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 千亿甜宠:腹黑总裁求放过
《千亿甜宠:腹黑总裁求放过》大结局免费阅读 《千亿甜宠:腹黑总裁求放过》最新章节目录

千亿甜宠:腹黑总裁求放过三王爷

主角:冷娆司暮
《千亿甜宠:腹黑总裁求放过》是作者三王爷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千亿甜宠:腹黑总裁求放过》精彩节选:被同父异母的姐姐夺了交往四年的男朋友,还被设计丢进混混窝,冷娆前脚打伤人逃跑,后脚借着酒劲拿下了南城最神秘最尊贵的男人,风波过后,残废四少上门强娶,婚后才发现,与她邂逅的美少男竟司家四少司暮。 “谣...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9-02 20:06:09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8章

冷娆不以为然,继续说:“我在拾忆门口看见你了,明明是你给司宸找不痛快,还要反咬一口是他让你难受呢?,卑鄙到利用一个无知女人,不分青红皂白就指责别人的不是。

你以为你是上帝吗?张口闭口就决定别人的生死对错,你连认清自己的本事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格论别人该不该?我忍不了,你听明白了吗?”

“你忍不了,我也忍不了。”司暮掀开被子,长腿一撩,已然站在了她面前。

抬手就要掐住她的脖子,考虑到她的伤,又放下了悬在空中的手。

“好一张巧舌如簧的嘴。”司暮双眼冰冷,视线变成刀剑,一刀刀砍在冷娆身上。

“呜。”

来不及反驳,他扣着她的后脑勺,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低头狠狠一口咬了下去,血腥味四散。

在她回击之前,他迅速离开。

疼痛传来,冷娆都能感觉到嘴唇在流血。

这个变态,这个又丑又变态的死男人。

“你变态。”冷娆忍住委屈,开口骂着。

“还有更变态的,下次你再敢对我出言不敬,后果你承担不起。”

“臭不要脸的死变态,你凭什么欺负我,你欺负我。”

他打也好,骂也好,把她丢去喂鱼喂熊都好,她都能心安理得的认命。

可这样的惩罚方式,她怎么认?认了不就代表她乐意他这样对自己吗?

“这就成欺负了?”司暮忍俊不禁,她一秒切换成柔弱少女给他看,倒叫他生出几分怜惜来,声音也温柔了不少。

“你欺负我,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你算什么男人。”她索性来女人常用的手段,蛮不讲理又可怜巴巴的轻骂。

偏司暮就吃她这一套,搂着她哄起来,“你骂我是残废我还不能惩罚你了,这是什么霸王条款?”

这场相互利用的游戏,双方都乐在其中的演戏,而有的戏,演着演着,就变成真的了。

“冷娆?”她半天没回答,司暮叫着。

“冷娆。”他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

她还是不回答,他没了叫第三遍的耐心,抬手要把她推开,隔着真丝睡衣,一阵滚烫的触感传来。

贴在他胸膛上的脸,把他的睡袍都捂的很热。

流血过多,又半夜淋了雨,现在还被他折腾一通,她终是撑不住病倒了。

司暮打横把她抱下楼,交到了凌风怀里,“快带她去医院,伤口感冒都要好好治,她用处大着呢。”

关心就关心,非得后面再加一句没心没肺的话。

“是少爷。”凌风神经紧绷,抱着冷娆跑出去。

“慢点儿。”凌风刚把冷娆放在车后座上,她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柔弱说着。

“冷小姐,你......”欲言又止,凌风猜测冷娆刚刚在装晕。

“伤口疼。”她微微颔首,长发遮去了大半伤口,那露出来的一半伤口,仍旧看的人心里发毛。

“冷小姐系好安全带。”他打消了疑虑。

她都伤成了这样,浑身滚烫的像个火球,怎么会装晕?

车子飞速在马路上的奔驰,不多时便停在了医院门口。

凌风打开后座车门,要请冷娆下车的时候,看见她正缩在座椅上发抖。

一个二十二岁的成年人,瑟缩成一团,看上去竟跟个十几岁的孩子一般,她太瘦弱单薄了。

凌风只得将她抱下车,匆匆跑进医院。

“缝合好的伤口还能二次伤成这样,下手也太狠了。”医者仁心,她脖子上手指印那么明显,显然这重创是人为。

“劳烦医生仔细检查治疗。”凌风站在门口,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我当然会仔细检查耐心治疗。”医生没好气的回了一声。

把冷娆伤口上的线重新拆开,消毒清理。

伤口发炎,有稍微的化脓浮肿,医生一按伤口,冷娆疼的连忙抬起手来做出阻止的举动。

“疼,很疼。”干裂的唇瓣一张一合,面上无变化,只是她的手还悬在半空中。

女医生略微皱眉,凑近冷娆脖间伤口,动作轻缓的用镊子翻开皮肉,里面的玻璃碎渣肉眼可见。

“第一次处理伤口的时候连玻璃渣都没取出来,你是带她去找了什么庸医?”医生眸色含怒,一身凛然正气。

“伤口没有清理干净?”冷娆意外的问着。

是司宸带她去的医院,医生也是他找的,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除非是他有意安排。

可是,他救自己的时候,毫不犹豫,掌心几乎被刺穿......

足足在司暮的别墅里养了大半个月,冷娆才恢复如常,饶是用着最好的药,伤口还是留下了明显的疤痕。

“好了?”别墅顶层阳台上,司暮问着冷娆,声音冰凉。

“嗯,全都好了。”她恭敬的如同古代伺候少爷的丫鬟,回答着。

墨色长发及腰,她穿着一条白色长裙,更显清纯,漆黑的眸子盯着司暮右手指腹把玩的那枚硬币,好奇的问着:“这枚硬币对你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她也曾给司宸留下过一枚硬币,到现在他都没有找过自己,看来是将那天晚上的事情抛之脑后了,偏她还在耿耿于怀。

此时看到司暮手中的硬币,她不免有些多想。

“你想它对我有什么含义?难道你用硬币做过定情信物?”司暮不答反问,麽挲硬币的动作更加温柔,仿佛那是宝贝。

黑曜石般的眸子定格在冷娆身上,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花香混合着酒香的味道,至今让他记忆犹新。

“谁会用一块钱硬币做定情信物?”她的一块钱是定金,才不是信物,她从未给过谁什么定情信物,连张闽琛都没给过。

“明天张闽琛的婚礼,你代我去参加。”司暮收起硬币,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做到自己身边来。

“为什么是我?你又不避讳你的长相,为什么不自己去?”她不想去自讨没趣,张家和冷家,都不想她出现在婚礼上。

“不是长相,是脸皮。”司暮纠正道。

丑陋到令人作呕的,是扣在他如玉石雕琢的俊脸上的一张皮,自然称作脸皮更合适。

“明天司宸也会去,这次不要再失败了,你也应该叫你爱着的男人明白,他娶得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

小说《千亿甜宠:腹黑总裁求放过》 第8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