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皇帝心机婊
皇帝心机婊景微容琢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皇帝心机婊绝对不做咕咕怪

主角:景微容琢
主角是景微容琢的小说是《皇帝心机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绝对不做咕咕怪所编写的短篇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这是我替容琢征战沙场的第五个年头,我已在边疆受了五年的风沙和累累伤痕。终于,边关大捷,我手持长枪策马奔入长安,迎来的却是容琢将我的同胞妹妹景玉迎入长乐宫,金宝金册,册为贵妃的消息。听闻他对景玉视若珍宝...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4-20 14:04:14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待我归家,脸上的红晕都还没散尽。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高兴,就好像我过去十八年的人生里,终于有了名为欢欣的情绪。

跟容琢一起喝酒,一起下棋,一起看春日絮花纷飞,一起赏寒冬大雪漫天。似乎无论和他做什么,我都很开心。

“阿姊,你回来了?”景玉从暗处走出来,月光斑驳的映在她姣好的面容上,她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玉儿?你怎么还不去睡?”我有些惊讶她还在这里等我,便准备走到她身边拉她去睡觉。

“阿姊,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她歪头状似天真的看向我。

“景玉,这次不要同我抢。”我警告的看了她一眼,“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容琢不行。”

“啊,他叫容琢啊,”她低头笑得梨窝浅浅。

“阿姊,我怎么会同你抢东西呢?”

月色浮动,深深浅浅的将她的脸遮在后面,显得越发诡异莫测。

(八)

中秋之后,容琢向天子请旨,求娶景氏长女景微。

夜色渐深,永德殿上烛光摇晃。映出天子与三皇子交谈的身影。

守夜的宫人不知陛下与三殿下因何争执,只知天子大怒而斥,扫落桌上奏折,而三殿下同样言辞激烈,厉声反驳。

此后天子妥协,册景氏长女为平昌县主,命礼部备三书六礼,于三月后行三皇子大婚。

我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嘴里的烧饼啪叽掉在地上。容琢不满的戳戳我的额头,阴沉沉的开口,“怎么?你不愿?”

“不对啊,殿下,为什么是我?”我有些发蒙,疑惑的摸了摸脑袋。

“我说了啊,我没什么好求的,就差桩婚事了。”

“这不刚好,身边有个你吗?”他略不自然的轻咳一声说道。

“您拉我凑数也不带这样的。”我不满的小声嘟囔。

“你还不乐意了?行了行了,好好准备准备,最近别摸你那杆长枪了,成婚那日要拜祠堂的,学的端庄一些知道不?”他转身跃上墙头。又似想起了什么,回头笑着说道:“景微,忘了同你说,中秋那日你簪的那朵芙蓉花,很好看。”

我红了脸,不自觉的又想摸我的长枪。想起他的嘱托,我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带着那杆伴了我十八年的长枪进了库房。

元德十三年,我坐于妆镜前,任喜娘替我绞面,又细致的一层一层上妆。

景玉带了龙凤盖头前来,站在我身后,笑吟吟的问:“阿姊,怎么还没准备好啊。殿下在外面都做了好几首催妆诗了。”

我不好意思的低头,又被喜娘勾起下巴仔细描眉。全福嬷嬷走来,要替我念祝词。景玉轻轻摆手,接过玉梳,笑着说道:“我来吧。”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

“阿姊,玉儿祝你和殿下,早生贵子,白头偕老。”她一字一句,温柔的说道。

(九)

我到前厅同父亲母亲拜别时,他们脸上带着如出一辙的漠然。

父亲大抵是十分不乐意我嫁人的,毕竟旁人家的妇人,如何能提枪上阵,替景家延绵赫赫战功。

至于母亲,我于流苏摇晃的盖头下自嘲一笑。她的眼里,大抵从始至终,都没有我这个女儿罢。

而景玉安静的站在一旁,在我被喜娘扶着往外走的时候,突然开口轻声问道:“阿姊,不可以永远陪着玉儿吗?”

旁人起哄二小姐这样大了还舍不得阿姊,我摸了摸她的发顶,笑着说:“阿姊过几日就回来省亲了,玉儿到时候要备好佛手酥等阿姊回来啊。”

“嗯”她轻轻点头,声音弱不可闻。

随着礼乐奏起,容琢同我拜了天地。

我成了他的妻子,于周遭嘈杂的声响中,我恍惚的想着。

婚后的生活似乎也没什么变化,他仍然爱扯我的头发,拉我去城东买烧饼,也会在寒风凛冽的夜里,同我一起煮热热的锅子来吃。

唯一有什么不同,大抵便是我不再是他的暗卫了,也很久没有提起我的长枪。我开始学着绣花,簪发,有时也会试着下厨,学着一个闺阁女儿该会的事。

容琢也乐此不彼的替我买来无数华服珠宝,他笑着说微儿,你以前没有的,现在夫君都买给你。

无数个夜里,我还能梦到小时候,那个坐在地上抱膝抽泣的自己。我走过去摸摸她的头,说:“别哭啦,以后你会遇见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他会逗你笑,也会惹你哭,还会在打雷的夜里捂住你的耳朵哄你别听。”

“是阿娘吗?”小孩子抽抽搭搭的抬头问我。

我不言语,就这样微笑的看着她。

不是的,只有那个人,永远不会抛下你。

(十)

元德十五年,我同容琢成婚后的第二年,天子薨。内阁大臣领先皇遗旨,迎皇三子为帝。

同年四月,容琢册我为中宫之主。我在众人齐齐跪拜之下,入昭德殿。

同年七月,边关告急,举朝惶恐。

我在后宫听闻这个消息默默良久,吩咐宫人打开库房。

“娘娘,你要寻什么物事?”

“一柄长枪。”

我扬手取下凤冠,静静说道。

当我一身素衣跪于容琢面前,请旨带兵前往边关时,容琢第一次朝我发了脾气。

“景微!你疯了?你不止是大梁的皇后,还是我的妻子!”他红着眼怒吼道。

“容琢,”我静静的看着他因边关告急而越发憔悴的面庞。

“我出自景氏一族,是天生的将士。”

“祖辈的荣耀或许凭我一人之力无法延续,然边关失守,百姓流离。我心有不忍,不愿见蛮人杀我百姓,掠我城池。”

“或许我习武十八年,就是为了这样一天。”

我从容一笑,满眼坚毅。

“陛下,臣愿为你手中的刀,你目光所及之处,臣当万死不辞。”

(十一)

我在容琢疲惫的目光下,提枪上马。

军众跟在我之后,马蹄阵阵,响彻云霄。我转身看向站在城墙上愈发形销骨立的容琢,粲然一笑,随即扬起马鞭,策马呼啸而去。

仗是永远打不完的,我进京复命的日子越来越少,同容琢的相见的日子也越发短暂。

我于厮杀中累了一道道伤痕,最严重的一次,那刀已砍在我眉骨之上,再入半分,我大抵便成了瞎子。

我总在深夜紧咬牙关独舐伤口,也曾独对月光细数伤痕。边关苦寒,我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有时旧伤添新伤,痛到夜晚大汗淋漓,只能生食麻沸散。军医一遍一遍劝说到欲言又止,又到沉默不语,我看得清他眼中担忧。

但我不能后退,半分也不能。

同我越发糟糕的身体不同的是,我在朝中的威望与日俱增,百姓亦视我为大梁的不败战神。

元德十七年,我入京述职。那是我同容琢的第二次争吵。

“景微,退下来,朕会命你父亲前去边关。”容琢坐在高阶之上,冷冷的开口。

我恍惚了一瞬,什么时候,那个笑着支使我去买烧饼的少年郎,也会以“朕”自居。

“陛下,父亲年迈,恐受不得边关之寒。且战事胶着,临阵换将恐有伤军心。”

“这么说,你不肯退下来?景卿,是否权利醉人心脾,令你也有所沉沦?”

他双眼沉沉的望向我,拇指不住的摩挲那玉扳指。

我闻言不可置信的抬头看他,他看见我伤痕累累的脸,蓦然侧过头。

“容琢?”我心下只觉十分难过,万般情绪涌上,却仿佛被堵住嗓子,什么也说不出来。

“皇后,朕之名讳,不可直呼。”他的脸在烛光中显得明明暗暗,阴沉异常。

这是他,第一次称我为“皇后”,那个笑着唤我微儿的人,仿佛死在了烟霞如织的边关。

此后几年间,我们几次争吵均不欢而散。他疑心我贪恋权势,而我则气愤他不肯信我。

虽为夫妻,却已同陌路。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