在她脸上,“你做梦去吧!”

“不想做女一号的女演员不是个好演员!”

“这年头,想做好演员,就要付出代价……你想做贞洁烈女,回家嫁人生孩子去!”

“嫁人生孩子?”这个话题比刚才的好,简葇立马来了精神,“好呀!威爷,你有没有好的介绍?”

“好的多了去了,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地产大亨、煤老板,还是富二代?我手里一堆存货,能不能打败原配成功上位,就看你的了。”

“其实我的要求不高……”提起嫁人,简葇的眼神飘向黑夜的阴云,“我想要一个男人……就算我把自己搞得声名狼藉,就算我把他的三观毁得一塌糊涂,他想要的女人,始终只有我一个。”

她一直在找,却始终没有遇到。或者应该说,再也遇不到了。

她顿了顿,微乎其微地吸了口气,才继续用无所谓的口吻说:“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一个男人可以这么对我,我立马放下对演艺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给他生孩子,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

威爷正在气头上,没有留意到她用了“还有”这个词,不屑地白她一眼,“你偶像剧演多了?!”

简葇笑了笑,本就女人味十足的脸上更添几分风情的味道,“嗯,以后你多给我接点文艺片。”

“……”

威爷的手机**响起,他抱着必死的决心接听,“嗯,她同意去了,不过……有个条件,她要做新戏的女主角……”

电话里传来果断的回复,“行!”

“这也行!”威爷惊得小眼睛都瞪圆了,“那些是什么人啊?这么有面子。要不我让骆晴去,她……什么?!叶仕中的公子过生日,哪个叶仕中?该不是……啊?真是啊!”

简葇的指尖僵住,握着鼠标的手指渐渐收紧。

如果她没记错,叶仕中只有一个儿子,叫叶正宸。她和叶正宸并不熟,不过,他有个发小倒是与她……很熟。

想起了那个人,她便如同走失了魂魄,威爷的大吼声听在她耳中,已经变得微不可闻了,“快点去换衣服!必须给我去!”

“……”

“听到没有?!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打晕了抬去?!”

在威爷的**之下,简葇到底还是屈服了,迅速打扮得花枝招展出门。

……

空中的雪不知何时停了,地上的雪却化作晶莹剔透的冰,在明亮的车灯中闪动着粲然的光。

简葇开着新买的红色小迷你在稀疏的车流中缓慢前行。她已经开得很慢,车载导航上的指示标志还是快速朝着定位的某别墅小区越靠越近,近得几乎快要重合。

路灯飞速掠过,连成一道绚丽的光带。就像一年前的一夜,她离开医院时,霓虹灯也在她眼前闪过这样瑰丽的色彩。

恍然不觉中车速越来越快,如同飘忽而过的风。她仿佛又闻到了停车场潮湿的味道,又看见那辆微颤的车,还有车上的一抹嫣红的衣裙……

十字路口的绿灯突然变成了红色,鲜血一般的红,她猛然惊醒,用力踩下刹车……

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她眼前的景物一阵急速旋转,黑夜,分不清是天,还是地。

一小时后,威爷风风火火赶到医院,一眼就看见鲜血淋漓的简葇。她原本光洁的额头多了一寸多长的伤口,正在渗血,手臂上嵌着的金属碎片熠熠生辉,一滴一滴坠落着血红,很是惨不忍睹……

医生想给她处理伤口,她居然让人家等会儿,气定神闲地在那**,发微博。

这个时候都不忘炒作自己,威爷彻底服了她的敬业精神了。她要是肯把这份敬业精神用来讨好投资商,她的前途早已一片光明,他也用不着成天给她收拾烂摊子。不过,有些时候,对这个蹚着娱乐圈这摊浑水还坚持走自己想走的路,即使弄得自己遍体鳞伤、鲜血淋漓,也要坚持原则的女孩儿,他多少有些怜惜的。

否则,他何必管她的烂摊子。

“别跟我说这是个意外。”威爷道,“就凭你的车技,你能在百米无人的大街撞上护栏?!”

简葇笑笑,因为牵动伤口,她笑得龇牙咧嘴,比哭还难看,“所以,这才叫……意外!”

“你!你这又是何必呢?!”

“有的人,是你宁死都不愿意见的。”

她的话刚一出口,走廊里疾步如飞的人影骤然停在处置室的门外,因过度焦急而急促的呼吸慢慢被拉长,拉长……

最终,他无声无息地转身,离开。

笔直的背影走远,简葇才慢慢低下头,继续刷新微博上的留言。

一条新的评论出现在她受伤的照片下方,“没有人值得你把自己伤成这样。”

她再次抬头,人影早已消失好久,只剩下无人的走廊,空空荡荡。

第三幕

有的人,宁死都不愿意见,并不代表到死都不会见。住在同一个城市,又同样站在灯火阑珊处的两个人,想要不见,似乎太难。

比如……不久后的某一天,也是分手后的第二年。

没有通告,没有饭局的夜晚,时间会变得漫长又难打发,凑巧网络又出了问题,简葇坚持不懈地试了无数遍,还是怎么也上不了网!

无奈之下,她只能在七点十分这么黄金的时段,泡了杯减肥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如此黄金的时段,她拿着遥控器换了N个频道之后,认命地选择了逃避不了的新闻。

伴随着主播对会议内容的介绍,镜头匀速移动,将整个空旷的大会堂全景和所有的参会人员呈现了一番。

蓦然间,她捕捉到一个男人深邃沉寂的侧影,手中的茶杯猛地一晃,几滴滚烫的水滴落在她手上,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异样的热度,视线紧紧锁定着电视屏幕。

或许摄影师也在一片头发稀少、鱼尾纹众多的高官中发现了闪光点,特写镜头定格在那个男人身上。他沉静地坐在背光的位置,右手捏着一叠白色的文件,墨色的修身西装,微垂的黑发,蕴藏着锐利的黑眸专注地看着文件。这画面分明只有深沉的黑白色,却耀眼得有些刺眼。

眼睛被刺得剧痛,她迅速拿起遥控器换台。可惜她忘了,这是七点档的新闻,换了台却换不掉屏幕上的人。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她一口滞在胸口的气还没有吐出,门铃响了。

可视门铃模糊的小屏幕中,竟然也显示着和电视上相同的男人,只是在走廊声控灯的直射下,他有了色彩,就像黑白电影里突然出现的一抹流光溢彩。

他的脸半垂着,发丝恰到好处,凌乱地垂在额前,只露出轻抿的薄唇。深灰色的衬衫松了两颗扣子,浅麦色的肌理在领口略见一斑。他的右手抵在她的门上,衣袖松松挽高,新闻里穿的墨色的西装搭在臂弯里,仍掩饰不住小臂蓄势待发的力量,好像随时都会将她禁锢在强势的怀中。

简葇的手指不由自主地落在门锁上,可望了望他强健的体魄,再反观自己又瘦了一圈的小体格,她马上收回了准备开门的手。

“有事吗?”她的声音冷若寒冰。

听到她的声音,他抬起头,原本深蕴锐利的黑眸被醉意染成了迷乱,削薄的唇角轻轻扬起,牵出不易察觉的笑意,“我来取我的东西。”

“你早就把东西都拿走了。”

“我回去仔细看了,少了一样。”

她明明已经把属于他的东西都打包好,让他拿走了,哪怕一张纸,“少了什么?”

“你!”

“……”

心狠狠地颤了一颤,她再也说不出话,只觉得此时的他,完全与刚才新闻中冷静自持的男人判若两人。她不能打开这扇门,因为这扇门一旦打开,她就再也没办法将他拒之门外了。

门铃再一次响起,叮咚声震耳欲聋,简葇拿着手机,果断拨打了三个数字——110。

半小时后,听闻有醉鬼骚扰女演员的一干警察火速赶到,一个个制服笔挺,正气凛然。可是,当他们严肃认真地检查了门外那个所谓醉鬼的身份证、工作证之后,他们的脸上同时出现诧异的神色。面面相觑了一番之后,他们连声说着:“对不起,误会,一场误会。”

然后,他们比来的时候更迅速地消失了……

寂寞的夜,她与他面对面站了许久,中间隔着一道始终没有开启的门。

第二天,简葇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去试镜,意外地发现等候试镜的美女们全然对试镜漠不关心,都在热情洋溢地谈论着同一个话题:昨晚新闻上那个气场强大的男神究竟是何方神圣?!

她埋头苦心钻研剧本。

不料,剧本很快被满眼桃花色的骆晴一把夺走,“亲,你昨晚看七点档的新闻没有?”

她坚定地摇头,“你知道的,我看不懂。”

“唉,太可惜了,昨晚的新闻上冒出了个帅哥,不,不是帅,是气场,小宇宙一样的强大气场……我敢跟你打赌,他绝对不是一般人。”

“我不跟你赌,一般人哪能上新闻?”她夺回剧本,继续背台词。

骆晴则坐在她旁边玩儿手机,时不时一惊一乍地拉扯她共同分享。她随意瞥了瞥,论坛上不但贴出从新闻上截来的图片和视频,下面还跟着一条接着一条的人肉搜索信息。

他华丽丽的身家背景曝光,果然闪瞎了万千少女的眼球,自然也包括骆晴,“你看看,我就说他不是一般人嘛!”

简葇不由得感慨,语气泛着酸,“唉,你说我们演过这么多的影视剧,虽说不是主要演员,也没少参与,这么多年都没见有人把我们八卦得这么高效彻底。他不过是在新闻上无声无息露一露脸,就能火成这样。”

“那是因为他不是演员,是现实版的男一号。”

“哦,原来如此。”

自认无福消受女一号的简葇再继续读剧本,深入剖析人物性格。

……

两天后,八卦论坛上关于他的帖子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百度大娘”上再也搜索不到与关键词匹配的网页。然而,在万千少女心中中下的毒,到底是无药可解的。

至于这种毒的毁灭性,看了骆晴便能略知一二。

在朋友的咖啡馆小坐了一下午,骆晴的话题就没有偏离过那位**版的“男一号”。简葇只微笑听着,不发一言,时不时看看外面混沌的天地。

灰黄的微尘细密凌乱地悬浮在空气中,遮天蔽日,好像连人心都被蒙蔽了。

清凉的烟草味道扑鼻而来,简葇转回脸,只见骆晴点了一支烟,烟身洁白纤细,散发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悠悠薄荷香。

被这种味道蛊惑了,她不由自主将桌上的纯白色烟盒拿过来,从里面捏出一支,点燃。

空气中弥漫着薄荷和烟草混合的味道,灰白色的烟雾中,这味道让她想起很久以前的一天。她酸软无力地伏在他的胸膛上,被他独有的气息包围,“你身上怎么有烟味儿?你抽烟吗?”

“嗯。”

她讶然问:“为什么我从来没见你抽过烟?”

他微合着眼答:“我有个读医的发小告诉我,二手烟对女人危害很大,会加速皮肤衰老,还可能得癌症和心血管疾病。为了我晚年的幸福,我决定在你身边禁烟。”

“可是,你没有烟瘾吗?要是想抽怎么办?”

“这样就不想了……”他反身将她压在身下,唇深深吻上她……

从甜蜜的回忆中觉醒,简葇将手中的烟放在双唇间深吸一口,烟气吸进肺里再没有了清凉的香味,全是呛人的苦辣,吐不出咽不下。她呛得剧咳不止,咳得眼睛红了,湿了,还是止不住。

她用雾蒙蒙的一双眼看着对面的骆晴,“相信我,这样的男人是毒药,中毒之后,无药可解。”

骆晴全然不在意,继续吞云吐雾,“我巴不得他快点毒死我呢!”

第四幕

忙碌的时间总是很快,一转眼,简葇又在剧组耗了半年时光。

演艺圈是个很奇妙的圈子,想要站在高处,就要不计付出,一刻不停地努力往上爬,然而,想要被埋葬进万劫不复的深渊,一夕足够。

跟了大半年的新戏上映了,虽然剧情拖沓,观众反响很不好,男一号和女一号都没人关注,但饰演悲情女二号的简葇,却凭借着她催人泪下的演技和楚楚动人的忧郁,俘获了无数男人的灵魂。

电视剧播完之后,她的关注度与日俱增,不少代言和片约纷至沓来。

眼看着就是走红的节奏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A市一位富商违规被抓的消息爆出,就不怕事儿大的某八卦杂志掘地三尺找出了简葇和这位富商的合影,毫不吝惜地把封面和三张彩页留给她,还声情并茂地编纂了一段地产大亨与三流女星不堪入目的“婚外情”。

借了这位富商的“威名”,杂志大卖,简葇也体验了一回“一夜成名”的厚待。

起初,她没当回事儿,只当娱乐娱乐大众,增加点知名度就算了。没想到,正愁着近期没有劲爆八卦可以夺人眼球的狗仔们一窝蜂似的开始挖“内幕”,各种流言蜚语接踵而至,网络上更是把她这个“祸国殃民的小三”骂得体无完肤。

分明是经纪公司安排的饭局,她怎么都推辞不掉,才不得不应酬了那位富商一次,现如今东窗事发,经纪公司一句“纯属艺人的私事”,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而她,真是躺着也中枪,死不瞑目。

威爷再维护她,他到底是个经纪人。公司不出面,他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多年来在银幕上建立的美好形象顷刻间毁于一旦。

威爷建议她冷处理,让她短时间不要露面,她只好天天躲在家里,连高烧都不敢去医院,还要抱着暖水袋用若无其事的声音告诉远在多伦多的家人:“我很好,那些传闻都是为了刚上映的电视剧炒作……”

那是她最难熬的几天,每天看着网上的全不负责任的污蔑,比愤怒更多的是忧虑,担心自己和以前那些与高官牵扯的女星一样,一黑到底,再也没有电视剧演,再也没有广告可以接。她多年的努力就此葬送倒是无所谓,可简婕读书的学费该怎么办?给妈妈新买的房子贷款要怎么还?

可能是她这个事儿动静闹得有点大了,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警方开始调查她与富商是否有利益纠葛。随着警方调查深入,她和富商之间的关系被澄清,一切在突然之间峰回路转。行内一家很有威望的报纸帮她澄清了真相,饭局上共饮的照片,那不过是出于社交礼节,拍照留念而已。

她微博的关注成倍往上增,有人替她不平,也有不少看客唏嘘不已,认定这又是一个高端的炒作,更有圈内人把这次事件当作一个三流的女演员成功跃居二线的绝佳案例。

只有她这个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真正体会到,这地狱与天堂的一线之隔。

事情平息后,她问威爷知不知道这个逆转的缘由,威爷也是一头雾水说:“很明显,这是有人在帮你,至于是谁,你再好好想想,你认识的人里谁有这个本事。”

她想来想去,她认识的人里,也就是她的少东家天世传媒的公子哥岳启飞能做到。于是她特意备了厚礼去参加岳启飞的婚礼,顺便感谢他不计前嫌,出手相救。

结果岳启飞冷冰冰回了她一句,“我就算想帮你,也未必有这个能力,更何况,我压根就不想帮你。”

“呃!当我没说。”

她灰头土脸准备离开,又听见岳启飞不冷不热的声音传来,“我听说警方还介入调查了?你这点破事儿……”

简葇转了一半的身子僵直了。

岳启飞又说:“他为你是真的费了不少心思……依我看,你不如从了吧。”

“我就算从了你,也不会从他!”

“啊!是吗?!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能怎么样?”她瞥了眼一身纯白婚纱的豪门千金,朝着岳启飞抛了个妩媚的眼神,“今天的女主角会是我吗?!”

他摸着下巴深思一番,“我可以晚两年结婚。”

“多谢厚爱!”

她拖着摇曳的裙摆离开婚礼现场,没有回头,所以她没看到岳启飞眷恋不舍的目光久久没有收回。

第五幕

自从经历了这次冤案,简葇很荣幸被许多导演认识了,演艺事业出现了明显的转折。经纪人威爷帮她接的片子越来越多,出了一个剧组又进一个剧组,在角色的戏剧人生中“活了”几番,便是两年过去了。

或许是经历多了戏里的悲欢离合,她渐渐学会了遗忘。即便许多忘不了的往事,也只当演了一场已经杀青的戏,戏落幕了,故事也就结局了。纵然不是她所期望的结局,也能坦然接受了。

所以,她听见骆晴身临其境般谈论起某人致命的吸引力,也能够一笑置之,只当自己是个局外人。

她以为前仇旧恨已经化作云烟,直到他们分手后的第五年,一场躲避不及的相遇。

国际酒店光芒璀璨的观光电梯门前,大理石的地面泛着溪水般通透的波光,她站在上面忽然有种即将沉溺的不安全感,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玻璃门缓缓开启,简葇迈步走进电梯,才发现狭小的空间里还有一个熟悉的人影,沉溺的不安全感真切地袭来。

既然无路可逃,她只能若无其事戴上Gucci新款的墨镜,专心致志看着外面的都市繁华。

电梯一路下行。隔着枣红色的镜片,简葇目不斜视看着前方,但依然可以感受到一道目光肆无忌惮地扫过她的脸,半裸的香肩,沿着紧身短裙包裹出的曲线一路向下……最后停留在短裙无法掩盖住的小腿上。

耐不住喉咙的干涩,她轻咳一声。

他微笑着将视线移回她的脸,“怎么?应酬完了?”

她当然明白他那句意味深长的“应酬”代表什么,回他一个更暧昧的声音,“何必明知故问呢?”

“介不介意透露一下,你的价码是多少?”

这人……

幸好有墨镜遮住她冒火的眼睛,她才能继续装淡然,“我一般不收钱,只看对方给我什么样的角色。”

叮咚一声,一楼到了,她以最快速度冲向电梯门。

他却更快她一步挡在了电梯门前,“只要让你演女一号,谁都可以吗?”

冲动是魔鬼,这是一句至理名言。等到她想起这句话的时候,不该说的话已经脱口而出了。

“当然,也包括你!”

——序幕完——

小说《后来就追妻》 第2章 序幕之 分手以后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