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
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金穗孟思昭小说全文阅读

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关宁

主角:金穗孟思昭
主角是金穗孟思昭的小说叫《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是作者关宁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重生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二十一世纪的外贸精英金穗加班猝死,重生为七十年代的一个军嫂,丈夫常年在部队,寄回的工资被公婆强占,娘家人也不放过她,吸她血让她扶持哥哥,还得养两个大姑姐留下的双胞胎,生活也太苦了!金穗表示这种窝囊日子...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29 16:29:0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分家是许秋平的七寸,是她的命门,提不得。一提她整个人就蔫了。

她当然是想分家的,但分家就拿捏不了金穗,孟思昭的工资最少得分一半出去。金穗拿着一半的钱过得滋润,她还得养一大家子,可是不行的。

她不敢应下,继而把怒气撒到虎子身上:“哭哭哭,就那么没出息,一个男孩子这么娇气将来能干什么?”

胡慧芳听见婆婆骂虎子,委屈地说:“妈,他还只是个孩子。”

娟娟和婷婷有糖吃,又被金穗护着,看见坐在地上的虎子,纷纷扮鬼脸着笑他:“赖哭王,跌下床,猫来舔,狗来扛。”

虎子被这么嘲笑,哭得更大声。金穗看着许秋平和胡慧芳那发白的脸色,心里有一丝愉悦。在这股愉悦地驱使下,她叫住站在门口发呆的孟思明:“思明,过来。”

孟思明听到嫂子叫她,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妈,又控制不住地朝她走来。

金穗领着三个孩子进了屋里,打开布袋子,从里面拿出最后的两颗糖递给思明:“这个糖是每人两颗,娟娟和婷婷也只吃了两颗。”

随后又拿出四个绿豆饼,三个孩子一人一个,还剩一个,金穗递给思明说:“这个就给虎子。我不是对他有偏见,但他上来就抢的这种行为是不对的,所以得接受一点惩罚。娟娟和婷婷是大姐的孩子,作为小叔,你得爱护她们,懂吗?”

思明看着这个嫂子,说话语气平缓温和,又讲道理,跟以前那个差得天远地远。他接过东西,愣愣地问她:“二嫂,你是换了个人吧?”

金穗吓一跳,这个心思简单的小孩子莫非看出什么名堂来了?

于是她虎着脸说:“换了个人也是你二嫂。”

分完东西,她得去洗衣服,打发思明带着两个小女孩子出去:“行了你们出去玩吧,别带她们去危险的地方。”

孟思明出去之后,递给虎子一个绿豆饼,同时骂他:“你一个男孩子坐地上哭羞不羞啊?还有你是哥哥,怎么能动手抢妹妹们的东西?你这个毛病不改,下次我直接揍你。”

胡慧芳看见思明给虎子分东西了,心里还挺高兴,但听他这样训自己的儿子,她又拉了脸,转过去跟许秋平说:“妈,你瞧瞧思明说的都是什么话?”

许秋平把思明当心肝宝贝疼的,儿媳妇这样说,等于在说她这个婆婆没教好自己的儿子,横着眼珠子问:“他说的没道理?”

思明说:“大嫂,虎子抢妹妹们的东西就不对,做不对的事情就该评批教育,不然以后走歪路了就晚了。”

胡慧芳那个气啊,被金穗摆了一个下马威不说,还被婆婆和未成年的小叔子教育,这脸实在没地方搁。

以前全家人最爱挤兑的人就是金穗,虎子没少抢娟娟婷婷的东西,也没谁说过这是不对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

特别丢脸是因为有一个外人在,这个外人是刘露。她是许秋平娘家大嫂的侄女,这种亲戚关系排起来,也随口叫陈大春表哥,叫她表嫂。

刘露是她向婆婆提议叫来的,而且叫来的目的是为了气金穗。

结果还没气着金穗,自己倒先被收拾了,那叫一个难堪。

好在刘露是个一根筯的人,她不解地问许秋平:“姑姑,她怎么敢说分家了?”

许秋平没好地说:“谁知道她哪根筯坏了。”

金穗不知道别人在背后讨论她哪根筋坏了,昨天换下来衣服得去洗。她把脏衣服装到盆里,端着往河边走去。

孟家湾生产大队是倚在吉利河边上的一个村子,因为河水在此处绕了一个弯而得名孟家湾。村子里洗衣服的地方在河边一个背阴处,需要从上面走斜坡下去。

这儿平铺了几块石板,中间用水泥混着粗砂衔接。周围则是两米多高的峭壁,人站在下面,根本看不到上面是什么情况。

如果有人存了坏心思,趁着人洗衣服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摸下来,然后把人推到河里,那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这个年代又没有摄像头。白天村子里的男人都出去上工,女人在家里干家务,外面很少有人走动。

干了什么坏事也没有人看见。

想到这里,金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说不定原主当时就是在这儿洗衣服的时候落水的,事后就说她跳水自尽,也不是没这个可能。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于这一段记忆就是想不起来。

金穗警惕地看着四周,随后把湿了的衣服收进盆里,再端回去,到下游的一处浅滩洗。

这儿没有可以搓衣服的大石块,她管不了那么多,拿手随便搓搓就成。反正这些衣服,等拿到钱买新的也就不穿了。

今天太阳很好,气温比前两天高了些,不过下午三四点钟,河水是冰冷的。金穗还在生理期,摸着冷水洗衣服,那滋味太不好受。她在心里盘算,等分家了,天冷就烧热水洗衣服。

洗好衣服回家,正好可以收被子腾出位置来晾衣服。现在盖的被子,是一块大的红绿条纹被面,外加大红色的鸳鸯牡丹被面芯钉起来的。等天热的时候,得把被子拆开来洗。

因为麻烦,所以整个冬季,人们的被褥是不洗的,最多在天气好的时候拿出来晒晒,拍拍灰尘。

金穗再顺便把自己住的屋子打扫一遍。屋顶是草盖的,上面的叶子还是润润的,挂着一些蜘蛛网,那个破柜子上积了很多的灰。

搞完卫生,天黑了,她自己累得腰都直不起来。

隔壁屋子传来香味,金穗好奇她们怎么煮鱼,就钻进厨房里去看看。

厨房里烟熏火燎的,她刚进去就被呛到了。陈媛媛和胡慧芳,外加那个刘露都在里头忙活。

刘露一见她进来,就阴阳怪气地问:“金穗,吉利河的里水好喝吗?”

“你不是一直在喝吗?”金穗反问她。吉利河沿岸的几个村子都没办法打井,平常吃水都是到河里去挑。

刘露抿嘴笑:“我是问你,跳到河里喝水好不好喝?”

金穗学她那样笑:“想知道?想知道你也跳进去尝一尝!”

刘露没有生气,一边往灶里添了两根柴一边说:“我又没偷领钱,用不着以死谢罪。”

小说《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 谁知道她哪根筯坏了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