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我打赌你喜欢我
《我打赌你喜欢我》木桐利泽野小说在线阅读

我打赌你喜欢我时梧

主角:木桐利泽野
小说主角是木桐利泽野的小说叫做《我打赌你喜欢我》,它的作者是时梧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被全世界逼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被全世界逼着跟前男友结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以及,被全世界逼着跟分手四年的前男友结婚,还得向世人秀恩爱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1-11 13:25:28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重新回到去往民政局的路上。

木桐正在思考若拉开车门,跳车,在地上前滚翻两周半保证不毁容的可能性。

为零。

利泽野依旧一声不吭,让木桐觉得无助极了。

那天两人回到家,就发现几乎所有的家庭成员都聚集在了木桐家,包括木芽,都被叔叔给叫到了木桐家。一群人用和蔼慈祥的眼神看着他们俩,薛凯和姜云也在其中,看得人毛骨悚然。

更诡异的是,茶几上摆着满满当当的奢侈品礼盒,就差没贴大字帖告诉众人这些东西名叫“彩礼”。

木桐被利妈妈温柔地喊过去,试戴金镯子——一种名为只传给儿媳的传家宝。

木桐浑身冷汗直冒,还得憋出僵硬尴尬的笑容表示“好幸福好开心哦”,看得利泽野撇过脸忍不住偷笑。

“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利家奶奶笑眯眯地握着利泽野的手问。

木桐在另一头沙发上坐着,“羞涩”地笑着抢白道:“讨厌啦,奶奶,问这个做什么。”

利泽野回答:“等我忙完这一阵工作。”

“……”木桐的死亡视线立刻穿透了利泽野的双眸。

利泽野撇开视线,温和地看着自家奶奶。

“嘻嘻嘻,我家泽野都定做了一枚10克拉的钻戒准备求婚了,结果被八卦狗仔给拍到了,桐桐你知道的吧?你说泽野怎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呢?”利泽晴拍着木桐的胳膊,笑道。

“呵呵……他就是这么没用。”木桐扯着嘴角,感觉自己内心直打战——她,有一种特别不祥的预感。

这种不祥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众人七嘴八舌的寒暄和道贺声中被推到顶点。

木桐在利家女性长辈们的围绕中,机械地转动脖子看向坐在一旁,同情地看着自己的木芽,眼神里幽怨可怜,泫然欲泣。

终于,这种预感成真了。

利泽晴一拍双手,惊喜地喊道:“对了,泽野,你这两天不是转场休假吗?别等了,这不是时间正好嘛,择日不如撞日,我看了一下皇历,后天黄道吉日,带上你的钻戒,带着桐桐去民政局。”

木芽的妈妈立刻附和:“对啊对啊,后天日子很不错,适合登记!”

利泽野一挑眉,似乎并不意外剧情这样展开。

“钻戒得半年才能做好。”他还是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

他的确是在陪同Kate订婚戒的时候鬼使神差地订了一枚求婚戒指,但是他短时间内都没有想送出去。

木桐出声:“喵……”喵喵?

各位,都不先订个婚?

各位亲人朋友都紧紧盯着她,目光灼灼。

显然大家已经忘记他们还没订婚这件事情了。毕竟在众人眼里,他们俩都同居五六年了,早跟结婚没区别,就差领个证了。

她闭上了嘴,不敢继续表达自己的观点。

利泽晴摆摆手:“没事没事,我们给你备了一枚,4克拉,小了点,先将就着用,到时候拿到了再找个黄道吉日送桐桐。”

喂喂喂,当着她面把计划全讲出来一点都不惊喜不浪漫了哦?

木桐不敢回话,将求助的目光看向利泽野,可是利泽野却避开她的视线,平时严肃的脸上带上了畅然的笑意,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他压根儿就不挣扎,反而从善如流地答应:“好的,谢谢。”

“噫?”还要谢谢?

她盯着利泽野不放,利泽野答应下来之后,才回头瞥了她一眼,眼里闪动的笑意在看到她之后瞬间沉寂下来,看得木桐心里咯噔一下。

她不会被利泽野耍了吧?这家伙是不是早就预见这情况并且乐意之至?

木桐的冷汗已经浸透了背心,被众人拥护着,和利泽野一起从老宅里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快要昏过去了。

从老宅回公寓的路上,两人都沉默着,没有交流沟通,一直到各自进入家门,两人都不发一言。

这种情况,木桐是真的没有料到,但又在情理之中。让她恼火的是,利泽野似乎毫不意外,也没有什么话想对她解释。

回到家里,她在客厅里来回走动,越想越生气。

于是,木桐发了很多微信给利泽野,怒火中烧地谴责:“你这是欺诈,欺骗亲人的感情,还浪费我的青春,要真结婚了,以后我再找对象就是二婚了!都怪你!”

利泽野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她:“你真有自信自己能找到下家?”

木桐气得差点噎住,给他打了电话过去。

利泽野接起电话,就听到隔着一面隔音墙的木桐在手机另一端叽里呱啦的喊叫声:“我这么漂亮聪明可爱,还能赚钱,我怎么不能找到下家了!”

利泽野被她逗笑了,绷紧脸,努力不被她发现自己的笑意,语气却轻松不少:“嗯,就当是吧。”

“什么就当是!一定是!我现在就去微博上公开我跟你分手的事情,一定有很多帅哥少年来勾搭我!就跟秦……”木桐一不留神就口无遮拦地讲到了两人之间的禁忌词,木桐的心一沉,卡了壳。

两人都沉默着,只听得见对方有些渐沉的呼吸声,气氛瞬间变得尴尬。

木桐张了张嘴,力图破解这种尴尬的魔咒:“呃……总之后天……”

利泽野叹了口气,打断了她的话:“木桐,后天我们就是夫妻了,这两天你还可以享受你最后的,单身时光。”最后几个字,利泽野似乎是压抑着什么,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切齿般说出来的。

他生气了。

木桐觉得很委屈,要说到那人的事情,到底谁更应该生气啊!他倒是先一副她打扰他休息的高冷模样,趁早冻死自己算了!恶人先告状!生气!

木桐正想反驳,又听到利泽野的声音冷漠地说道:“早点睡觉吧,好好休息一天。后天凯哥会来接我们,晚安。”

“喂!”木桐只来得及喊一声,就听见那边“啪”的一声,通话中断了。

整个晚上,木桐都辗转反侧,睡不好觉,又惴惴不安,不知道利泽野气消了没,一想到被家人们强塞的安排,她又觉得特别无奈无助。

于是,木桐在凌晨两点整,发了条微博。

木桐-JOY:唉。

单单一个字,让一同修仙的粉丝们一头雾水,纷纷猜测不已。

然而木桐没有去看评论,因为发完微博后,她就如释重负地睡着了,把悬念全丢给了粉丝们。

手机“叮”地响了一声,利泽野微博的特别关注有了新的更新。

他扫了眼内容,眉头微皱,将手机放到一边。

他仰躺着,一手垫在脑后。沉思了许久,他又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将木桐从联系人中删除,连同聊天记录一起。

睡不着的人不止一个。

该删除的聊天记录,也不止一份。

现在,车子已经停在了民政局门口。

木桐已经认命了。

在她放弃跟利泽野撒泼挣扎之后,姜云已经将她洗脑,大致意思就是:“你们谈了七年了,之前的两条八卦也给你们结婚宣传造势铺路了,是时候了。你看利家老太太年纪也大了,就盼着早点抱曾孙子呢,利泽野年纪也不小了。而且你们俩结婚了,粉丝众望所归,人气绝对不会下降,还可以顺势上一波热搜,到时候参加几个情侣档节目,接拍几部对手戏电影,真是完美!”

利泽野先表示了对此的不赞同:“木桐撑不起大银幕。”

木桐不服气:“喂喂,这话我可以自嘲,你说就不行!”

姜云立即改口:“那拍电视剧也行。”

木桐阴阳怪气道:“哦呵呵,利大影帝,哪能屈尊降贵拍电视剧啊,人家可是要冲击奥斯卡的国际影帝呢。”

利泽野说:“电视剧可以。”

打脸太快,木桐目瞪口呆地看向利泽野。

利泽野似笑非笑的眼睛看向她,看在木桐眼里,满是挑衅。

姜云高兴坏了,急忙要木桐道谢。木桐出道八年,跟利泽野恋爱七年,都没有跟利泽野演过对手戏,要是这一次能跟利泽野演一次电视剧,木桐就能正式步入一线大花行列了。

木桐演技虽然不好,但是跟现在圈内某些一线大花的水平差不多,台词功力甚至更强。要是利泽野私底下再给木桐开小灶辅导一下,木桐以后的通稿指不定还能吹一波演技呢。

这可是有生之年系列啊!

木桐满不高兴:“我凭什么要感谢他啊?”

利泽野轻笑一声,没回答。

姜云正想说话,薛凯傻笑道:“姜云你别难为人家小夫妻啦,夫妻间资源倾斜哪里需要道谢的。”

姜云忙不迭点头:“对对对。”

对个鬼!

木桐翻了个白眼。

后面家属车里的五人先下了车。

似乎是提前跟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沟通过了,民政局现在没什么人。

姜云和薛凯下了车,看了一下周围,没有狗仔和围观群众,于是打开了车门,让木桐和利泽野下车。

木桐大剌剌地跳下了车,还伸了个懒腰。姜云小声地念叨她,让她注意点形象,把口罩帽子戴上。

木桐觉得莫名其妙:“戴了不是更显眼吗?”

木桐入行几年,姜云就为此念叨了几年,也习惯了,懒得继续讲。

五位家属在民政局里笑眯眯地等着他们,还在不停地给工作人员们发喜糖。木桐为难地回头一瞧利泽野,那厮倒是没戴口罩帽子,但是把墨镜戴上了。

他一身高定,还戴个黑超,头发早上大概也是喷了定型水的,风吹不动的有型。木桐看得直咂嘴。她就化了个淡妆,头发都没洗,绑了马尾就出来了,身上的衣服更是简简单单的白裙子。

要是登记的时候拍照,可能还会被人误认为是大明星和小保姆结婚了。

“就你装。”木桐嫌恶地小声对利泽野说。

利泽野摘下墨镜,挂在胸口,打量了一下木桐:“把头发放下来吧。”

木桐捂住刘海:“不要,我没洗头,油。”

“那至少涂个口红。”

木桐连口红也没涂,看起来一点都不郑重。

虽然两人现在的关系很复杂,有些针锋相对,但是利泽野似乎还挺重视这场闹剧般的结婚登记,木桐摸不准他的想法。

“没带。”

利泽野牵住木桐的手,带着她走进民政局,步履轻快稳重。

利泽野只有在人前才会这样十指相扣地握她的手,手掌干燥温暖,手指纤长有力,力道游刃有余。不像木桐,在利泽野的手碰到她的瞬间,她还有些发颤,想要退缩。

真是影帝呢,人前人后都在演戏,就算是在她面前也一样。

木桐有些走神地想,当初他们还在热恋期的时候,这家伙分明不是这样的,他也会吐槽、会脸红、会讲笑话,不像现在这样,端庄得像个外表漂亮的菩萨。

“来了来了。”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在一旁轻呼。

然后,他们就听见了“咔擦”一声,有人**照片却忘了关声音。

众人纷纷看向**的工作人员。

小姑娘很尴尬很害怕,低下头不敢讲话。

利泽野温和地笑了笑,安慰道:“没事,你等晚上再发朋友圈炫耀。”

木桐本来以为利泽野会不高兴,哪知道这家伙为了圈粉已经不择手段了,被**还能这么宽容大度。

要是换成她,一定上前讨要照片先看看自己好看不好看。

于是,她多嘴问了句:“拍得我漂亮吗?”

围观的工作人员偷笑着。**的小姑娘急忙点头,脸上两朵红晕,含羞带臊地说:“漂亮,你很漂亮,我是你们的CP粉。”

大概是官方发糖,头顶青天,满足得不行,这位小姑娘几度脸上充血,体温发烫要昏过去一般,最后被请到了休息间避开两位当事人。

利泽野跟利泽晴借了口红给木桐,是木桐很少用的Dior999,涂了大红唇,气质顿时高雅有气场起来。

看到照片的时候,木桐还自恋了一把:“我真的很漂亮。”

照片上的两人,肩并着肩,利泽野比木桐高了快一个头,坐在红色布景前,也差了大半个脑袋,木桐使劲地抻长脖子,拗出一个天鹅颈。利泽野体态自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神特别温柔,带着真实的喜悦。

木桐不懂这真实的喜悦是哪里来的。她看了看自己,那像是在拍杂志照一样得体的笑容,可是这个笑脸也有些真切,恨不得笑得跟太阳花一样灿烂。

她心想,俩假情侣被迫领结婚证,怎么会笑得这么开心?跟傻子一样?

办证的工作人员笑道:“你们是我见过的最漂亮最登对的一对夫妻,我也很荣幸能为你们办手续。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木桐扬起一个虚假的感激笑容:“谢谢!”

夸她一个人就行了,没必要连利泽野一起夸。还有,百年好合和早生贵子,统统不需要。

就这样,木桐和利泽野,在双方父母亲人的见证下,领了证。利泽晴还要求他们拿着结婚证的封面,背对着民政局的大门,以一个傻子一般的笑脸拍张夫妻合影,务必手牵着手。

拍出来的效果傻极了,但是利家奶奶就喜欢这套,木桐也没办法。

两人被人众星捧月地从民政局送出来,耳边满是恭喜祝福之声,直到上了车,还能听得见。

木桐笑僵了的脸瞬间垮下来,左手甩开利泽野的手。

利泽野扭头看她,只见她已经抱着胳膊,缩在车门旁,一个人暗自神伤去了。

薛凯和姜云还在车外跟木桐父母讲话,利妈妈敲了敲利泽野这头的车窗。

利泽野收回视线,落下车窗:“怎么了,妈?”

利妈妈一声不吭,劈头盖脸就是一把红枣一把莲子,撒完后往后一退,利泽晴又是一把花生一把桂圆,还有意往利泽野后边的木桐身上砸,直砸得两人一脸蒙,脸上脖子上砸得一个个小红印子。

“哈哈,讨个好彩头!”砸完后,利妈妈才笑着说道。

就算是利泽野这么能绷住高冷人设的影帝也憋不住了,他拔高声音说道:“妈,疼死了!”

木桐被利泽野挡着,倒是没被砸多少,看见利泽野头上、衣领里都是红枣莲子,笑得直拍车坐垫。

利妈妈才不管利泽野疼不疼,一直告诫他:“要对我们家桐桐好点知道吗,什么事都让着她,她还小,难免会不懂事,你不要老是欺负她。”

利泽野点头:“哦。”到底谁是她亲生的?而且,现在怎么看都是木桐对他敌意比较大吧。

利妈妈又叮嘱了几句,就回了车上。临上车前,利泽晴对两人挤眉弄眼。

“悠着点,桐桐还小呢,不需要那么早生宝宝啦。”

利泽野的额头都开始发紧了。

木桐也有些尴尬:“呃……”

他们私底下大概碰到头发丝都要觉得自己被玷污了,还生宝宝。

木桐今年二十五岁,按照演艺圈的平均结婚年龄,的确还早,甚至可以说,演艺生涯才刚刚开始。她才没有这么想不开。

薛凯和姜云上了车,将两人送回家。木桐剥了颗桂圆吃,自己吃不算,还攒了一把递给姜云。

姜云接过来,告诫木桐把住嘴巴:“桂圆和红枣太甜了,你不能多吃;花生热量高,禁止食用;莲子都是淀粉,少吃点。”

利泽野明知故问:“有特殊体型的角色需求?”

木桐横了他一眼:“你知道我们‘花瓶’有多努力吗!”要保持最佳的身材和颜值,很艰难的。

“……”

逗木桐的时候,利泽野心情总是很不错。

“我还以为你有需要塑形的特殊角色。我下一部戏要演的角色就需要我瘦十斤。”利泽野没话找话地聊着。

木桐哼一声:“谁管你哦,你这是在嘲讽我?”

姜云惊叫:“泽野你说的是那部姜凯导演,夏生编剧,打算冲奥斯卡的电影?”

木桐:“!”

她瞪大了眼睛抓住利泽野的胳膊:“你什么时候接的这戏?你什么时候跟夏生勾搭上的?”

夏生是国内奖项傍身最多的编剧,入围过奥斯卡最佳剧本,也是他一手将历川游送上金马影帝的宝座。

木桐对工作虽然敬业,但没有多热爱。不过她为数不多的兴趣爱好,一个是看漫画,另一个就是看小说。夏生的每一部剧本,最后都会由他亲自改编为小说出版,木桐一本不落地看完了。包括他以前在日本当代笔编剧时的作品,木桐都在网上找了译文来看。

她是夏生的粉丝。这是她跟利泽野分手之后的事情,利泽野看她微博也看得出来。

以他的咖位,主演夏生的戏理所当然。利泽野懒得解释。

“你可以来探班,顺带见见他。历川游也在。”利泽野塞了颗莲子进嘴里,莲子心微苦,在舌根泛开来。

利泽野垂眸等着木桐的回答。

演艺圈很小,小到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历川游跟夏生是一对。木桐想到历川游夸过她漂亮,于是问利泽野:“你觉得我漂亮吗?”

这话题转移得太快,车内三人都沉默了。

良久,利泽野轻咳一声,平淡地回答:“不辣眼罢了。”

木桐眼睛瞪大,气道:“辣你眼睛真是抱歉啊,你这个直男审美。”看看人家历川游,身为gay,眼光就是比直男要好。

有一搭没一搭地尬聊,互相暗讽,明明是硝烟弥漫,但是在薛凯和姜云眼中,这两人就是感情太好了以至于总是相爱相杀,让人欣羡。这才是青梅竹马该有的模样。

一起回了公寓,姜云把两人的结婚证要来,摆在木桐客厅白色的书桌上,对好光,拍了张唯美文艺的结婚证照。

精修一下,把照片发给两人,姜云指了指时间:“晚上十点前发微博,别打扰大家睡眠。”

薛凯和姜云离开后,木桐家里就剩下新鲜出炉的小夫妻一对,备注,前任男女朋友。

气氛一度很尴尬。

木桐虽然很享受跟前男友之间这种无话可谈的尴尬,但是仍旧客气地开了口:“你要待到什么时候?”

利泽野好整以暇地坐在木桐的书桌前,朝她摊开手掌:“结婚证。”

结婚证?

木桐一愣:“不是在桌上吗?咦,结婚证呢?”

刚才姜云拍了照片嘱咐完就离开了,结婚证不应该放在书桌上的吗?两人扫视一周,没看到证在哪儿。

木桐心里的疑虑越来越大,急忙打电话给姜云。

姜云回答得很理所当然:“刚才两位的家长叮嘱我要把你们的结婚证送给他们保管,我拍了照就收起来了,现在送老宅去。”

“啊?”开着扬声器,木桐跟利泽野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交给谁保管?”利泽野沉声问。

姜云说:“泽野的放你妈妈那儿,你的放泽野妈妈那儿。”

“……”还带这种交换保管的啊?

木桐感觉太阳穴发疼,昨晚修仙睡不着,现在大脑都转不动了。

“不是……拿走我们的结婚证做什么啊?”

姜云说:“大概是对你们的一种约束吧。”

“什么约束?”

“怕你们结婚之后喜新厌旧偷偷跑去离婚?”姜云开了个玩笑,“家长嘛,就是觉得放他们手上才安心。”

完蛋了!木桐捂了把脸,她还真是这样打算的。

木桐说:“他们不知道,结婚证可以补办的吗?”

利泽野在一旁替木桐解答:“很难凑这么好的时间,你我都有空,而且特事特办没人围观。”

这话倒是真的。

他们要是大剌剌跑去民政局补办结婚证,估计全世界都要嘲笑他们这对塑料花夫妻,连结婚证都能搞丢。

挂了电话,木桐几乎绝望。

这下好了,结了个婚,结婚证还不在自己手上。

木桐指向利泽野:“都怪你!”

承受了不虞之隙的利泽野很无语:“怎么怪我?”

“要不是你去跟那个小模特约会被拍到,怎么会演变成这样!”

她丝毫不提自己也被人拍到,疑似待产的新闻。虽然这个很好辟谣,但是却勾起了老人家抱曾孙子,爸爸妈妈想要外孙的愿望。

又提及这件事情,利泽野很无力地解释:“我跟Kate真的真的没有那种关系。”

“那你们去什么珠宝店!还……还姿势那么亲昵!我眼睛没瞎,她挽着你胳膊呢!”

木桐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仿佛一个怀疑丈夫有小三的妻子,语气满是妒意。

利泽野也没有注意到这种态度有什么不对,抚着额头道:“我跟她只是很要好的朋友而已。”

“呵,gay蜜吗?你是她gay蜜吗?挽着手两个人跟小姐妹一样逛珠宝店?Kate姐姐,这颗粉钻好看不啦?好看死了呢!”木桐妒火中烧,开始胡乱猜测甚至表演起了情景剧,“你们私底下这样聊天的吗?”

利泽野原本被她讲得很恼火,可是被她的情景喜剧一搅和,忍不住想笑。

木桐见他表情有异,一拍桌子对着他吼:“严肃点!你以为你真的是她gay蜜啊!你什么性取向我还不知道啊,你这个渣男!”

利泽野被她劈头盖脸又是gay又是渣男地数落了一通,无辜又无奈,心里火气也越来越旺。木桐怎么骂他都没关系,但是无缘无故地责备他渣或者没担当他真的很气愤。

“我最后解释一遍,木桐,我就是陪她去挑钻戒而已。”利泽野压抑着怒火说道,“你要是还怀疑,我也不想再解释了。”

木桐一愣:“要你送她?”

利泽野被她的话气笑了:“没必要告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吗?”

木桐被这句话瞬间拉回了现实。

没错,她跟利泽野不是什么特殊关系,顶多算个青梅竹马。她能管得了他的交际圈吗?

不能。

木桐不甘心,一扬手终止这个话题:“好,我们不聊Kate。但是……利泽野,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不也是你推波助澜吗?你跟我没感情了的话,就不要顺道下坡这么麻溜儿。你根本不反对,甚至看起来还很高兴,你是在耍我吗?耍我很好玩?”

“我哪里耍你了?”利泽野皱眉。

木桐吼道:“你没耍我就别答应跟我结婚啊!还说什么给我买钻戒!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毁了我!”

她越说越气,越说越急,语气不免带上了哭腔和委屈,话语间也越加不留情。说完,她还恶人先告状一般地先捂着脸抽泣了。

利泽野最怕她哭,一时间手足无措,正想柔下声音说几句好话,就见她放下了手,用胳膊擦了擦脸。

然后,她小声地碎碎念道:“这个社会对女性比对男性苛刻多了,以后我这种离异**多难找男人啊,你以后离婚了肯定更加吃香……”

利泽野听着她的话,额头的青筋都绷紧了。

她,还想离婚找别的男人?

利泽野嗤笑一声,胸膛满是躁郁的怒火。

气极了之后,他反倒冷静了下来,沉声说道:“木桐,你说我推波助澜?你自己反抗了?拒绝了?你跟我有什么区别?我们现在的局面,我们俩谁都别想撇清责任。我毁了你?你有什么值得我毁的?我跟你之间,到底什么情况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他气木桐的妄加指责,更加气木桐抱着找下一任的想法,于是说出了过分的话语。

话讲到最后,他仍旧不想承认他跟木桐之间没感情,但是木桐却不是这样认为的。

木桐抬着下巴,双眼的瞳孔一缩,仿佛受到巨大的打击,抓着他胳膊的手一抖,缓缓地松开了,垂在了身侧。

她扯了扯嘴角,自嘲地一笑。

从来没有人,能像利泽野这样,光是讲话就可以让她这么难受。

她咬着下唇,泪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不掉眼泪,她带着哭腔愤恨地说道:“反正我是好不到哪里去,你也是个浑蛋!”

原本看到木桐一副受伤的模样,利泽野有些心疼后悔,正想说几句软话,可木桐破罐子破摔的结论语脱口而出,利泽野的心仿佛被利爪刺痛,随机又坚硬了几分。

他撇开脸,低声道:“嗯,浑蛋回自己家了。”

“最好别再进我家门。”木桐坐到椅子上,低着头不看他,声音里压抑着伤感。

被她低落难过的情绪感染到,利泽野心里微疼。

他盯着她头顶的发旋几秒,无声地叹了口气,伸手想摸摸她的脑袋,手已经浮在脑袋上方了,又收回了手,放到嘴边握拳,轻咳一声。

“你早点休息吧。”

木桐低哼一声:“怎么睡得着啊!”

利泽野没回答,轻笑一声,清朗的声音压低了之后,在喉间发出的轻笑让木桐回忆起了什么,瞬间红了耳根。她撇开脸,脸色更加不豫,摆着手:“快滚快滚!”

利泽野无奈地轻叹一声,摊手:“好好好,滚了滚了。”说罢,他最后看了眼木桐,转身离开。

从客厅往玄关走的时候,路过电视墙旁边摆着的书架,利泽野顿了顿脚步,眼神微暗,随即加快脚步离开了木桐家。

门“嘭”地关上,利泽野回了自己的家。

随着门关上的声音,木桐“哇”的一声,仰天大哭起来。

“就是个浑蛋!渣男!烂人!一辈子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啦!”

她喊着,声音越来越轻,眼泪也越来越少。

到最后,她沙哑地嘟囔一句:“傻子才会继续喜欢这种烂人呢。”

可是,她就是这样的傻子。

周三晚上九点半整,影帝利泽野在微博发布了一条重磅消息。

配图是两张鲜红的结婚证照。

利泽野:余生请别放开我的手。

这条微博瞬间登上热搜榜首,达到了“爆炸”的热度。微博流量飙升,卡到动弹不得,技术人员加班加点抢修。

在这种微博客户端崩溃的时候,木桐压根儿没办法转发微博表示态度,她拿着手机发呆。

这个人,太自我了,根本不跟她商量好就自顾自发了微博。现在好了,她连评论都看不了,只能看到热搜第一,“利泽野”和话题旁鲜红的“爆”字。

往下依次排开来的是,“木桐”“利泽野木桐”“利泽野结婚”“牧野夫妇结婚”。

木桐长叹一口气,她连评论都看不到,别提自己发微博了。

退出微博客户端,她打开微信,发了条朋友圈,发了张“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的白展堂表情。

底下立刻多了十几条评论。

不是道喜,就是询问情况的。

金晨打电话问她:“真的领证了?”

木桐回答:“嗯啊。”

“恭喜啊!你们爱情长跑这么久,也是难得了。”不明真相的小姐妹发自肺腑地感慨。

木桐不好意思驳她面子,只好心不在焉地回答:“嗯,还行吧。”

“怎么,老夫老妻了,已经没有新鲜感了?”

木桐笑了笑,说道:“就像是个程序吧,有一种‘啊,我也走到这一步’了的失落感和不真实感。”

更准确地说,是“啊!我怎么就走到这一步”的绝望感和不切实际感。

金晨仍旧在欣羡:“利影帝多好啊,对你百依百顺的,长得帅,个高身材好,脾气还好,特别体贴人,还能赚钱。”

木桐嗤笑道:“我家不比他家差。”

木家如果没地位没钱的话,怎么可能跟利家比邻而居二十多年。

她对金晨感慨道:“其实我还是比较羡慕你,跟圈外的小哥哥结婚,人家对你那才叫一个疼爱,时间也多,可以照顾你。你看你,也不缺钱,生活安逸,夫妻感情好,还有个小宝宝,多完美。”

哪像她,工作繁忙,整天忙着甩狗仔。利泽野更别提了,两人的生活都是兵荒马乱的,还针锋相对。结婚了只能代表更多麻烦事要找上门。

看了一夜的小说,木桐一夜无眠,第二天清晨,她顶着黑眼圈,终于登上了微博。

此时,利泽野的这条微博已经转发破50万了,热搜第一还没撤下去。利泽野的微博粉丝量也冲击到了7500万,令人瞠目结舌。

木桐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要蹭这波热度,于是她转发了利泽野的微博。

木桐-JOY:我是涂着姐姐的Dior999拍的结婚证件照。

关注点完全偏离,但是这就是木桐的风格。

粉丝们特别吃这一套,又推动了一轮转发潮。

顺带着,也带动了Dior999的热销。

在去往摄影棚的路上,姜云提及木桐发声明的话,特别不赞同。

姜云不高兴地说道:“你先跟我说,我好去跟Dior要广告费!”

木桐回应:“才几块钱,不缺啦。我要睡觉了!”

今天要拍一套杂志照,木桐很担心自己的黑眼圈不上相。

姜云拉着她不给睡,偏要抓住这分秒必争的时机:“我跟你讲,利总给你和泽野,在世纪壹号公馆顶楼留了套大户型公寓,顶楼带泳池的。你跟泽野搬过去住吧。”

利总就是利泽晴,世纪壹号公馆就是木桐和利泽野现在住的公寓。顶楼有两套大户型公寓,都是留给开发商的。木桐没想到居然是利家留着当婚房的。

木桐头痛欲裂,摆摆手:“现在住这儿很不错,不要搬啦。”

“拎包入住,可舒服了。你们现在还是隔着栋墙不方便啊,你又把门挡住了。”

木桐看了姜云一眼,没接下茬。她生怕姜云问,她为什么要把两套公寓间开着的小门用书架挡住。

用靠枕挡住耳朵,她含混不清地说道:“随便你啦……”说着,闭上眼假装自己睡着了。

姜云抿着唇,看她不再有任何反应,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接连一周,木桐和利泽野都在头条上。各种路人拍的木桐和利泽野在民政局的照片都被人发到了网上,铺天盖地,吹嘘得两人的感情简直是古往今来上下五千年,第一感人至深,情比金坚。

木桐接了好几个通告,马不停蹄地忙于工作,不想理会众人的猜测和试探,收到祝福就礼貌地笑一笑。

像陀螺一样忙了一整周,她感觉累得不行,回家躺了一天。

第二天,姜云带着一份合同上门了。

木桐蓬头垢面地穿着家居服坐在沙发上。姜云看她兴高采烈地把合同拍在桌子上,笑道:“好消息来了!”

“呃?”

“《新婚燕尔》第三季啊!来邀请你和泽野了。我和薛凯商量了一下,看时间也排的开,就接下来了。”姜云说着,用手指比了个数字,“报酬这个数哦。”

姜云是真的为自己家空有人气和流量,资源却一般般的三线小明星愁得头发都白了,好不容易有机会上大综艺,她恨不得让木桐签卖身契。

这个数字一集,的确是业界最高了。木桐知道这肯定是沾了利泽野的光,毕竟两人是夫妻了,利泽野给这个数理所当然,没道理给她太低的。

木桐挑了挑眉,兴致缺缺:“不想去啦。再说,我是空闲很多,但是利泽野大忙人,哪里有空啊。”

“节目组说了,除了第一期和最后一期要去棚内拍,别的都是跟拍,在不影响你们生活和工作的情况下,适当按照剧本来进行拍摄。尽量配合我们的时间。”姜云很高兴,替节目组说好话。

木桐把合同退回去:“不要。在镜头前秀恩爱,太刻意了。”

她很害怕,在跟拍的时候,被细心的观众发现她跟利泽野其实已经名存实亡的恋爱关系。

姜云惊讶道:“可是我们已经答应了,而且泽野那边也同意了。”

木桐瞪大了眼睛:“什么?他没跟我说啊!”

“大概忘记了吧,你接吧。”姜云劝说道,又比了比手势,“这个数的报酬,这个数啊!而且热度第一的综艺啊,你上了这节目,人气上去了,有机会拍电影啊!”

拍电影?

木桐有点兴趣,敲了敲桌子,又问了一遍:“利泽野真的答应了?他怎么说?”

“他说可以接,让我们做做你的思想工作。”

“……”MMP,所以坏人全她当了?

被利泽野这一激,她当即一拍桌子:“接就接!”

“好好好,那快签字吧,我把章盖上。”姜云笑眯眯地把笔递给木桐,从包里掏出木桐工作室的公章。

看她这么急切而且准备充分,木桐心里咯噔一下,总怀疑是不是入了圈套了。

但是被人摁着胳膊签了名,她反悔也来不及了。

等姜云离开,木桐打开微信,重新加回利泽野的微信好友,质问他:“你接那综艺做什么?你从来不接综艺的吧?”

Liz:“这个节目挺有意思的,我有在看。”

“你……什么……时候……有这个……闲情雅致……和少女心了。”

木桐无力吐槽。

Liz:“一直有。”

“……”她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Liz:“签了?”

饭桶:“嗯……”后面附了个“笑着活下去”的小孩儿表情。

Liz:“那好好磨炼演技,别露馅儿了。加油。”

扑面而来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老干部教育人的气息,木桐黑了脸。

饭桶:“我去!”

Liz:“去吧。”

饭桶:“……”

饭桶:“你个浑蛋!”

发送失败。

系统提示:“Liz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木桐一口老血卡在了喉咙里。

小说《我打赌你喜欢我》 第2章 我……真的结婚了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