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祝温书令琛全文在线免费试读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祝温书

主角:祝温书令琛
主角是祝温书令琛的小说叫《她来听我的演唱会》,是作者祝温书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阵秋风细雨,扫落了枝头几片枯叶,也吹散了夏天最后的余温。小孩儿们撒了欢儿在教室和走廊追逐打闹。办公室...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2-09-20 23:58:19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一阵秋风细雨,扫落了枝头几片枯叶,也吹散了夏天最后的余温。

小孩儿们撒了欢儿在教室和走廊追逐打闹。

办公室和教学楼隔着一条长长的走廊,也盖不住那嘈杂的喧闹声。

祝温书终于批改完昨天的家庭作业,红笔一放,又拿起一只彩铅,准备描一描小报模板。

刚落笔两个字,一个小女孩儿冲进办公室,哭哭啼啼地喊道:“老师!张志豪扯我的头发!”

祝温书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后脑勺,回头一看,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躲在办公室门口往里张望。

见祝温书看过来了,他转身就想跑。

“张志豪,你进来。”

她沉声道。

张志豪没办法了,只好背着小手,扭扭捏捏地进来。

还没等祝温书开口,只一个眼神,他就吓得主动招了:“老师,我没用力!”

“你用力了!”小女孩一边擦眼泪一边说,“我妈妈给我编的辫子都你弄散了!”

“我、我就是开个玩笑。”

“呜呜呜……”

“志豪。”

祝温书招手,示意他走近点,“你都弄疼同学了,而且别人不喜欢的玩笑,就不可以开,知道了吗?”

张志豪背着手,耷拉着脑袋说道:“知道了。”

“现在应该怎么做?”

张志豪撇撇嘴,转身道:“对不起。”

“呜呜没、没关系。”

祝温书:“那握个手吧,以后要团结友爱哦。”

看见两只肉肉的小短手握到一起,祝温书努力扯出一个笑,“快回教室吧,外面下雨,不要出去淋雨哦。”

两个小孩子走后,祝温书理了理头发,继续俯身画小报。

两分钟后。

“老师!老师!令思渊和王小鹏打起来啦!”

“咔嚓”一声。

祝温书手里的彩铅活生生被她捏断。

谁能想到,短短二十五分钟的课间操时间,这已经是第五个过来告状的学生了。

不是抢东西的,就是吵架的。

吵完架了,还能来两个打架的。

代理班主任的这十天,祝温书感觉自己已经折寿十年。

而不出意外的话,她还得代班三个月。

按照比例换算,她可能活不过明天。

“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祝温书转头问。

来通风报信的小男孩摇了摇头,“我不知道,玩着玩着就打起来啦!令思渊好凶!”

此刻祝温书终于明白,原来的班主任收拾东西去休产假的那一天,为什么会给她留了一整箱的太太静心口服液。

她顺了口气,起身朝教室走去。

穿过追逐打闹的走廊,走上危机四伏的楼梯。

还没到教室门口,她已经听到震天的吵闹声。

“这是干什么呢!”

她嘀咕了一句,赶紧加快步伐。

推开教室后面的那一刻,她只见乌泱泱的人头,乱七八糟地堆叠在一起,喊叫声和哭声快把房顶掀翻了。

“安静!”

祝温书大喊道,“全都安静!”

外围的小孩子听见声音,齐刷刷地回过头,一个个吓得四处乱蹿。

等人群散开,祝温书才看见最里面的肇事者。

传说中很凶的令思渊——

正被另一个小孩儿骑在地上,动弹不得。

“住手!”

祝温书两三步冲进去,再定睛一看,令思渊竟然满脸是血。

“王小鹏!你给我住手!”

被喊到的小男孩儿一听到声音,吓得从令思渊身上滚了下来。

-

“没什么大碍,就是鼻子被撞到了,止住血就好了。”

校医对这种打打闹闹已经司空见惯,没什么表情地扔给祝温书一张消毒湿纸巾,示意她擦擦手上的血。

得到了这句话,祝温书狂跳不止的心脏才稍微放慢了些。

还好没出大事,令思渊只是流了鼻血,伸手摸了两下,才抹得全脸都是。

可祝温书也没什么心情擦拭自己的手掌,她眉头紧皱,盯着眼前的小男孩,问道:“你为什么打人?”

令思渊鼻腔里塞着纱布,模样看起来很滑稽。

加上他倔强的表情,看起来更像卡通人物了。

“不说话?”

祝温书沉沉说道,“做错事情不要紧,要紧的是态度要端正。”

“……”

“跟老师说说看,为什么打架?”

“……”

见他死活不开口,祝温书只好来软的。

她半蹲到令思渊面前,摸了摸他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柔声道:“跟老师说一下吧,好不好?我们说过要当好朋友的。”

祝温书的声音像汤圆里流出的细豆沙,温柔甜糯,听得一旁的校医都觉得心都要化了。

可这个七岁多的小男孩还是无动于衷,扭开头一言不发。

“你再这样……”

祝温书说,“老师只能找你家长聊聊了。”

请家长不愧是杀手锏。

再倔强的孩子一听,立刻也慌了神。

他漆黑的瞳孔咕噜噜一转,像一颗黑葡萄在打滚。

“我、我……是王小鹏先骂我的!”

祝温书问:“他骂你什么了?”

令思渊张了张嘴,眼看着就要说了,却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

双唇一嘟,头一扭,又变成了锯嘴的葫芦。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能用拳头解决问题。”

在这温柔的声线下,没人知道祝温书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

“如果你不说,老师真的要请家长了。”

令思渊双颊突然涨红,手指不安地摆弄衣服下摆。

半晌,才结结巴巴地说:“我、我爸爸很忙!他没有空的。”

“能有多忙呢?”

祝温书问,“再忙,来一趟学校还是有时间的吧。”

“我爸爸是、是医生!他每天都在抢救病人!”

“医生也有下班的时候。”

祝温书慢条斯理,“老师去医院找你爸爸也可以。”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撒起谎来,经不住吓。

眼看着要被拆穿了,他急得婴儿肥都在抖,低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突然又说。

“不是、不是,我爸爸转行了!不在医院了!”

“哦?”

“他、他当大明星去了!”令思渊转着眼珠子回想,“他出门都是超酷的车子接送!一百多个记者堵在他楼下!几百个粉丝每天拍他的照片卖钱!老师你不买票是见不到他的!”

“你怎么不说你爸爸是宇航员,这会儿不在地球呢?”

祝温书忍住想笑的冲动,一边掏手机,一边说道:“渊渊,人都会犯错的,只要改正就还是好孩子,但是你撒谎就不对了。”

打开钉钉家长群,祝温书找到“令思渊爸爸”。

令思渊一看,急得跳下了床,却又不敢做什么,只能含着眼泪,可怜巴巴地扯住祝温书的衣角。

“老师……别告诉我爸爸,他会骂我的……”

祝温书叹了口气,摁了电话,再次问令思渊。

“那你要不要告诉老师为什么打架?”

令思渊撑不住了,支支吾吾带着哭腔说道:“王小鹏说……说我妈妈不要我了……我爸爸也快不要我了……”

“……”

在接管这个班之前,祝温书大致了解过学生的情况。

令思渊算是比较特殊的。

据原班主任说,他是单亲家庭,条件倒是很不错,就是爸爸特别忙,平时都是保姆兼家庭教师在管教。

别说接送孩子和辅导作业了,连家长会都没来参加过一次。

去年九月入学,竟然也是保姆送来的。

这也太离谱了。

听到令思渊的说法,祝温书又生气又心疼。

“好了,老师知道了,老师等下会把王小鹏叫过来批评他的。不过你要记住,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该用拳头解决,好吗?”

-

处理完这一档子事情,窗外太阳已经西沉。

没一会儿,放学**便打响了。

祝温书仰着头揉了揉脖子,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难怪她第一次见到原班主任,还以为她38岁了,还疑惑她怎么当高龄产妇去了。

结果人家才28岁。

这都是班主任的福报啊。

在办公室接着写了一会儿工作总结,祝温书又有点放心不下班里的卫生,于是起身朝教室走去。

这个时间点,学校里孩子已经陆陆续续全都回家了。

画满涂鸦的学校,安静得像一副卡通油画。

祝温书揉着太阳穴,打算瞄一眼就走。

结果站在走廊往里一看,天色暗沉,秋风习习,微弱的光亮照在一个小男孩身上,显得特别孤单可怜。

“令思渊?”

祝温书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反思自己今天是不是说了什么话伤害到孩子了。

“你怎么还没回家?”

角落里的令思渊趴在桌上,闷闷地说:“没人来接我。”

祝温书立刻抬手看腕表。

“都五点半了,你家长呢?”

“我不知道”

“你不是有保姆阿姨吗,她没来?”

令思渊揉了揉眼睛,声音特别低哑:“我不知道……”

“……”

祝温书对这个小孩的家庭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别一个人待在教室,来办公室写会儿作业吧,老师陪你一起等。”

令思渊点点头,背上书包跟着祝温书走。

回办公室的路上,祝温书分别给令思渊的保姆和爸爸都打了电话。

离谱的是,一个都打不通。

她把令思渊安排在隔壁老师的办公桌上写作业,坐下来时,低头细细打量这个小男孩。

白皙细嫩的脸上,现场浓密的睫毛垂下来,竟然有一层阴影,像女孩一样可爱。

唉,父母竟也忍心。

转眼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

祝温书已经尝试六七次联系令思渊的家长,但没一次成功。

这个点,连加班的老师们都走光了,小孩还可怜兮兮地在等人来接。

眼看着手机都快没电了,祝温书彻底没了脾气,反倒比令思渊还急。

要不是她今天临时去教室看一眼,难不成还真让孩子一个人等着?

万一他一个人跑出去出什么事了呢?

眼看着天也要黑了,孩子还没吃晚饭,外面又在下雨,凉飕飕的,一直待在办公室也不是个办法。

祝温书拉起令思渊的手,轻轻叹了口气。

“冷不冷?老师先送你回家吧?”

小孩子一个人在外总归是没有安全感的,点点头就开始收拾书包。

令思渊家离学校不远,只有几公里,但今天交通出奇地堵,出租车开了快半个小时才到。

送他上楼的路上,祝温书看着这高档小区的环境,越想越觉得离谱。

竟然放心把孩子一个人丢在学校不管不问的。

这么不负责任,怎么当爸爸?

不过转念又想。

一个单亲爸爸,赚钱养家确实不容易,大概是以为交给保姆就万事大吉了。

可再怎么忙,也该平衡一下工作和家庭啊。

她思来想去很久,觉得自己有必要找机会跟这个单亲爸爸好好聊一聊。

正犹豫着,祝温书突然接到了保姆的电话。

“祝老师吗?”保姆急切地说,“令思渊还在学校吗?”

祝温书:“……什么时候了你才打电话过来,我已经送到家门口了。”

“哎呀!太好了!吓死我了!”

保姆拔高声音说道,“都怪我!刚刚路上出了点事故,我现在已经处理好了,真是麻烦您了,孩子爸爸今天刚好在家的,您把他交到爸爸手里我就放心了!”

孩子爸爸居然在家?

祝温书眨了眨眼。

刚想找机会跟他聊聊,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

“行,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祝温书拍拍令思渊的头,“阿姨说你爸爸今天在家的,老师顺便跟他聊一聊吧,你有什么希望老师帮你说的吗?”

这话落在令思渊耳朵里,意思可就不一样了。

他整个人一激灵。

跟爸爸聊聊,这不就是要告状?!

万一知道他今天在学校打架……

正好电梯停到了28楼,眼看着门打开,令思渊浑身一凛,立刻小跑两步拦在祝温书面前,狠狠鞠了一躬。

“我没、没什么想说的!谢谢老师送我回家!老师再见!”

祝温书暂时没有心情去戳穿令思渊的小心思,她只潦草地说了一句“老师不是来批评你的”,随后就伸手去按门铃。

“叮咚”两声,在空旷的入户楼道里格外清晰。

“老师别、别……”

这时,一道男声从可视门铃的扩音器里传来。

“谁?”

祝温书和令思渊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仅仅是一个字,祝温书却感觉自己的耳膜被轻轻地挠了一下。

就连扩音器里微弱的电流声,也难掩其声线的清越。

祝温书迅速看了一眼令思渊。

她没想到,这个单亲爸爸的声音竟然这么好听。

听起来还这么年轻。

小说《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第1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