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妩媚江山
《妩媚江山》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沈知禾秦昱熙小说阅读

妩媚江山剩菜剩饭

主角:沈知禾秦昱熙
主角叫沈知禾秦昱熙的小说叫《妩媚江山》,本小说的作者是剩菜剩饭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孚玉国以富强而得名,沈明泽登基后更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一场盛大的宴会,歌舞升平彰显着欢乐,一位姑娘正翩翩起舞百官称奇,正当所有人沉浸在乐声之中时殿外一阵喧哗。殿中的乐声也戛然而止,殿外觥筹交错,火光四...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7-12 11:21:10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沈明泽跟着御林军来到了天牢,受伤的狱卒抬起带血的手趴在地上无力的颤抖着。

看到了沈明泽,趴在地上紧紧的抓住他的脚无力的说道:“是二皇子,是二皇子把他们放走了!”

狱卒说完就断了气,沈明泽脸色如百草霜,咬紧了牙,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额头的青筋暴起。

沈明泽转身眼中露出凶光道:“将二皇子给我抓回来,朕要亲自盘问。”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时太监又跑了进来恭敬的说道:“回禀陛下,秦少统领现已进城。”

沈明泽听到这话眉间紧蹙的双眉展开了些许,皇后姚氏刚刚苏醒就听到了自己儿子越狱的消息,胸口一闷又晕了过去。

沈知禾也让竹盈放出消息,坐在床边挽着青丝,倒要看看结局是怎样的,想到这里,唇角忍不住上扬。

当年杀我娘亲,我要你们所有人都给我娘亲陪葬,沈知禾借着阳光抬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她一定不会让这皇宫安宁的。

竹盈突然推门而入,低着头捂着脸,眼睛微微泛红,沈知禾睨了一眼唤了她一声招呼到自己身边。

抬起她的头道:“谁打的?”沈知禾气息突然变了,竹盈低着头抹了抹眼泪,委屈道:“是淑妃身边的知鱼,奴婢去给你那桂花糕,却被她抢先拿走了,奴婢没拿到。”

竹盈捂着脸,沈知禾蹙眉,这个知鱼又是个什么不怕死的小卒,深吸一口气笑道:“无事无事!”

这个淑妃当年在宫中处处与她娘亲为敌,他有两个儿子,沈知禾心里在密谋些什么。

祁王府中,御林军破门而入,推门,只见沈亦书倒地昏迷不醒一旁还有血迹未干的长剑,沈亦书被泼醒,睁开眼,他已经身处天牢,抬眼看着沈明泽,沈明泽双手负在身后。

沈亦书咽了咽喉,满脸的狼狈看着自己父皇更是瑟瑟发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沈明泽走到沈亦书面前,没想到自己这个满腹诗书的儿子会做出这种事。

沈亦书身体在发抖缓缓开口道:“父皇…”

啪迎面而来是痛得他头晕眼花的巴掌,沈亦书有些不明所以,沈明泽却开口道:“好啊好啊,你们兄弟俩还真是翅膀硬了,你居然放走了叛军还让他们带走了你大哥,好大的胆子啊!”

沈明泽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居然都会这么做,背叛自己觊觎王位,他曾经还沾沾自喜自己的儿子们和睦,现在他真的错了。

沈亦书咽喉完全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里阵阵余悸,御林军从房中找到了和叛军相同的令牌,沈明泽拽过来,沈亦书看的真真的,他自己都不可置信。

沈亦书挣扎着看着沈明泽的眼神,他心里怯懦了,怯声怯气的解释道:“父皇,儿臣真的没有,还请父皇明察。”

最忌讳的就是这种事,沈亦书脸色瞬间煞白,没想到这种事还真的落到了自己身上,那个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沈明泽闭了闭眼,沈亦书局促不安,他只不过是喝了一碗茶就不省人事了,到底是谁,那个丫鬟他顿时怒火中烧,现在被关进了天牢,什么都做不了。

沈亦书胡乱的拍打着地上的干草,真是没想到也会被人算计,看着暗无天日的天牢,沈亦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秦昱熙进了宫,马上就把沈砚辰交给一旁的太监,他也不是太医,秦昱熙凯旋而来,沈明泽得知秦昱熙回来时发现了受伤的沈砚辰。

秦昱熙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沈明泽是皇帝,他作为臣子有些能问有些不能开口。

沈明泽脸上的阴郁消失,拍着秦昱熙的肩膀笑道:“爱卿辛苦了,真乃是我孚玉国的猛将,有你在我孚玉国永垂不朽啊!”

秦昱熙有些受宠若惊拱手作揖道:“这都是臣该做的,为陛下分忧是臣的荣幸。”

秦昱熙战甲还未褪下,沈明泽本想给他举办庆功宴,可实在是有太多不顺的事了,秦昱熙也需要休息。

沈明泽道:“爱卿此行辛苦,爱卿接旨!”秦昱熙立刻跪下,沈明泽站起来借着道:“爱卿护国佑民,特赐护国大统领,黄金万两,白银千斤,绸缎三十匹,各将士赏银二百两,良田千亩,金银珠宝各十两!”

秦昱熙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替众将士谢过陛下!”

秦昱熙领旨谢恩后便退出御书房,也不敢多有耽搁,领着圣旨要将这些赏赐都分发下去。

沈明泽去看了看沈砚辰,又去看了看沈知禾,最后去到凤仪殿。

不曾想短短两天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姚氏倚靠在暖榻之侧满脸的憔悴,今日也不曾吃过午膳,两鬓仿佛有了白霜,没有了一国之母的风采。

双眸黯然,沈明泽进屋,姚氏都不曾走过一丝拨动,他们同床共枕二十余年,也从未如此过。

姚氏看到沈明泽,硬撑着身子要起来行礼,沈明泽赶紧上前搀扶道:“皇后不用多礼。”

沈明泽眼里也是心疼,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如此这般,做母亲的哪里还能扛得住。

脸上的神采奕奕化作了黯然和憔悴,更多的是哀叹,眼中含泪,姚氏紧紧的抓着沈明泽的手,多年来从未在沈明泽这副样子。

沈明泽拭去她的眼泪抱在怀中轻慰道:“皇后,辰儿重伤现在都昏迷不醒,书儿……”

姚氏隐隐抽泣道:“陛下,你真的相信辰儿会造反吗?书儿更不可能,两个孩子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陛下,这件事一定要明察还我儿清白。”

姚氏快要跪下了,沈明泽抱着她,怎么舍得,姚氏在沈明泽怀里不顾身份的大哭,他们现在不是君臣,只是夫妻。

沈明泽道:“禾儿也伤心过度病了,之前给辰儿求情就一直跪在朕的御书房里,唉,这几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情深义重啊!”

沈明泽拍了拍姚氏的背,坐起来看着沈明泽道:“确实,禾儿这孩子也挺可怜的,唉,当年也怪我太意气用事,如今孩子却又无法开口说话。”

姚氏也挺自责的毕竟他们母女俩被赶出宫,自己当年为了镇住后宫之主的位置便将她们赶出了宫。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