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谁与共醉独行
《谁与共醉独行》凌妙彤沈岐渊皓月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谁与共醉独行猗兰霓裳

主角:凌妙彤沈岐渊皓月
精品小说《谁与共醉独行》是猗兰霓裳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凌妙彤沈岐渊皓月,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冲龄继位的少年天子,文韬武略,傲视苍生天下尊。朝堂纷争,他被迫大婚。她是出身权贵的宰相之女,才貌双全,养在深闺人未识。一朝为后,她遭受冷遇。他是温文尔雅的亲贵裕王,品貌非凡,辅佐江山众人知。一日相...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0-08 19:37:5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夜色渐深,我思量着那边的宴会也应该开始了,遂命皓月过去。给她挑了件桃红的上好绢制衣衫,让她说的话也交代了,重要的是让父兄相信我在宫里很好,皇上对我也是不错的,不要为我担心。

皓月仔细地重复了我教的话,小心拿了盛着那幅绣品的镏金乌木彩云雕的长匣走了。

皓月走了没有多久,我也撤下了坤宁宫里的侍女,从衣箱里找出进宫时带来的白色舞服。这还是我刚学成长绸舞时父亲让三哥从江南制成送来的,用的是上好的白冰蚕丝,又以微微发蓝的罕见的银线绣成芙蓉遍布裙角,三尺的长袖上也有精致的花纹,舞动起来芙蓉花时隐时现。

当我第一次穿起它为父兄起舞后,大哥曾说仿若天人。可自那之后,父亲却不再让我跳了。这裙子,还是进宫时我悄悄让皓月装进她的包裹里的。

今夜,我要为他穿上这件衣裙,再跳一次长绸舞。为他,也为我自己。

我小心地走出坤宁宫,趁着朗朗月色行走在长长的宫道上。今夜,皇帝宴酬凌家大公子凌鸿渐,文武百官和受宠嫔妃几乎都去了,这皇城内的守卫又是裕王负责,因此此时稍稍松散了些。

我没有遇到任何人就来到了烟波亭,他早已等候在那里,背对着我,一袭白衣胜雪。

我停住脚步,站在烟波亭外看他高大挺拔的身形,心想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次与他想见了,心中有些凄凄。定了定心,上前一步,

“王爷好早,那边的宴会已经结束了么?”

他回身,皎洁的月光洒在他身上,白锦缎的便服反射着柔和清冷的光。只是,他的表情并不如我所想的那样带着笑容,眉宇间微微透着心事。

我收起了笑,关切地看着他,“王爷,您怎么了?”

他淡淡地笑着,“没有什么。今日早朝接报,突厥再扰我西南边地,此次规模甚大,皇兄找我商议,望我前去平乱。”

我的心被揪了一下,“很严重么?”

“本王不怕他来势凶猛,本王……”他没有说下去,眼睛盯着西子湖平静的水面,轻轻叹了口气。

我咬了咬唇,走到他身后,浮上温柔的笑容,“王爷放心,我相信您一定能够凯旋。”

他转过身看着我,目光炯炯,“答应我一件事可以么?”

“王爷请讲。”

他顿了顿,“如果这次我能如愿凯旋,想奏请皇上将你赐予我为正妃,你可愿意?”

我惊了一下,心中波澜起伏,许久才定下神来,却不知如何回答,眼神闪烁不定。

他定定地看了我半晌,“看来本王是自作多情了,望姑娘不要介意。刚才的话,就当做我没有说过。”

他兀自笑了,可我看得出那笑容里的失望,心就乱了。

慌忙中我拉住他的袖角,“不,王爷,不是的……”

他的眼神立刻变得明亮,“这么说你同意了?皇兄那边我去说,你不用担心。”

我看着他快乐的笑,心里却好苦。我知道,如果他裕王跟皇上要任何一个嫔妃,皇上多半是会允的,可是,我不是妃子,也不是随便人家的女儿。

我轻轻摇了摇头,没有正面回答他,“王爷,我等您凯旋的好消息。”

他眼睛向斜下方看着,思量了许久,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着我,“相信我,一定凯旋。”

我也点了点头,“我信!”

我们面对湖水而立,彼此并不说话,心里却仿佛交谈了很久。看着月亮升到天顶,我转过头看他,“王爷愿随我去一个地方么?”

“好啊。”

我笑了,转身就走。知道他就在身后,即使前面的路再漆黑我也并不害怕。

那是上午我途经御花园时无意中看到的——皇上临时设立的祭台,祈求太后平安。正好可以用来让我跳那长绸舞。

长绸舞的舞衣袖长一丈,因此在高台上跳方能舞开,也才有飘逸灵动之感。

离高台不远处有一座两层凉亭,是先皇以前用来远观飞龙池景观的,不过如今的彰轩帝似乎更喜欢直接在栖凤台上观赏。这里,就如同那烟波亭一样鲜有人来了,更何况是这样一个晚上。

我将裕王带到亭中,他诧异地看着我,笑着说:“你怎么知道这芙蓉台的?”

轮到我惊讶,“芙蓉台?”

“是的,这是我母妃第一次遇见父皇的地方。”他淡淡地笑开去,眼神迷蒙。

我心中更是惊讶,因为裕王虽为先皇全贵妃所出,但是全贵妃在生下裕王后,因服食了有毒的汤药导致血崩,丢下尚在襁褓中的裕王撒手人寰,裕王是被当朝太后抚养长大的,因此就与先皇的感情甚好。可是,他又怎么会如此清楚地知道自己生母的事呢?想来背后必有隐情,不宜深问。

我笑了笑,“王爷,我想赠您一样东西。”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我。我看了看他明亮的眼睛,里面有一个白衣女子,在夜风吹拂下衣诀翩翩,宛若天仙。

今夜我出门前,用细细的由几种香花制成的薄粉敷面,施了柔和的胭脂,仔细地描了一个涵烟眉,又用了颜色极淡的口脂。

我笑着伸手指向茫茫的夜空,他不解地看着我。我摇摇头示意他闭上眼睛。

“等您听到声音再睁开。”他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我快步走上那高台,伸展了一下,唱起来——

“青天有月来几时,

我今停杯一问之。

人攀明月不可地,

月行却与人相随?

皎如飞镜临丹阙,

绿烟灭尽清辉发?

但见宵从海上来,

宁知晓向云间没?

白兔捣药秋复春,

嫦娥孤栖与谁邻?

今人不见古时月,

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

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

月光长照金樽里。”

我的身体也跟着舞起来,长袖挥洒出去,脚下旋转着,猛然俯下又舒缓仰起,一式风摆柳,一招探海卧鱼,或云步或飞脚……

轻轻地跳跃,长长的水袖在周身萦绕,我灿烂地笑着,心里感到无比快乐。最后慢慢蹲下,白色的长袖从空中缓缓落下,我的歌也停了。

我从夜色中望去,亭中白色的人影借着月光清晰可见,我看见他已经站在了那亭栏边,仿佛笑着。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走下高台来到他身边。他依旧站在那里,眼睛看向我舞蹈的地方。

我轻轻施礼,“王爷可还喜欢?”

他猛然回身,表情如痴如醉,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你真的是这凡间之人?”

我低头微笑,“那王爷认为呢?”说完直眼看他。

他摇摇头,“你不是。”说完笑了,“你是九天玄女。”

我正要开口说话,却看见不远有灯火渐近,还有人声,心中有些慌乱。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一定是看到了我的惊慌。

他给了我一个安定的笑容,“别怕,有我。”说完,看向那灯火,“你在这里别动,我去看看。”

我点点头,走到角落处坐下,看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巨大的黑暗瞬间包围了我,我的心也随之也越缩越紧。

黑暗的树影婆娑,伴着风吹过的“沙沙”声,还有奇怪的鸟鸣,御花园不再是白天那花团锦簇、笑语盈盈的繁盛景象,此时是那么的诡异和恐怖。我抓紧了胸前的衣襟,抬头看着天,月亮不知何时隐藏在了团团浓云之后,风渐渐猛烈起来,有些冷了。

我挪动了xiashen子,裕王已经去了很久,我该如何是好?我悄悄探头看向之前有光的地方,可是此时除了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我惊慌起来,看来裕王的确应对了那些人,难道他和他们一同走开了?

那么这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在这御花园偏僻的地方,我的恐惧上升,身上打着寒战,深吸一口气。看来,只好自己走回坤宁宫了。

摸黑走在御花园中,没有灯火也没有月光,黑暗无处不在,我仔细看着脚下的路,寻思着哪条才是我白天走过的。我心中越来越焦虑,脚下也乱了方寸,走着走着就在这偌大的御花园里迷了路。

我茫然地看着周围没有见过的建筑、花草,心里暗暗叫苦。完了,看来我只有到天明才能回去了。心里仍抱着一丝丝的希望,也许,裕王能回来找我的。可是,我不应该离开那芙蓉台的。我回身看了看,早已不见来时路了。硬着头皮继续摸索着,也许就能在乱走中走出这御花园吧。或者,皓月发现我不在宫里,也会出来找寻吧。

忙乱中走进一处怪异的地方,弯弯曲曲的、脚下只供一人走的小路,两边是一人多高的灌木……等我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身在其中了。

这是哪里?御花园中有这种地方么?我抬眼四下望去,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八角亭,亭中有一盏在风中摇曳着的宫灯,那微弱的光亮吸引了我。

心一横,我朝着那光亮走去。八角亭地势较高,我兴许可以看看路,也可以摘下那宫灯照亮自己回去的路。

顺着那灌木中的路走着,蜿蜒曲折。我抿着嘴,眼睛一直看向那八角亭上的宫灯。渐渐地走近了,我欣喜地登上亭子,心里稍稍安定下来。走到栏杆边向外看去,不由惊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刚才我走进的那片灌木,现在看来竟是一个巨大的迷宫!

我猛然想起这皇宫中是有这么一个玩意的,叫“曲径通幽”,中心就是这幽然亭了。

我稳了自己的心神,心想,那么这里离御花园的东门就不远了。我回身去摘那宫灯,无奈挂得太高只能勉强碰到它的下边缘。宫灯在我一下一下地碰触下微微地摆动,我却累得不行了。

正想跳起摘下它,手已经伸开,头已经仰起,眼前就那么突然地伸出了另一双手。

我惊得一回身,就撞在了一个人的胸膛上。

小说《谁与共醉独行》 第十六章 欲斩情思却萦怀(2)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