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兜兜转转又是他
兜兜转转又是他纪安宁闻裕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兜兜转转又是他袖侧

主角:纪安宁闻裕
火爆新书《兜兜转转又是他》是袖侧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纪安宁闻裕,内容主要讲述:2014年。大都市里,夜色正浓,很多人已经安然入眠,沉浸在甜美梦乡,也有很多人却正在醉生梦死,释放着人性原始的欲望。纪安宁在拼命地往楼下跑。比起走廊里厚厚的地毯和大堂里华丽闪亮的巨型水晶吊灯,楼梯间的...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1 15:17:11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2014年。

大都市里,夜色正浓,很多人已经安然入眠,沉浸在甜美梦乡,也有很多人却正在醉生梦死,释放着人性原始的欲望。

纪安宁在拼命地往楼下跑。

比起走廊里厚厚的地毯和大堂里华丽闪亮的巨型水晶吊灯,楼梯间的装修要简单得多了。毕竟正常情况下,除了火灾逃命,极少有人会走楼梯的。

楼梯间里灯光惨白,纪安宁的脸颊却因为激烈的奔跑泛着红色。

但纪安宁没法坐电梯。对方的人守在下面的电梯口,她如果坐电梯,就是自投罗网。

高跟鞋不给力,突然崴了一下。纪安宁忍着脚腕疼,甩掉了鞋子,光着脚往下跑。她又跑下了两层,却突然清晰地听见有杂乱的脚步声从下面传上来。

纪安宁一凛,下意识地停下脚步。

“快,她肯定在上面!出口都堵住了!她跑不掉的!”有男人的声音在楼梯间里回荡,还带着回声。

纪安宁立即转身往上跑!

她光着脚,跑动起来没有声音,但男人的声音很快又响起:“这是她的鞋!她在上面!”

纪安宁心里很绝望,她知道往上跑是没有生路的。但她已经无路可走,只有这一个方向可逃。

她终于跑到了最上层,推开了一道门,外面是漆黑的夜空——她跑到了这栋建筑物的天台上来了。

称得上是光污染的城市景观灯照亮了夜色中的天台,这里光秃秃,乱糟糟,只有一些小房子般的方形凸起,可能电梯间或者是制冷机。

除此之外,只有一些修缮用的脚手架。

一个人都没有。

纪安宁才一跑上天台就被割破了脚底,她也没看清是什么,忍着痛往前跑,躲在了一个方形凸起后面的阴影里。

求老天保佑,不要让那些人发现她!

但很可惜,老天爷肯定是没听到她的乞求。那些人只比她晚了几分钟就上来了。他们知道她就在这里,但没有立即展开搜索。

他们堵住了唯一的出口,在等正主儿的出现。

那个人很快就到了——他当然是坐电梯到顶层再上来的。

“纪安宁,别藏了,出来吧!看见你了。”他笑着喊。

纪安宁知道他在诈她,他那个位置根本看不到她。她屏住了呼吸,微微缩起身体。脚碰到了什么冰凉的东西。

低头一看,地上有一节手臂长的钢钎。

纪安宁悄无声息地捡起了那节钢钎,紧紧握在手里。

不见她主动现身,那个她熟悉的声音下了命令,他的人四散开搜索她。这里避无可避,躲无可躲,他们用不了十分钟,就能找到她。

而那个人还在喊话,气定神闲:“你想开点,你这是为谁守身啊?闻裕吗?啧啧,他不是放话谁都不许碰你吗?现在他人在哪呢?”

闻裕,又是闻裕!

一直纠缠她不放的闻裕,几个月前突然从学校里消失了。

纪安宁原本觉得这跟她没有关系,她跟闻裕本来就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绝不像谣言里说的那样。

可现在她知道自己太天真了。闻裕一消失,就有人迫不及待的对她下手了。

“我跟你说,我不在乎你跟闻裕那点事儿,你乖乖的,我让你做我女朋友。赶紧的,出来吧,别一根筋了。”他说,“你都能跟闻裕睡了,怎么就不能跟我了?”

去**!你才跟他睡过!

纪安宁咬牙。

女生们在她走过去的时候,会压低声音低语,然后发出惊叹,再高高在上地,用鄙夷的、不屑的眼神看她。

男生们的目光则会有意无意地在她身上扫过,重点关注胸腰臀几个部位。他们也会压低声音说些什么,有时候发出哄笑声,一边笑一边瞟她。

不亲身经历,不知道风言风语有多伤人。

学校里的同学们只当做桃色新闻,茶余饭后睡觉前卧谈会的谈资,不知道这对当事人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更有人,把这些当真,当成可以对她肆无忌惮的理由,譬如眼前这个人。

这个人越走越近了,纪安宁听见他说:“我说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假正经什么啊。谁还不知道你呀——穷美人,三千块一晚上。我给你六千行不行?一万也行。出来啊。”

这声音近在咫尺,纪安宁屏住呼吸,握紧钢钎。

他话音落下的时候,纪安宁就看到了他的鞋尖,紧跟着他的脸就出现了。他一步踏出,自然而然的朝这边察看,正看见了近在眼前的纪安宁。

“在……”他眼中迸出喜色,张嘴想喊人。

我给你一个亿!

纪安宁当然没有一个亿,她只有一根钢钎,使出吃奶的力抡出去!

年轻男人“这里”两个字还没出口,就被一钢钎抡在了脸上,正中鼻梁!血花当场就爆开了!甚至溅到了纪安宁的脸上!

年轻男人一声惨叫,向后倒去。

纪安宁从他身上跳过去,想往楼梯口冲。他的人却闻声冲了上来。

纪安宁一钢钎抡出去,保镖用手臂格挡,忍痛反手握住,空手夺了白刃。另一个人把她按在了地上。

纪安宁挣扎中,摸到了半截转头,反手拍在了那个按住她的保镖的脑袋上。对方一声闷哼,松开了手。

纪安宁趁机挣脱。

但纪安宁无路可逃。最后的最后,她跳上了建筑物的边沿。

“别过来!你们别过来!”她声嘶力竭地喊。

但她色厉内荏。她手里只有半截转头,她身后是三十几层的高空。她根本无路可走,只能指望对方忽然良心发现,肯放过她。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年轻男人被人搀扶着,捂着一脸的血走过来,满眼都是凶光。

他鼻子还剧痛,怀疑鼻骨可能碎裂了,牙齿也掉了两颗,这时候指望他还能想起良心这个东西,痴人说梦。

“站号(**)!”他怒骂,恶狠狠地命令,“把叉给哦呀沙来(把她给我拉下来)!”

男人们逼近,纪安宁后退,一步踏空,失足坠落于黑暗中。

人说坠亡是各种死法中最不好的一种。那坠楼的时间,对坠落的那个人来说,是无比漫长的,整个过程充满恐惧。

纪安宁不知道别的人是怎样的,但她真的体会到了这段漫长的时间。她根本不想死,生活这么苦,她都这么努力地活着,怎么可能会想死。

她死了,外婆怎么办?

纪安宁不明白,人,怎么可以这么坏呢?她以为闻裕已经够坏的了,可别人比他坏得多了!

明明还是学生啊,是一个学校的同学啊,怎么就可以坏成这样呢?

带着恐惧、不甘和愤怒,纪安宁坠亡。

她灵魂出窍,看着那些害死了她的人匆忙离去。

警察来了,替她收尸,开始调查。她以为害死她的人会被绳之以法,结果,并没有。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些“目击证人”,纷纷指证她那天晚上因为钱跟客人发生了纠纷,遭到了批评,句句暗指她是自己想不开跳了楼。

最后果然就这么定性了,把她定性为自杀。

消息传到学校里,又是一阵风言风语。

“真不检点,一个女孩子跑到那种地方打工,听说是那种色情娱乐场所呢!”

“听说是跟男客人为了钱闹起纠纷来了?”

“什么什么?你知道内幕吗?”

“听说啊……是嫖资。”

“你不知道吗?三千块一晚,这个价,是从闻裕开始的……”

说的人煞有介事,仿佛亲眼目睹。听的人又惊又喜,不停追问。一盆盆脏水往她身上泼。

言灵有力量,只要有人提起她的名字,纪安宁就会被召唤到那处。她刚死的那段时间,学校里沸沸扬扬到处都在议论她。苦得她,一会儿被拉到这里,一会儿被拉到那里。

外婆也召唤过她。她喃喃地念:“宁宁,宁宁,怎么还不回来?”

她被锁在房子里,吃光了家里所有的食物,饿得拍门:“宁宁,阿婆饿……”

纪安宁无计可施,着急万分。幸而邻居听到了外婆的呼救声报了警,警察破门而入,使外婆婆免于饿死家中。

警察发现她是个失智老人,很是伤脑筋。在这时,一个年轻男人出现,领走了纪安宁的外婆。

他就是谣言中和纪安宁睡过的富家子闻裕。

闻裕把纪安宁的外婆安置在一个专门照顾失智老人的养老院,然后在纪安宁的注视下离开。

外婆常常念起她的名字,她便得以常常在外婆身边徘徊,陪伴。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直到有一天,她忽然被别人召唤。

身体瞬息之间就到了那里。

无比熟悉,下辈子也不会忘的地方——她死的地方。

漆黑的夜里,害死她的人被人反剪双臂按在地上。闻裕眼睛通红,手持一根钢钎——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初的那根,恶狠狠地毒打那个人。

纪安宁不知道闻裕跟那人有什么仇,但她听着那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感到痛快。

闻裕打断了那个人的腿,打折了他的肋骨,他最后,把那根钢钎打弯了。

“当啷”一声,他把钢钎扔在地上,抹了把鼻子。手上溅到的血,把脸抹花了。

在黑夜中,被霓虹灯的光照得像恶鬼。

他挥挥手,他的人放开了那个人。他弯腰,扯住那人的后脖领,拖住他往建筑物的边沿走去。

他选的位置很精准,就是纪安宁失足坠落的位置。

他把那人拽起来,那人嘶哑尖叫:“闻裕!放过我!放过我!求求你!”

“她也求过你吧?”闻裕说,“你放过她了吗?”

那人声音变调:“这是杀人!这是杀人!”

闻裕轻蔑一笑:“血债不就该血偿?”

“怕了吗?当初你把她逼到这里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有多害怕?”他问。

语气轻描淡写,声音冷似冰刀。

“不是我!她是自己掉下去的!”那人垂死挣扎地为自己开脱。

闻裕沉默了一会儿,在夜色中凉凉地笑了。

“你也是呀。”他说。

他的手臂肌肉忽然绷紧,蓄力,一把提起了那个人,爆发,向外抛去……

纪安宁捂住了眼睛,没敢看。

片刻之后,她听见下方传来了重物坠地的闷响,有人发出惊叫。

她放开了眼睛,那个人不见了,眼前只有闻裕一个人。

他站在夜色中,夜风猎猎吹拂着他的额发。他的眼眸比夜色还黑还浓,像有黑洞蕴于其中。

纪安宁被这浓黑的眸子吸引,无法移开视线。

他为什么?

他为谁报仇?

一个答案在她心中,呼之欲出。

“赶紧离开这里。”他的人低声对他说。楼下,已经乱了起来。

闻裕在站在那里凝望了片刻,转身跟着他们离去。

他们推开楼梯口的门,鱼贯而入,闻裕走在最后。

他一步踏入楼梯间,忽然扶着门回过身来。

纪安宁一直漂浮着跟随他,此时忽然像被定住,定在了他面前。

她知道,闻裕的目光是投向了空阔的、杂乱的天台。可她就在他的正前方,所以此时此刻,他们两个四目相交。

他仿佛是在看着她。

这年轻英俊的男人薄唇微动,声音轻不可闻。却令纪安宁瞬间睁大了眼睛。

“给你报仇了,”他轻轻地说,“安宁。”

声音轻得像叹息。

他手松开,人没入楼梯间,门扇回弹,发出“咣”的一声。

纪安宁只觉震耳欲聋,有巨大的吸力将她吸入了看不见的时光漩涡中。

漩涡中时间飞速流动,画面像梦境一样,一帧一帧地跳跃。

她看到他锒铛入狱。

有年轻男人探监,嘲笑:“姓赵的跟你多大仇,你突然跑去弄死他?幸亏你突然发疯,让我们捉住了把柄,要不然,真差点让你翻盘。就为个女孩,值得吗?”

他漠然地看着他。

她看到有中年男人与他沉默对视。

“可能,这辈子没缘分吧。”中年人叹息说。

他冷笑,眼中充满嘲讽。

她看到他睡在监狱硬硬的床板上,在梦中呢喃:“安宁,安宁……”

纪安宁怔怔望着他,伸手想去碰触他,虚虚的手臂却穿他而过。

最后,到了行刑的日子。

他站在青天白日下,抬头看了眼碧蓝的天空。短暂的一生,即将终结。

纪安宁“抱”住了他。

“如果有来生……”她眼泪夺眶而出,“我和你……”

能不能不要再落到这样的下场?

子弹呼啸而来,穿过了她虚无的魂体,穿透了他的心脏。

时光漩涡骤然咆哮,如同海啸,巨力将所有画面都撕碎,将她也撕碎。

纪安宁以为自己将要魂飞魄散,睁开眼,却回到了大一那一年。

一切都还没开始。

小说《兜兜转转又是他》 第1章 醉生梦死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