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74186657枫尘兮墨怀奕
74186657枫尘兮墨怀奕枫尘兮墨怀奕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74186657枫尘兮墨怀奕佚名

主角:枫尘兮墨怀奕
主角叫枫尘兮墨怀奕的小说是《74186657枫尘兮墨怀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写的一本古代虐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正月初,宜嫁娶。乃两家永结秦晋之好,偌大京城无人不议论乐道。这两家可不是普通人家,勋贵与权力的结亲,人人都探头想一睹新娘的风姿。窗外春晖朝晕,鸟鸣声惊起。枫府,张灯结彩,牌匾上龙飞凤舞挂上了红色绸缎,...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5 10:08:21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枫尘兮衣衫不整,微微能从外看见身上那紫红痕迹,靠在床间,直直盯着男人的侧脸。

五官相较三年前,成熟了许多,少了些许稚嫩。

哟,来了啊!

让枫尘兮有些陌生,她麻木顺着视线望去。

她看见了,站在不远处被守卫压过来的人。

汉武帝,墨桑。

大哥哥她眼微有些湿润。

他正看着她,眼中透出的不可置信,悲痛,还有心疼。

墨怀奕,那是尘兮!你疯了?!墨桑满目震惊,一席喜袍穿在他身上,原本该是个意气风带面带喜庆迎接他皇后的新郎官儿。

此时,发凌乱,面上带着血,眼底猩红一片。

冲着他曾经的弟弟,怒喝。

是他无用,身为一国之帝,

保护不了他心爱之人,也护不住国。

啪啪啪~墨怀奕拍掌,扭头看向床榻上哭的眼眶鲜红的枫兮尘,一根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大哥,你好好看着,我是如何对你的女人的!

将汉武帝,我的哥哥绑起来。

其他人退下。

殿门被重重合上,手脚被拷上的墨桑被绑在一旁的木凳上。

瞳孔睁大望向面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

你住手!墨怀奕,你要干什么?!一阵恐慌席卷心头,他看见墨怀奕将外袍脱下,指尖碰到枫兮尘的腰间,要解她的衣带。

你别过来!我说了你别过来!枫兮尘目露恳求,希望身前的男人能放自己一马。

凤冠霞帔落满一地,嫁衣本就破烂不堪,衣不蔽体,她捂紧了胸前,浑身都在颤抖。

她眼含泪望向墨桑,那个本该是她名义上的丈夫,正震怒的瞪着床榻上的男人。

她今日,该是嫁给他为后的,可现如今一朝为阶下囚,沦他人辱

墨桑怒吼,努力想挣脱开捆住他的绳索:你放开兮尘!

椅子摩擦地的声音,他跌落在地,伴随着女子哭喊,鲜红的长安宫内一片狼藉动荡不安。

乖,自己坐上来。墨怀奕全身赤裸,露出精壮的胸膛,开口命令道。

枫尘兮面惨白:墨怀奕,你滚,滚开!

既然你不愿意,那就委屈我来好了。墨怀奕丝毫不在意,他覆身撞了上去。

枫尘兮在这一番双重刺激下,晕了。

啧,真没劲。

天光微亮,枫尘兮悠悠转醒,她动了动疲惫的身子,仿若散架一般。

小姐!您可算是醒了。西芷守在一旁。

这一觉睡得,她极不安稳,她好似做了个极长而可怕的梦。

梦里?!

西芷,大哥哥呢?枫尘兮拉住她衣袖,迫切问道。

小姐,汉武帝已被废,睿王不日便要登基为新帝了。西芷面露伤心,眼落在枫兮尘脖上,流露出心疼之色:小姐,您多为自己考虑些,如今该如何顾全枫家才是。

原来不是梦啊

枫尘兮沉默,她晕倒前,男人对自己的报复,身体传来的不适是那么清晰明了。

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枫家呢?

三年前,她给予的那场羞辱,轮说是墨怀奕,便是她自己都觉得伤人。

少年时的他,孤傲不可一世。

皇室一族,墨怀奕排行第六,乃是宫女所出。

无显贵母家支持,无帝王疼爱,不过是一不受宠的皇子罢了。

她与他相遇于枫树下,相知桃林时,承诺于梨花雨落时。

年仅十五的枫尘兮,生的花容月貌,是京城不可少得的灵动狡黠美人。

枫府嫡出千金,镇南王唯一的外孙女。

当其重,必顶其责。

她的婚事向来由不得自己做主。

她是真心待之,可到底二人身份悬殊,这便注定了怀奕与她的殊途同归。

更甚汉武帝墨桑生母虎视眈眈。

其母乃是熹贵妃,认其有夺嫡之嫌,明里暗里招招致命,若不是她暗中化解,只怕怀奕早已成一具尸骨。

三年前,墨桑被先帝册封为太子,墨怀奕封睿王,熹贵妃开始坐不住了。

她害怕他会威胁到自己儿子的地位,设下圈套,以墨怀奕私藏兵器为由,要将他入狱,要杀他。

她无法,找到墨桑,苦苦央求。

枫尘兮,我要你嫁给我,做我的皇后。

墨桑提出了这个条件。

她终是无奈,点头。

墨怀奕离去那日,她跟在后头,望着。

那孤寂的背影,她心疼坏了,可她不能不能上前,脚生生顿在原地。

你一介无权无势的皇子,卑贱宫女所生,还想娶我枫家嫡女,镇南王的外孙女?枫兮尘知晓,在他们的身后,有熹贵妃的人。

未免太可笑了些!

你不过是我枫尘兮闲来无事逗趣的宠物罢了!

你在痴心妄想些什么?本小姐劝你不该有的心思莫要再有!

夕阳下,橘红色的光映红了少年的眼眶。

他转身,绝美带有几分青涩的面庞,死死望向她:枫尘兮,我会让你后悔的,一定!

脑海中浮现那一幕,少年倔强带恨的目光刺的她生疼。

枫尘兮闭眼,抚上胸膛。

可她到底,是不会后悔的怀奕,至少你还活着。

枫小姐,得罪了。这时,外头走进来两个侍卫,不由分说押着枫尘兮朝宫外走去。

刑场上,熙熙攘攘看热闹的人群围成一圈又一圈。

刑台中,跪满了一地人,她一眼望去。

皆是熟悉的面孔,汉武帝依旧是那席鲜红的喜袍,玉冠。

枫尘兮目欲眦裂,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枫尘兮,你个贱人!

有人在咒骂着,有人在啼哭,有人面灭惧灰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