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冲喜娘子
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冲喜娘子免费试读 秦辞忧宋寻川的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冲喜娘子尘尘尘

主角:秦辞忧宋寻川
《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冲喜娘子》是尘尘尘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秦辞忧宋寻川,内容主要讲述:上一世,秦辞忧从没想到,自己会落得那般田地:秦家灭门,满门忠烈背上千古骂名,她被暴君关在后宫受尽磋磨....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8-04 13:25:16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19章

“寻叶,你母亲先前已经和我说过,前程的事你不必担心,若你不走科举之路,也可以多读两年书,待进了国子监,才好让人荐你进朝廷做事。”

谢氏一向关爱小辈,细密周详地考虑过,才和和气气告诉宋寻叶。

宋寻叶闻言心中却郁郁不平起来,寻思若按谢氏所言,岂非十年八年才能出人头地!

他是吃惯了便宜食的,怎肯一年一年的去捱苦功夫?

不能一步登天,在他看来便如同没帮一样。

谢氏明明轻而易举就能帮到自己,却不愿为之,他恼恨异常,只不敢吐露分毫。

次日晌午,宫中传来了韶国使团已到京城的消息,梁武帝当即下令提前结束秋狩,摆驾回宫。

回到将军府后,秦辞忧里里外外忙着嘱咐下人替谢氏搬东西,还没收拾好,就有丫鬟报说二夫人来了。

秦辞忧心下一动,便知江氏是来检验宋怡晴下毒的“成效”,于是趁谢氏不注意,在她的衣领内抖了些零星的药粉。

这药粉几乎看不见,更没有什么气味,可导致人短暂地打喷嚏流涕,但对人体没什么伤害。

江氏一进屋,一双眼睛就往谢氏身上瞄去,口中倒恭敬客气道。

“听寻叶说大嫂病了,如今还没大好么?要不要请个妥帖大夫瞧瞧?”

谢氏拿手帕擦了擦鼻子,摆了摆手道:“不妨事,风寒就是这样反反复复,不出一月它自己也就好了,用不用药都一样。”

江氏笑了笑,将手中的一摞东西放在案上,有些为难道。

“大嫂,其实我是过来交还钥匙和账本的,你不在家的几个月府里由我照看,如今你回来了,自然仍旧交还于你,但看你如今又病着,实有些不忍心。”

“不急在一时。这阵子我身子不适,就不管家了,”

谢氏没有多想,指了指旁边忙碌的秦辞忧道:“正好如今川儿媳妇娶进来,年轻人精力比咱们强,不如让她锻炼着学学理家吧,你做婶娘的多看顾她。”

江氏一听傻了。

她一心只想摆平谢氏,就没防备着秦辞忧。

谁能想到这个女人不声不响地就讨得了谢氏欢心,甚至提出移交管家权呢?

这秦氏是给人灌了什么迷魂汤吗?

秦辞忧看江氏吃瘪,不由得心中哂笑,却还谦虚道:“儿媳年少识浅,对府中事务所知甚少,只恐有照应不到之处......”

“就是不懂才叫你跟着你婶娘学啊。”

谢氏抓起桌上的那一大串钥匙交给她:“反正将来你也要当家的,晚不如早,你婶娘是个精细人,跟着她学吃不了亏!”

江氏垂着眼,眼底尽是恼恨,努力控制自己才没露出异常神色,点了点头:“大嫂放心,我会用心帮侄儿媳妇。”

下午,江氏带了两个得力的仆妇去账房,企图在账面上动些手脚。

代管家的几月间,她中饱私囊从官中昧下不少钱银,一旦被查出,岂不是面子里子都难看?

故此忙不迭地想要抹杀一些痕迹。

刚踏入账房,她便和雨淋的蛤蟆似的呆住了。

那坐在案前一本本对账的人可不就是秦辞忧么?账房先生倒是毕恭毕敬站在一旁等候查问。

秦辞忧察觉到有人进来,抬头看正是江氏,招了招手:“婶娘来得正好,这儿有些账目弄不明白,我正想问问婶娘其中细情。”

江氏对此岂有不清楚的,脸一寒,走到秦辞忧身边:“原来不是为管家,是为纠我的错来了。”

“不敢。”

秦辞忧拿过特地挑在一旁的账本,翻开折过角的几页,一一指给江氏瞧:“这几处都有亏空,婶娘不给个解释么?”

江氏冷笑一声,索性将账本一搁,在旁边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能有多少?府里的惯例就是这样,就算是大嫂亲自管家时也没有这样较真的!

而且就算有亏空,也多半是川儿娶你的时候出的,那时节大家都手忙脚乱的,少了东西就直接买,谁还一条条记账呢?

连我也拿私蓄贴补了很多,倒没有人说我的好!”

秦辞忧不急着和她吵,耐心听她说完了,才悠悠道:“这可奇了,婶娘又说拢共也没亏多少,又说自己搭了许多私蓄进去,究竟哪一句才是真的呢?”

江氏脸色白了白,方才只顾辩驳没留心前后矛盾,被秦辞忧问住,答不出话来。

秦辞忧取过旁边一沓纸递给她,慢条斯理道:“这些都是有问题的账目,已誊抄了出来,劳婶娘查了清楚,过两天和我一起逐条对对账,也好清白分明。”

江氏默不作声一把抓过纸就走,心里怨毒之意翻涌。

秦辞忧这一举动无疑是逼她将素日捞的油水吐出来,她怎能不恨?

晚间,宋寻川公务不回,桐川院里只有秦辞忧这处还亮着灯。

她估摸着之前约定的时间差不多了,便换上收在箱底的一身夜行衣,悄无声息地翻出了院墙,离开了偌大的将军府。

锦绣绸缎庄的后院,几间屋灯火半明,秦辞忧跃入院中,敲了敲窗户。

掌柜的程叔打开门,一见是她,满脸欣喜:“小姐,您终于来了,少爷已等了两日。”

秦辞忧心头一颤,进了屋子,瞧见里屋灯下一个瘦削的人影,只觉双眼发酸。

那人影听到外面动静,转身站了起来,看到秦辞忧便身形一滞,想要向她走来,双腿却如灌铅一般寸步难行。

小说《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冲喜娘子》 第19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