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铁路工程师
铁路工程师全文免费阅读  向芋靳浮白许明娜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铁路工程师佚名

主角: 向芋靳浮白许明娜
新书推荐,《铁路工程师》是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 向芋靳浮白许明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是夜,华灯璀璨。鹿岛酒店内一片欢声。“我代表铁路建设局宣布,此次铁路修建的总工程师是 向芋 !”主持人高亢的声音像是火苗点燃了气氛的线引,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 靳浮白坐在台下,抬头看着台上众星捧月的男...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4 12:04:04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夜风微凉。

离开的简卿将车停在路边,满脑子都是陆淮予刚刚的沉默。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简卿看清来电人后忙接起:“喂,杨医生。”

“简女士,您母亲最近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您可能要做好思想准备,她还没有睡,您要过来看看她吗?”

闻言,简卿心一沉。

她妈妈患阿尔兹海默症已经有好几年了,身体也因为年纪越大而越渐虚弱。

“我马上过去。”简卿挂了电话驱车而去。

城南疗养院。

简卿刚走进病房,就看见简母坐在窗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妈……”简卿轻唤一声,走上前。

简母看到她,脸上顿时绽开了笑容:“天辰,你不是说要带我去看你建的铁路吗?我都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去啊?”

简卿眼眶骤然一红。

天辰是她爸的名字,七年前死于胃癌。

那时他还在参与铁路建设,病是年终体检时查出来的。

她以为爸爸能撑下去,可就在她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爸爸走了。

那条他参与建设的铁路成了他临死前最后的遗憾。

在他离世没多久,那条铁路也因为一些原因停止修建了。

简卿强忍着眼泪:“等我忙完这阵子就带您去。”

她扶着简母上床,哄她睡着后才悄声离开。

夜色浓如墨。

简卿伏在方向盘上哭了很久,直到眼睛都有些干涩了才敛起悲伤开车离去。

回到家。

她坐在沙发上想了一夜,做下了决定。

天边泛起鱼肚白,陆淮予回来了。

简卿看着他:“我想请几天假带我妈出去走走,但是那条路比较远,你能和我一起去吗?”

这样路上他们两人可以交替开车,也能快点带妈妈到那儿。

陆淮予有些迟疑:“最近太忙,等过阵子再说吧。”

“可是……”我妈等不了了!

她还没说完,陆淮予后续的话就像针刺进了喉咙,让她再难开口。

“你该知道铁路局这两天特别忙,不适合请假,别再胡闹了。”

晨风阵阵。

简卿一人站在寂静的客厅里僵了半晌,才给疗养院打去电话,说自己周末去接简母。

接下来的几天,她再没见到陆淮予。

转眼到了周末,简卿将简母接出了疗养院。

离开前,医生和她对视了一眼。

虽然没说话,但两人都明白,这一走也许就是永别。

这一路,简母格外清醒,不断地说着简父以前的事。

“你爸刚做铁路工时才二十多岁,那时候年轻,饭量大,一顿能吃六七个馒头,满队的人也没一个能比得过他,他还特自豪。”

“我俩刚结婚那会儿,他忙着修铁路回不来,我每次去看他,他总拿出几颗糖塞给我,说这是他干活干得好上面给的奖励,实际啊,那是他偷偷买的,就为了哄我多留几天。”

“……”

简母说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简卿默默听着,唇角弯着,眼眶却是一片通红。

见简母眼中满是疲倦,她开口劝:“妈,路还远,您先休息一会儿,到了我叫您。”

简母低低地应了声,合上了双眼。

整整一路,简卿不停地喝咖啡,就为了保持清醒,安全迅速地将简母送到地方。

车子顺着铁路一直前行,一天一夜后,终于在太阳升起前到达。

简卿呼吸略显沉重,长时间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有些僵硬。

她忍着酸痛感,回头看着熟睡的简母,轻轻将人摇醒:“妈,我们到了。”

简母缓缓睁开眼,浑浊的双眸已经渐渐开始涣散。

简卿看的心一酸,紧握住她消瘦的手。

太阳慢慢从东边升起,照亮了淡青色的天空。

透过车前窗,简母望着绿色群山:“这地方,还像曾经那么美……”

她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了,却还是挣扎着,一个字一个字说着。

简卿要凑得很近,才能依稀听出她在说什么。

“你爸这人啊,一辈子没什么本事,最自豪的就是成为一个铁路工,总把为国家建设出力挂在嘴边上,我就想啊……”

“国家那么多人,哪……哪缺他一个,他不听还和我犟,非说一定会带我去他建成的铁路走……走。”

简母眼中浸着热泪:“现在我来,也算完成他对我的承诺了。”

说到这里,她握着简卿的手越来越紧。

简卿眼泪不自觉往下掉,声音发颤:“妈……”

简母看了她一眼,轻拍了拍她手背:“我想你爸了……”

闻言,简卿心底一抽,哀声求着:“妈,你别丢下我好不好,你别走……”

简母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些什么安慰她,可用尽全身力气最后也只吐出了一个字:“宝……”

这一个字就像把刀捅进了简卿的心口,所有的话都再难说出口。

她知道这几年妈妈因为患病受了不少的罪,可什么都没有说过。

只是在清醒时拉着她的手说:“我的宝儿还小,妈妈还要再多陪你几年。”

但现在,妈妈要走了。

简卿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她倾身过去紧紧抱住简母,好像这样妈妈就不会离开。

可许久,许久。

怀中的人还是慢慢变凉,变冷,再也暖不回来。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