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抹一生尘埃
凌容皓月是什么小说 抹一生尘埃免费阅读

抹一生尘埃猗兰霓裳

主角:凌容皓月
主角叫凌容皓月的小说叫《抹一生尘埃》,本小说的作者是猗兰霓裳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是冲龄继位的少年天子,文韬武略,傲视苍生天下尊。朝堂纷争,他被迫大婚。她是出身权贵的宰相之女,才貌双全,养在深闺人未识。一朝为后,她遭受冷遇。他是温文尔雅的亲贵裕王,品貌非凡,辅佐江山众人知。一日相...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0-08 11:41:5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他的眉目棱角分明,那张脸虽俊美无比,却不若裕王那般温和,而是让人心生敬意不敢直视。他身姿挺拔,身形修长,一件玄色披风更衬得他剑眉星目,气度不凡。

他眼神中充满了好奇,抬手摘下那宫灯递与我,开口道:“你是何人?怎会深夜还在这御花园中?”他的声音低沉,如同那张脸一般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魅力,但依旧有着凛然不可侵的震慑力。

这个声音我听过,即使听过一次我也不会忘记——就在我大婚的那个晚上。

我的目光落到了他腰间佩带的那块玉饰上,白色的羊脂玉在夜色下有着清冷的光,上面精雕细刻的团龙祥云精美无比,象征着佩带者高贵的身份。

我淡淡地笑了,心中感到些许的无奈,我们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虽然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都不见到他,但是,却从未想过会这么快又是在这样的时间场合。

是的。他,就是彰轩帝沈羲遥。

我低着头不知怎么回答,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长久地落在我的身上,我微微抬头瞥了他一眼,他的眼神中充满玩味,我知道他在等我的回答。

我深吸一口气,抬头朝他微笑了一下。他愣在那里,我趁他没有回神之际猛地夺下他手中那盏宫灯,转身就跑下了幽然亭。

“循着花瓣走。”后面传来喊声,然后是爽朗的大笑。

花瓣?在晃动的灯光下,果然见到路面上躺着一片新鲜的荷花瓣,前面又是一片……

一路狂奔,我不时地回头,没有看到追赶的人影,心才稍稍放下一点。终于走出了这个“曲径通幽”迷宫。按照我对后宫布局的大致了解,出了御花园的东门就是东六宫了。

东、西六宫由一条南北走向的宫道相连,而这南北宫道的中间,就是我的坤宁宫。我用宫灯照着脚下的路,应该是这条路没有错的,御花园里大多是碎石或者青玉铺路,只有近门处是宽阔的大方石,多用白色,雕着繁复的牡丹。走出御花园的门,又好容易找到了东六宫宫道上的宫门。

心中正在雀跃就要踏进去时,却见一队夜巡的侍卫在不远处出现

我吓得熄灭宫灯,躲在了门边石狮的后面,懊恼自己为何不带一件深色的披风,自己一袭白衣,此时也好遮挡自己。现在就祈求那些侍卫不出这宫门,或,这石狮能助我隐藏不被发现。

毕竟,深夜在皇宫中行走是违了宫规的,更何况我没有带任何可以证明我身份的东西。

脚步声近了,再近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惊惧笼罩着我。眼看一个侍卫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宫门口,突然我听见“唰唰”跪地的声音。

“参见皇上。”

然后是沈羲遥淡淡的声音响起:“嗯,都下去吧。”

又一阵“唰唰”声。他高大的身体挡在了我藏身的石狮前,侍卫整齐地从我眼前走过。

我轻嘘一口气,却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心再次悬起来,正想该如何应对眼前的情况,一只手已经伸到了我面前。

我抬起头,只看进他那双深不见底的漆黑双眸中。我连忙微垂了眼睛不言语。他笑着说:“难道蹲着比站起身要舒服么?”

我“扑哧”笑了,拉着他的手站起身。

他的手温暖而坚实有力。我看着他正要说话,他却回身看了看漆黑悠长的宫道,又看了看天,转过身温和地对我说:“可愿陪我走走?”

我点了点头。心里惊讶他没有用“朕”,而是用了“我”。

他见我点头,嘴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拣起我放在一边的宫灯,从袖中拿出火石,宫灯再次散发出柔和温暖的光。他看了我一眼,就手执宫灯径自在前面走,我小心地落在他后面一步紧随,低着头。

走了很久,两人都无语。我的心“砰砰”跳着,他这样不言语是怎么回事呢?我又该怎么办呢?如果他问起我是谁,我该如何回答?

或者,该如何逃开呢?走着走着我抬头,竟然发现他走在了我的身旁,步子从容缓慢,好似散步。可是,这没有月亮的晚上,凉风凄凄,真的不适合散步。

我望了望他,想说让他回宫休息的话,毕竟明天一早还有早朝。他一向都是勤政好学的皇帝,现在很晚了,更何况风也越来越急了,他穿的又不是很多、很厚,着凉染了风寒就不好了。

我正要开口,他的目光转过来,看着我皱了皱眉问:“你冷么?”

我“啊”了一声,心中甚是惊讶,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细心,却又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垂下眼睛又摇了摇头。

他停下脚步,我也停下来,看着用大理石铺就的宫道,心中慌乱不知他要做什么。突然我感觉有东西披在了我身上,侧头一看,原来是之前他身上穿的那件玄色披风,再看他,只穿着一件银纹单龙墨蓝平锦常服,单薄的面料。

我慌忙要解下那披风,他按住我的手,摇摇头笑了:“不用,我不冷。你穿着吧。”说完,又径自走着。

我上前一步拉住他的衣角,“皇上……”

话音未落,大雨就无预兆地洒下。

他拉了我的手跑起来,我跌跌撞撞地跟在他身后,披风和裙子被雨水打湿绊着我的脚,软底白缎的绣鞋不小心踩在了纱裙长长的前摆上,脚下一滑,腿一弯,惊呼一声,人就倒在坚硬的大理石上。

他停下来,弯下腰就抱起了我。他的头发已经湿了,水嗒嗒地滴下来落在我的脸上。这是不合礼数规矩的,我挣扎着要下去。

他加紧了手上的力度,看着我说:“别动。”口气是那么的不可抗拒。

我僵着身子,任由他抱着我飞快地走着。他抱我抱得是那样的紧,我紧贴着他的胸口,呼吸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也感觉到他坚实有力的臂膀。我将头埋起来闭上眼睛,心跳个不停。

“皇上,您这是……”

伴着张德海慌乱惊讶的声音,我睁开了眼睛,我们已走进一座宫室中,我看到张德海用疑惑的眼神看我。

他没有理张德海,抱着我进了里间,轻轻地把我放在床上。

张德海跟进来,“皇上……”

他看了张德海一眼,没有回答,走了出去。张德海慌忙跟出去,“皇上,您快擦擦,奴才这就让他们去请御医来。”

然后,我听见他不耐烦的声音:“不用了,熬些姜汤来。”

“小六子,快去!”张德海吩咐道。

“哎。”有人匆忙跑了出去。

“皇上,您快换身衣裳。”一阵窸窣声音之后,又传来张德海的声音,“皇上,不早了,早些安歇吧。”

“朕还要看完这些折子,你先下去吧,有事朕叫你。对了,先去找件女子的衣服来。”

我静静地躺着,眼前是明黄的床帷,身边是淡黄的锦被,到处都是龙的图案。我暗叹一声——这里,应该是养心殿了;我躺的,应该就是大羲皇帝的龙床。

该怎么办?我思索着,总不能就这样一直到天亮,况且他一会儿要安歇时就会进来的……

不一会儿,有人进来,捧了一套女子的衣衫。我假装闭了眼睛,听见脚步声离开,这才睁开眼睛。

我起身下床,匆匆穿好衣服,又拿了自己的湿衣,轻轻走到门边,透过门缝我看见他趴在了那张乌木宽桌上,桌上是一沓沓的奏章,他的手中还拿着朱笔。我轻轻上前,看来他是批奏折时睡着了。

我心揪了一下,走回床边取了被子小心盖在他身上,又轻轻摘去他手中的御笔。他头偏向一边,睡得很熟。

我细细地看着他熟睡的脸,那坚毅的棱角柔和了许多,少了那份威严,他也就是一个温和的男子。

我慢慢拉开门向外看了看,门口竟无人守卫,想定是张德海怕扰了皇上给撤下了,不过殿阶下却有侍卫巡逻走动。

趁着一队侍卫刚过,我猫了腰快速走过殿廊。这里应该和我坤宁宫一样有个小小的花园,就一定会有那个供莳花太监进出的小门了。

待我安全回到坤宁宫时,天边已微亮,一路上我躲了好几次巡夜的侍卫。

雨一直下着,虽不若开始那么大,但是我浑身还是被淋透了,脚下渐渐无力,一迈进坤宁宫的宫门看见当值的小禄子,心放下,一夜的担惊受怕后的劳累和风吹雨淋后的寒冷一起涌了上来,再加上先前一天一夜没有休息,我头一沉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朦胧中好像听见皓月让馨兰去请御医,我费力地睁开眼。

蕙菊眼尖看见我醒了,上前焦急地问道:“娘娘,您怎么样?”

皓月、馨兰听见立刻来到我身边。

我挣扎着说:“不要去请御医,只是累了。”

说完,凝神看了皓月一眼。皓月要说什么,我摇摇头闭上了眼睛。

皓月上前给我掖好被子,然后说:“馨兰,你随我去小厨房,还有些医风寒的药,我们给娘娘熬了。蕙菊,你在外面守着吧,让娘娘好好睡一会儿。”

听到她们都出去了,我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小说《抹一生尘埃》 第十七章 奈何君情此时至(1)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