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阴间有个小卖部
小说《阴间有个小卖部》陈铭廖婆全文免费阅读

阴间有个小卖部姜凯贺

主角:陈铭廖婆
小说主角是陈铭廖婆的小说叫《阴间有个小卖部》,它的作者是姜凯贺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孙淑月我叫陈铭,22岁。出生在东北松岭的一个偏远小山村。我妈生我时难产死了。没有奶水,是父亲上山去掏熊瞎子窝里的蜂蜜,用蜂蜜水把我养活的。我父亲是村里的伐木工,是个精壮的汉子,脚底板大,身子也硬实,一...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1 16:50:25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我把耳朵凑过去,廖婆以极快的速度咬向我的耳朵,鲜血瞬间渗透出来,这一口咬的我的又气又怕,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廖婆呲着发黄牙笑着说道:“你这后生脾气还不小,生气了?”

我带着气说道:“不敢。”

廖婆诡异的笑着,说道:“你这阳气太足了,放放你的阳血,免得引来无妄之灾,这也是三条戒律之一。”

我倒是不想相信,可现在这个境地,不信也不行啊。

于是我问到:“那后面两条都是啥?”

廖婆说道:“第二条,我这小屋不大,做的是却是通阴阳的生意,鸡叫三声之前不关门。”

我点点头,虽然心里瘆得慌,但也得接受。

廖婆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第三条嘛,晚上你看店,我睡觉,我的卧室你不能进,我的意思是,天塌下来,我那屋也不能进,听懂了吗?”

“嗯,听懂了。”我揣着疑问闷闷的发出声音。

“婆婆,我晚上睡哪?”我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婆婆抬起头,用空洞的眼神望着我,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睡觉,客人会不高兴的。”

说完,婆婆拄着小棍,笃笃的走进了屋里,忽然停住,说道“另外嘱咐你两句,晚上开店的时候,有人问你这地方是哪里,你就装哑巴。有人买东西,有就直接给她拿,没有就敲敲桌子,你万万不要记混。”

听完以后,我满脑子问号。

时间过的很快,天黑了,农村里人口本来就少,也没什么娱乐场所,天一黑,整个村子也就黑的差不多了,周下极度安静,唯一的声音是一群类似乌鸦的鸟“呱呱呱”的叫着,向远处飞去。只留下惨白月光穿过重重树影,在黑墨无边的地面上映照出一个个浅白的斑点。

反观店里,唯一的照明工具就是一盏锈迹斑斑的马灯,昏暗的灯光让人更想睡觉了,正当我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门口响起来不紧不慢地敲门声。

“咚咚咚咚”我刚要去开门,唰的一声,敲门的人已经站到我面前,吓的我浑身一激灵,来人是个脑袋极大,肚子极小的孩子,看的我后背冒凉风,但这孩子很费力的抬起自己的脑袋看着柜台。

兴许是这孩子长得矮,跑的速度快,我刚才没看清。

当下,我拿这话安慰自己。

刚想张嘴问问想买什么,忽然想起婆婆最后的几句话,这孩子张开嘴,轻声的说了句:“我,吃饭,饿。”

他说话的声音又尖又细,像是手指甲挠黑板的声音一样,我脑子一蒙,心想这孩子胆儿也够大的了,大晚上来冥器店买吃的。

于是我按照婆婆的要求敲了敲桌子,表示没有吃的,瞬间感觉孩子看我的眼神有些变化,于是我又用力的敲敲桌子,这孩子的语气霎时变得凶狠,恶狠狠的说道:“我,吃饭,饿。”

他一呲牙,给我也吓一跳,吓的我火有点往外拱。只想着这些年活的窝囊也就算了,如今连个屁大的孩子也敢凶我,当下也忘了婆婆的交代,说道:“你这孩子咋这么轴呢?我这没吃的。”

屋里忽然传出婆婆的声音:“掀开桌子下面。”

我半信半疑的掀开桌子,只有一堆蜡烛,哪有饭啊?

于是我问道:“没有饭啊,婆婆”

“闭嘴!”婆婆厉声喝道,而我没有注意的是面前的孩子脸色变得铁青。

婆婆突如其来的暴喝声,吓的我手脚又抖又软了,我弯腰想拿桌子下面的蜡烛,但本站在桌下的小孩忽然出现在我眼前,凶狠的盯着我。随着屋里拐棍笃笃敲在地上的声音,小孩又回到地下,我颤抖着把蜡烛放在桌上,双手捂着头也不敢多看,呼的一声,小孩出了门,不见了。

此刻,我心里也缓过神来了,这辈子能想起的神仙名念了一遍,饶是我再无知,我也知道什么东西饿了才吃蜡烛!

于是,我颤抖着说:“婆婆,我不干了,行不?”

婆婆的声音在屋里传了出来:“想死没人拦着。”

婆婆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生前贪心,死后成饿鬼,终日饥渴,又终日不能进食,也挺可怜,在这帮帮他们,也是善事一件。”

我心里现在是五味杂陈,往前往后都是死,但是看看外面,天色有些亮了,心里也稍微踏实点了,终于,鸡叫了第一声,这辈子第一次觉得鸡声这么好听。

没等我高兴呢,鸡叫声戛然而止,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的扼住脖子。卧槽,我心里一紧,婆婆说,三声以后才能关门,只叫了一声,这怎么算?

忽然,刷刷的脚步声响起,门发出极长的嘎吱声,来者是个已经佝偻背的老头。我心态都快崩了,明明都鸡叫了,你就别来了呗。

老头看着我,擦擦嘴角红色的液体,一对斜白眼逐渐眯了起来,尖尖的嘴皱在一起,挤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笑着说道:“你别怕,我和他们不一样,嘿嘿嘿。”

听到这话,我心里稍微踏实点,但看这老头的造型,我心里这根弦绷的更紧了,果然,一盆凉水直接扣下来。

“他们要的是货,我啊要你命,嘻嘻嘻。”

顽童般的笑声出现在这种黝黑又满是褶皱的脸上,老头看起来格外诡异。

瞬间,我的大脑发蒙,一股深深的脱力感涌上身体,我想要逃脱,却发现无力挣扎。我只能站在原地看着他对着我阴沉沉的笑,这下我知道,心里紧绷的弦断了。

廖婆从屋里慢慢的走了出来,不紧不慢说道:“披毛戴角的也敢来这屋,没有规矩了?”

老头气势瞬间变强,说道:“到底是谁坏了规矩?你老太太什么事都敢管了,你知道这小子身上背着什么吗?”

廖婆翻起眼皮,说道:“背的什么?”

“背着我家血海深仇!”老头这一句话,直接震灭了屋里仅有的马灯。

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

廖婆叹了口气重新点起了蜡烛,说道:“人在我这,你们还是收敛些吧,井水不犯河水这么多年了。”

老头轻飘飘的说道:“你还知道井水不犯河水?”

廖婆摸了摸窗户说道:“天亮了,还不回吗?”

老头扫了眼窗外,恨恨的说道:“天亮了,但天不会一直亮,我也提醒你,没出山海关呢。”

说罢,人转身不见了。

廖婆挪着碎步走到我眼前,无奈地说道:“有的时候啊,得认命,那道士以为帮你藏在这就安全了,但你还是被找到了。”

我到现在浑身都还在抖,颤颤巍巍的问道:“现在咋办啊?婆婆。”

廖婆低头一言不发。

忽然,我想起来刚才老头说的山海关,又问道:“婆婆,是不是我出了山海关就能保命了?”

婆婆笑了一下,说道:“确实是,清风不过山海关,但你得看是啥事吧?你们之间的恩怨,我只能说是不死不休了,你去哪都一样,可能就是换个地方死罢了。”

人家出生都是自带光环,我出生自带仇恨,这上哪说理去?

婆婆怔了半天,瘪瘪嘴,说道:“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这句话瞬间让我颤抖的身体恢复些平静,赶忙问道:“你快说,婆婆,能救命就行啊。”

婆婆面色平静的说道:“尸泥。”

我心里虽然感觉恶心,但好歹为了保命,我也认了,于是说道:“行,能救命就行。”

婆婆撇撇嘴,说道:“你是行了,我上哪给你整尸体去?”

想了想,婆婆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这是你的命,也是我的命。”

说完,她拄着小棍挪着碎步出了门……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