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龙王神婿
龙王神婿张浪卓采微小说在线阅读 龙王神婿最新章节

龙王神婿小手拍拍

主角:张浪卓采微
独家完整版小说《龙王神婿》是小手拍拍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浪卓采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虐婿一时爽,追婿火葬场。...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04 13:30:2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那个神秘的化劲高手,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根本查不到任何痕迹。

按理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化劲高手不是大白菜,这种层次的高手,连藏龙卧虎的军中都不多见。甚至连连张浪自己,也是退役之前一年,才在机缘巧合之下,堪堪突破化劲,成为神境高手。

所以,怎么可能凭空冒出来一个化劲高手,然后又凭空消失了……张浪找了十年,也思考了十年,最后只有三可能。

第一,出自豪门世家。

第二,出自隐世门派。

第三,来自军中。

再没有第四种可能了,这种层次的高手是不可能没有效忠对象的,因为单单是日常的修炼资源,就是一笔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关键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

野生的化劲高手,根本不可能承受的起。

前两种可能,张浪没办法查,因为能养得起化劲高手的,只有那些底蕴深厚的真正的世家大族和隐世门派,封闭性太高了,稍微去探查一下就会走漏风声。关键有些隐世门派,你连山门都找不到。

至于军中……张浪明里暗里查了十年了,但凡是有怀疑对象的,他都想尽办法接触了一遍。但三大军区呢,他只是蛮荒一地的元帅,另外两大军区他不可能伸的进去手。

甚至连蛮荒一地,张浪也不敢说自己掌握全部的情况,能人异士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最后,张浪终于醒悟了,这条线索,有等于无。

终究是,人力有时尽啊!

至于留守的一半家族卫队,为什么溃败的那么快……这个可能性也很多,比如被人下了毒,又比如有内部人背叛偷袭。

可惜,人都死光了,又过去了十年,也是无从查起了。

当然,还有一个线索,那就是当年被抢走的龙纹血玉。

张浪几乎可以肯定,那个神秘的化劲高手,大概率是奔着张家祖传的龙纹血玉来的。

但是,说实话,别说得手的那个人,几乎不可能把龙纹血玉公布于世,就算是人家把龙纹血玉放在张浪面前,他都认不出来……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有亲眼见过龙纹血玉是什么样子!

从来都没有!

那玩意儿是张家的传家宝,从来都是传男不传女,传贤不传长……在张家自然是传给了大哥张恒,毕竟十年前张浪还是个懵懂少年,继承家业这事儿压根儿就和他没有关系。

所以张浪才会不惜暴露龙帅的身份,直接在赵雄才的寿宴上送棺材,又不当场收割人头,还留了三天时间,为的就是**一下对方,逼的他们不得不去找当年那个化劲高手求助……实在也是别的地方找不到线索了啊。

然而一天过去了,暗中盯着赵家的眼线报告说,赵家到目前为止还毫无动作,也没有高手进入赵家协防。

局势透着一种说不出来奇怪。

赵家人就不怕死吗?

天空中不知何时飘来一朵雨云,连绵细雨哗啦啦下起来,张浪恍若未闻,盘腿坐在客厅里,闭上眼睛,静静地思索着。

当年的那桩灭门惨案,真的是到处都透着一股诡异,明明有着那么多的调查方向,可是却没有一个能查的下去的,最后张浪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由暗转明,亲自下场,强忍着杀贼报仇的冲动,耐心地给予对方压力,逼迫他们露出破绽。

但只要亲自下场了,就会出现不可控的风险,万一“那个人”被惊动,把知情人灭口,然后藏了起来……那张浪就真的徒呼奈何了。

所以现在,张浪还真不能干掉赵雄才,因为只有赵老狗活着才能引出真正的幕后黑手。

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

如果可以,张浪宁可不要这种理智,他快要忍不住了!

悲伤,愤怒,悔恨……这些负面情绪,都不能帮助张浪找到真正的幕后元凶,甚至还有可能会迷惑张浪的理智,**他在冲动的时候,做出一些情绪化的行为。

但这些负面情绪也并不是毫无价值,起码可以时时刻刻地提醒张浪,你还有血海深仇没有报,不要放松警惕,凶手还在逍遥法外呢。

一直以来,张浪都在用这样的方法,激励自己,磨砺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隐忍,沉稳,耐得住寂寞。

然而真到了昔日自己的家、现在的废墟里,想想自己的亲人们尸骨无存,连个坟茔都没有,逢年过节想要祭奠一下,都没个地方……张浪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仇恨和痛苦,犹如一把钝刀子,一刀一刀地割着他心尖儿上的肉,让他痛苦万分,每一分每一秒,都不得安宁。

张浪想杀人!

想杀很多人!

张家十三口,死的太惨了啊!

张浪猛地站了起来,双眼睁开,两行血泪流了下来。

“方磊!”张浪爆喝一声。

“龙……大哥!”方磊从墙角跳了进来。

“把这里收拾一下,然后,”张浪森然说道:“跟我去提前收点利息。”

没过多久,奔驰大G就风驰电掣地驶出了废墟,连绵细雨将一切人为的痕迹,都被雨幕冲刷的干干净净。

此时的赵家,一片愁云惨淡,几个核心成员聚在赵雄才的书房里议事。

管事赵立德是最后一个进来的,关好了房门,他就脸色阴沉地说道:“爹,佣人们都跑光了,我把工钱都加到三倍了,也没有人肯留下来多待几天。”

赵立德没说的是,还有很多佣人,甚至连这个月的工钱都不要了,直接就跑路了。

还有的佣人直接当面就怼了他:龙帅要杀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说明你爹是个十恶不赦的恶棍。

这可不仅仅是钱的事,也不仅仅是龙帅所谓的凶名赫赫,而是龙帅在民间的巨大声望——普通老百姓没那么高的学历和见识,但他们有一个朴素的认知:龙帅是个大英雄,你们和龙帅作对,那你们就是坏人。

赵立德是赵老爷子的儿子,但他并没有去家族企业做事,而是当起了大管家,他也是平时跟佣人们接触最多的人,所以他最先察觉到一个危险的信号:不管以前赵家在春城民间的声望如何,都不重要了,因为从龙帅送棺贺寿开始,赵家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这意味着,赵家在春城本地,别说求助了,甚至连同情分都拿不到。

赵雄才面色灰败,仿佛已经风烛残年,嘴里喃喃自语:“多少人,多少年,才奋斗到这一步,居然一下就垮了……”

书房里几个家族核心成员的脸色,都极其难看,但也没有人吭声,就那么死一般的沉寂着。

最后,赵立德终于忍不住了,说道:“爹,咱们家确实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了,必须要向那个人求援了,否则……这么多年努力打拼出来的基业,就全便宜别人了!”

终于有人提及了“那个人”,书房里的几人顿时眼神活泛起来。

所有人都知道,赵家和娄家能快速崛起,就是吃下了张家灭亡后空出来的巨大红利……要是背后没有强大的势力支撑,这么大的红利是肯定吃不到嘴里的。

只是赵雄才一直对“那个人”讳莫如深,从来不露半点口风。反倒是赵老爷子的弟弟,有一次酒后失言,说了些只言片语……但第二天他就溺死了,据说是酒后失足。

从那以后,整整十年,赵家就再也没有人敢提及“那个人”了,直到现在。

赵雄才脸色灰败,声音嘶哑,好半晌才说道:“你们说,咱们家和龙帅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春城距离蛮荒也有上千公里,从来就没有过任何交集,龙帅为什么突然给我一个黄土埋到脖子的糟老头子送棺材?有必要下这样的死手吗?”

几个核心成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说我们哪知道啊,谁知道你个糟老头子当年在外面造了什么孽?

赵立德也是摸不着亲爹的思路,一脸茫然。

赵雄才摆了摆手,说道:“你们都退下吧,立德留下……对了,今天的话,不要外传,否则,就自己准备后事吧。”

几个核心成员吓得一激灵,慌忙赌咒发誓一番,然后才仓皇退去。

赵雄才低声说道:“你去当年那个地方,查看一下……你自己去,别带任何人,也别让任何人发现。”

赵立德懵逼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赵雄才说的“当年的那个地方”,指的是什么地方,顿时就是一个激灵,只觉一股凉意直冲后脑勺。

“爹,你是说……龙帅他就是那个……”赵立德的上下牙都开始咯咯作响了。

如果当年逃走的那个少年,就是现在的龙帅……那他们赵家还挣扎个屁啊,直接全体挂路灯算了,还能死的体面点儿。

这种血海深仇,人家不千刀万剐了他们赵家满门,都算是善良人家了。

赵雄才幽幽地说道:“不是龙帅,龙帅是从小就在蛮荒长大,这一点毋庸置疑,你不懂巫医传承,这玩意儿是必须要从三五岁就开始泡药浴的,超过十岁练这个,十死无生……我怀疑,现在龙帅身边的某个心腹,就是当年张家跳河逃走的那小子。”

赵立德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感觉腿肚子软的厉害——龙帅的心腹……那也得罪不起啊!

当年他们可是灭了张家满门十三口,连张恒那个刚满月的孩儿都没放过!现在姓张的那小子要是回来复仇,肯定也会灭了赵家满门……

赵家现在可有一百多口子人!

“不要慌!事情还没确定呢。”赵雄才低声喝道:“你去!查看一下那个废墟里,是否有香烛纸钱……如果有,就别回来了,也别跟任何人联系,马上走!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爹!我不走!”赵立德顿时泪流满面,直接就跪下了,抱着赵雄才的大腿哭道:“要死咱爷俩死一块!让我儿子去吧,给咱们老赵家留条根儿!”

赵雄才也是老泪纵横,摸着赵立德的头,呢喃道:“患难见人心啊!立德,还是你靠得住……不过这事儿,还是得你去,年轻人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我只信得过你!”

赵立德死也不离开,最后赵雄才只能答应,让赵立德的儿子去。

赵立德离开书房,走过转角,顿时长吁一口气,这才发现整个后背都被冷汗打湿了!

毕竟是父子一场,赵立德对自己老爹多疑的性格,那是再了解不过,他要真敢当场答应离开……那他肯定别想离开。

出了老宅,赵立德也不回家,直接离开,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

而书房里,赵立德关门出去以后,一个人影从黑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刚才七八个人都在书房里,愣是没有一个人觉察到书房的角落里,还有一个人站着。

“先生,你也看到了,立德没问题,当年的事情,只有我们爷俩知道,第三个知情人,十年前就被我灌了二斤白酒以后,亲手给溺死了。”赵雄才说道。

“我信你!”那个人深沉地说道,然后走过来,曲指在赵雄才的身上戳了几下。

赵雄才惊骇地发现,他居然动不了了,而且也说不出话来……点穴!这一定是传说中了的点穴功夫!

也只有化劲高手,才能使出来这种传说中的功夫!

然后赵雄才就面如死灰,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拿出一根针筒,将一管粉红色的液体,从自己的脚底板,打进自己的身体里。

赵雄才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满眼不甘,但很快,他的嘴巴就开始歪了,整个大脑开始急速地充血……

而神秘人,只是默默地看着赵雄才,眸子里没有任何感**彩,仿佛只是在无意中踩死一只蚂蚁一般。

小说《龙王神婿》 第8章:那个人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