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借阴生阴阳三代灭
借阴生阴阳三代灭陈正陈国强刘振华全文免费试读

借阴生阴阳三代灭张自道

主角:陈正陈国强刘振华
小说主角是陈正陈国强刘振华的小说是《借阴生阴阳三代灭》,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张自道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有句老话说,“阴阳三代灭,道师三代绝。”我爷爷就是麻衣派道师,到我这一代本该绝户的。父亲知道这是我们陈家的命运,可他不甘心就此无后,随着年岁的增长,心中执念变得愈发地强烈。...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31 11:20:13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我真的不想这么做,只是爷爷生死未卜,要怪就怪刘振华阴险吧。

女孩渐渐化作白狐,漆黑闪耀的眸子十分明亮,我将她双眼剜出来,没有一滴血流出,两只眼球握在手中的感觉活像一对宝石。

那位穿着寿衣的小男孩见此大怒,他龇起獠牙,企图来救女童。

我急忙拽出背包里的一挂鞭点燃,猛地向小男孩丢过去,‘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吓得小男孩惊慌逃窜。

我不敢怠慢,找到刘家祖坟的西北角,那里果然是有一块儿松软的土地,我徒手快速挖坑,不到三十公分的深度就看见一尊西瓜大小的泥菩萨。

庙里见到的神像,都是菩萨低眉,慈悲六道。眼前这尊面目狰狞,还张着嘴,散发着一股恶臭的味道,更诡异的是泥像在呼哧呼哧喘息,每一次喘息,都有五彩光晕被它吸入腹中。

正当准备将眼睛喂给泥菩萨,脚踝突然被人抱住,狐狸再次化作女童,她双眼空洞,嘤嘤哭泣哀求道:“大哥哥,把我的眼睛还给我..求,求求你。”

坦白讲,我的心的确有几分触动,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女童请我进来拜菩萨并没有想过害我。

可是,我却捅了她好几刀,还挖出她的眼睛。

闭上眼,深呼了口气说:“对不起,我必须救我爷爷,如果有报应,那就找我好了。”

按照爷爷交代的方法,我将那一双狐狸的眼睛分别塞到泥菩萨口中,刚吃第一个,泥菩萨都会吧嗒吧嗒嘴,再次第二个时,它竟然打了个饱嗝。

至于女童并没有死,她彻底瞎了,围绕着刘家祖坟转圈,疯疯癫癫嘶喊几声,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见。

我内心十分愧疚,对着狐狸消失的方向深深鞠躬,后来听爷爷说,那白狐狸在山里修行五十九年,差一年便能化作美妇,那个时候她会拥有法术神通,跻身为地仙行列,而一双眼睛就是她毕生修为所在。

继续说起这件事情的经过,我先将怪异的菩萨像取出,快速用衣服包裹,抱紧它往西边跑。

一路上我抱的特别紧,生怕有什么闪失,可泥像很奇怪,不仅一点不冰,反而热乎乎的,就像一个小火炉。

西边是坟地的后山,那里人迹罕至,荒无人烟,刚开始还有小路,但越跑路越窄,到处都是灌木、山枣树木茂密林立,导致继续前行的道路变得非常困难。

跑着跑着,手电也不知道丢在哪里,我只借着朦胧月光前行,好几次险些刮掉皮帽子。

如今正是夏天,经过一番折腾,我已满头大汗,头皮更是钻心的刺挠。

感觉没人追来,我的脚步也跟着慢下来。

海县牛家沟是我第一次来,白天打听路的时候,曾有村民了讲过牛家沟的历史。

这里曾经因为一座风水宝地得名,以前村里有户姓吴的地主,是附近出了名的大善人,家里老人去世以后,曾命家丁找风水先生帮忙在附近寻一处风水宝地。

风水先生收了钱,告诉家丁,此山形似牛,乃牛眠龙绕的风水宝地,若想寻穴眼,必须牵一头20岁以上的老黄牛,让牛在山上吃草,等牛累了,睡在哪,就把人埋在哪。

谁知道,那位家丁贪图风水宝地,在风水先生离开以后,故意让他吴老爷放小牛犊子入山,等吴家下葬以后,家丁自己则去山里放牛,选中了风水宝地,将父母迁坟至此。

不承想,那家丁非但没有发家致富,反而在第二年遭到一场横祸而死。

事情过后,风水先生回过头来查看风水,发现这两处祖坟时,摇头感慨说:“牛眠龙绕,埋葬哪里不好,偏偏葬在龙口,真正的风水宝地恐怕只能等待有缘人了。”

这一番话在附近引起轰动,导致十里八乡的人家,但凡家里有老人去世,都往沟里埋,越埋人越多,久而久之成了一片坟地。

听老人讲,凡是风水宝地,都会有一些离奇古怪的事情,其中不乏魑魅魍魉。

而这一次也不例外,我大概走了二十分钟,依旧没出走出坟地,眼前没有什么参照物,一时间竟然迷失方向,心底难免有些踌躇,不敢随意乱动,祈祷太阳能尽快升起。

结果,耳边忽然听到一阵吹吹打打的声音,激情昂扬的唢呐回荡山里,不远处突然走来迎亲队伍,前面是高头大马的新郎官,后面跟着一顶六人抬的红轿子,眼瞅着奔我走来,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那位骑马的新郎官勒紧缰绳,黄鬃马前蹄扬起,特别威风。

“这位朋友,你是哪家的人?”男子上上下下打量我,目光最终定格在我怀中的泥菩萨,眼神一阵恍然,又道:“兄台随身携带如此贵重礼品,莫非是参加我黄某人的婚礼?”

“婚礼?”我一时间有些错愕。

“对啊,敝人黄三堂,去牛家村娶亲,只因青石桥断裂,只好走此小路。”青年语气温和。

怪不得啊,原来是桥断了,来之前我记得山沟里根本没有办法开车,轿子和马匹是最好的交通工具,一来一回少说也得五六个小时,如果敢在天亮结婚,的确应该这时出发。

我问青年,牛家村可是在此处西边方向?黄三郎哈哈一笑,亲切道:“若按此地方位,的确处在西北角,更何况,这附近仅有牛家村一处落脚地,看来,兄台的确是参加黄某人婚礼,走走,抓紧时间,晚了要来不及了。”

他目光始终盯着我怀里的泥菩萨,嘿嘿一笑,露出满口黄牙。

我以为人多点会比较安全,跟在迎亲队伍后面走着,心中也有着疑惑,到底牛家沟与牛家村是不是一个地方。

寂静深夜,顶着月光,足足走了一个时辰,终于到了一栋喜气洋洋的大宅院,这里吹吹打打,张灯结彩,门口两座石狮子还挂着大红花。

这天还没亮,大宅里里外外都是人,特别热闹。

黄三郎亲切邀请我进屋,又说:“你是外地人,刚到这儿肯定不熟,一会儿吃好喝好啊。”

听他说完,我肚子还真咕噜咕噜的乱叫,折腾一整天,早已饥肠辘辘。

望着眼前浓浓的烟火气驱散我心底的恐惧感,黄三郎问我什么时候把怀里的礼物给他。

这使我心底也犯起嘀咕,到底他是人是鬼?爷爷说过,绝对不允许把泥菩萨弄丢,我只好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再加上黄三郎成亲,宾客有很多,他只好暂时招待旁人。

偌大个院子,至少有二三十桌,桌桌摆着好酒好菜。

我们这边习俗是娘家办一场,婆家办一场,眼前的场景倒也能理解,可选在这个时间,总不会是二婚吧?

我自个儿找了个座位,盯着鸡鸭鱼肉,猛吞口水。随手抓起一个鸡腿就往嘴里塞,结果,我旁边忽然有人忽然握住我的手,此人穿着宽大斗篷,看不清他的长相,还以为他要和我抢鸡腿。

我说:“你有病吧,鸡腿有两个,你要吃自己拿啊。”

对方沉默片刻,缓缓道:“不见菩萨祈福,但见恶鬼吞精,小施主,你抱着鬼胎,假借神佛之号,如今被鬼遮了眼睛,身处鬼门关却浑然不觉,若吃下一口阴间饭,纵然菩提在世,恐难以救你。”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