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纨绔王爷的宠妃
纨绔王爷的宠妃林沫宫九卿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纨绔王爷的宠妃冉闵不纳妾

主角:林沫宫九卿
主角叫林沫宫九卿的小说是《纨绔王爷的宠妃》,本小说的作者是冉闵不纳妾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林沫本来是做公主的命,可惜她爷爷被一个姓宫的夺了江山,她只能窝在村庄白手起家当仵作。十多年后,她打量着眼前一身红衣的高大男子。“你就是那个姓宫的孙子?”“不嫁就不嫁呗,怎么还骂人呢!”...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7-18 11:38:5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启禀大人,死者为男性,年约在三十到三十五岁之间,死者颈部有明显勒痕,初判为窒息而亡,死亡时间应在昨晚。”

公堂上,初次胜任仵作的林沫,一丝不苟地说完这些话,还是忍不住有些心慌。

要不是父亲病的厉害,她也不会硬着头皮来当这个临时仵作,还好衙门没人能接这个差事,县老爷只能让她上了。

坐在公堂之上的县太爷闻言锁紧眉头,对这临时过来的小仵作着实不太信任。

不过小仵作的父亲在他手下任职多年,而且是兢兢业业,他生怕吓到小仵作,于是故意压低声音,轻声问:“你暂且在看看,死者有无中毒现象?”

林沫闻听大人吩咐,赶紧点头,然后去查看尸体状况,谁知突然想起,出来的急,试毒银针竟然忘记带在身上,只能用手查看死者嘴舌是否有中毒迹象。

谁知这时身后竟传来几声哈笑,紧接着有个男人声音道:“这种检查手法还真是有意思,佩服佩服。”

林沫没在乎那句调笑,而是认认真真查看死者口鼻,片刻后她起身朝着公堂施礼,缓声道:“大人,死者随无无中毒现象,不过不排除他被人用过蒙汗药。”

说完,她才用眼角余光扫向刚才调笑她的人。

那人一身湛蓝色外袍,也不过二十左右岁的年纪,虽面目清秀,可眼神却过于张扬。

接触到这种眼神,让林沫十分别扭,眼底隐隐闪过不悦。

“怎么,为何如此眼光看小爷,难道我说错了?还仵作,你是来搞笑的吧,基本验尸工具都没有。”

宫九卿一边说话,一边摇着手中扇子。

一个目中无人的公子哥,林沫懒得理会,白了那人一眼,将目光移到上方,继续道:“大人,目前为止,只能看出这么多,其他的,还请容许小人,进一步检验。”

县太爷闷闷嗯了一声:“嗯,既然如此,来人,将尸首抬下去,将嫌犯带下去,暂押大牢侯审。”

宫九卿一听,嘴角的笑意僵在脸上。招摇的扇子一收,拧眉道:“你说什么?简直岂有此理,你们哪只眼见到小爷杀人了?”

县令一脸不虞,冷笑一声道:“怎么,本官还冤枉你了不成,当时案发现场只有你一个人在,而且你见官不跪,还藐视公堂,来人,带下去。”

宫九卿闻言脸色一黑,一脚踹开靠近他的捕快冷声道:“我看谁敢。”

说着倒退一步,随手亮出腰牌,县令以及衙门内的一干人等愣了愣。

“大,大人,那是……是顺王府的令牌。”李师爷手擦冷汗结巴着道。

大宁王朝,凡皇亲国戚,都有代表的图案或字。

宫九卿手里的令牌,周围刻着蟒纹,一看便知是亲王才有资格用的,上面刚好刻了一个顺字,正是代表着顺王府。

县令一顿,迟疑问道:“你,你是……?”

“哼!顺王府,宫九卿是也,你们可还觉得,小爷是杀人嫌犯?”

说着宫九卿下巴一扬,又摇起了他手中扇子。

县令心有戚戚,只能躬身行礼:“不敢,不敢,下官无意冒犯小王爷,还请小王爷恕罪。”

宫九卿冷嗤一声,眼角却看到那小仵作眼底闪过一丝不屑。

嘿!这倒有意思了。

宫九卿扇子尖儿挑起林沫的下巴,一双桃花眼中透着轻浮。

“怎么着,小爷说的不对?你不服气?就你这个样子,哪里像个仵作,倒是像小倌馆里出来的。”

林沫眼红,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她也真这么做了,却被宫九卿一把抓住手腕,攥得生疼。

“放手。”

宫九卿眼底不屑,倾身靠近她的同时,鼻翼间嗅到一股子莫名的香味儿,轻嗤道。

“恼羞成怒?难道我说的不对?哪个男人会擦脂抹粉,嗯?”

林沫心惊,更多的是恼怒,登徒子!

猝不及防,林沫抬腿就是一脚,毫不留情,幸亏宫九卿反应够快,否则还真让她得逞了,心底莫名恼怒。

他好不容易从京城“逃”出生天,刚到安宁这片地界,就被当成杀人凶犯押进衙门,还差点蹲了大牢,如今连个小东西都敢朝他亮抓子了。

很好。

看起来这阵子,他有得玩儿了。

“不服气?好啊,你就证明给我看,三日之内破了此案,小爷就承认你是个出色的仵作。”

林沫抬起下巴,眼神对上他的,一字一句道:“若我查出凶手,破了此案,你……向我道歉。”

宫九卿撇过头,一脸欲笑不笑,彻底激怒了林沫。

“怎么,小王爷不敢赌?”

宫九卿哼笑,裂嘴角说道:“用不着激我,你这点把戏,都是小爷三岁前就用过的,不过小爷今天心情好,这局,我跟你赌了,但有一点,未避免你耍赖,或者中途逃跑,小爷要亲自盯着你。”

林沫冷哼一声:“随你的便。”只盼他不要后悔才好。宫九卿无所畏惧,不就是尸检么,这么多年走南闯北,他什么没见过。

然而,当天晚上,宫九卿就恨不得把说过的话咽下去。

义庄。

林沫面无表情地翻动尸体,白日里衙门捕快已经查清这具尸体的身份,是东街张屠户,经年以杀猪卖肉为生。

不知为何,这具尸体的腐烂程度,比她相像的要快许多。这才一日,就已经呈现严重的腐烂相像,这不合常理。

林沫拧眉。

手中锋利的刀子手起刀落,割开死者腹部,瞬间就看到了肠子,还有肚子里一堆乱七八糟的……

林沫依旧面无表情,可宫九卿已经受不了了,扔掉掩着口鼻的手帕,转浑身扶着柱子大吐特吐:“呕……我说你……不是故意恶心我的吧?”

“没那闲工夫。”

宫九卿被堵得说不出话,又不能让这么个小东西看笑话,等肚子里那点东西统统吐光以后,才勉强直起身子,装作无所谓地再次上前,站到林沫身侧。眼角却是看向别处,嘴里不服输地嚷嚷着。

“这有什么,小爷见多识广,一具死尸而已,真以为小爷怕了?”

小说《纨绔王爷的宠妃》 第一章:赌局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