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愿细水长流
《愿细水长流》程了盛景初全文免费阅读

愿细水长流公子十三

主角:程了盛景初
主角叫程了盛景初的小说是《愿细水长流》,它的作者是公子十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爱看《道德经》,散发“生人勿近”的气息。他可以用9秒还原魔方,能看懂所有细节潜藏的秘密,却琢磨不出她一个表情的含义。棋坛里,他是最孤独的那一颗棋子。他口袋里总是装着糖果,如果她感觉难过,他就会伸出...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4-01 13:55:0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事情从一发不可收急速发展成一发不可收拾。网上的那张照片还好说,毕竟在派出所里有那么多的目击者,但关注这事怎么解释?盛景初去吃了个饭,为了打八折就关注了饭馆老板?谁信?一整盒阿司匹林都没办法拯救程了悲痛的灵魂,她拿起手机反复盯着联系人里小齐的电话号码。咬咬牙,她还是拨通了小齐的手机。

小齐那边正焦头烂额,始作俑者正盘膝看棋盘,他不理解为什么大家会对这件事情这么关心,他只不过是关注了一个人,之所以之前从未关注过谁,不过是他不感兴趣,也从未有人要他关注。小齐已经接了无数个电话,至于想跟盛景初亲自聊聊的,无一例外都被他推掉了,面对媒体的提问,需要字斟句酌,稍稍有一个词有了歧义,明天见报的时候就是连篇累牍的曲解。程了打来电话的时候,小齐正在思考怎么面对,现在取消关注肯定不行,那必然会引起群众的反感,冷处理似乎又有些过于消极了,重要的是女方那边不要借机炒作,双方都不解释的话,热度很快就下去了。小齐的想法不可谓不对,但终究还是从盛景初的立场出发。程了也很委屈,火气腾腾腾直往上涌。“就好像我占了多大便宜一样。”这一生气,就没控制住音量。“我以后还找不找对象了?初恋还没开始就变二恋了,这损失我找谁赔去?”小齐被震得直咧嘴,盛景初几乎能想象到程了生气的样子,不知道她的刘海儿放没放下去,否则一定被气流吹得一掀一掀的。他向小齐递了递手,示意他把手机给自己。

程了那边说得起兴。“到时候你给我证明?还是你家盛先生给我证明啊?那咱们先签个合同,以后不管谁先恋爱了,对方都有责任做这个证明。”电话那边的声音一变,清冷得像冰层下的山泉。“是我。”听到盛景初的声音,程了顿时有些尴尬,她的声音弱下来,一手无意识地在桌子上画着圈圈:“哦,是你啊。”一阵沉默。盛景初觉得他是无所谓的,但对于女孩子来说,影响确实不小。于是他先道歉:“我很抱歉。”这声道歉瞬间浇熄了程了的怒火。“唉,这事也不怨你,说起来都是巧合,我肯定不会借机炒作的,但我们公司就说不定了,到时候要是有什么风言风语出来,完全不是我的本意啊。”想到组长的警告,程了难免灰心。“算了,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干到公司炒作的时候呢,也许明天就被炒了也说不定。”舌尖似乎还残存着那带着一丝丝苦涩的甜,停顿了片刻,程了转移了话题。“听说你就要去杭州参加比赛了?嗯,加油,为国争光。”程了再一想这是国内的比赛,为国争光未免不合适,又改了口,“随心下吧,胜了固然好,输了就当练习了。”盛景初抬头看向窗外,青蓝色的夜幕上,一弯月亮暗淡无光,他想起小时候参加比赛之前,老师衣食住行嘱咐得仔细,赛场的事只一语带过,平常心就好。那时他想,老师应该对比赛的结果并不在意,直到许多年以后他才知道,当自己越走越远,远离了初心,一路承载了太多的关注、荣誉和争议的时候,胜仿佛唾手可得,输却难以随心。挂了电话,他无声叹息。

有了前一天的事情做铺垫,程了几乎带着诀别的心态到公司上班,楼体上,硕大的英文“showstyle”旁是公司的吉祥物秀秀,一只捧着板栗的胖松鼠。互联网公司似乎总要和动物搭上点儿关系,阿里的猫,腾讯的企鹅,搜狐的狐狸,YY的小浣熊。程了依依不舍地看着秀秀,胖松鼠的两颗大门牙闪了闪,她自作多情地觉得,秀秀也舍不得自己。程了进了公司大厅,横向蹿出个十六七岁的波波头姑娘。她先是仔仔细细打量了程了一番,声音里带着哭腔:“你好好对我们的元宝。”拜自家爸爸的微博所赐,程了的生平被网友扒了个彻底,秀时代视频采编部实习记者,职业棋手和记者,近水楼台,一伸手就染指了月亮。程了怎么也想不明白,围棋比较小众,她连“劫”是什么都弄不清楚,盛景初怎么会有这么多粉丝?而且一局对弈就是一天,大家都是年轻人,这得多大的耐心能从头看到尾,难道真的对我国的传统文化热爱到这种程度?如果真这么热爱,盛景初的师弟曹熹和也是一流棋手,怎么没见有这么多的粉丝。有颜即正义,看来大部分都是颜粉。

程了刚想跟这个姑娘解释一番,姑娘已经抹着眼泪跑走了。程了上了16楼,小齐打来了电话:“你赶紧来机场,我在第八航站楼,盛先生接受你的采访了。”程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小齐不住地催促她。“快点儿,飞机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不对,五十九分起飞。你把身份证号发给我,我给你订机票。”“起飞?”“对,盛先生马上要去杭州,你到杭州再采访他。”程了消化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抖着手将身份证号发了过去,不一会儿航空公司就发来了购票信息。收到信息后,程了立马向组长做了汇报。组长盯着程了看了一会儿才说:“那你就去吧。”轻飘飘的一句话,也没给程了配摄像师,程了自己去器材组借了一个DV,来不及回家收拾衣物,打车去了机场。

小齐在机场门口等着她,将手里的行李塞到了她的手里。“这是盛先生的衣服,每天换一件,我准备了十天的,最里面那套是Rubinacci的西装,比赛时候就穿这套。盛先生不吃芥末、葱和蒜,也不喜欢香菜的味道,点餐的时候你注意这些忌口,晚上睡觉的时候记得给他留一盏床前灯,盛先生在全黑的环境中睡不好。”“最最重要的是这个!”小齐从随身包里掏出一本书,“这是《道德经》,盛先生在对弈之前喜欢翻一遍。”程了有点儿蒙,她记得来之前小齐说的是盛先生接受她的采访啊,这么一堆东西是什么意思?“我老家有事,马上要坐飞机回广州,盛先生就交给你了,你随时跟我电话联系啊。”小齐反复交代了几遍,冲进了机场。

程了只好拖着行李进了机场大厅,先用身份证取了机票,根据航班信息,找到了盛景初的候机位置。他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明明别的位置都挤满了,只他那一排空空落落,最边上的位置坐了位大叔,大叔不自然地往外挪了又挪,看到前一排空出了位置,赶紧换了过去。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明明室外温度38℃,室内温度也不低于25℃,他周围的空气却冷到0℃以下。言晓不止一次跟程了抱怨:“盛景初这个人太不好接触,眼睛一扫,我冷得浑身直抖。”程了将行李拖过去,拿着纸巾擦汗。“盛先生啊,我严肃建议你好好管管你们家小齐,这么远,我拖得手都快折了。他不会把原子弹放行李包里了吧?这也太沉了。”盛景初抬起头看着她,他的瞳彩远比普通人要深,像初生婴儿的眼睛一样,融入了化不开的墨色。难怪言晓会觉得冷,程了也觉得周身清凉。

盛景初的目光落在她的衣领处,那里绣了根胡萝卜,衬衫的样式简单,边角处透着点儿小心思,充满了想象力。她好像特别喜欢这种风格的衣服,昨天的小狐狸,今天的胡萝卜。他的视线往上调了调,她把刘海儿梳到了后面,马尾扎得高高的,露出了光洁**的一张脸,可能走得太急,双颊透着点儿粉,阳光一扫,甚至能看到细细的绒毛,像五月里刚上市的桃子。收回视线,他的语速是一贯的不急不缓:“你可以给我打电话。”程了在嘴里嘟囔着:“那我也得知道你的电话号码啊。”“你可以先给小齐打电话,让他告诉你我的电话号码。”程了沉默了片刻,她真傻,真的!盛景初拿出一支碳素笔,向程了伸出手:“你的手。”程了伸过去,他握着她的手腕,在她的掌心写下一串数字。他的体温微凉,指腹软得不可思议,笔珠在掌心滑动,痒得程了直缩手。写完,他交代程了:“我的电话号码。”你可以直接念给我听的,再不济也可以用我的手机输一下,这大庭广众的……程了做贼心虚地瞅了瞅四周,将那串数字输进了电话簿里,名字一栏犹豫了一下,直接打了BBK,babyking的缩写。输完,程了还是给盛景初拨了一个电话:“我的。”盛景初按断:“我知道。”那什么,你知道我的号码,给我打一个我存上不就行了吗?程了一下一下地啜着牙花子。

“你不高兴吗?”盛景初分辨着她的情绪,他可以用9秒还原魔方,却捉摸不出一个表情的含义。当然,他也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毕竟大部分人悲伤也好,开心也罢,跟他没有直接的关系。程了赶紧解释了一句:“其实也没……”盛景初将手递过来,摊开,掌心多了块水果糖。“吃糖。”程了接过糖,她其实真的没生气,就是觉得……有点儿奇怪。手腕上还残存着他的手指触碰后的烧灼感,程了不自觉地攥了攥拳。她剥开糖纸放到嘴里,忍不住跟他开了个玩笑。“这回是什么柚?Howoldare柚?”这是个笑话,“Howareyou”翻译成“怎么是你”,“Howoldareyou”翻译成“怎么老是你”。盛景初不知道她的笑从何来,只是朦胧地觉得,她吃了糖,心情果然变好了。

江城到杭州,飞机只需要一个小时的航程。程了在飞机上简单地做了个采访大纲,这个本子上搜集了跟盛景初有关的一切信息,几张剪报和手抄的资料。盛景初不是江城人,因为从小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被解寒洲带在身边学棋。在盛景初十六岁那年,解寒洲与盛景初签订了一项师徒协议,盛景初要把国际比赛奖金的三成分给老师。奖金是专业棋手最大的收入来源,虽然最后盛景初签署了协议,但有媒体传言,两人因此决裂。

盛景初正在闭目沉思,他思考的时候,外界的一切信息都被屏蔽,听不到声音,闻不到味道,甚至感受不到冷暖。程了悄悄地看了他一眼。据说盛景初是孤儿,和师父形同陌路,与师弟曹熹和的关系似乎也不太好,微博甚至都没有互相关注。那他一定很孤独吧?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程了在笔记本上写下标题:盛景初——围棋世界里孤身前行的孩子。

下了飞机,程了才觉得有些茫然,小齐没给她酒店信息,她正想问问盛景初,却在出口看到了曹熹和。曹熹和在解寒洲的弟子里排行第二,三次败给韩国棋手赵延勋,又在形势最不利的情况下战胜了日本高手加藤清正。网上有专门研究曹熹和棋谱的,一半人觉得随心所欲,完全谈不上布局和策略,另一半人觉得暗藏玄机,看不出来是你智商不够。他嘴里叼着根牙签,脚上趿着拖鞋,额前的头发染了一簇黄毛。明明是棋坛的新一代高手,打扮得却像城乡结合部的洗剪吹少年。盛景初眉头一皱:“你的头发怎么弄的?”曹熹和嘻嘻一笑:“赌输了,跟小五下棋的时候输了一盘。”他目光往程了身上一扫,笑得更开心了,“哟,这不是师嫂嘛。”程了一阵恶寒,“师嫂”是个什么称呼,她开口解释:“我是过来采访的。”曹熹和咧咧嘴,一副我都懂的样子,追上盛景初,替他拉着行李。“小五输得更多,头发都成调色盘了。”他又回头招呼程了,“师嫂全程陪同啊,中午想吃点儿什么?西湖醋鱼?甘草鱼?清蒸鲈鱼?”还没等程了回答,他又去拉盛景初:“我攒了个局,三缺一,就等你了。”盛景初没理他:“我不缺钱。”“我缺钱啊!”曹熹和把行李搬到后备厢里,拍了拍车灯,“主办方的车,我借来开开。”盛景初替程了拉开后面车门:“你坐这个位置。”程了依言坐了进去,盛景初从车后绕到了另一侧,拉开车门,也坐到了后边。曹熹和朝程了挤了挤眼睛。程了不明所以,侧头去看盛景初,他指了指安全带:“扣好。”曹熹和开着车还觉得无聊,东拉西扯地讲了一会儿,便拉盛景初下盲棋:“练练手。”

程了听了一会儿才明白,盲棋就是不用棋子,完全按照记忆下棋,棋盘上共361个交叉点,不要说布局了,光回忆棋局就很吃力。盛景初的记忆力程了已经见识过了,曹熹和的记忆力也相当惊人,一面落子,一面还能抽空跟程了显摆两句:“赵延勋智商136,我的智商139。”

程了去看盛景初,想知道他的智商多少。曹熹和透过后视镜看她:“我师哥低调着呢。”以程了对盛景初的一点点了解,他确实不会拿这个说事。

程了的手机响了起来,**略羞耻,正是网上很红的《我好饿》,她来不及看号码就接了起来,居然是徐迟。“我回来了,请你吃饭。”他的声音是一贯的慵懒,带着些许的漫不经心。程了的呼吸一滞,压抑着声音里的丝丝悸动。“我出差,在杭州。”“那算了,等你回来。”他的回答太干脆,程了还来不及失落,他又追问了一句:“知了,想我没?”她装没听见,按断了电话。

曹熹和转头看了看盛景初:“师哥,你有情敌啊。”盛景初没理会,沉默了片刻问程了:“为什么叫你知了?”有比电话漏音更糟心的吗?还有,你们俩不会发扬一下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装着没听见?尴尬了好一会儿,程了还是给出了解释:“我出生的时候知了叫得特别响,所以原名叫程知了。”至于为什么后来改了,也许是因为她妈妈的名字里有个“知”字,她妈妈过世之后,程知了就变成程了。程了,成了,程家这一代的小孩儿,都是按照谐音取的名字。曹熹和一乐:“那怎么不叫程蝉?”程了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顿时一蒙。盛景初替她解释:“一个可能是因为‘蝉’是虫字旁,写出来不好看,第二个可能是‘蝉’与‘程’的声母相同,叫起来没开口音‘了’响亮。”这也需要分析?“所以你是夏天的生日?”盛景初的思维落到了此处。“嗯,就是7月……”主动告诉对方生日,好像暗示别人要送自己礼物一样,程了说了一半岔开了话题,“快到了吧?”曹熹和一拍脑门儿:“完了,开过了。”“师哥,咱们继续。”“我已经赢了。”“明明还在中腹厮杀……”曹熹和大叫,“是按照惯例来的吧?黑子贴7目半。”“上边和中腹的黑棋已经连通了,你还要继续吗?”曹熹和凝神思索,叹了口气:“确实是我输了。”眼看着一辆别克迎面冲了过来,程了尖叫着提醒:“看车,看车!”电火石光中,程了向车门处摔了过去,盛景初伸出手,将她和车门隔开。肩膀在他的手上重重一磕,程了还来不及反应,别克堪堪擦着盛景初那侧开了过去。一声尖锐的刹车声,车在冲进绿化带之前停了下来。车停稳,程了几乎跳出胸腔的心脏终于归位,深吸了几口气,她赶紧看向盛景初。“撞到了吗?”盛景初收回手,摇摇头。曹熹和有些不好意思:“你俩没事吧?”有了这个插曲,剩下的路程就添了几分沉默。

路上堵得厉害,一路开开停停,终于到了梅家坞。赛场就设在梅家坞的星河宾馆,这里四面都是茶林,六月的茶树浓得像上好的祖母绿,道旁里冒出一簇簇小花,开得很是随心所欲,浅浅的紫,像画手涮笔的时候溅上的颜料。刚下车,一个长发布裙的女孩儿就奔了过来,一把攀住盛景初的胳膊。“大师哥,你终于到了。”盛景初拨开她的手,给程了介绍:“我师妹,丁岚。”曹熹和摩挲着下颌左右看看,笑眯眯地挤过来,**了两人中间。丁岚的眼睛猫一样地转了转,看向程了的目光里满是好奇:“这是谁呀?”程了刚想开口,曹熹和抢在她前面:“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新闻上的照片还是你传给我看的呢,师嫂,程了。”

丁岚仍旧是一脸天真懵懂的样子:“和照片上不太像呢。”程了正准备解释清楚,曹熹和又拦住了话头:“走了走了,吃饭去,你们都饿了吧。”“哎呀,这可怎么办啊?”丁岚眨眨眼睛,似乎有些苦恼,“我订的西餐,三人份的。”程了一点儿都不想掺和到他们中间,忙不迭地拒绝:“你们吃,我先去办入住。”丁岚揪了揪衣角的流苏,很是纠结:“要不你们去,我就不去了吧。”曹熹和在一旁出主意:“吃杭帮菜算了,你一个中国人吃什么西餐。”丁岚拿眼睛瞄着程了:“那怎么行,米其林的三星主厨,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力气才预约上!”这是暗示她别觍着脸凑热闹了。程了正准备找个借口开溜,一抬头,看到言晓和琳达从宾馆里走了出来。程了松了口气,颠颠地跑过去,跑出去几步又回头跟盛景初解释了一句:“你们去吃吧,我先过去了,同事在。”

言晓也看到了程了,兴奋地迎了过来:“你怎么这么晚才到?我们坐下一趟航班过来的,以为你已经到了呢,一打听说还没入住。”琳达看也没看程了,款步向盛景初走了过去,作为公司的王牌主持,自然有一种压倒性的气场。程了早被她忽视习惯了,心里偷偷琢磨,部门之花VS小师妹,一个风情万种,一个娇俏可人,刀光剑影几个回合,不知道谁输谁赢。程了一面窃笑,一面跟言晓聊起了工作。“组长派你们过来的?”“大光、鲁越也过来了。”大光和鲁越是专业摄像,程了终于舒了口气:“我还以为自己要拿着DV闯天下呢。”言晓的笑容一僵,压低了声音跟她解释:“组长让琳达接替你采访盛景初,你改去采访曹熹和。”非常好,桃子还没熟呢,就有人拿着杆子守在树下了。程了深吸了口气,她只能安慰自己,好歹他们是专业团队,琳达又是新闻主持科班出身,本着对盛景初负责的态度,她也不该继续坚持。

即使隔了距离,盛景初还是清晰地感知到了程了的失落。他向程了招招手:“你过来。”哦,对,除了记者,她还兼着助理的任务。程了紧走两步,赶了过去。盛景初摸摸衣兜,没有糖,终究不忍心让她失望,安慰她:“回来买给你。”他这是在哄小孩儿吧?程了瞪大了眼睛。这一番对话听在外人的耳朵里就有了别的意思,琳达的笑容里多了几分勉强。丁岚招呼两位师兄:“快走了,我都约好时间了,迟了就不好了。”

盛景初住九楼,小齐提前帮程了订好了房间,就在盛景初的隔壁,新闻媒体被主办方统一安排在了八楼。宾馆的服务生早已经把行李送进了房间,程了打开,难怪那么沉,除了衣服,里面还装了一台咖啡机。盛景初的衣服只有三个颜色:白、灰、黑。一楼有洗衣房,程了把衣服熨好挂起来,又按照小齐的电话指示,将床笠、枕巾、被套都换了个遍。所有一切都做完,小齐还一遍一遍地嘱咐她。“卫生间的水龙头检查了没?上一次在日本比赛,宾馆的水龙头滴了一夜。床头灯呢?光线不要太亮,实在不行,你找前台换一下。开关、把手的地方你有没有用酒精擦过消毒?晚上过了九点,就不要给盛先生煮咖啡了,影响睡眠。早餐要熬出油皮的小米粥,哎哟,早知道我把小米拿来好了,农家种的没上化肥。”程了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她拿着笔一项一项记下来,一再保证会把盛先生照顾好之后,小齐才挂断了电话。到楼下胡乱吃了点儿东西,程了回到自己的房间,沉沉睡了过去。

手机振动了一声,程了迷迷糊糊地拿来看了一眼,是微信添加好友的信息。她点开看了看,没有上传头像,名字是真名,盛景初。她点了通过,看着系统提示的“你俩已经成为好友,现在可以通话”的消息,犹豫了片刻,发了一只舔着爪子的起司猫。他那边很快回了过来,只有两个字:“你来。”程了爬起来,敲响了盛景初的房门。盛景初已经换过了衣服,他把程了让进来,指了指沙发上的一堆袋子:“你的。”程了一个袋子一个袋子地拆开,衣服,衣服,都是衣服。她这才想起来,出来得太匆忙,连换洗衣服都没带。只是这些衣服都很少女风,背带裤、泡泡裙、绣着小鸭子的T恤、裤脚一圈小花的七分裤。她将衣服装好,扭头问他:“请小师妹帮着参考的?”他点头。他摸不准她喜不喜欢,虽然参考了丁岚和曹熹和的意见,但更多的还是自己拿的主意。程了抚额,她收起衣服,盘腿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这下完了,我还想看琳达和丁岚谁的战斗力更强呢,你却把炮火都拉我身上来了。”

盛景初看着程了,没听懂她的意思。程了放下一条腿,在沙发的边缘晃来晃去,眨着眼睛笑得狡黠,像只密谋策划要偷吃鸡腿的狐狸。“要不要跟我打个赌?”程了一时没想好赌注,先把打赌的内容说了,“我们部门之花今晚肯定会敲你房门,跟你敲定采访时间。”盛景初不置可否,顺着她的话说起了采访的事情。“我不理解你们公司的安排,但是我需要澄清一点,我接受的不是你们公司的采访,而是你个人。”程了边叹气边笑,嘴里唏嘘有声,左颊的酒窝越加明显。盛景初从未见过有人能把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融合得如此和谐,他看着她,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在你之前,我采访过的最厉害的人物是我们学校的后勤主任,5月的校报上有我的新闻稿《十问后勤主任——女生宿舍卫生间返味问题何时解决》。”想了想,她继续说:“我的意思是,我挺感谢你认可我的,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睛,但是我有自知之明啊。我们公司的平台不错,新闻做得也很好,一点儿也不比电台、电视台差。王牌节目累积点击量已经几十亿,网络媒体平台更贴近年轻人的生活,采访灵活,风格轻松。我要是因为自己的活被人抢了,就巴望着你干脆把我们公司的采访推掉了,就真有点儿损人不利己了。”

说完,她站起来,拿起了衣袋挥了挥手:“谢谢你的衣服,我会好好穿的。”盛景初叫住她,递给她一包棉花糖:“给你的。”程了接过来,心里虽然很感激他履行了诺言,但仍然有一点儿被忽视了年龄的小别扭,于是用盛景初能听到的声音咕哝着:“我又不是小孩子。”正说着,盛景初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一闪,程了隐约看到了一个“爸”字。不是说盛景初是孤儿吗?她顿时不走了,支起了耳朵。听了一会儿,程了也没听出什么有效信息,盛景初的回答不是“嗯”,就是“好”,最多的时候五个字“我已经到了”。挂了电话,盛景初才发现程了还没走,树袋熊一样攀在门框上。他有些好笑:“好奇心这么重,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儿。”“我也没怎么好奇,”程了缩回脑袋,走了几步,又探出头来,“谁呀?”他本来想告诉她,看她一副抓心挠肝的样子,又忍住了。“你猜。”

放好衣服,程了去找了曹熹和。曹熹和住在九层的尽头,在门口就听到里面一阵喧哗。程了敲了半天,曹熹和才开门。房间里烟气缭绕,夹杂着“二条”“三万”的声音。曹熹和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眼睛:“有事吗?”程了一本正经地介绍自己的公司:“秀时代,英文名showstyle,注册资金五千万,最近刚获得了境外融资,致力于打造成中国第一大网络媒体平台。”曹熹和挥挥手:“我可没钱投资啊,投资你找我师哥去。”程了赶紧解释:“我的意思是,我们公司实力雄厚,节目做得也好,你愿不愿意接受我的采访?我虽然经验不多,但我们学校的新闻专业在全国高校里能排进TOP5,专业素质还是可以信得过的。”曹熹和这才反应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程了,琢磨了好一会儿。

网络媒体千千万,曹熹和独独特别讨厌秀时代,抽烟、打牌、喝酒这事都是他们曝出去的,最可气的还时不时地抹黑他,连小时候买棒冰赊账的事都给挖了出来。想到了什么,他终究还是答应了。“行吧,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程了思量着:“你说。”“你知道我师妹吧,”他顿了顿,一副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样子,“你得保证至少在比赛这段时间,别澄清跟我师哥的关系。”明白了,不就是让她硌硬着小师妹,好给他自己创造机会嘛。程了给了他一个“你放心吧”的眼神。“那就这么说定了。”里面的人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小曹,赶紧的,轮到你出牌了。”曹熹和回头招呼了一声,转头跟程了说:“就明天吧,反正后天才开新闻发布会,正好我也没好好逛过西湖,咱们约在苏堤吧,我明天早上有事要办,直接过去了,明天上午十点苏堤见。”程了就想做一个生活记录式的采访,场合不需要太郑重,曹熹和的建议正中下怀,她立马应了下来。

导师给程了的毕业论文提了十几项修改意见,程了回房间写了会儿论文,言晓约她一起吃晚饭,程了给盛景初发了一条微信:“吃晚饭了吗?”他没回。也许正在研究棋谱呢,想到小齐三令五申要求自己不能打扰盛景初工作,程了没敢敲门,跟言晓出去吃了屉小笼包。吃饭的馆子不大,店主说得一口杭州话,又急又快,程了听了几耳朵,一句没听懂。浙江一个省,十里不同音,杭州和萧山离得这么近,方言还有区别。言晓神秘兮兮地跟程了八卦:“你去过你男朋友家吗?”程了愣了一下:“谁?”言晓推了她一把:“盛景初啊。”程了嘴里的汤差点儿喷出去,勉强压抑住了咳嗽,告诉她:“不是你想的那样。”言晓一副咱俩谁跟谁的样子,忽然想起了别的事。“听说了吗,咱们公司的高层有变动,要从上面空降下来一个。据说名校毕业,年轻有为,喜欢古典音乐和红酒。琳达自打听说了,已经开始研究起红酒了。”程了叹服:“琳达攻略的人还真多。”言晓推推她:“多向培养,重点选拔,这就像买彩票一样,多买几注能提高中奖率。”

程了仔细分辨着包子里的调料,以她的口味来讲稍稍有点儿咸,除了食盐还有白糖、蚝油、生抽,又咬了一口,品出来了,似乎还放了花生油。她的脑子里顿时勾画出整个制作流程,各种配比都没有问题之后,忍不住有些手痒,什么时候能亲手试试呢。这个幻想很快被现实击碎了,言晓问她:“你觉得这次比赛谁能胜?”程了一本正经地思考了一番:“这要综合分析。”“综合分析什么呀,”言晓嗤之以鼻,“不是解寒洲就是盛景初,还能有谁?要我说呢,解寒洲是盛景初的老师,棋艺在那儿呢,以前中国围棋在国际比赛上可是被日本压得死死的,解老出现之后,一转日本称霸的局面。”她语气里有些遗憾:“只不过解老运气不好,第一次棋圣比赛,解老生病没赶上,第二次棋圣比赛,解老的爱人又病了,解老放弃了,第三次呢,又不幸败给了蒋春来。”“时也,命也,”言晓长叹一声,“所以这些棋手都特别迷信。”“你不知道吧,每次赶上自己的生日,蒋春来都会输。加藤清正不喜欢陌生面孔,只要跟不认识的棋手对弈,他的表现都大失水准。曹熹和非常讨厌星期一,只要周一比赛,他的状态都不好。赵延勋对弈的时候一定要戴着护身符。你家那位有什么特别的毛病没?”“我家那位”就是喜欢看《道德经》,想来也是,棋坛的顶级高手,棋力上都在伯仲之间,越是这样,对状态的要求就越高。西门吹雪对决之前不是要沐浴穿白衣吗,普通人挑三拣四叫毛病,高手那叫癖好。程了吃个八分饱,临走的时候又打包了一份。

回来时,程了在盛景初的门口徘徊了一阵,看到门上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知道他大概正忙,回了自己的房间。为了明天的采访,程了拟订了几条计划,正琢磨着怎么补充更好,小齐的电话打了过来。“盛先生吃饭了吗?他的肠胃不太好,晚上不要准备太硬的食物。”程了吐了吐舌头,他没回自己的微信,又不让人打扰,难道自己解决了?小齐絮絮叨叨地说着。“别忘了把空调调到睡眠模式,上一次在韩国就是,冷气太凉了,盛先生都感冒了。”挂了电话,程了终究还是不放心,用微信问他:“睡了吗?”又觉得不用称呼显得很没有礼貌,她又在前面添了“盛先生”三个字。这回他回了:“没有。”程了看了下时间,十一点,按照小齐给的作息时间表,他现在应该睡下了。她忍不住问:“为什么还不睡?”等了一会儿,他回过来:“等你同事。”程了从床上坐起来,忍不住好奇:“她跟你约好了?”盛景初回她:“没。”不一会儿,他又发了一条:“你说她今晚会来。”“噗——”程了笑出了声,想了想发了段语音:“按照言晓说的,琳达正准备俘获新高管的钻石心。”隔了两分钟,他也回了语音,或许因为离话筒太近,带了点儿气音:“已经来了。”

小说《愿细水长流》 Chapter02 How old are 柚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