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王妃她娇不可攀
王妃她娇不可攀完整版 尾勺浅语风瑾夜全章节阅读

王妃她娇不可攀浅情不知

主角:尾勺浅语风瑾夜
主角叫尾勺浅语风瑾夜的书名叫《王妃她娇不可攀》,是作者浅情不知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尾勺浅语噘嘴:“嗯,娶错一个女人祸害三代,你不知道吗?”风瑾夜:“那娶你,可有错?”尾勺浅语瞪一眼风瑾...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2-06-20 15:34:5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我说皇甫晨让我刺杀你的,你信吗?”尾勺浅语心里明白,风瑾夜不会相信,仍旧回了这样一句,风瑾夜是她愿意多费口舌的人。

“休要胡诌。”风瑾夜厉声道,皇甫晨不可能会刺杀他!

“你看,你问我,我说了,你又不信,何苦来哉?”尾勺浅语淡然一笑,风瑾夜看不见面纱下的笑容,却隐约能见她眼里的笑意。

她就是爱捉弄他。

“你当时说,你恨本王,而且你刺杀本王,是因为你父亲的死,你怨恨本王连累了你们尾勺家。”风瑾夜没有忘记,尾勺浅语刺杀时说过的话。

想起那一句“风瑾夜,我恨你”,风瑾夜仍旧心痛,他抗拒问她为何会说那句“他是生是死与我何干?”

“嗯,你知道我爹的死有蹊跷,你也怀疑我跟西琰国有关,也怀疑我杀不死你,是来复仇的,对嘛?”尾勺浅语侃侃而谈,说得风轻云淡。

风瑾夜的怀疑尾勺浅语都了然,抬眸看了一眼风瑾夜,淡淡问道:“所以,我如何说有何用?”

“你给个说法,是否可信,本王自会斟酌。”风瑾夜习惯轻敲的手指,此刻却握住了茶杯,他确实防备着尾勺浅语,但他想听她解释。

“嗯,皇甫晨让我刺杀的!”尾勺浅语淡然,直接给风瑾夜答案。心里却想:风瑾夜该怀疑她是来离间他和皇甫晨的了。

风瑾夜顿时语塞,握着茶杯的力道稍紧了紧,过了好一会,方才问:“你与皇甫,早就相识?”。

“嗯。”尾勺浅语与皇甫晨也是五年前就相识。

“是五年前?”风瑾夜试探着问道,心里抗拒,五年前他还在昏迷中。

风瑾夜有些不想听尾勺浅语的回答,可尾勺浅语已经应道:“是。”

为何就这般不甘愿?风瑾夜不知为何,情绪就失控了,怒喝一句:“皇甫晨让你刺杀,你便刺杀?”

五年前,她便与皇甫相识,正如初九所说的那般。风瑾夜心里不顺,左手不自觉握拳,右手控制着力道不把茶杯捏碎,他很烦躁。

风瑾夜的反应让尾勺浅语万分惊讶,心里觉得有些对不起皇甫晨:“你相信皇甫晨让我刺杀你?”

风瑾夜是一时气急,他与皇甫晨是过命的交情,怎会轻易相信,一个素未谋面的外人,而怀疑皇甫晨。

风瑾夜不由想起,他十三岁同皇甫晨跟着先皇出征西琰国,西琰国惯用暗杀,在先帝御驾亲征之时,留守越都监国的大皇子被杀。

风瑾夜和皇甫晨奉先帝之命,护送二皇子回京,回京路上他们历经生死,挡了好几拨刺客,在越都外,风瑾夜差点丧命,是皇甫晨替他挡了一刀一箭,而后,他们被一对正好入京的父女所救。

风瑾夜想到这里,猛地抬头看向尾勺浅语,是她当时给他包扎的伤口,那一对眼睛极为相似。

当时皇甫晨受伤极重,中年男人帮着皇甫晨处理伤口,似乎是唤了一句:“浅语,你给这位哥哥包扎。”

尾勺浅语就是,当时那个不说话的小姑娘!

风瑾夜印象很深刻,当时小姑娘,掀开了帷幕给他手臂上的伤口吹了吹,那是风瑾夜从小到大,未曾被人对待过的温柔。

“浅语”就是这个名字,他怎么会忘记当时都听到的名字,在他梦里也是这个名字!

风瑾夜忽然有些明白,为何想到那句“风瑾夜,我恨你”他便难眠,为何想到那句“他是生是死与我何干”他胸口会痛。因为是她!

当时风瑾夜受伤并不重,将二皇子送到京都后,风瑾夜折回边关,但皇甫晨受了重伤,留在越都养伤,伤好之后上门去跟恩人致谢,皇甫晨后来说,救他们的姑娘姓陆。

风瑾夜曾经找了她七年!几乎找遍越都所有姓陆的人家!

“你同皇甫是何时相识的?”风瑾夜不愿问,却又忍不住再问了一遍。

“五年前。”尾勺浅语觉得风瑾夜甚是奇怪,方才不正说过?

“你...”可记得我?风瑾夜没有问下去。

风瑾夜语气忽而温和下来,道:“本王,将你那个表妹锁在清兰院。”

“本王也不会要妾媵,不会立侧妃。”风瑾夜第一次有了,不管不顾要她留在身边的念头。

“将人赶出府去,你随本王回去吗?”风瑾夜底气不足,话说得颇有挽留的余味。

尾勺浅语不懂,风瑾夜为何忽然就示弱,但她未忘记,二十日前,风瑾夜用妾媵羞辱她,于是不忿道:“战王爷娶的不是陆家嫡女?不是陆嫣然?浅语随你回战王府作甚?”

风瑾夜心里混乱,没有余力细品尾勺浅语话中的话,带着几分丧气道:“你当真不想回战王府?”

“你若不想当本王的王妃,本王自也不会强求。”尾勺浅语未答,风瑾夜留下一句,转身走了。

风瑾夜显然的无措,尾勺浅语怀疑,刚刚在她眼前的人,不是她所认识的风瑾夜。

风瑾夜下楼,初九一眼便能看出他们家王爷不对劲得很,风瑾夜二话不说便翻身上马,狂奔而去...

初九被遗留在原处,回不过神来。

楼上冬暖闪身进了尾勺浅语屋里:“主子,战王爷有些不对劲!”

“是有些不对劲,我都看不懂他了!”尾勺浅语踱着步,喃喃道。

“主子,属下见战王爷似乎往西郊去了。”冬暖见尾勺浅语分明放心不下,便提醒道。

尾勺浅语不动,冬暖又说道:“主子,王爷走了,你怎么回王府?王爷不带着回去,你到时候厚着脸自己回去,很丢人的!”

尾勺浅语此时并没有听到冬暖说的是什么,她在想风瑾夜到底怎么了?

想到某种可能,尾勺浅语一急,抓着冬暖手臂:“冬暖,你说风瑾夜不对劲,他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冬暖也疑惑,但冬暖看不出来什么:“主子,你都看不出来,我怎么懂?要不去问一问?”

尾勺浅语点了点头,没有了平时的镇定,她想不通,风瑾夜会想起些什么?

冬暖在一边问道:“主子,你知道王爷去哪里么?”

“嗯,风瑾夜一般被我惹急了,就去军营找人打架,要不就枫林练剑!”尾勺浅语应道。

冬暖心里嘀咕:大小姐,你也知道你把人惹急了?

据冬暖说,风瑾夜有半年未去军营,尾勺浅语猜想他该在枫林。

果然,尾勺浅语人未近,便能听到一招招长剑破空的声音。

“冬暖,你说,这次,我能打得过他么?”尾勺浅语其实心里有数,她的剑法,不过学到风瑾夜十之一二,从前每次过招,她都是耍赖赢的。

风瑾夜察觉有人靠近,转身看到尾勺浅语主仆二人,脸色沉了沉。

尾勺浅语假笑一声,见风瑾夜要走,立即开口道:“你不是疑惑我的剑法么?来,过几招!”

尾勺浅语话刚说完,不容拒绝,“铮”一声,冬暖身侧的长剑出鞘,到了尾勺浅语手中,一剑朝着风瑾夜刺去,风瑾夜脑海里,一招就能将尾勺浅语的剑打落,可身体记的忆却让风瑾夜倒着退去...

尾勺浅语将风瑾夜逼到枫树下,风瑾夜脚下一动,擦身而过,躲过尾勺浅语第一招,阳光下剑身的亮光刺眼,尾勺浅语有些慌神,仿若回到从前他教她学剑的日子。

“你就会一招?”风瑾夜看着安全英姿飒爽的女子,肆意轻狂,笑问道。

尾勺浅语一点不尴尬,同样笑道:“你好意思笑我?”

似乎,尾勺浅语若只会一招,丢人的也是风瑾夜,毕竟尾勺浅语只一招,也差点把风瑾夜杀了。

风瑾夜窘迫,尾勺浅语趁其不备,继续三招连续攻来,一气呵成,风瑾夜方觉得,刚刚小瞧了尾勺浅语。

尾勺浅语最后一式,从风瑾夜后背刺去,风瑾夜看穿尾勺浅语的招式,准备挥剑后挡...

可尾勺浅语却扔了手里剑,从后面冲了过去,风瑾夜手上的动作比大脑更快一步,瞬间放开了手里的剑柄,长剑掉在地上。

尾勺浅语跳上了风瑾夜的背,头靠在风瑾夜左肩,手中的匕首对准风瑾夜的喉咙,风瑾夜右肩还未动,耳边就传来尾勺浅语委屈巴巴的声音:“你要把我甩出去吗?”

风瑾夜身体瞬间僵硬,尾勺浅语贴在风瑾夜背上,肆无忌惮,又继续道:“你若是敢...”

尾勺浅语话还没说完,风瑾夜抓着尾勺浅语拿匕首的手腕,巧劲一拉,直接将尾勺浅语拽到了他怀里。

尾勺浅语也料到风瑾夜这一举措,右手又出现一把匕首,拿着匕首笑嘻嘻拍了拍风瑾夜的脸。

风瑾夜看着怀里的人儿满眼笑意,心脏控制不住狂跳,寻了多年的人儿就在怀里,风瑾夜脑袋里滋生一个疯狂的念头...

过往这时,候尾勺浅语总会说一句:“不准生气。”

可此刻,尾勺浅语脑袋却空白了。

因为打斗,尾勺浅语的面纱松动,寒风吹过,将面纱带起,尾勺浅语有些慌乱抬手掩住面纱,推开了风瑾夜往沁枫苑走去。

风瑾夜愣在原地不动,刚刚他看见了她侧脸上的疤痕,到底是谁伤的她?

尾勺浅语有些许慌乱,唤来冬暖,重新梳理了头发,把面纱带好,方才从屋里出来,风瑾夜还现在原地未动。

尾勺浅语走近,风瑾夜方才回过神,看了一眼尾勺浅语,道:“你来寻本王?”

尾勺浅语扭过头,不愿说她是来寻他的,丢脸。

风瑾夜见尾勺浅语不说话,又问:“你愿意随本王回王府了?”

冬暖替她家小姐急了:“我家小姐无名无分的,去战王府作甚?”

风瑾夜恍然大悟:“是你跟本王拜的堂,自然你才是战王妃!”

小说《王妃她娇不可攀》 第8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