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宠妃当道:腹黑皇帝心头娇
主角是秦清栀凌寒溟的小说在线阅读 宠妃当道:腹黑皇帝心头娇免费阅读

宠妃当道:腹黑皇帝心头娇九月雪

主角:秦清栀凌寒溟
小说主角是秦清栀凌寒溟的书名叫《宠妃当道:腹黑皇帝心头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月雪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刚穿越就差点给皇帝戴了绿帽子,秦清栀决心发家致富保命休夫。可惜理想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感,狗皇帝心机试探,渣王爷不依不饶,后宫嫔妃还时不时刷个存在感……是谁说穿越女都有权有势,分分钟走上人生巅峰的?...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3-25 16:11:1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来……”

没想到秦清栀废话不说,竟当真开口要喊,凌寄阳顾不上那么多,几乎是下意识的跳窗离开,瞬间偌大的房间中,只剩下了呼啸的风声。

秦清栀起身去关好窗,口中暗自冷哼,“怂包。”

“贵人方才歇下了。”

不一会儿,吉祥的声音隐约自门外传来,随后是一道低沉男音响起,“都下去吧!”

听出似乎是凌寒溟的声音,秦清栀下意识看向窗外,入目是一片暗色,这么晚了他怎么来了?

秦清栀脑海中风驰电掣,还未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陡然听着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她下意识的循声看过去,正赶上凌寒溟在榻前站定,四目相对间,两人均是一愣。

默了好半晌,凌寒溟才当先回过神来,居高临下的开口询问:“听闻今日秦贵人好生威风?”

“多谢陛下夸赞。”

说是道谢,但除了言语间那个谢字,秦清栀面上一丝多余表情都没有,分毫没有感谢的样子。

凌寒溟何等聪明,听着秦清栀话里话外都是疏离,脸色当即一片墨色。

眼色寒冽的打量榻上女子,凌寒溟本想趁此机会给她个下马威,却在不经意间触及那副苍白面容,心下奇异的生出些许不忍来。

虽然她的两颊染了浅淡的嫣红,却是依旧打眼一看,便能看出病态来。

美人多娇,即便是在病中,也另有一番撩人的气韵在,让人看一眼便不愿再挪开目光,正如此刻的凌寒溟。

但被直愣愣盯着的秦清栀,心情可就不那么好了。

方才凌寄阳来过,她本就颇感烦躁,这会儿见凌寒溟默不作声,只眸色晦暗不明的盯着她看,心下烦躁越发甚了几分。

许久,见他依然没有收敛的意思,秦清栀忍不住冷声提醒:“陛下您披星戴月的来,不会就为了杵在这瞧我的吧!”

“刚才可有何人来过?”

凌寒溟答非所问,秦清栀心下微惊,暗自权衡他是有意试探,还是真的知晓凌寄阳来过。

似乎是见她没有答话的意思,凌寒溟再度冷嗤:“怎么?是不敢说还是不能说?”

这话说的极不中听,秦清栀心中怒火再按捺不住,当即冷声开腔反驳:“陛下若是瞧我不顺眼,大可直说便是,犯不着如此拐弯抹角。”

她在赌!

赌凌寒溟即便知晓有人来过,也不知那个人是凌寄阳,只要能化被动为主动,她就有把握反败为胜。

偏这时秦清栀故作镇定,但微暗的眸间还是稍露了些波澜。

凌寒溟看在眼里,勾着唇刚要开腔,谁曾想被秦清栀占了先。

“看来陛下还是信不过臣妾,早知有人来过,偏还要多此一问。”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这回轮到凌寒溟面露惊异了。

一瞬间战况调转,秦清栀已然占据上风,可她尤不知足,眉眼弯弯的翘着嘴角,越发不依不饶的趁胜追击:“陛下真的不知来人是谁?”

到底还是小看了凌寒溟,他只是稍怔片刻便很快反应过来,下一瞬从善如流的接话:“那要看爱妃你想不想说了。”

“寄王。”

秦清栀话音落,见凌寒溟蹙眉看着她,毫不在意的接着道:“朝堂表面上无波无澜,但私底下什么德行你该心中有数的,对朕说出实情,就不怕惹祸上身?”

凌寒溟言语间除了试探,还有不易察觉的无奈,偏秦清栀并未听出来,只不动声色的轻哼:“若我不说,陛下就不会疑心了?”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巧嘴。”

“彼此彼此。”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分毫不让对方,战况越发如火如荼。

“寄王秘密来寻你,该是不愿让人知晓,但你转头就告知朕,难不成就不怕得罪了人?”凌寒溟先发制人。

秦清栀静下心来反击,“这深宫内苑若是那么好进,恐怕陛下早就身首异处了,寄王这么容易变出现在臣妾寝宫,恐怕是有心人故意为之吧!”

这有心人指的是凌寒溟,同时也是凌寄阳!

一个故意放人进来探她底细,另一个则是假装秘密进宫。

“之前臣妾是闺阁女,自然犯不上想那些弯弯绕绕,可如今我已经是陛下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饶是沉稳如凌寒溟,也没想到秦清栀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但他眼中戾色顷刻间散去,不管如何,这话于他颇受用。

再开口凌寒溟少了几分咄咄逼人,倒更添了几分戏谑:“之前你唯唯诺诺,朕还当你不出三日,便要被算计的香消玉殒,没想到竟摇身一变,从小绵羊变成了小豺狼。”

“女子太聪明了死得快,可若是太不聪明,怕是也活不了几日的。”

呵,她倒是有些自知之明,凌寒溟腹诽,面上笑意却不经意越发深了些。

秦清栀并未发觉异样,自顾自的笃定道:“我知你心中不信我,但我确实从未想过要背叛于你。”

这是她的真心话,她从不愿犯人,奈何偏有人来犯她。

一方面是因着,凌寒溟并未真正得罪了她,另一方面是她有私心,若有这人助力,她想摆脱困境便更容易了。

不过她可不是什么傻白甜,轻易的相信别人,她有心借东风,却不会将全数希望寄托于一处。

猜不透秦清栀心中所想,凌寒溟细细打量身前女子,似想自她眼波流转间,再看出些许端倪来,显然后者不会任她如愿。

战况再度僵持不下。

“不愿背叛我,那你最好就一辈子都不要背叛。”

这是凌寒溟第一次在她面前自称我,秦清栀闻言一怔,竟不知该如何应对,尤其是迎上那两道灼灼的目光,她越发觉着脸热起来。

本该是警告的语气,却被这人呢喃的仿若情话。

没有情分,何来背叛?

他们就像两只刺猬,小心翼翼靠在一起,也拔不掉身上与生俱来的锋芒。

气氛莫名其妙冷凝下来,两人相顾无言。

“笃笃笃”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正巧解了两人此刻的尴尬。

调整情绪,秦清栀扬声问:“什么事?”

小说《宠妃当道:腹黑皇帝心头娇》 第10章 何人来过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