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 执念深深不尽愁
执念深深不尽愁江颖傅泽辰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执念深深不尽愁青栀

主角:江颖傅泽辰
小说主角是江颖傅泽辰的小说叫《执念深深不尽愁》,是作者青栀创作的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固执死鸭子嘴硬的江颖一直觉得,无论是新欢还是旧爱,终究都会被傅泽辰抛弃的一天,所以,她选择了成为这个男人的妻子,因为名正言顺的婚姻,至少能让她安静卑微的守着他。可她忽略了,爱一个人爱得越深在乎得越多,...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07 17:55:0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我抿唇,把自己当成了瞎子,没有看见眼前这郎情妾意的一对,胡清清抿唇,咳嗽了一声,拉着我进了别墅。

嘴巴里碎碎念道,“呵,老娘的眼睛都瞎了,果然是见不了光的东西,不能看,会长针眼。”

身后传来莫长清温柔的声音,“泽辰,你不要抱我了,这样不好!”

“呕!”胡清清干呕,“恶心!”

我抿唇,跟着她直接上了二楼,心里说不出的滋味,难受?压抑?讽刺?都有。

卧室。

胡清清心情不爽,碎碎念,“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惺惺作态,我现在严重怀疑莫长清肚子里的种根本就不是傅泽辰的,指不定是穆二少的呢!”

我心里有事,没有回应她,只是收拾着东西。

见我情绪不好,她将我的衣服和首饰放在行李箱里,靠近我道,“你说,莫长清会给傅泽辰戴绿帽子吗?”

我恩了一句,后知后觉的看着她道,“傅家的东西就不要收拾了,我用不上!”

她意识到我可能根本没有和她说话,叹气道,“算了,我去外面看看,你有什么要带走的东西!”

她朝着卧室外面走,微微叹气,大概是觉得我太没出息了,让莫长清这样折腾。

能怎么办呢?

我总不能和莫长清撕扯着打吧?她确实将被傅泽辰娶进傅家,而我也确实要离开了,有什么资格做什么?

除了默默受了,我还能做什么?

身后传来脚步声,我开口道,“清清,一会”

察觉气氛不对,我回头看过去,见傅泽辰一身黑衣立在我面前,目光淡漠的看着我,手里还端着一杯水。

我愣了一下,见他目光落在我的行李箱里,微微蹙了一下,我开口道,“这一对红宝石项链是傅爷爷送的,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带走,我会还给他的!”

他将手中的水杯放下,神情淡淡道,“你喜欢就带走,喝杯水!”

我有点惊住了,他怎么会突然给我送水?做最后的告别?

一时间有些不解。

他似乎没有多余的话说,只是淡漠道,“离婚证,会在过几天拿给你!钱转到你账户上了。”

我点头,没多说,只觉得浑身都疲惫不堪。

胡清清气呼呼的进来,看见傅泽辰,蹙眉道,“你来这里做什么?道别?还是想让江颖祝福你?”

傅泽辰蹙眉,清隽的脸上透着几分不耐烦,看得出来,他不太想和胡清清说话。

所以他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胡清清后就直接转身走了,走了几步,不知道怎么了,他回头,目光复杂的看着我道,“把水喝了!”

我抿唇,愣了一下,他没有那么好,会主动为了我送一杯水来,不自觉的我将目光看向水杯,看见水杯边上的那一颗粉色药丸的时候,我被压迫许久的神经猛的就爆发了。

我几乎是想都没有想,直接拿起水杯朝着门口的傅泽辰砸了过去,怒吼,“傅泽辰,你混蛋!”

他明明已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也答应了我的要求,现在却反悔,要让我吃紧急避孕药,若不是这药是我自己买的,我都快要以为他真的只是单纯的给我送了一杯水。

被水杯砸中,他后背被水打湿,他回头,目光看向了我,隐隐透着寒意,“孩子我不可能会让你生,乖乖把药吃了,我或许会对江家手下留情!”

混蛋!

压着情绪,我看着他,无比平静道,“那我期待傅总的好消息!”我不再收拾任何东西,将行李箱合上,直接出了卧室。

胡清清没有开口,一直到车上,才眉头紧锁的看着我,有些郁闷道,“你和傅泽辰发生关系了?”

我抿唇,心情有些糟糕,“开车吧!”

她没开车,只是道,“江颖,你是不是还放不下傅泽辰?你想过没有,女人的第一次多重要?你居然给了这样的一个男人,还打算给他生孩子!”

“如果怀上了,这孩子也是我自己一个人的,和他没有关系!”我开口,心情并不是很好。

她看着我,心里压了郁闷,想要数落我,但是大概又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只好开口道,“你真是无可救药了。”

“咚咚!”车窗玻璃被敲响,是莫长清。

她手里提着袋子,胡清清心情不爽,摇下车窗玻璃后,冷冷看着她,“有事?”

莫长清似乎没有看见她的脸色一般,依旧是温柔道,“江小姐,胡小姐,我和泽辰下个月订婚,大家相似一场,我在京城也没什么朋友,很希望两位能来参加,我也很需要两位的祝福!”

说着,她将手中的红色邀请函放在胡清清手中,还将手中的袋子递给我,笑道,“江小姐,这房子要从新装修了,所以,你的东西要是不带走,最后就会被送到垃圾站当垃圾处理了。”

“开车!”我开口,压着心里的所有的情绪,有那么几秒钟,我恨不得将此时的莫长清撕碎。

胡清清启动了车子,离开时还不忘记朝着莫长清道,“莫小姐,江颖不要的东西,自然也不介意变成垃圾,不过,我看你挺喜欢捡垃圾的,那些江颖不要的,你可以都拿着,反正都是垃圾,你不嫌弃!”

这话让莫长清的脸色变得很臭,不过胡清清已经将车子开远了,我心情很糟糕,胡清清担心我太压抑会出事,将我送回了她家,她便自己去了医院照顾桑音她们母女。

我有些恍惚,母亲打来电话,傅泽辰发来信息,我都没有接,我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但只要我不想,谁也奈何不了我……

桑音的手术时间安排在周末,傅泽辰给我转了两百万,一分不多,也一分不少。

给桑音付了手术费,还有剩余。

“我早上收到傅泽辰发来的快递了,是离婚证,你是真的放下了?”医院大厅,交完费用,胡清清就在我耳边聒噪。

我恩了一声,再次瞧见了熟人。

是莫长清。

胡清清顺着我的目光,啧了一声,开口道,“我就说她有问题吧?你看,又是穆家的那位二少爷。”

小说《执念深深不尽愁》 第19章肆无忌惮的两人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