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 七零悍妻不好惹
七零悍妻不好惹免费阅读 金穗孟思昭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七零悍妻不好惹关宁

主角:金穗孟思昭
《七零悍妻不好惹》是关宁最近创作的现代重生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七零悍妻不好惹》精彩节选:二十一世纪的外贸精英金穗加班猝死,重生为七十年代的一个军嫂,丈夫常年在部队,寄回的工资被公婆强占,娘家人也不放过她,吸她血让她扶持哥哥,还得养两个大姑姐留下的双胞胎,生活也太苦了!金穗表示这种窝囊日子...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0-08 18:04:4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金穗就知道想分家没这么容易。过去原主太老实,又没主见,被他们欺负了还没处说。现在她既然来了,可不能再当包子。

大队长走了,村民也不再围观,三三两两地散了。在农村,谁家没有矛盾呢?热闹看过了,可得回家吃早饭上工,免得扣工分。

贺淑芬母女对金穗说:“别怕,有什么事情我们给你撑腰!”

待众人都走了之后,孟广安终于放下他的烟杆,对许秋平说:“给金穗拿十块钱。”

许秋平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你疯了吗?干嘛给她拿十块钱?家里哪还有钱?思昭两个月都没寄钱回来了!再说她打我那一巴掌我还没找她算账呢?”

胡慧芳一听说给金穗拿十块钱,心里酸得像泡进了醋坛子里。许秋平对她儿子是好,但家里的一切都由她把着,她和陈大春一天出去挣工分,一个月也才给上个五块。

小叔子成天游手好闲,小姑子好高骛远想进城当临时工,光这两人都能把家都败光。

陈媛媛跺着脚说:“孟爸,我找工作需要钱打点,我妈都说没有了。”

孟广安不急不徐地说:“思昭原来说每个月要给金穗十块钱,你一直没有给。要是家里没有了,我就去大队借。”

许秋平马上指着他的鼻子骂:“孟广安你有没有一点良心?家里什么事情你都甩手不管,你不知道用钱的地方多着呐?”

“家里钱不够花是谁的错?”孟广安扫一眼陈氏兄妹三个,没再说什么话,但那个意思在场的人最明白不过了。

“家里没有钱!”许秋平咬着牙齿说道。

孟广安说:“那我就去大队借。”

说完他安抚金穗:“事情就这么处理了,你别想分家和离婚的事。我下午就去跟大队长借钱。”

金穗很不甘心,她知道孟广安今天在众人面前丢了个大脸,现在不过是找补而已。但她眼下又没有别的办法。孟广安答应给十块钱,先应急一段时间再说。

她答应孟广安:“行,就按您说的办。”

她带娟娟和婷婷回屋再睡觉。这一大早闹的,人又困得不行。

又睡了两个小时才醒来。今天天气很好,她得去公社供销社跑一趟。

娟娟和婷婷喊饿,她给两个小家伙洗了脸,去正屋餐桌拎开盖子一看,桌子上什么吃的什么没有,厨房里也是空空如也。昨天晚上装鸡蛋的陶罐子不在原来的位置,不知道藏哪儿去了。

孟广安和陈大春去上工,中午是要回来吃饭的。要等他们做午饭再吃,三个人早饿扁了。她着急去供销社,于是厚着脸皮去了隔壁孟思兰家。

贺淑芬在家里带孙子补衣服,见金穗领两个孩子来了,忙问道:“怎么样了?”

金穗摇头:“不让分家,也不让离婚。”

“那你就还得当受气包?”贺淑芬问。

金穗伸头向屋里张望:“思兰在家吗?”

“她洗衣服去了。”

金穗有些难为情地说:“二娘,您家里还有吃的吗?娟娟和婷婷饿了,要做等不及,那边吃完什么也没给我留。”

“我就知道许秋平什么德行。我这边煮了些玉米糊糊,还有红薯,你们将就着吃点。”贺淑芬说着就去拿碗。

“二娘,我不吃了。我身子不利索,要去公社那边买点东西,娟娟和婷婷先在你家跟小壮玩,我回来就接她们。”

贺淑芬一听就知道她去干什么,连忙说道:“行行,别那么客气。”

金穗半蹲着身子对娟娟婷婷说:“你们在家跟小壮哥哥玩,等我回来了给你们买糖吃。”

娟娟和婷婷听说有糖吃,马上乖乖表态:“嗯,我们一定会听话。”

交待完她们,她就起身去了一趟厕所,再回屋去把棉被搬出来晒,然后揣着全部身家去供销社了。

孟家湾离公社有五公里,步行得一个多小时。但她身子不舒服,加上下了两天的雨,路很泥泞,异常难走,花了快两个个小时才到集市上。

今天不是赶集日,集市上几乎没什么人,供销社的售货员坐在门口,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金穗最先去那儿,询问有没有卫生巾。售货员懒洋洋地说:“没有,只有卫生纸和卫生带。”

她知道没有的,就是抱着侥幸心理问一问。纵使再不情愿,她也得买。她还想买香皂牙膏洗发水,但只有肥皂和牙膏,没有票要比有票的贵一倍。没办法也得买了。

买这些花了掉了八毛钱,还有一块八毛钱。

她记得许诺双胞胎姐妹要买糖,供销社里有但需要票,没票是坚决不卖。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偷偷摸摸做点小生意了。她想买点什么小吃也行,不过逛了一整圈,一点收获都没有。路过邮局,她鬼使神差地走进去。

里边有两个工作人员,见她进来了,客气地问道:“这位同志,你办什么事?”

她在脑子里组织好语言,便问道:“我是孟家湾来的,想问问有没有孟广安的汇款单,从部队来的。”

那个工作人员翻了翻单子,从当中抽出一张来看了看说:“有,昨天刚到,打算明天派的。”

金穗说:“是这样,汇款的人叫孟思昭,是我丈夫,汇款单上的名字是我公公的,但他这两天病了,下不了床,我还等着领钱带他去看病,我要怎么才能领到钱?”

另外一个人听她这样说,探头过来问道:“你是叫金穗吧?”

金穗点头:“是的。您认识我?”

那人从柜台里走出来,对她笑了笑:“怎么不认识你?你家的汇款单基本上都是我送过去的。老爷子病了啊,你这样,明天拿结婚证户口本还有身份证过来就行。不过汇款单你不能拿走。”

金穗心里狂喜,面上却装着小心翼翼地问:“这样行吗?有没有违反规定?”

“你我还不放心嘛?”那人笑起来。

金穗看看四周,小声对那个人说:“大哥,你常去我们家,我们家情况你也知道的,老爷子病了,三个孩子不是亲生的,我那后婆婆盯这钱盯得紧着。要是他们来问起,你就说没有,行吗?”

那个人大手一挥:“行,这事儿我就帮你压着。唉,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我是王伟宁,思君的同学。”

哦,原来这就是陈媛媛污蔑与自己眉目传情的王伟宁啊!她都不记得这号人了,这也太冤了!

小说《七零悍妻不好惹》 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