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团宠医女:侯爷请下榻
团宠医女:侯爷请下榻完整版全文阅读 宋杏万晅小说 大结局

团宠医女:侯爷请下榻青岚决明子

主角:宋杏万晅
小说主角是宋杏万晅的小说叫做《团宠医女:侯爷请下榻》,它的作者是青岚决明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病鬼侯爷X传染病神医 宋神医初上京时,京中权贵见其是个女儿家,多不敬重。故宋神医谢绝门客,孤高清...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6-09 12:13:14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7章

配制完这血琼脂培养基,又在其中几个上面涂布了病人的咽拭子稀释液。天色已晚,顺儿修好了牛车前来接她。宋杏这才发现这宅子离她家并不远,来去方便。万晅倒是想得周到。

她连着好些天大清早便溜出家门,日暮才回。只怕被宋夫人发觉便出不了府门了。宋夫人爱女心切,每次她回来便要拉着她上下端详,生怕宋杏在外头磕了碰了染恙了。

这一点倒像极了她在现代的母亲。

宋杏换了身衣服,省得被宋夫人看到她刚刚沾上的兔子血,随后才去请安。她一开始来这里时怪不乐意请安的,一家人一起吃个晚饭而已,用饭前却偏偏要来套仪式。早上本来是睡觉的时间,却要爬起来请安——麻烦得惊人。

但从她开始出府游历后,她反倒感觉请安具有一定必要性了。一来是宽家人的心,二来这也是宋杏一天与家人最亲近的时候。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这确实是一番纯孝,宋杏想起在现代时,自己工作的城市离家千里,一年统共只回那几次家。“朝如青丝暮成雪。”在她求学工作的这些年,父母已是不知不觉老了许多。

若能回到现代,她一定第一时间回家看望二老。

于是她照例向宋夫人请了安。宋夫人一如既往絮絮叨叨,拉着她到了饭厅。

宋老爷卧床几日,精神见好,今天也不在房中用膳了。丫鬟刚布了菜,便看见他被人搀着,和宋仁一前一后进来饭厅。

“听你这般说起,那万大人倒是一心为民。”宋元渊捋捋胡子,又摇摇头,对宋仁关于万晅的评价不置可否。

“父亲怎么想?”宋仁并不了解万晅,只知道他敲打钱塘县令,下发了一笔被扣的赈灾银,又倒贴钱补了宋府的亏空。

宋仁这些天拆东墙补西墙都不曾将府上的流水补上,自然对出手相助的万晅颇为感激。两人又是同辈,谈起花鸟风月,更是相见恨晚。

“你大哥也曾与我提过这万侯爷。”宋元渊提起那位远在京城的长子,宋仁的表情也明显认真了许多,宋元渊继续说道,“依你大哥之言,这位万大人在皇城中,名声可不大好。”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还是少与他来往为好。”宋元渊其实不太管子女交友,他向来不介意让两个儿子多结交各类人物。

是以宋杏和宋仁皆好奇起来了——

“万侯爷名声是有多差?”宋仁问,宋杏在一旁也探过头来。

宋元渊也不忌惮在宋杏面前提起,于是将长子宋然家书中所提娓娓道来。

万小侯幼年丧母,这是京中人尽皆知的事情。而老侯爷偏宠姬妾,对这正室所生的病弱孩子不甚在意,管教不周。是以万晅少年时结交纨绔草莽,游侠意气,流连花丛,一掷千金。

在万晅十七岁时,他便与一风尘女子私交甚笃,花了大价钱为其赎身。老侯爷虽然自己宠妾忘妻,却因此事对万晅万般为难。万晅没法,只好将那女子遣出侯府。父子嫌隙因此更深了

没过多久,老侯爷驾鹤西去,万晅由此袭了爵位,仍封作洵阳候。进宫面圣后,圣上怜其孤弱,又见他文才斐然,颇为赏识。万晅是个左右逢源的能人,从此青云直上。

多情人变薄幸郎,子欲养而亲不待——本是常事。但在京中百姓嘴里,这事便成了万晅品行不端,将老侯爷气死了,自己倒是大树底下好乘凉。毕竟万晅官居高位,靠的是结党营私,旗下不少贪官污吏,为虎作伥,百姓自然痛恨。

宋仁听到这里已然皱眉,这与他所结识的万晅出入颇多,他一时无法分辨是非。

但宋元渊却缓缓道:“民间传言,应有添油加醋。但结党营私一事,确有此实。”

他压低了声音,说出了其中机巧:“天子家事,切勿牵涉。”

这句话虽声音轻微,却有若惊雷,宋仁和宋杏皆怔住了。

万晅结党,却是掺合了皇子争权夺位之事,也无怪乎宋老爷避之不及。

三人神色凝重,却是宋夫人打破了僵局。

“一个两个杵在那做什么?快来吃饭。”

这一餐饭宋杏却是吃得心事重重。她被万晅所挟,眼下既不知他做何打算,也不好告知宋元渊与宋夫人。

好不容易才钻了空子可以溜出去,若是告诉他们,眼下又得被关在府里不见天日了,她可当不起这古代闺秀。

但好在二老没有注意到宋杏神色异常,毕竟宋仁这一顿饭,吃得也颇不容易。因着宋老爷精神头见好,便向他问起药堂的事务如何。

宋仁便将药堂的亏损以及万晅补上的部分一并说了。“虽说托万大人的福,眼下还能支撑一段时日,但若疫情再继续下去,我们便是囤积有全州府的药,也不见得够发。”宋仁说到这里,面带愁色。

“仁儿,你及冠时,我为你取的表字是什么?”宋元渊却不正面回答,只是旁敲侧击。

“字安人。”宋仁恭敬道,“孩儿谨记父亲教诲。”

宋家这几个孩子在宋老爷十数年如一日的念叨下,个个都快成了宋元渊肚里的蛔虫。宋元渊见此,满意地捋了捋胡须说道:“甚好。”

宋杏虽然初来乍到,却也领会到了意思。“以仁安人,以义正我。”

这本是董仲舒对孔孟之道的解释,宋元渊将此道寄托到了次子身上。

宋仁虽好行医,但他更多是痴迷医理,不食人间烟火,并不懂底层百姓的苦处。宋仁有时脱离实际,给穷苦人开贵重的药,被宋老爷知道了,耳提面命了半天。

宋元渊为他取字“安人”,正是希望他钻出自己的象牙塔,好好地学会爱人如己。——既是为了“安人”,宋家亏这点银子倒也不算什么。

但这番仁心究竟是浮于表面,还是出自内心?宋杏也不想去判断,即便只做到了表面,就已经很好了。

小说《团宠医女:侯爷请下榻》 第7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