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侯爷的金丝雀
小说《侯爷的金丝雀》夏宛音谢辰全文免费试读

侯爷的金丝雀白小城

主角:夏宛音谢辰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侯爷的金丝雀》的小说,是作者白小城写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作为出身低微的姨娘,阮小梨一直希望自己能有个孩子傍身,可贺烬实在太难撩。他心里有一位白月光,每次在阮小...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1-18 20:55:1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姨娘?你睡了吗?”

“没,你说他们这是在找什么呢?闹了这么大动静。”

她其实不好奇,但一时半会睡不着,就随便扯着话头聊一聊。

彩雀摇摇头,她心里生出点难过来,有些为以后的日子担心,贺烬看起来是真的没把妾侍们当成自己的女人,深更半夜竟然都由着旁人进屋子搜查,一点体面都不给人留。

还好阮小梨穿了衣裳,不然要是身子哪里被人看了去……

她忍不住叹气:“姨娘,以后咱们可怎么办呀……”

这话也问到了阮小梨心坎上,可她不知道答案,只好沉默,彩雀没得到回应,只当她是睡了,也没再追问,心里叹了口气也闭上了眼睛。

然而不等她睡过去,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和之前一样,砰砰砰的一点都不客气。

阮小梨一个激灵坐起来:“又是谁呀?”

“你还想是谁?”

贺烬的声音里透着不耐,隐约还有几分火气,阮小梨心里一咯噔,难道是自己刚才气他的心思太明显,被他发现了,所以特意来找自己算账?

她心虚的摇头:“没没没,这就开门,等会儿。”

彩雀已经下了地,趿拉着鞋跑了过去:“侯爷。”

贺烬看了她一眼:“下去。”

彩雀连看都没敢看阮小梨,就灰溜溜走了,出去之后还带上了门。

阮小梨抱着被子戳在床边:“又要搜吗?”

贺烬不客气的走了过来,坐在了床沿上:“倒杯茶。”

阮小梨有些无奈,刚才让彩雀去给你倒茶你又不要,现在人下去了,又来使唤她。

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且这看起来也不像是发现了自己故意气他的事儿。

阮小梨松了口气,在心里念叨了几句衣食父母,心情平复了许多:“爷稍等,我这就去。”

但溪兰苑没有小厨房,大厨房里的人也不是她能使唤的动的,她绕了一圈,只提了一壶冷茶回来。

”爷,这个……“

贺烬看她期期艾艾的样子,伸手接过了茶盏,一入口就被冰的皱起了眉头,然而他不但没有嫌弃,还一仰头,将冷茶都灌了进去。

”哎,喝慢点……要不我生火温一温吧,冷茶不能多喝……”

贺烬抬眼看着她,眼底还带着几分轻嘲:“现在看着,倒懂事了。”

阮小梨愣了愣才听明白,他这是接的之前的话题,这男人果然还在因为她想要孩子的事生气。

这话没法接,也不想接,她只好垂下头当作没听明白,贺烬将茶盏搁在矮几上,站起来朝着阮小梨张开胳膊:“更衣。”

阮小梨惊讶起来:”爷要在这里过夜?“

她下意识想扭头看窗户,外头是不是下红雨了?

不对不对,应该是抽风了,今天才那么凶的骂过人,现在就要来过夜……

贺烬这人自持的让人发指,从阮小梨进府开始,每个月只来一回,虽说回回都闹腾她腰酸腿软,活像是憋狠了一样,但这个例却从来没破过,今天是怎么了?

眼见阮小梨傻了似的不动弹,贺烬有些手痒,食指都已经曲了起来,可瞧见她还红着的额头,手指就又松开了。

但想起之前她似乎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脸色就有些黑:“我想来就来,你还想把我撵出去不成?”

阮小梨这姓氏十分贴切,性子向来软和,也或者说是没心没肺,往日就算说了什么重话,下回再来的时候,她也还是傻里傻气的,从来不见她记仇。

果然,他话音一落,阮小梨就摇了摇头:”没没没,怎么会。“

看起来真的是完全不在意贺烬的找茬。

但贺烬还是不太满意,却又不知道是哪里不满,只能轻哂一声,催促道:”还不快更衣?“

阮小梨犹豫了一下才放下茶壶凑过来,欲言又止的瞄了他两眼,最后还是没开口。

贺烬眉头拧的更厉害:这是还在想孩子的事?

他有些不高兴,还以为阮小梨是个本分的,原来也会有这些小心思,不过话说回来,她毕竟是个女人,想做母亲也情有可原,只是……不合时宜。

他被服侍着换了衣裳,正要躺下又忽然想起来,刚才那丫头似乎是在这屋子里出去的。

”换套被褥。“

”啊?现在?“

贺烬看不得她这副有些傻的样子,看见就想敲,恨不能让她聪明一些,哪怕只有白郁宁的十分之一也好。

然而他克制住了,只是加重了语气:”现在,快去。“

阮小梨叹了口气,这果然是发现自己之前故意气他了吧,把丫头撵下去了,才又要茶又要换被褥的折腾……

好在她也是干着伺候人的活长大的,虽然心里觉得贺烬事儿多,但还是手脚利落的取了新的被褥换上了,这一顿忙碌,竟然让她冰冷的手脚生出些暖意来。

她搓了搓手,看了看门神一样戳在旁边的贺烬:”爷,好了。“

贺烬这才翻身躺下,挺拔的身体,直接挡住了床边,阮小梨呆了呆:”爷,我还没上去……“

贺烬凉凉地瞥她一眼:”没手没脚吗?不会爬?“

阮小梨:”……“

这人的嘴怎么这么毒呢,要是有得选,她当初一定不会来侯府。

可谁让她当初捡到的就是受伤的贺烬呢,谁让这个人,真的答应了替她赎身呢。

阮小梨认命的叹了口气,轻手轻脚的从贺烬腿上爬了过去,好在这人虽然嘴毒,性格却还不至于恶劣到暗中使坏,不让她上去。

但阮小梨还是有些累了,等头靠在枕头上的时候,不自觉松了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等松完,贺烬就忽然翻了个身压在了她身上。

阮小梨浑身一抖:”爷?!“

贺烬对她的反应十分不满:”你怎么回事?“

他来都来了,难道能什么都不做吗?这副被吓到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阮小梨偷偷瞄了他一眼,那股欲言又止的样子又出来了。

贺烬有些烦躁:”你又想说孩子的事儿?我告诉你,不可能。“

阮小梨眼睛暗了一下,却还是摇了摇头:”不是这个……爷,要不你去别人那吧,我今天……“

小说《侯爷的金丝雀》 第9章 郎心如铁4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