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种田宠妻:腹黑娘子俏夫婿
种田宠妻:腹黑娘子俏夫婿程玉夏尹少爷小说在线阅读 种田宠妻:腹黑娘子俏夫婿最新章节

种田宠妻:腹黑娘子俏夫婿云写衣

主角:程玉夏尹少爷
新书推荐,《种田宠妻:腹黑娘子俏夫婿》是云写衣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程玉夏尹少爷,书中主要讲述了:姐妹俩对视一眼,捂着嘴笑了起来。在屋外跟邻居吵架的程老头进屋,瞪了程玉夏一眼,道:“讨债鬼,我怕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3-30 09:25:11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古代没有热水器,洗澡要烧热水,烧热水要用木柴。

赵氏吝啬,看到木柴用多了,又骂人了。

程玉夏看着她:“奶奶,拔舌地狱。”

【玩家恐吓了极品亲戚】

【获得二个积分……】

赵氏冷哼一声,装出不在乎的样子:“你死了不怕见阎王,我死了也不怕见阎王!程二丫,你不孝顺,忤逆长辈,死了照样要下地狱!”

一个“孝”字比天还大,压得张宝娟喘不过气。

奈何程玉夏是现代人,张宝娟的“孝顺”,在她看来是愚孝。

她用怜悯的目光打量赵氏:“你以为你欺负孙女、儿媳妇不会遭到报应?”

【玩家恐吓了极品亲戚】

【获得二个积分……】

被恐吓的赵氏想说话,张宝娟叫道:“二丫,进来洗澡。”

程家的浴室特别小,宽约一米半,洗澡得蹲在木桶旁边舀水往身上浇。

这时候也没有沐浴露、浴盐之类的东西,洗澡全靠搓,或者花钱买香胰子、澡豆等洁净身体之物。

贫穷如程家,哪里用得起香胰子、澡豆?

好在水烧得烫,程玉夏一个人待在浴室里,弟弟程海守在外面,不时问她一声:

“姐姐,你还好吧?”

“嗯。”

张宝娟担心程玉夏洗着洗着昏迷过去,就安排了小儿子守着她。

七岁的女儿和五岁的儿子,是不讲究男女大防的。

当然,就算讲究,也轮不到程家这种农户来讲。

洗过热水澡,程玉夏换上干净衣服,浑身清爽地打开浴室,被赵氏瞪眼:

“一大桶水,你全部用完了?”

“洗澡不用水用什么?”

程玉夏怼回去。

赵氏鄙夷地道:“败家女,长大了嫁不出去!”

程玉夏:“阎王说过,世上没有嫁不出去的女人,只有娶不到老婆的光棍。”

赵氏一惊。

这话是对的,所以……

她戒备地盯着程玉夏,疑道:“二丫,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胆怯的程二丫不应该这么暴脾气,程玉夏知道自己会露出马脚,道:“阎王摸过我的头,让我更加聪明了。”

“呵呵!”赵氏不信,苍老的脸上满是警惕,“你最好别是孤魂野鬼上了我孙女的身,故意害我老程家不得安宁。否则,我立刻找人咒死你!”

“咒不死我是会被阎王记住的。”程玉夏对她笑了笑。

这笑容不像是七岁孩子该有的笑容。

赵氏感到毛骨悚然。

她越发肯定了她的猜测:程二丫被野鬼附身了!

【玩家恐吓了极品亲戚】

【获得八个积分】

【获得六个积分……】

收到积分,程玉夏转过头,又看了看赵氏,说道:“你当一个好奶奶难道不行吗?”

赵氏猛然退后,一副受惊不浅的样子。

程玉夏猜到她怀疑自己,见好就收,踩着木屐回房间睡觉。

农家舍不得点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夜生活。

擦过身的程大丫躺在床里,程玉夏躺了下来,“床”变得拥挤。

房间是姐妹俩共有的,床和被子也是姐妹俩共有的。

弟弟程海和爹娘一起睡,哥哥程树在客厅打地铺,他们没有房间。

天黑后,月光惨淡,虫鸣唧唧。

屋里黑乎乎,偶尔响起悉悉率率的声音,那是老鼠、蟑螂在活动。

程玉夏白天睡了很长时间,夜里精神饱满,像一块煎饼似的翻来覆去,过了很久才陷入梦乡。

亏得程大丫睡眠质量好,没被她打扰。

受到惊吓的赵氏也睡不着觉,用胳膊肘捅了捅程老头:“二丫变邪门了,要不要找神婆拿一张符烧了给她喝?”

程老头迷迷糊糊:“随便。”

赵氏气极,跟他说:“二丫可能被孤魂野鬼附身了!”

鬼上身?

程老头吓醒了,心扑通扑通地乱跳:“老婆子,话别乱说!阎王可是鬼皇帝!”

有孤魂野鬼就有阎王,赵氏打了个哆嗦,不敢多嘴了。

【玩家恐吓了极品亲戚】

【获得十个积分】

【获得九个积分……】

睡眠被打扰,程玉夏关闭提醒,一觉睡到天亮。

程大丫起得早,给程玉夏煮了鸡蛋和粥。

农家蛋的腥味不重,只是程玉夏不爱吃煮蛋,吃了蛋白,蛋黄给了姐姐程大丫。

“二丫今天感觉好点了吗?”程大丫摸程玉夏的额头,“不烫了。”

“我病好了。”

“那就休息两天。”程大丫暗示她装病。

十岁的小丫头心眼颇多,程玉夏哑然失笑,道:“阎王给我撑腰呢,不怕。”

程大丫恍然:“对哦,你见过阎王。阎王是长得什么样子的?”

程玉夏随口胡侃:“阎王的形象千变万化,你觉得祂是什么样子,祂就是什么样子。”

姐妹俩坐在床边说话,程海安静地听。

赵氏阴沉着脸来到门口,大煞风景:

“二丫,今天你不生病了。

“拿着阎王送你的镰刀,上山割猪草去吧!”

她就像监工,见不得别人闲着。

程大丫要发作,程玉夏按住姐姐,说:“我们上山打柴。”

山里的空气胜过家里百倍,她想上山透透气。

哥哥程树不放心两个妹妹和弟弟,特地拿了砍柴刀:“我们一起上山。”

村子周围的山有高有矮,山上有树林、竹林、灌木丛、野草。

秋天影响了山林,树叶变色,随风飘落,草色枯黄。

兄弟姐妹四人去了泥坯房背后的山,程树在经过竹林时砍了一根竹子,削成竹篾,打算拿来捆柴。

他们遇到了恰巧上山打猎的尹少爷一行人。

尹少爷背着一副制作精良的弓箭,穿着马靴,贴身的衣服裹住身体,袖口和裤口绑着,腰束得很细,俨然是个英姿勃发的俊俏少年。

可是程大丫才十岁,情窦未开。

程玉夏是成年人,对未成年的小屁孩不感兴趣。

尹少爷注意到程玉夏,想起她昨天虚弱得快要死了的模样,与今天判若两人,眼内不由得划过一丝深意。

小姑娘病得那样重,恢复得太快了点。

他笑吟吟地问她:“小妹妹,你们要去哪里?”

程玉夏说:“打柴。”

尹少爷拿出一块花生糖,试图拐骗七岁的程玉夏:

“跟我去打猎,糖给你吃。”

程玉夏不会在乎区区一块糖,说:“你昨天给我的糖很好吃,谢谢你。”

尹少爷遗憾:“真的不去?我们不进深山,就在山上打打兔子野鸡,不会遇到危险的。”

小说《种田宠妻:腹黑娘子俏夫婿》 第5章 疑神疑鬼的奶奶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