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阴阳天定
许轻轻墨沉渊林昊小说叫什么_阴阳天定小说

阴阳天定苏二喵

主角:许轻轻墨沉渊林昊
独家完整版小说《阴阳天定》是苏二喵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许轻轻墨沉渊林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男朋友的定亲礼,一对缠丝双扣银手镯,一支白玉梅花簪子,外加一匹蝴蝶绣的真丝绸缎和一套妆花云纹的大红喜服...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1-10 20:15:1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我迷迷蒙蒙的睁开眼睛,一个线条流畅的下颌映入我的眼帘,往上是开阖的性感薄唇,往下是肤白如玉的锁骨……

锁骨下面描金滚边的黑色袍子松松拢着,依稀可以瞄见里面包裹着的结实紧致的躯体腰线。

“看够了?”下巴被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逼着我将视线抬起,“本君问你话,你发什么痴?”

眼前的男子风姿冰冷,金相玉质,一对黑曜石般深邃的眸子多看一眼就能把人的魂都给勾去。

“什么阴兵符?”我眨了眨眼,十分的困惑。也不知是体内那股灼热壮实了我的胆量,还是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无所畏惧,今天看着墨沉渊这张绝顶好看的皮囊我并没有以往那么害怕,甚至忍不住想多看两眼。

这墨沉渊八成也是鬼吧?

见识过了林伟那样磕碜的再看墨沉渊才知道原来同样是鬼,也分死得好看和不好看的。

“你在跟本君装傻?”墨沉渊眸光一沉,手指往下扼住我的脖颈,“私藏了本君你该知道是什么下场!”

“我都死了你还想怎样?”我委屈又心酸,只觉得自己安守本分的平头百姓一个,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招惹了这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先是对她图谋不轨的林昊一家人,然后是总对她兴师问罪的墨沉渊。

我到底招谁惹谁了?

“你想死?哪那么容易!”墨沉渊眸光深锁,死死的看着我,“我奉劝你一句,最好尽快把阴兵符剩下的部分找出来,不然本君有的是办法让你求生不能求死无门!”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什么阴兵符,听都没听说过,你这人怎么就听不懂……唔!”

我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墨沉渊恶狠狠的堵住,他咬破了我的嘴唇,惩罚似得碾压,堵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本能的想要抵抗,可身体里的那股燥热太难受了,只有被墨沉渊触碰的地方才有一丝的凉意。

反正每次不管我乐意不乐意,都逃不脱被墨沉渊吃干抹净的下场,凭什么只有他能发泄能舒舒服服的?

想通了这一点,我感觉自己也没什么豁不出去的,于是手臂一伸主动勾住了墨沉渊的脖子,烧灼的身体贴了上去。

墨沉渊一顿,眸光里似乎有怒火在闪烁,嗓音冷意:“你一个女子,怎能这般不知廉耻?”

我:“……”

这是什么神逻辑?

他不顾我的意愿把我强行推倒就可以,我稍微主动一下就变成寡廉鲜耻了

我轻哼一声,强忍着想爆粗口的冲动,抱着他的手紧了紧,冲他眨了眨眼,故意发嗲:“小墨墨,来嘛!”

墨沉渊好看的剑眉拧了起来,脸色十分的难看。

我有一种出了口恶气的爽快,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扒在他身上。

原来这个墨沉渊喜欢用强,见不得女方主动,估计是心理上有什么毛病。这样正好,知道他厌恶什么我就专门恶心他,膈应他,让他以后见到我都躲得远远的!

他的皮质瓷白细腻,摸上去又滑又凉,跟绸缎似得,手感特别好,我浑身热得难受,贴着他皮肤蹭了蹭,心里盘算着既然要恶心他就一次性下个猛料,省得以后再来纠缠我。

“小墨墨,快来嘛!人家家想死你了……”

果然,墨沉渊的眉梢抖了抖,嘴角抽了抽,眼神里面都写着厌弃。他呆愣在原地没有动,估计是被我反常的举动给整蒙圈了。

我一个翻身把他扑倒,一边扒拉他的衣服一边大大方方的欣赏大好春光。

别说,墨沉渊看着精瘦精瘦的,但是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衣架子,我脑补着他穿着制服气质冰冷的样子,哈喇子差点没掉下来。

“许轻轻,你找死!”作乱的手被墨沉渊一下子按住,他整张脸黑得跟平底锅似得,怒气都快烧到发尖了,“到底是谁教你的这些狐媚的手段?”

“哪有……人家家就是想……”

“闭嘴!不许这样说话!”墨沉渊冷声打断我,看我的眼神好像恨不能扒了我一层皮。

我心里其实有些犯怵,可转念一想他越是反感说明我的战略方向是对的,反正我已经死定了,用死来威胁我也不怕。

反正大家都是鬼,谁怕谁!

“人家说话本来就是这样,你看不上眼我也没办法。”我挺着脖子硬着头皮把戏演下去,余光偷偷瞥了墨沉渊一眼。

墨沉渊扶了扶额头,估计是太上火了,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趁机偷偷往旁边挪,语气却假装遗憾又无奈:“好嘛,既然你不喜欢,那,那我走了,以后你,你也别来找我麻烦……”

还没溜两步,手腕一疼,被墨沉渊硬生生拽了回去,高大的身影压下来,充满了压迫感。

“你说的没错!本君确实瞧不上你!”微凉的手指划过我的脸畔,低沉的嗓音蕴藏着冷厉,“可你这副身子,本君甚是喜欢,既然阴兵符在你身上,那边替本君养着吧,等时候到了,本君自会取回来!”

听听,听听!这叫什么话!

啊呸!说白了就是馋我的身子!

我翻了翻眼珠子,心里十分的不满,正想着怎么恶心他,结果腰下面一凉,一点前兆都没有就冲进来了。

“唔……疼……”我皱着眉头,下意识的攀住墨沉渊的肩膀,咬着牙瞪他,随着他生猛的动作,断断续续:“像,像你这样不近人情,冰棍似得,不,不懂得怜香惜玉,上,上辈子肯定没女人愿意跟你,所,所以,你,你才拿我泄恨,对,对吧?”

墨沉渊没有说话,动作越发的猛进。

我浑身都被晃得快要散架了,抓着他的手臂哭出声来:“可,可是我毕竟不是,不是你怨恨的那女子,我,我做错了什么,你要,你要把怨恨泄在我身上?这对我,不,不公平!”

我越哭越委屈,眼泪跟不要钱似得流下来。墨沉渊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哭得烦了,低头堵住我的唇,慢慢放缓了力道。

我昏昏沉沉中似乎听到他叹息了一声,透着一股百转千回的凄凉和落寞。

“你说对,你终究不是她……”

小说《阴阳天定》 第十五章 终究不是她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