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穿成早逝的白月光
穿成早逝的白月光桑远远幽无命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穿成早逝的白月光青花燃

主角:桑远远幽无命
主角叫桑远远幽无命的小说是《穿成早逝的白月光》,它的作者是青花燃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姜谨元也没料到他会这么说。他与梦无忧纠缠的时候,分明感觉到她有难言之隐,且这份难言之隐与男女秘事有关。...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11-08 02:11:40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灵姑,我想修行。”

话一出口,桑远远的心脏便“怦怦”地跳动起来。

她演过太多祸国妖姬,对攻略君王这种事,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致。

但修仙可不一样!

这个世界,实实在在是可以修仙的啊!

修仙!没修过!想修死了!

只是她的身份……

从凡入仙,先入灵隐境,共九重天。女子一入灵隐境,便会斩赤龙,基本上不可能再怀孕生子。而生育之后的妇人,骨骼体质都会发生变化,根基半毁,再想修行,难于登天。

正因为这样,世间的女修行者才会寥寥无几。

桑远远自然知道作为王族之女,想要修行是一件多么离经叛道的事情,更何况,她还嫁给了韩州王,如今是他名义上的正夫人。

她佯装平静地注视着灵姑,其实也没抱多少希望。

被拒绝才是正常的。

没事,自己再想办法。

灵姑果然怔住了。好半晌,一双分明十分年轻,眸光却满是沧桑的眼中,忽然涌出大串大串的泪水。

桑远远头皮发麻。

这……女战神的眼泪这算什么?猛虎落泪吗?

“别,灵姑你别哭。”

“王女你终于想通了!”灵姑嚎得更大声。

桑远远:“……”

“从您小时候,”灵姑抽咽着说道,“主君、世子便常说,嫁人有什么好的,这世间谁能配得上咱们小桑果!还不如早早修行,上哪儿都不会被欺负!若实在遇上喜欢的,招进门来做赘婿,还能天天陪主君世子饮酒……”

桑远远:“……那是娘不答应?”

灵姑道:“夫人有您和世子,自然觉得还是要有孩子才好。但夫人也不是十分反对修行,是王女您自己说,身为王族女,生为桑州,死为桑州,联姻生子是最好的结盟手段,如何能跟着主君、世子胡闹?”

桑远远:“……”

灵姑叹:“当初韩州王上门提亲,主君、夫人和世子其实并不满意,因为他宫中有人,还是个很麻烦的幽州人。奈何,王女对韩州王一见倾心,决意要嫁,谁也拦不住。结果可好,他根本就没有用心护着王女!行刺之事,不必说,一定与那幽盈月有关,是也不是?”

“对。”桑远远也无意隐瞒。

行刺那件事倒也罢了,韩少陵的确是被杀了个猝不及防,但桑远远昏迷垂死时,他居然真当她死了,连近卫都不舍得派一个——这也是腹黑男主们的共性了,他们从来不会在无意义的事情上花费时间和精力。

灵姑眸中闪过厉色:“主君与世子早也猜到了,桑州如今全员备战,只待……咳,万一您真有个好歹,主君便要发兵了!只要杀了幽无命,幽盈月这条丧家之犬,想怎么收拾便怎么收拾。”

桑远远的心脏猛地一跳。

这件事,就是桑州灭国的起因。

桑州王挑了个说好很好,说糟糕也很糟糕的时机对幽无命动手了——幽无命奉天都令,助韩州王平定西境魔祸。

桑州王与世子率军越境,奇袭幽无命,令他腹背受敌,险些将他置于死地。与幽无命同行的韩少陵也受了重伤。

说这个时机好,是因为幽无命修为太高,这恐怕是唯一一个可以杀死他的机会。

说这个时机糟糕,是因为这样一来,桑州便等同于叛魔。

若是两州之争引发兵祸,天都通常各打五十大板也就放过了。但幽无命和韩少陵是在奉令剿魔时被偷袭,桑州此举,等于是拔了天都的逆鳞,与整个云境为敌。

一年之后,桑州彻底消失在了云境版图上。

这件事情在书中只是一笔带过的小小插曲——它的主要作用就是让韩少陵受个伤,受伤便需要人贴身照料。周遭服侍的人都不能令他满意,唯有活泼直率的梦无忧,从早到晚在他床前叽叽喳喳,让韩少陵觉得病中满是生机(?)。

桑远远头皮发麻:“父王和兄长也太冲动了!我这就传讯,让他们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傻事!”

灵姑掩唇一笑:“王女稍安勿躁,您平安醒来,主君和世子恐怕要连续数日醉个人事不省,哪还能发起兵争?”

桑远远轻轻舒了口气:“是啊。万幸。”

灵姑像是怕她反悔一样,将她从云床上扶了起来,道:“那,属下现在就助王女开蒙洗髓!”

桑远远:“?”

这么大的事,难道不需要先问一问桑州方面确定一下吗?也不需要考虑韩少陵那边的意见吗?

灵姑几大步走到外殿,吩咐了一通。

不过片刻,她便扶着桑远远,径直来到偏殿,三下五除二扒了桑远远的衣裳,将她放进一只巨大的木桶中。

“王女现在可没得反悔了。”灵姑狡黠地笑着说道,“世子下了道死令,就算用骗,也要骗着王女把这洗髓液给用了!”

桑远远:“……”那我是不是应该配合出演一下半推半就?

浸入那白惨惨的洗髓液中,滋味并不是很好受。

人身有五行,洗髓,便是要将根基之中的属性五去其四,唯留一脉。只有洗去杂余的属性,才能够感应到天地之间的同属灵蕴,将它们吸化入体内,淬炼自身。

此刻,桑远远浑身又麻又痛,好像无数钢针在体内横冲直撞。

眼见桑远远的小脸变得煞白,灵姑登时心疼了。

“王女请稍微忍耐,洗出属性来便凑合了,也不图王女去打天下不是?”

桑远远摇了摇头。

其实还好。

远远没到极限。这种感觉,其实和她被雷劈中后,躺在地上浑浑噩噩等死的时候有些相似。经历过那样的大恐怖,眼下的折磨便显得有些儿戏。

脸色惨白只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她的内心其实稳得一匹。

灵姑一次次把巴掌放在她眼前晃。

桑远远哭笑不得:“灵姑!我没晕。”

灵姑盯着她看了半天,忽然恍然大悟,用无名指勾起一小汪洗髓液,放在嘴里尝了尝。

“……没坏啊?”

桑远远:“……”

她的皮肤表面开始渗出杂质。

人食五谷杂粮,日常接触的东西多少带着湿气和毒素,呼吸间也会吸入尘埃。是以年岁越大,体质越不洁净。

第一层垢物被洗髓液伐出之后,桑远远立刻感到心明眼亮,精气神十足,像是返回了孩提时代。

而她,也隐约察觉到了一种深层次的变化。

呼吸之间,草木的清香越来越浓郁,眼前倏尔出现幻觉,好似有萤火虫一样的青色光点飘来飘去。

“王女?”灵姑时不时担忧地唤她。

从来没见过这么能忍的。

就连外面那些黑塔般的壮汉,在洗筋伐髓时都要鬼哭狼嚎,谁知娇娇弱弱的王女竟是一声也不吭,灵姑偶尔一个激灵唤她一声,就怕她已死在这洗髓液里了。

“灵姑我无事,不必担心。”桑远远很容易便能感知到旁人的情绪,尤其是针对她的情绪。

她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年轻的长辈是真心把她当珍宝看待的,她一点也不嫌烦。

洗髓液由浓转清,桑远远的身体里再一次排出杂质。这一回不再是灰垢,而是混杂了赤、黄、白、黑四种颜色的奇怪琉璃质。

“赤火,黄土,白金,玄水都出来了。”灵姑拍手道,“恭喜王女,您属木。”

桑远远轻轻点了点头。

她已感觉到了,有青色的盎然在生机在她的身体中慢慢地氤氲开。

她并没有离开洗髓液,而是持续浸泡直到它们彻底变成一桶清水。

灵姑小心用一根细细的银针,从桑远远指尖取血珠,放在一块小黑石上试了试,然后长舒一口气,面露喜色,欣慰地说道:“恭喜王女顺利踏入灵隐境一重天!从今往后,王女只要静心闭目,便能感觉到天地之间的木属灵蕴。”

灵姑知道欲速则不达,今日桑远远成功洗筋伐髓已是不易,便不着急引她修行,而是将她扶回云床上,细细地说一些桑州的小事。

虽然桑远远对桑州这个地方并没有什么故土情怀,但听着听着,心中不禁多了几分向往。

那是一个绿绿的、悠闲的地方。

民风彪悍而朴实,不像韩州人,个顶个精明。

用过晚饭,极远处传来了低沉的鸣鼓声,桑远远知道,那是幽州王幽无命进入韩都了。

她看着渐渐染上金色的窗棂,看了一会儿,轻声道:“灵姑,帮我做件事。”

“是!”灵姑前一秒脸上还满是姨母笑,后一秒立刻正色拱手。

“把姜谨元打晕,扔到幽盈月的寝殿里。再把幽盈月也打晕。”

“是!……哈?”灵姑眼角重重抽了两下,却也不多问,领命便去了。

此刻,韩少陵已前往城门迎接那个煞星大魔王。

虽然幽无命持了天都谕令,说是来助韩州王荡平魔祸,但幽无命这人是个疯子,韩少陵不敢保证他发起疯来,会不会直接率军就屠了韩都,是以,韩少陵必定是以迎战的态度,将所有好手都带在身边。

灵姑大可以在后宫横行无忌。

桑远远觉得自己只是搞这么一点小事,已经很对得起韩少陵的连日款待了。

况且,她这是在救姜谨元的命。

幽无命进入韩王宫,立刻精准无比地戳中了女主梦无忧的Gdian,她不顾对方是一位灵耀境的强者,且身边高手如云,也不顾她自己只是个髓都没洗的废柴——她不知从哪里找了把匕首,竟跑到宫宴上去,行刺幽无命。

说是要给当初受幽州之变牵连而死的父母报仇。

这事儿,也真的只有金手指大开的玛丽苏女主能干得出来。

幽无命本是要杀了这个不知所谓的女人,结果姜谨元跳出来护着她,让她逃回韩少陵身边。

幽无命是个疯子,哪里会顾忌什么天家子侄?

于是幽无命很随和地把姜谨元给切成了好几片。

韩少陵差点当场去世。

而随手干了件大事的幽无命压根就不在意,继续坐在那满是鲜血的案桌后面,该吃吃,该喝喝。

要不是打不过,韩少陵一定会把这疯子也切成好几片。

最终,他替幽无命压下了这件事情,向天都谎报,说姜谨元除魔心切,尾随大军出征,在西部冥渊英勇战死。不然他自己也无法交待。

应付完天都,韩少陵还得好生劝着幽无命,让他稍顾大局,不要自己把真相捅出去。

韩少陵这个男主,前期在大魔王面前可以说是非常憋屈了。

幽无命……

桑远远暗自沉吟:没有姜谨元开道,不知道梦无忧还有没有能力夜闯宫宴?若她真有本事冲到幽无命面前,那么,没了姜谨元这个替死鬼,她会不会就这么死在反派大魔王手上?

桑远远倒是很想亲眼见证一下,自己改变了剧情之后,天道要怎么给梦无忧开金手指。

若是梦无忧真死了,桑远远也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大家都是成年人,自己该为自己的愚行负责。

小说《穿成早逝的白月光》 第5章 木系小仙女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