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洪武医神
陈松朱樉小说《洪武医神》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洪武医神数沙人

主角:陈松朱樉
陈松朱樉是《洪武医神》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数沙人,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赵铁绳一直追着马车,直到看不清时,终于绷不住,大声哭了起来。陈松从马车的车窗收回脑袋,蹲坐在马车中,抹...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1-11 14:31:42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明朝的空气就是好,深吸一口,肺腑都清爽啊!”

槐树下,陈松躺在摇椅上,喝着茶,享受着阴凉。

穿越到大明来之后,陈松也就当度假了,心情很是愉悦。

“嘭!”

就在这时,一阵巨响传来。

还不待陈松站起,十几个衣着铁甲的军士就涌了进来。

看着这些突如其来的军士,刚还在感叹生活美好的陈松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郎中?听说你有生白骨活死人的本事?”

一个满脸煞气的士兵来到陈松的面前,冷声质问。

“我是郎中,但生白骨活死人的事,肯定是谣传!”陈松回道。

“只要是郎中就行,其他的,我管不着!”

.....

十几匹战马从黄土路上飞驰而过。

在这些战马当中,有一个背着药箱的少年坐在马背上惴惴不稳。

少年正是陈松,他死死的搂着前面的军士,生怕掉了下去。

陈松的窘迫引得军士连连哄笑。

疾行半日,这十几匹战马停在了一处军营的外面。

陈松从战马上跳下,将背后的药箱往上抬了抬。

“走,进去吧,王爷就在里面。也是你运气好,竟然能见到王爷这等贵人。”

带着陈松的军士拍了拍陈松的肩膀,往军营里面走去。

走进军营,陈松忍不住的四处观瞧。

军营中的“秦”字大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身着鸳鸯战袄的精悍士兵在军营中来来回回的巡逻。

这些士兵的脸上满是杀气,横肉横生,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不多时,几人停在了一座华丽的大帐外面。

核实身份之后,陈松被带进了大帐。

“殿下,人已经带到了。方圆五十里,只有他一个郎中!”

领头的军士站在大帐中央,冲着坐在上位,沉着脸色的年轻人拱手抱拳。

年轻人衣着华丽,头戴金冠,虽年龄不大,但脸上的威严却不容侵犯。

“还不跪下!”

站在陈松身后的一个军士见少年无动于衷,当堂呵斥。

“免了!”

年轻人摆摆手,随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医术如何?”

“陈松,家住耀州富平县流曲里!”

“你可知我是谁?”年轻人再次问询。

“听闻乃是秦王大驾!”陈松回道。

“知道就好,前日出城打猎,不想今早摔落马下,腿伤疼痛难忍。倘若医治不好,你可知后果如何?”

秦王身子前倾,盯着陈松,双眼如同苍鹰一般。

陈松摇摇头,“不知!”

“杀!”

秦王坐直身子,淡淡的杀气在脸上流动。

陈松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额头上有冷汗出现。

秦王朱樉,作为朱元璋最无法无天的一个儿子,他可不会用过这种话开玩笑。

尤其是成年后多行恶事,荒唐无度,引三秦百姓哀声哉道。

现在是洪武十二年,朱樉刚刚就藩一年,骨子里的残暴就开始展露。

“过来吧,定要好生诊治,否则......”

朱樉朝着陈松招招手。

陈松背着药箱,笑着朝着朱樉走去,心里将朱樉骂了一个底朝天。

来到朱樉的面前,陈松将自己的药箱放在地上,然后弓着身子问道:

“不知殿下伤在何处?”

朱樉指了指自己的右腿,然后艰难的将右腿抬起,放在身前的桌子上。

“这里!”

朱樉掀开裤腿,将包裹着小腿的白色棉布缓慢的展开。

只见一道长二十多公分,一公分深,如同蚯蚓一样的伤口出现在陈松的眼前。

伤口位于小腿腓肠肌上,伤口已经变成了暗红色,还在往外面冒着鲜血。

看了伤口,对于陈松这个医学院的高材生,难度不大。

处理这样的伤口,最好的办法是缝针。

可朱樉腿上的这道伤口太长太深,就这么缝的话,谁知道朱樉能不能忍住疼痛?

万一忍不住将陈松给活劈了,那可得不偿失!

看着楞在那里的陈松,朱樉不耐烦的问道:“能不能治?”

“能能能治!”陈松连连回答。

“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治啊!”朱樉呵斥道。

陈松蹲了下来,蹲在朱樉小腿的旁边,将药箱弄到了旁边。

陈松打开药箱,从里面取出一个用软木塞子塞紧的小瓷瓶、一把金属镊子以及一个巴掌大的小葫芦瓶。

瓷瓶里面是碘酒,是消毒用的。

碘酒的消毒范围比酒精广,而且**性小,所以陈松就将碘酒带了过来。

陈松将小瓷瓶上的木头塞子拔开,用镊子从里面加出一块带着碘酒的棉花团。

就在陈松准备往朱樉的伤口上抹去时,朱樉叫住了他。

“你这是何物?干什么用的?”

朱樉没见过碘酒,皱着眉头看着陈松。

“殿下,这是秘制金疮药,伤口愈合的快!”陈松解释。

碘酒是红棕色,看上去也有些不堪,朱樉怀疑也十分正常。

“殿下,此物无毒,若殿下不信,小人可以先试!”

陈松说着就往自己的手臂上抹了抹。

看到这里,朱樉的戒备心放下不少。

“接着处理吧!”

朱樉指了指自己的伤口,对着陈松说道。

陈松将这个棉球扔在地上,重新从瓷瓶中取出一块,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始处理朱樉的伤口。

碘酒的**性要比酒精的**性小,朱樉也仅仅是皱了皱眉头,并不觉得疼痛。

碘酒处理完毕后,陈松将那个巴掌大的葫芦瓶打开。

这里面的药可是好东西,这里面装的是外伤神药----

云南白药。

还没等陈松往朱樉的伤口上撒,朱樉又问道:“这又是什么?”

“殿下,这也是金疮药!”陈松拿着葫芦瓶开口说道。

“上药吧,告诉你,要是这个药有什么问题,你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朱樉一脸冷厉的威胁着陈松。

陈松没有说话,开始给朱樉上药。

“嗯哼~”

药粉刚一接触伤口,朱樉就发出了舒爽的**声。

云南白药有镇痛清凉的功效,刚刚接触伤口,灼热且疼痛的感觉瞬间消散不少。

这种感觉对于朱樉来说,实在是太奇妙了。

到了这里,朱樉彻底的放下心来。

其实,像朱樉这样的伤口,应该再打一针破伤风才算稳妥。

可陈松感觉,若是自己将破伤风疫苗拿出来,大概率是会被朱樉当成骗子给砍了。

这个时代的人,谁见过打针?

而且,朱樉一直活到了洪武二十八年,就算不打破伤风,也没什么大事。

陈松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回原位,然后站了起来,回到了下面。

“没想到你倒是一个利落的主,要是伤好的快,重重有赏。要是好不了,就按照之前说的来办。

等我伤好了之后,你再回去吧!这几天,你就住在军营吧!”朱樉收回右腿,对着陈松说道。

胳膊拗不过大腿,现在的陈松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哪里能和当朝亲王抗衡?

除过同意朱樉的要求之外,陈松还能干啥?

“带他下去,安排住处,给我把人看紧了,不要让他跑了!”朱樉对着站在下面的那些军士命令道。

陈松被军士带了下去,安排在了一个低矮的营帐中。

这个营帐里面存放着喂养马匹的草料,也就是说,朱樉还是没有将陈松当成人来看。

也是,历史上的朱樉可是一个草菅人命的主,欺压百姓乃是寻常事,怎么可能会将陈松放在眼中?

营帐里面,陈松在草料中刨了一个坑,坐了下来。

背上的药箱也被陈松放下。

“不要想着出去,不管是拉屎撒尿,都不准出来。”

“尤其是晚上,要是被巡营的军士发现,把你头斩下来。”

营帐外面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

陈松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暗骂道:“该死的朱樉,真是败类。”

骂朱樉也只是过过嘴瘾,骂过之后,还要面对现实。

陈松躺了下来,双手枕在脑后,呆呆的看着营帐的顶端。

“唉,莫名其妙的就穿越了,还带着我住院的那个医院穿越了。

也幸亏是带着那个医院穿越了,不然的话,今天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个未知数!”

陈松抬起右胳膊,将袖子撸了上去。

一个婴儿巴掌大的黑色图案出现在陈松的胳膊上。

这个东西正是连通那个医院的媒介。

陈松住院的那个医院是整个西北地区,最大的公办医院之一。

几乎市面上所有的药都有,不客气的说,背靠着医院的陈松,可以治疗这个时代几乎所有的病症。

后世的陈松,因为见义勇为身受重伤,被送进了医院。

在各种医疗手段失效后,陈松也失去了生命。

幸运的是,在失去生命的那一刻,陈松带着住院的医院竟然穿越到了大明洪武年间。

“洪武十二年,大明初年,若是能在这个时候传授后世知识,说不定工业文明将会提前出现在这片土地上。

如果我能插手大明的政事,说不定能推迟大明灭亡。只是,想要插手大明的政事,实在是有些困难。

更何况朱元璋还是一个说一不二,杀伐果断的主。”

陈松躺在草堆上,大脑中不停的思考着这些事情。

也是,带着医院穿越的陈松如果不做出一些改变世界的事情,那可真是白瞎了!

“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朱元璋的老婆马皇后是洪武十五年没了的,现在是洪武十二年。

若是我能赶在马皇后得病去世之前将她治好,以朱元璋和马皇后的关系,还真的事有可为!

到时候,再顺手将朱元璋的大儿子救活。我就不信了,朱元璋会无动于衷?”

想到这里,陈松的眼睛瞬间大亮。

“我就不相信了,有谁会拒绝寿命长的诱惑!

以我背负的医院,肯定能救活马皇后和朱标,甚至还能延长朱元璋的寿命。

这次医治朱樉的事情,未免不是一个契机!”

带着这样的想法,陈松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陈松救活了马皇后,救活了朱标……

最后,大明成了历史上最强大的国家,疆域遍布全球,人人都说中国话。

太阳升起,天地放亮。

陈松从稻草上站起,伸了一个懒腰。

“陈松,起来了,殿下要见你!”

小说《洪武医神》 第1章 殿下要见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