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
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免费试读 泽清长泽的小说在线阅读

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墨流

主角:泽清长泽
甜宠新书《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由墨流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主角泽清长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个是强大温暖的灵族灵女,一个却是跻身黑暗污秽的小妖王。泽清始终记得自己临世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浑身脏...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4-27 21:53:44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余钟只戴着银锭头面,简洁素雅。一身罗裙,并无水钻头面时的华丽绣纹和繁杂装饰,只是几朵简单的绣花,在淡青色的裙摆上孤独的盛开着。

红衣取出七弦琴来,为余钟伴着奏,打着拍子,逢上双人唱词时就随她唱和上几句。

余钟就站在院子里新栽的梨树下,一根根枯枝并没有因为她婉转的唱词或是动人的故事而稍稍褪去几分萧条。

红衣跟着余钟的唱段,琴声或是高亢如立山巅听金崩石碎,一会儿又是低吟婉转凤凰于飞。

余钟没有丝毫的停步,水袖起落,莲步轻移,一会儿是断桥苦等的白蛇,一会儿是红梦姻缘的杜丽娘,一会儿又是汉宫秋月里孤独骄傲的王昭君......

腰肢跟着步子翻腾旋转,手上或是初攥,或是垂露,或是泛波。

青衣多是吐蕊,转眼却又是罗敷女正艳阳的舒瓣,唱着‘荼蘼外烟丝醉软’的杜丽娘是翻手护蕊,正待着脉脉深情,却又做了舞剑别霸王的虞姬......

只是那短暂的半日时光,她和余钟唱了一出又一出,从一个故事走进另一个故事。

最后,故事里的人物在故事里重生了一遍又一遍,她和她却一起湮没在了那段光影里,再也没有走出来过。

“......红衣,今日真是尽兴。”太阳已经开始有了倾颓之势,带着最后的炽热照在余钟的身上。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红衣的手指还停在琴弦上保持着弹拨的姿势,看着戛然而止的余钟,心里竟觉得阳光也落寞了起来。

“姐姐......今日很开心,红衣,答应姐姐的嫁衣红妆,天地共祝,你可莫要忘记了。”

“好,我一定给姐姐带回来。”红衣似是被余钟此时的笑意和难得一次主动让她允诺过什么感染着,快步走到余钟的身边,望着她的眸子,一如她们第一次在玺云台相识的时候,余钟的眼睛总是再厚重的粉墨都遮盖不了的温柔和清澈。

“姐姐,我一定快去快回,正好太阳将落未落的,云彩也被染上的几分醉意,此时最是好看,姐姐就在家安心地等着,等我回来了,亲自给姐姐穿嫁衣,抹胭脂,让姐姐做最美最惊羡的新娘。”

红衣欢快极了,说完转身就要化灵离开,却被余钟叫住。

“......红衣,你心性单纯良善,姐姐从未忍心让你多经历世俗人心,戏里的烟雨楼台,爱恨嗔痴都是隔世的一段唱词而已,作不得真的。与其吊唁一段早已经成了断篇残章的过往岁月,不如也学着放下诸多的执念。你虽然入了人世,却也一直游离在人世之外,就听姐姐的话,只做了戏台下的看客便罢了。”

似是担心红衣多想或是不开心,余钟着急的摆着手笑了起来,是释然和恣意的笑。

“姐姐没别的意思,只是今日唱了好多曲儿,有感而发罢了,你且记下就是了。还有......江郎他,他有自己的苦衷和诸多的不得已,而今天下如此,他的抱负并无过错,我既然帮不了他,也不会去阻挠他,红衣,姐姐知道你是为了姐姐好,但还是不要对江郎有太多的埋怨,你心里畅快不搁事才是最好的......,好了,快去吧,姐姐就在这里等你回来。”

余钟站在那里静静地诉说着,嘱咐着,光影在她身上一点点地移动着,她的面上,一会儿伤感,一会儿释怀,却一直挂着淡淡的笑。

直到红衣离去良久,也不肯移动半步,仿佛要把自己站成一座千年万年的雕像。

透着寒意的时光,笔墨写就,也不会有任何多余的温度。

红衣不停地催动着自己的灵力,一路向西飞入高高的九天云端。

此时云霞最是好看,秋水长天,云海翻涌不息。

红衣扯起最是柔软艳丽的的云锦,手心翻飞,只想快一些再快一些。再赶赴神山,做完一切,却早已经是日暮西垂,皓月当空了。

“姐姐,我回来了。你看,我把嫁衣给你带回来了,还有首饰,胭脂,有飞鸟和锦鲤他们一会儿就......”

红衣本来满腔的欢喜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呆在了原地。

一个老头儿拿着带着妖气的邪物挟持着余钟,红衣认得那个老头儿,在第一次使用控心术时窥见过他,他就是当今太傅。他手里的东西带着很强大的妖气,红衣不动声色的闭目感知,却看到了封印妖王不弥的封天柱,这个东西很可能就是妖王不弥封天柱分出的碎片之一。

余钟被他用柱石碎片束缚着,浑身不住的痛苦的颤抖着,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看着突然闯来的红衣,似是不敢相信她会这么快就回来了。

“红衣......红衣,听姐姐的话,你快走,快离开这里。”

余钟拼命地挣脱着束缚,却没想到却是越来越紧。最后竟是开始往她的皮肉里钻去。

“姐姐,姐姐你别动,你别害怕,有我在呢,没事的。”红衣此时竟是出奇的冷静,只是抬手把捧回来的嫁衣和一干物品化入虚空。

红衣探查着院子,四周并没有更多的杀手躲在暗处,也没有其他的妖物,大概是不弥封印未破,一时间没有那么多的能量吧。

“你就是那个传说中善控人心,可以帮人燃尽欲望与渴求的上古圣器,心火石?”来人是个魁梧雄壮的中年男子,衣着不凡,看他装扮配饰,却像极了戏里面的太子王爷装扮。

看向他走过来的方向,红衣才注意到他身后被两个人押解着的江慎。江慎抬头撞向了红衣注视他的目光,开始激动起来。

“红衣,红衣妹妹,快救救你姐姐啊,这是太子和太傅,他们是来找你的。”

“江郎......”余钟打断了江慎的话,却突然被束缚的更紧。

“你们最好赶紧住手,放了我姐姐。”继而转向那位太子,“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直说就是,但若是敢伤了我姐姐和江慎......”红衣暗中驱动着本源灵力,迅速汇聚掌心,她甚至能感觉到来自九渊深处的颤动。

“我一定会拼着碎了真身的危险,也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红衣眼里的红色竟是越来越浓,怒目而视的样子,生生地把那位一脸志在必得的样子的太子也吓退了几步。

“红衣,红衣你快停下......”余钟不顾一切拼命地喊着,试图拉回红衣的一丝神志。本来做着和束缚自己的妖邪之物鱼死网破的打算,却不想那层束缚竟是开始松动了下去。

接着就是那块碎石猛地从那个老头儿受了飞了出去,悬在了半空,老头脱了力,一时身形不稳,向后一个踉跄,跌倒在地,竟是晕了过去。阴冷沉翳的声音低沉沉的从那块石头中慢慢探出来,“心火石吗,呵呵......”一阵冷笑,像是来自万年冰川的最深处,是死寂的阴冷,没有半分的鲜活和温度。

“倒也不愧是她的一部分,那便代她好好看看吧,这些贪婪,黑暗到不可窥探的人心,这样的人世,就是她拼尽一切守护下来的。”

是封天柱内,妖王不弥的声音。

“......放了我姐姐,还有这些人族,与她们无关,这是我们两族的事情。”红衣微敛住气息,却并未放松下来。

“当然可以,她确实也是最无辜的。想让她死的,本来也不是我。”

余钟身上的束缚随着不弥的话音落下,竟真的解开了。红衣来不及细想不弥的话,连忙把她拉至身后。

“直说就是,你们要怎么样才能放了江慎?”

“红衣姑娘是吧,倒也不难,只要今后你甘愿为我所用,这江慎本来就是我的下属谋士,今天又是他和你姐姐的大好日子,你若是愿意,今天就是孤亲自来道贺来了。你看,这点要求......”

“你想让我帮你施控心术,控制朝臣乃至天下的人心?”

“正是如此。”

“不可能。”

“......什么?红衣姑娘,你还是多考虑一下,毕竟今日,你也不能轻易带他们离开这里吧。”太子看着那块悬空妖石,意有所指,一脸志在必得的样子。

“人心不足,竟当真如是。”红衣握紧了余钟的手,把她往身后要藏了藏,看着被押解在一旁的江慎。

“江慎,你放心,我拼尽一切,也会送你和姐姐离开这里的,以后你好好照顾姐姐,不要再去争夺你那些虚无缥缈的权利地位了,至于这个太子......”

红衣再次汇聚灵力,她在赌,赌不弥此时并没有更多的力量,赌她此时的灵力可以保护余钟和江慎安全离开。

“不可以,红衣,不能伤害太子。”江慎看出红衣的意图,大声喊道。

“你说什么?”

“不能伤害太子,太子若是出事,那些虎视眈眈的藩王一定会蜂拥而上,彼时朝堂失衡,这个社稷就完。我也不能在此时离开,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江慎,你是傻了吗?你有想过姐姐吗?今日是你和姐姐的大婚,你是在骗她吗?”红衣愤怒极了,“究竟你的权势抱负和姐姐相比,哪个更重要?”

“......阿钟,对不起。”江慎看向红衣身后的余钟,眼睛里尽是笃然与坚定。

可红衣看到的,却是来自他内心深处熊熊燃烧着的,满心的贪婪与渴求,那是可以操控人心的,再好不过的东西。

红衣不敢再去看身后的余钟。

“那就没办法了......”那太子向着柱石碎片示意,突然就有一束及其强劲的力量向着红衣直直的喷射而来。

红衣第一时间把余钟推离开送至这股力量波及不到的地方。

余钟在这里,她只能尽力抵挡着,期盼可以撑到不弥的力量消散的那一刻。

可是这股力量虽然从一开始就杀意腾腾,目的却并不是直接收服她,而是以最快的速度逼她消耗本源灵力,然后趁其无暇他顾,将她炼化成真身。

眼看着一束新的力量直直的冲了过来,红衣知道,她的灵力从出了灵柱就被那个神秘人封住了,此时全靠本源灵力支撑,这股力量过来,怕是自己的真身都要受到重击了......

“......姐姐......”

竟是余钟挡在了她的面前,那股力量直直的穿过她的心脏,震得余钟的魂魄瞬间溃散开来......

小说《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 第6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