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逃荒农女:捡到残暴王爷她哭了
逃荒农女:捡到残暴王爷她哭了免费试读(荆梨澹台凛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逃荒农女:捡到残暴王爷她哭了冰梨崽崽

主角:荆梨澹台凛
主角是荆梨澹台凛的小说是《逃荒农女:捡到残暴王爷她哭了》,它的作者是冰梨崽崽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末世女王荆梨穿书了,成了那个被原书男主洞房夜让给哥哥的炮灰小农女。彪悍荆女王果断踹掉夫君,收拾偏心刻薄...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5-10 01:37:08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7章

荆大伯恨恨离开了,苏氏坐在门槛上落泪:“你被夫家和离,如今又与本家闹成这个样子,以后你一个女儿家不能依靠娘家叔伯兄弟,受了欺负可没个帮衬的啊!”

荆梨见她方才对自己多有维护,说话也没有先前那么尖锐了:“母亲你想想,父亲在世之时,家里人哪个对我们有过维护?”

苏氏语塞,丈夫荆伯安在世之时,便是家中的干活主力,她自嫁过来之后便将荆家所有家务事包揽了,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身体就衰败至此。

“那父亲过世之后,咱们孤儿寡母的,母亲疾病缠身,弟弟年幼体弱,叔伯他们应该伸出援手,助我们度过难关才是,请问母亲,他们帮忙了吗?”

苏氏摇头,不但没有帮忙,反而趁机落井下石,大房和三房趁机将家中好的土地房屋占了去,给二房就分了这么个小茅屋。

“那母亲以为,如今他们是会帮着女儿对付陈家人?还是看我们母子几人生活艰难给些帮助?”

苏氏再次泪流满面,诚如女儿所说,从前不帮,现在不管,难道还能指望以后吗?

荆烨红着眼睛过来抱住母亲:“母亲放心,孩儿一定好生读书,将来考取功名,姐姐就不会再受人欺负了。”

苏氏抱着儿子又是一阵痛哭,荆梨忍不住按太阳穴,这女人眼泪也未免太多了些。

“阿烨,你照顾好母亲,看好家里东西,我出去找些吃食回来!”

苏氏急忙问道:“天寒地冻的,你去哪里找吃的?”

荆梨笑笑:“不去找些吃食,阿娘你怕是会病的更厉害,阿烨这风都能刮走的小身板,难道继续喝风吗?”

“这天喝风也太冷了些,还是吃粥吧!”胖婶笑呵呵的挎着个篮子进来递给苏氏。

苏氏打开见是小袋子粟米,当下推辞:“他婶,这可不能,你家还有三小子呢!”

“没事,这人啊!总得活下去不是,阿梨出了那样的人家是好事,慢慢熬着等阿烨大些便好了。”

荆梨上前挽着胖婶:“婶,您可说得太对了,您且看着,我便是个姑娘家,也能将一家人给养的好好的。”

胖婶哈哈笑着:“哎呀,我就稀罕你这么个姑娘,偏生三个都是毛头小子,赶紧做饭去,可不能饿着肚子。”

荆梨送走了胖婶,顺带进了附近的青龙山。

传说有青龙渡劫失败,落在此处化形为山,故此名为青龙山,山高且大,据说越是往里边,野兽出没较多,便是有经验的猎户都只敢在山前转悠,不敢进到里面去。

荆梨满怀希望,野兽会比丧尸更可怕吗?

然而叫她失望的是,走了好久不过是几支野兔野鸡路过,并没有什么好点的东西。

不死心深入到猎人止步的禁地,穿过狭窄的山道,眼前豁然开朗。

金色的野柿子吊在枝头,攒簇的毛栗子已经掉落不少,靠崖边居然还有零零散散的野菊残影,想来是因为峡谷四处有峭壁遮挡,寒气没那么重,里面才会有勃勃生机。

荆梨采了些野菜丢进背篓,这才慢悠悠的准备上树摘柿子,却敏锐察觉有道视线死死盯着自己。

经历过生死的荆梨急忙从空间取出一把军刺藏在袖子里,悄悄扒开人高的草丛,在一颗腐烂已久的樟树下发现了一个满身血污的黑衣男子。

男子带着银色面具,唯一可见的双眸如寒星璀璨灼灼逼人,通体气度非凡,看样子绝不是个普通人。

荆梨见他对自己没有威胁转身就要走,生存第一法则:不要自以为救世主谁都想救,农夫与蛇的故事从来都不是传说。

“追兵马上过来了,你要是不救我,转身就会被他们灭口!”男子躺在地上不紧不慢道。

荆梨冷笑:“我要救了你就是妥妥的同伙,难道人家就不灭口了?”

“你要是救我,我必然和你共同进退,不会让你死。”

“但你要是不救,我被人发现之时你绝对是同伙!”

荆梨定定看着男子,她是无所谓哪里都可以藏身,但是苏氏他们不一样,这里相距村子不过十来里路,一带听就知道,她借用了人家女儿的身子,就不能给人家带来祸事。

但是,也未必非要救他,荆梨杀机顿起。

男子一眼看破微微笑道:“如果你想杀我,在你出手的那一刻,我会自行暴露,黄泉路上有人相伴想来也不差!”

荆梨无奈只好速度取些枯草树叶,将这人完好的隐蔽起来:“你最好不要乱动,你要是敢害我,我一定可以在他们出手之前先杀了你!”

擅长隐蔽是一个末世战士的基本素养,荆梨曾经为了躲避丧尸与敌人,窝在一处沙漠之中足足三日。

将周围环境弄得自然些后,荆梨又从空间取出气味剂,将这人的血腥味完全屏蔽掉,这才匆匆爬上一颗上百米高的大树上。

葱茏的树冠将人完完全全的淹没,便是眼力再好的人也看不出树上有个人。

几个黑衣人走进峡谷:“按照血迹路线,他应该是进了这个峡谷才对。”

“没错!按照他的伤势和体力来说,他不可能攀上悬崖,绝对就在此处,大家分头找。”

荆梨屏气凝神的坐在树上,那几人在峡谷处再三查看,有人走到了隐蔽处,将树干推开,一只小松鼠仓皇逃出,再无其他。

几人不死心的找了半晌,将枯叶草丛都找了一遍,全都一无所获。

“真是奇怪,难不成他还能飞天遁地了?”

另一人点头道:“他本事极为厉害,这次要不是遭了亲信暗算,也不可能被我们得手,不要小瞧了他!”

几人又搜查了一番,还是一无所获。

“老三,你不是擅长寻味的吗?你仔细闻闻,看看是否有血腥味?”

老三伸出脑袋嗅着四下走了一圈丧气道:“没有,我都能闻到远处有个洞穴,里面是正在冬眠的熊瞎子,还有崖壁缝里的蛇腥味,就是没有血腥味。”

“奇怪!难道他真的没逃进来,或者这里还有第二条出逃路线?”

荆梨暗自腹诽,开玩笑,对付丧尸的屏蔽气味剂,是区区人类可以识别的吗?你当一堆高级专家博士,数年呆在实验室是干饭的吗?

几人再三查探之后,只能失望离去。

荆梨依然躲在树上没有动作,果然.....

小说《逃荒农女:捡到残暴王爷她哭了》 第7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