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只对你偏爱
只对你偏爱卢晚晚任初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只对你偏爱准拟佳期

主角:卢晚晚任初
小说主角是卢晚晚任初的小说叫《只对你偏爱》,它的作者是准拟佳期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不太好吧。”卢晚晚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打从心里觉得“顾桥不愧是我的好朋友,知道我心里的龌龊”。“挺好的!赶紧去洗澡,洗洗头好吗,你现在好歹是校花了!”...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3-31 09:34:49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开学两个月了,大一新生们还处于一个高度兴奋的状态,从紧张的高三中解脱出来,最起码要玩乐半年才能再次进入学习的状态。

Z大作为一所高等学府,学生不仅多,而且质量上乘,社团更是五花八门。卢晚晚走在路上被几十个学长拉住过,请她加入各种社团,竞技类的有游泳、击剑、乒乓球、篮球、足球等,文艺气息浓一点的有报社、杂志社、读书社……可是都没有卢晚晚想要参加的社团。最后,她去找学生会,自己申请创立了一个新的社团,各领导签了一圈字,直接混了个脸熟。

她去的时候可没有空着手,而是做了自己最拿手的饼干,每个人都送了一点试吃,因为她搞的这个社团是烘焙社。

安嘉先:“晚晚,晚上有空吗?”

收到这条微信的时候,卢晚晚正在网上买食材,打算做点绿茶蔓越莓饼干。看到微信的那一瞬间,卢晚晚觉得铁树终于开花了。她兴奋地尖叫了一声,差点从上铺翻下来。

“买彩票中奖了?”顾桥问。

卢晚晚连忙从上铺爬了下来,抓着顾桥的胳膊,转着圈:“安嘉先约我!今天是我跟他‘建交’两周年!他肯定是要跟我告白了!”

顾桥虽然被她转得有点头晕,但是作为卢晚晚的高中同学,兼头号铁磁,还是十分替她感到高兴的。这些年,顾桥听卢晚晚念叨安嘉先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安嘉先喜欢吃什么、不喜欢什么,连她顾桥都清清楚楚,可见卢晚晚到底有多喜欢安嘉先。

“总算修成正果了,我还以为你们两个要互相暗恋到天荒地老呢。你等下好好打扮一下,安嘉先这个人太腼腆了,晚上你见了他,如果他还扭捏,吭哧半天放不出一个屁来,你就直接推倒他,你们俩就成了!”顾桥豪放地说道。

“这……不太好吧。”卢晚晚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打从心里觉得“顾桥不愧是我的好朋友,知道我心里的龌龊”。

“挺好的!赶紧去洗澡,洗洗头好吗,你现在好歹是校花了!”

卢晚晚翻了个白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校花怎么当上的!再说了,我昨天才洗的头,我这个人可是非常‘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不好!”

说完,她就去卫生间了。

寝室里另外两个人肖潇和刘心怡刚好在这个时候回来了,两人手里都拿着灯牌和鲜花,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浑身上下都充斥着粉红色的心形泡泡。

“给任初打call去了吧,今天乒乓球联赛。”顾桥了然于心。

肖潇狂点头,仿佛又回到了比赛现场一般,双手放在胸前,一脸花痴地说:“太帅了太帅了!任初又拿了个冠军,他真应该去省队,然后再进国家队,去奥运会!”

“比赛好看吗?”顾桥问。

“好看!任初打得超好!球速快得无法想象!”

“所以……你俩压根儿没看清楚怎么打的吧?就看脸去了?”

“这难道还不够吗?那可是任初啊!是任初啊!”

肖潇激动地说这句话的时候,卢晚晚从卫生间里出来找头绳,正好听到了,于是随口问了句:“任初是谁啊?”

肖潇和刘心怡就像看山顶洞人一样看着卢晚晚,那眼神就好像在说——你怎么能不认识任初?

可事实上,卢晚晚的确不知道任初是谁,她现在唯一关心的异性,只有安嘉先。

作为任初的头号粉丝及追求者,肖潇一马当先,过来跟卢晚晚科普:“任初就是……”

“算了,不重要。”肖潇还没有说完,卢晚晚就拿了头绳,将长发绑起来,再次回到了卫生间。

肖潇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顾桥“扑哧”一声笑了:“她瞎。”

肖潇委屈,那种“我的欢喜、我的心事没人能分享”的感觉,很憋屈啊!

刘心怡赶紧安慰她:“好了好了,对我说,我听我听!”

“还是你最好!”肖潇给了刘心怡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们住的是四人寝,卢晚晚疯狂地暗恋着安嘉先,这件事整个临床系都知道,就他安嘉先不知道。肖潇疯狂地迷恋着任初,很多人知道,但是没人在乎。这所学校有很多女生都喜欢任初,甚至还有任初的粉丝会,还定期组织各种聚会,大家互诉衷肠。在Z大,任初就像一个明星一样,被很多女孩子甚至男孩子喜欢着,但是没有人会嫉妒,因为大家都知道,任初不会跟他们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就像个粉丝一样,圈地自萌。

任初到底有什么魔力呢?总结起来大概就是,球打得好,学习成绩好,是能呼风唤雨的任氏集团小公子,最最重要的还是,长得好。

卢晚晚洗完澡出来,另外三个人已经互通有无,知道她晚上有大事发生,一下子围上来,开始出谋划策,帮她化妆打扮。

卢晚晚头发很长,中分,微微有点自然卷,发质很好。她皮肤也好,白里透红那种,一眼看过去就元气十足的样子。她眼睛也很大,并且还深邃,有点像混血,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的梨窝。总之,无论长相还是身材,她都绝对担得起校花的名号。

其实Z大美女有很多,她能当上校花最大的原因还是,她是候选人里面,唯一一个给大家提供福利的人。卢晚晚从小就喜欢烘焙,学校里很多人都吃过她做的饼干,因此在投票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投了她一票。这也是一开始卢晚晚没想到的事情,不过这一波总是不亏的,有校花这么个身份在,也就更能配得上安嘉先了。

想到安嘉先,卢晚晚又开始羞涩和紧张了。

“淡妆仙女裙,美到没朋友,快出门吧!”三个室友将卢晚晚送出了寝室的大门。

卢晚晚给安嘉先发了条微信,问他在哪儿。

安嘉先很快回复:“在‘明天’等你。”

“明天”是一家私房菜馆的名字,在浅岛市很有名,自然也很贵。卢晚晚跟安嘉先去过几次,安嘉先很喜欢吃那里的蟹黄豆腐。

安嘉先从小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省三好学生的称号蝉联九届,参加过国际性质的钢琴比赛,并且还拿过奖,最关键的是长得还帅气。才刚一入学,他就被好几十个女生递过情书了。不过,安嘉先从来都是微笑着拒绝她们。想到这里,卢晚晚就开心地笑了,他俩硬件条件完全匹配,想不在一起都难。

打车到了“明天”门口,餐厅的装修走的是中式风格,私房菜馆的老板是个古董爱好者,摆件个个价格不菲。所以很多人来这里,也不光是为了吃一口创意菜,更多的人也是想来看看老板又收藏了什么物件。

“你好,我找人,有没有一个学生在等人的?”卢晚晚问。

服务员想了一下,马上回答:“卢小姐是吗?安先生在7号房等您,请跟我来。”

竟然是包房?卢晚晚的心跳开始加速了,果然是要告白了吗?特意预订了包房,怎么办,等下说什么好,是直接答应,还是要矜持一点?

在路过走廊的一面镜子墙的时候,卢晚晚停下来赶紧照了照,左摇右摆,顺便还凹了下造型,弄了下头发。最后,卢晚晚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眨了下眼,露出个甜美的笑容来。

可是卢晚晚却完全没有想到,这是一面单面镜,镜子的后面是“明天”最好最大也最私密的包房,里面的人可以看到外面,而外面看起来,只是一面镜子而已。

就在她凹造型眨眼睛的时候,任初正打算出去,这一幕完完全全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包房里立刻有人吹了个口哨:“刚刚那妞儿有点眼熟呀!”

“卢晚晚。前阵子刚评上的校花。”Z大学生会主席范毅,同时也是任初的好友说。

“范毅,你怎么知道?”

“废话,我投票了!”

“你不会是……”

范毅摆了摆手:“别瞎猜,她给我们送饼干了,那叫一个好吃!任初,那饼**也吃了,记得吗?”

任初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范毅来看自己练球时,塞了一块饼干到自己嘴里,味道的确不错,任初至今还记得。

“所以,我用你的论坛号给她投票了。”范毅又补了一句。

任初:“……”

乒乓球队的另外几个成员开始起哄,今天任初赢了比赛,所以特意来这里庆祝的。有人说:“那她是不是知道了,所以刚才冲咱们任初笑得那么甜!任初,校花可能对你有意思!”

范毅“嘁”了一声:“别瞎猜了!整个临床系的都知道,她卢晚晚喜欢安嘉先。安嘉先,你们知道吧,这一届新生保送进来的。”

一瞬间,大家伙不起哄了,因为他们都知道,Z大的保送名额有多么难拿到,任初是史无前例,而这个安嘉先是第二个。任初当初为什么会被保送进来呢?他从小学习成绩就非常好,但是恰巧高三那年叛逆得厉害,直接退学要放弃高考,校领导高度重视,再三调查发现,因为高三模拟考试太多了,把任少爷给考烦了。所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学校才弄了这么个保送的名额。

但是那会儿,任初正处于叛逆期,有了保送名额也不想去。最后还是祁让来了,两个人对视了一个下午。

任初问:“你这么看着我,是不是有病?”

祁让说:“你不想读书,是不是脑残?”

任初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个脑残,最后接受了保送,来到了Z大。

如若不然,任氏集团现在的这些精英,就会被一个只有高中文凭的人指手画脚。

祁让是谁,曾经Z大的神话,远近闻名的学习好的恶霸,毕业后,成为一个大家不可说的名字。

好在任初来了Z大后,这一年多以来,变化不小,最最起码的是,会说人话了。

任初推开门,去“明天”的后花园透透气。

卢晚晚跟着服务员找到了7号包房,推开门的那一瞬间,闻到了一股酒气。安嘉先点了一桌子菜,人却坐在沙发里,茶几上放了十几个空酒瓶。

这是给自己壮胆?卢晚晚想到这里就笑了,他们是高二分文理以后同班的,成绩都很好,所以聊得来,认识也算很久了,他根本不需要壮胆呀!

“你来了。”已经微醺的安嘉先抬头看了一眼卢晚晚,示意她坐过来。

卢晚晚向服务员道谢,然后关上包房门,走过去坐在他旁边。

“你今天相亲去了?”安嘉先问道。

卢晚晚一愣,摇了摇头:“没有呀,怎么了?”

“穿这么淑女,不相亲可惜了。”

卢晚晚哼了一声:“我相亲去了,你怎么办?凉拌吗?”

安嘉先浅浅地笑了:“凉拌估计不行,我好像被烤熟了。”说完,他又喝了一大口酒,眼神都开始涣散了。

“晚晚……”安嘉先叫着她的名字,眼睛里浮起一层雾气,刘海挡住了他的一部分眼睛,让他看起来更忧郁。

“等一下!”卢晚晚也喝了一口酒,好像勇气多了一点,果然酒是可以壮胆的。

“好了!你想对我说的话,可以说了。”卢晚晚不太能喝酒,一口酒已经让她的脸颊红润了起来。

“煎熬。”

“我懂,我理解你,这种心情就像是被放在铁板上,翻来覆去的,所以你熟了,我也……”她在心里补了一句“我也快熟了,咱俩赶紧在一起吧”!

安嘉先“嗯”了一声:“晚晚,只有你能够懂我。晚晚,如果早一点遇见你就好了。”

“不晚呀!”高中两年的朝夕相处,她都记在心里呢。只是,这句话的兆头,怎么感觉有点不太好呢?

“安嘉先,你到底要说什么?”卢晚晚急了。

安嘉先似乎醉了,他的身体慢慢倾倒,靠在了卢晚晚的肩膀上,一米八三的个子,竟然看起来有点弱小。在他的眼睛闭上的那一瞬间,有泪从眼角滑出来,他道:“如果早点遇见你,我可能会喜欢上你。晚晚,梁夏她喜欢上别人了。”

“你说什么?”卢晚晚觉得她那点微醺被惊醒了,她抓住身体不断下滑、神志有点不清、脸上还挂着泪痕的安嘉先,“你给我说清楚,关梁夏什么事?”

“她说,她觉得我们不合适。”

“你……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晚晚,我以为我不喜欢她,可是没想到,她说要离开我的时候,我这么难过。我当初只是不好意思拒绝她,没想到一下子过了两年,直到今天她发了一张跟别人的合影,然后删掉了我。晚晚,是不是因为我没能和她上同一所大学?如果我知道,我会跟她一起去嘉兴大学。你知道吗,她当时跟我说,她报嘉兴大学只是因为我的名字里也有个嘉字,可是为什么,现在一切都变了?”

为什么?卢晚晚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两年,他们竟然在一起两年了。就是从她开始喜欢他的那个时候,梁夏也喜欢着他,并且跟他在一起了。卢晚晚怎么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事,他们两个人隐藏得太好,三个人在一起玩的时候,她都没有察觉到。

卢晚晚已经听不进安嘉先说了什么,她脑子里只有反反复复几个字,那就是安嘉先喜欢梁夏。梁夏也是她高中时的好朋友,因为高二分文理,她们不同班,而因为她的关系,梁夏认识了安嘉先……

安嘉先是什么时候走的,卢晚晚不记得了,好像是接了个电话,是梁夏打来的,然后他整个人就精神了不少。临走的时候,他还不忘给顾桥打电话,让她来接卢晚晚。这叫卢晚晚怎么能够不喜欢安嘉先,他总是能温柔体贴地安排好一切,哪怕是自己心情这么糟糕的时候。

卢晚晚喝了很多酒,顾桥、肖潇和刘心怡三个人赶来的时候,她已经快要醉得不省人事了。

“什么情况?喝这么多酒,要死啊!”顾桥气得不行。

“我想去洗手间。”卢晚晚咬着嘴唇,面色差极了。

三个人架着烂醉如泥的卢晚晚去洗手间。

“明天”的洗手间,洗手台是男女共用的。三个人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卢晚晚都没出来,推开门进去才发现,卢晚晚正蹲在地上。

“怎么了?”顾桥问。

卢晚晚突然间号啕大哭起来:“安嘉先他根本就不是要跟我告白,他不喜欢我!他背着我跟梁夏好了两年!他还跟我哭诉梁夏不要他了,他怎么能这样,我为了能跟他在一起,我还不够努力吗?”

顾桥紧紧地抱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卢晚晚,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安嘉先不值得你哭成这样。”

“我喜欢他整整两年!”

“所以你赶紧打住,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他怎么能早恋呢,他是好学生啊!所以我一直没有说出来,我一直等着他呢!”

室友三人面面相觑,这话有点没法接啊。

顾桥问:“你喜欢安嘉先什么?”

卢晚晚想都不想就回答:“他学习好!”

室友三人一起翻了个白眼。

顾桥又问:“还有别的理由吗?”

卢晚晚说:“长得好看!”

“还有吗?”

卢晚晚语塞了,好半天才哽咽着说:“这些理由难道还不够充分吗?”

室友三人叹了口气,然后发挥了自己优秀的嘴炮技术,把安嘉先骂了个狗血淋头,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好几次都有人要进女卫生间来,听到这骂声又默默地退出去了。

卢晚晚哭累了,弱弱地说了句:“其实,他也没那么坏。”

肖潇骂累了,喘了口气附和:“就是,他走的时候还把单买了,女朋友找他复合,这可是天大的事情,他还能不忘买单,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人绅士,有良心!”

“呃……”卢晚晚一听,又想哭了。

“差不多行了!安嘉先已经抛下你去找梁夏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卢晚晚得承认,顾桥说得对。

“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去把安嘉先给抢回来。”

卢晚晚想了一下,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摇了摇头问:“还有一个选择呢?”

“找个学习更好的,长得更好看的。”

卢晚晚打了个酒嗝,觉得这个建议非常好,她掏出手机,登录学校的论坛。

“你干什么呀,晚晚?”肖潇问。

“那个校草排名的帖子呢?”卢晚晚在八卦区精华帖里找到了,“我看看安嘉先排第几,排在他前面的,我要全部拿下!”

这个帖子是倒着写的,从第十开始,介绍了上榜人选的一些个人情况,包括兴趣爱好以及学习成绩。

肖潇忍不住说:“安嘉先排第四呢。”

“那就从第三开始!”

顾桥抚了抚额,按住跃跃欲试的卢晚晚:“第三有女朋友了,你仔细看看。”

“哦,不能当小三。第二也有了。”

卢晚晚翻到了最后一页:“第一名,喜欢游泳、羽毛球、乒乓球,拿过全市游泳比赛的冠军,乒乓球也十分厉害。嗯,金融管理专业,今年大三,也是保送上的Z大,看来高中成绩非常棒,还有过人之处,叫什么?哦哦,叫任初?行吧!就他了!”

室友三人同时一惊:“你到底要干什么?”

“追他!”卢晚晚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信誓旦旦。

室友三人同时道:“冷静!”

“紧张什么,不就是一个任初嘛!”

“危险!”

“别闹了,你们看看这长相,纯天然无公害,你们简直太小题大做了。”

卢晚晚轻哼了一声,自信满满地拉开洗手间的门,打算出去洗个脸,却发现门口竟然站着一群人。但她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好歹也是学霸级人物,经常作为学生代表演讲的,她拽了下已经皱巴巴的仙女裙,昂首挺胸地从人群中穿过。她也没搞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排队上洗手间,吃坏肚子了?

卢晚晚感觉这些人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难道是刚才哭得太奔放了,弄花了妆?不过没关系,她不在乎,反正出了这个大门,谁也不认识谁,不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卢晚晚气定神闲,径直走过去,还对站在最前面的那个长相精致的男生说了句:“同学,麻烦你让让。”

那人丝毫没动,卢晚晚心里嘀咕了一句,怎么这么没素质啊,然后绕过了他,去洗手台洗脸。她拧开铜制的复古水龙头,捧了一把温水开始洗脸。

这时,有人说了句:“任初,她说她要追你。”

卢晚晚瞬间如同被雷击中,任初?她有没有听错?

她猛然间直起身,酒醒了大半,她从镜子里看见刚才不给她让路的那个好看的男生也正在看着自己,然后他说:“请便。”

卢晚晚:“……”

她的三个室友也追了出来,但是看到这个场面,她们三个选择……我是谁,我在哪儿,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借过一下,我们不认识的。

任初此刻正看着她,那张脸比照片上的还要帅气,简直让人移不开目光,他嘴唇很薄,棱角分明的一张脸,没有太多的表情。这样的人听说都很无情……

卢晚晚在大家的注视之下,气得用力跺了下脚说:“你们怎么能这么多人一起上厕所呢!”

小说《只对你偏爱》 第1章 任初,有人要追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