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 七零悍妻不好惹
七零悍妻不好惹by金穗孟思昭完整版 金穗孟思昭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七零悍妻不好惹关宁

主角:金穗孟思昭
金穗孟思昭是《七零悍妻不好惹》的主角,它的作者是关宁,小说主要的讲的是:二十一世纪的外贸精英金穗加班猝死,重生为七十年代的一个军嫂,丈夫常年在部队,寄回的工资被公婆强占,娘家人也不放过她,吸她血让她扶持哥哥,还得养两个大姑姐留下的双胞胎,生活也太苦了!金穗表示这种窝囊日子...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0-08 16:02:3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金穗低头看双胞胎,她们平常就没能好好的吃上一顿,这会儿只管埋头喝稀饭,大气都不敢出。

她再瞟一眼孟广安,他对桌上的这种吵闹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根本懒得开口。

金穗可不想让他这么安静地吃。

“爸,虎子姓陈呢,是咱孟家的香火吗?娟娟婷婷可是姓孟呢。”

偏偏虎子还冒着要吃鸡蛋,胡慧芳大手拍在桌子上,把餐具都震得跳起来:“闹什么闹?没看见你二婶有意见吗?”

陈大春心虚地看一眼孟广安,随后说道:“我们到孟家这么多年了,孟爸在我们心里,不是亲爹,胜似亲爹!”

孟广安看一眼金穗:“你不用挑拨,不该管的少管。”

金穗嗤笑,随手往双胞胎姐妹碗里夹了几片木薯。这个木薯的淀粉含量很足,晒干之后泡过水,吃着还是很有嚼劲。初吃几片觉得新鲜,再多吃几片胃就会胀得难受。

娟娟和婷婷脆弱的胃怎么消化得了这种粗糙的食物。

“那谁吃鸡蛋我不管,娟娟婷婷吃不上我就该管,您说是吧?”金穗对孟广安说。

许秋平跳脚地喊:“金穗,你不过是嫁过来的外人,有什么资格对我们家里的事情指指点点?”

金穗冷笑:“早前你跟我妹妹吵架的时候,不是说骂的是孟家人,让她少管吗?”

许秋平被噎着了。她这个人是这样,骂人很厉害,一讲道理就扯不过。她知道自己的缺点,所以平常她会先抢占发作的先机,胡搅蛮缠。

原来的金穗在这方面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又不敢与她对骂,怕被扣上不孝的帽子。

现在的金穗侧过头看孟广安,笑嘻嘻地问:“爸,我跟孟思昭是有结婚证的吧?出门去人家都喊我思昭媳妇,你说我是外人吗?”

孟广安斜眼看她:“吃饭的时候能不能安静些?”

许秋平母子三人外加儿媳妇全都愣住,这金穗原来最怕的人就是公公,平常孟广安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不敢顶嘴,更不会质疑什么。

今天这是吃错药了吗?

安静些?金穗心里冷笑,安静些能解决什么问题吗?她如今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懦弱没主见的金穗,不把问题解决了谁也别想好好吃饭!

“都是在长身体的孩子,以后他们两个吃什么,娟娟和婷婷也要吃什么!”金穗对孟广安说。

许秋平放下筷子,指着金穗的鼻子骂道:“就两个赔钱货也想吃鸡蛋?做你的春秋大梦去!”

胡慧芳马上跟着说:“你不是把思昭的工资都领了吗?要吃什么自己掏钱去换不就成了?”

金穗倒是把这茬给忘了。她大冷天的掉到水里,源头都是因为她偷偷去领工资了?

她打算好好说道说道。她接受原主的记忆,可从来没有去邮局领过汇款单子。

她皮笑肉不笑地问胡慧芳:“你们口口声声说我去偷领了工资,汇款单上写的又不是我的名字,我是怎么去领的?”

这个问题着实把在场的人难住了。

胡慧芳吱吱唔唔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拿胳膊捅捅陈大春,陈大春没好气地说:“我们怎么知道你怎么领到的?”

陈媛媛阴恻恻地说:“邮局那个王伟宁是你的相好吧?以前他送单子来的时候你们就眉来眼去的。”

孟广安不管家庭琐事,但不能容忍别人给他的亲儿子戴绿帽。他瞪着陈媛媛说:“你乱说什么?”

他向来是家里的权威,一旦他发话,没人敢顶撞。

金穗皮笑肉不笑地问:“你们都看见了吗?看见我跟邮递员眉来眼去,看见我去邮局领钱了?”

胡慧芳咬着牙说:“反正有人看见了。”

“有人是谁?陈大春你看见了吗?”金穗反问。

陈大春黑着脸回答:“我没看见,但就是有人看见了,不然人家怎么会乱说?”

金穗冷笑道:“那他怎么不说我杀人了呢?”

孟广安吃饱了,放下筷子在捻烟丝。他抽烟很凶,一根烟杆从不离手。饭桌上闹哄哄的,吵得他不耐烦地吼道:“金穗你到底有完没完?”

金穗看着他,目光凛然:“当然没完!孟思昭是我丈夫,他把工资寄给我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我去领为什么还要偷偷摸摸?”

许秋平马上指着她的鼻子说:“你看看,你还说不是你领了?你把他的工资都拿走了,是想让我们这一大家子喝西北风?”

“我是说我领他的工资天经地义。再说了,凭什么这一大家子的都得靠他一个人工资养呢?我听说过养父母养老婆孩子的,可没听说过连后妈带过来的孩子都得养。你们是不是过分了呢?”

“你说谁过分?”外头传来一个暴躁的男声。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陈大业风风火火地走进来,凑到金穗身边,握着拳头问:“你他妈刚才说谁过分?”

娟娟和婷婷胆子小,被他这架式吓得筷子拿不稳掉地上去。金穗安抚姐妹二人:“你们吃着,别怕!”

这个陈大业名字叫得很有志气,今年二十三岁,生得牛高马大满脸横肉,整天就游手好闲不干正事。

这孟家劳动力不比别人家的弱,挣的工分却最少,没有孟思昭工资补贴,可真是喝西北风了。

想想就让人憋屈得慌。

金穗看着他,淡淡地说:“谁过分我就说谁!”

“信不信老子打得你满地找牙?”陈大业凶巴巴地说。

金穗站起来,一掌拍在桌子上:“我看你敢动手?我告诉你,我可是军属,你敢打我,我今天晚上我就告到大队去,大队不管我就上公社!殴打军属你们还有理了?”

她这样强大的气场,倒是把陈大业吓着了。他平常在家里就蛮不讲理,是村子里有名的恶霸,谁都不敢惹。

许秋平可不怕她,她也大声喊起来:“那就上大队找队长评评理,你满大队去问问,谁家不是爸妈管钱?”

金穗与她针锋相对:“好呀,那现在就去!我也想知道,满公社还有谁要继子工资养不相干的人!”

小说《七零悍妻不好惹》 殴打军属你还有理了?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