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奈何太子非我不娶
奈何太子非我不娶免费试读 苏婳拓拔樾的小说在线阅读

奈何太子非我不娶绯狐

主角:苏婳拓拔樾
主角叫苏婳拓拔樾的小说叫做《奈何太子非我不娶》,它的作者是绯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女苏婳一睁开眼,面对的,是大着肚子的外室和一心想要退婚的未婚夫,全京城的人都在看她笑话。太子拓拔樾...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1-08 00:39:4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有。”

苏婳环顾四周,一脸从容地解释道:

“沈大人说风险大,那是因为无法控制剂量,若是我能将剂量控制得分毫不差,也就不存在风险了。”

沈延舟摇头,一脸的不赞同:

“剧毒蔓延在太子殿下的五脏六腑,血液皮肤中,我们不知道剧毒含量有多少,如何判断用以解毒的蛛毒需要多少?”

此言一出,太医们纷纷点头附和。

苏婳道:“这个不难,验个血就知道了。”

验血?太医们一脸迷茫。

他们只听说过滴血验亲,滴血验毒还是第一次听说。

拓拔旭惊出一身冷汗。

这女人,多半是刚才受打击太大,疯了。

他急忙上前一步,在皇帝耳旁低声说道:

“父皇,她就是个花痴草包,对医术一窍不通,我看她是脑子出问题了,父皇你可千万不能答应她。”

皇帝还没来得及开口,却听躺在床上的拓拔樾低声道:

“孤低估了你的胆量,你比太医们勇敢多了。”

苏婳道:“臣女不是勇敢,而是胸有成竹,对臣女来说,以毒攻毒没有任何风险。”

前世,除了尊从母命每天练武强身外,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室度过,医学博士后可不是浪得虚名。

“够自信。”

拓拔樾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如冰泉般悦耳:

“只是,万一你把孤治死了,又当如何?”

“自然是要以死谢罪的。”苏婳面不改色。

拓拔樾一愣,随即笑道:

“孤以为你疯了,原来没疯,你只是狂妄。”

只有拥有百分百把握的人,才敢说出以死谢罪的话来。

否则,好端端的,别人躲都来不及,她又何必上赶着找死?

没想到女子竟也能狂妄至此。

苏婳笑道:“那太子殿下敢跟臣女赌一把吗?”

赌赢了,一起活。

赌输了,一起死。

倒也悲壮。

“殿下,万万不可。”

太医们吓得全都变了脸色,纷纷出言阻止。

首席太医跪在地上进言:

“殿下的命何等金贵,怎可随意尝试?”

命都要没了,还跟他瞎扯什么金贵?

拓拔樾凤眸轻抬,嗤笑一声:“你行你来。”

“殿下恕罪。”

首席太医吓得急忙磕头,再不敢乱说话。

“别磕了,都起来吧。”

拓拔樾声音虽轻,却不怒自威。

太医们站起身,没人敢再开口说话,寝宫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拓拔樾抬头望向帝后,清冷的声音打破了室内的沉寂:

“父皇,母后,既然儿臣已是必死的局,倒不如试一试。”

不试是必死无疑,试了,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拓拔樾宁可找死,也绝不躺着等死。

帝后互视一眼,而后心情沉痛地点了点头。

没想到帝后竟会同意,拓拔旭张口想要阻止,却见皇帝目光冰冷地扫了他一眼,他吓得急忙闭嘴,将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既然帝后同意了,苏婳也就开始了她的工作。

她拿起狼毫写下自己所需的器具和药材交给首席太医,让他下去准备。

做完这些,她又向沈延舟要了一根银针,还在寝宫中找了一只干净的杯子,然后在拓拔樾的静脉处取了小半杯鲜血。

看着她从容不迫的动作,拓拔樾干涸的心田长出希望的嫩芽。

他漫天阴霾的世界像是撕开了一道口子,似有阳光洒入。

他不怕死,可跟剧毒斗了十几年,就这样死了,他一万个不甘心。

她是他生命中的第一缕阳光,哪怕最后失败,他也感受到了温暖。

感受过阳光的温暖,便再也不想堕入那无边的黑暗。

见她转身要走,他低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苏婳。”苏婳不亢不卑。

拓拔樾垂眸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然后凤眸轻抬,笑望着她道:

“苏婳,若有万一,孤允你殉葬。”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拓拔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脱口而出道:“苏婳是我的未婚妻,怎能给你殉葬?”

要殉葬也是给他殉葬。

呸呸呸,想什么呢,他才不要死呢。

在拓拔旭看来,他可以不要苏婳,但苏婳却非他不可,怎能给别的男子殉葬?

拓拔樾唇角的笑容一僵,眼中的光芒瞬间退去。

果然,这世间的光明,哪怕一丝一毫,也不属于他。

他自嘲地笑了笑,垂眸道:

“原来是皇嫂呀,那就免了殉葬,各死各的吧。”

知道眼前的少女叫苏婳,太医们再次齐刷刷跪了满地:

“太子殿下万万不可让苏婳医治呀。”

“她就是个花痴草包,成日里只知道追着大殿下跑,哪懂什么医术?太子殿下千万不要被她给骗了。”

。。。。。。

成天追着大殿下跑?看来,她很喜欢拓拔旭。

拓拔樾莫名有些烦躁。

这帮胆小鬼,叽叽歪歪吵死人了。

他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面无表情地道:

“她敢豁出性命骗孤,你们敢吗?”

太医们吓得瑟瑟发抖,再不敢吱声。

拓拔樾头也不抬地道:“皇嫂下去准备吧,孤会全力配合。”

“是。”苏婳落落大方地行了一礼,转身去了偏殿。

她自然是不可能嫁给拓拔旭的,但如今退婚失败,名义上她还是拓拔旭的未婚妻,拓拔樾唤她一声皇嫂,倒也没错。

虽然没有现代化的检测仪器,但以她多年的实验室经验,组建一套验血设备不是什么难事。

望着苏婳离去的背影,沈皇后笑容温柔,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但她心中早已有了主意。

儿子若是有个万一,她是一定要让苏婳殉葬的。

十五年来,何曾见儿子对哪个女子感兴趣过?

如今,既然儿子开了这个口,她才不管苏婳是谁的未婚妻呢,横竖都是死,能葬入皇陵,那是苏婳前世修来的福气。

自建了一套简单的验血仪器,苏婳开始聚精会神地验血,冷静沉着地配药。

沈延舟亲自给她打下手。

傍晚时分,解毒药丸终于炼制成功。

苏婳回到寝宫,将装了十粒药丸的白色瓷瓶递给拓拔樾。

拓拔樾早已坐起。

他面无表情地接过瓷瓶,将红艳艳的药丸倒在掌心。

小说《奈何太子非我不娶》 第4章 :原来是皇嫂呀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