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休夫,又双叒叕失败了
休夫,又双叒叕失败了完整全文阅读 纪其姝沈秉渊小说结局无删节

休夫,又双叒叕失败了云步步

主角:纪其姝沈秉渊
主角是纪其姝沈秉渊的小说叫《休夫,又双叒叕失败了》,本小说的作者是云步步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别人家招赘勤劳能干。她家招赘养了条白眼狼。面对肉眼可见的“渣男”,母胎单身三十年的纪博士痛不欲生,为什...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2-11-18 13:58:3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20章

纪和安听完纪其姝的话之后,立刻点点头:“对对,少挣点就少挣点,只要我们一家人都好好的,这才是最好的。”

安抚好了包子爹,纪其姝就拿了合同还有那个赌约文书,准备一起放到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

没想到刚进屋一转头,就看到后面跟着个人。

“你鬼啊,走路没声音。”

“平日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沈秉渊淡淡说道。

纪其姝懒得和沈秉渊说话,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地方藏东西。

可是这什么地方都叫她不放心。

尤其是见到沈秉渊没事人似的在旁边看书,她就浑身不得劲。

纪其姝看了他一眼,也不解释,反而直接赶人:“你出去。我找不到个安全的地方不放心。”

被这人得知藏匿地点,她也不放心!

倒不是纪其姝小人之心,实在是和陈夫人这一交手,她才知道自己的手段浅薄的很,眼下只觉得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沈秉渊看着纪其姝,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明明人还是同一个人,可性格却天差地别。

现在的纪其姝,变得实在太多,聪慧谨慎的让他觉得陌生。

不过也好,至少这样的性子可以少吃点亏,等到了他该离开的时候,也能更安心些。

“你怎么还在这里?快出去!”纪其姝见沈秉渊坐着不动,便凶巴巴的上前驱赶。

“你对我很戒备?”沈秉渊的眸色渐渐深沉起来,明明是疑问,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以前连自己私房钱藏在哪都会对他说的毛丫头,如今却每每对他露出一副怀疑戒备的表情来,这让沈秉渊有些不舒服。

但这丝不快很快就被他压制了下去,暗道纪其姝对他改变态度是好事,她对他越冷漠疏离,到了迫不得已时,他也可以觉得少亏欠一些。

“就是你我才更不放心,因为你不姓纪啊,家贼难防嘛。”纪其姝说道。

沈秉渊:“......”

这和他姓什么有什么关系?

好歹他现在也是纪家的赘婿吧。

“都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虽然我们都是人,可你不是我纪家的人,所以谁知道你肚子里揣着几个心思。”纪其姝很不客气的点出沈秉渊心术不正。

沈秉渊被纪其姝这话给气乐了,问道:“那么请问娘子,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什么娘子,别乱叫。假夫妻而已,等我彻底将这个家弄的夯实了,自然就是你滚蛋的时候了。现在给我出去,没叫你不许进来。”纪其姝一点面子都没打算给他。

沈秉渊捏了下拳头,最终还是不愿意和一个女人斤斤计较,便拿着书走了出去。

不过他跨过门槛的时候又把脚缩了回来。

纪其姝不耐烦的问道:“你这到底是要走还是不走?”

“我说不走你能同意?”沈秉渊反问一句,转身走到书架前打开下面的柜门,从里面拿出一个方形的盒子,“给你。”

纪其姝看了眼,就来了兴趣:“这是什么?”

“机关盒,上锁之后,想要打开盒子必须得知道步骤,否则根本取不出里面的东西,甚至贸然拆卸的话,机关还会毁掉内部所藏之物。”沈秉渊动娴熟的拆拆推推,这个盒子就被解开,里面空间不大,但是放几张纸肯定足够了。

纪其姝觉得有点意思,嘴上却道:“一个木头盒子而已,再不济直接榔头砸了就是,能管什么用?”

沈秉渊挑眉,问道:“你可知这盒子市面价格多少?”

“怕是路边捡的破烂货,能值几个钱?赶紧拿着你的东西出去,别妨碍我做事。”她倒不是真觉得这盒子便宜,只是这样藏东西的要紧物品,她不敢用沈秉渊给的。

纪其姝扭头把人赶了出去,四下看了看,最后看中了沈秉渊的那个书架。

纪其姝撸起袖子,把书柜拉开,看着地面那些整齐的地砖,她立刻就有了主意。

纪其姝找了工具在地砖上敲敲打打,瞅准了比较松动的一块,便打算撬开,挖个洞藏东西。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地砖扒开之后,里面好像有个机关。是个鼓起来的石头圆盘。

纪其姝试图动一下圆盘,但是这东西纹丝不动就像是长在了地面。

纪其姝以为就是打地基的时候不小心混进去的石块,也就没太在意,这个地方位置比较宽,足够放下一个小匣子。

纪其姝便将手里的合约连同一张大额银票和一些碎银子,都放在了提前准备好的小陶罐里,用油布包裹了好几层,才埋在了这个小坑。

还别说,大小正合适。

为了不让人发现这地方有空隙,纪其姝还特地将书桌边的花盆里挖了不少泥土,将其填平,再盖上地砖,用脚踩得严严实实,确定看不出问题才罢休。

纪其姝擦了把汗,心里踏实了点。

这以后就是她的藏宝地了。

等纪其姝一出来就和沈秉渊对了个正着。

还好纪其姝反应快,又退回了屋里,不然就得撞到沈秉渊怀里了。

渣男的怀抱,她可一点也不想沾啊。

“你没事堵门口做什么?该不会在偷看吧?”纪其姝警惕的问道。

她也不想跟个作精似的逮着人就怼,可随着生意做的越好,她对沈秉渊的戒备心就越重,生怕这人见钱眼开,让她步上原身的后尘。

“明人不做暗事,你不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沈秉渊脸上一点恼意都没有。

“啧,就你还君子?”就凭这人对原身做的那些事,哪一样能称得上君子?

纪其姝冷笑一声,只觉得沈秉渊脸大如盆。

沈秉渊似乎看出什么,淡淡问道:“你对我很有意见?”

“原来你是个明白人啊,那就好狗不挡道,让开。”纪其姝打定主意跟这人死磕,说话也呛的很。

“若不让呢?”沈秉渊慢悠悠的侧过身,拦住了纪其姝的去路。

今天的纪其姝出尽风头,怕是引来很多心术不正的人的惦记,再加上田家谋事失败,难保幕后之人不会下黑手,放纪其姝出门委实不妥。

纪其姝倒是没想到这些弯弯绕绕的,只是不由感叹男人果然都是贱骨头,以前原身粘着沈秉渊,这家伙就端的一个清高样,这会儿她不理他了,他倒上赶着往上贴了。

纪其姝是越发怀疑原身的眼光了,喜欢这么个玩意,难怪生无可恋。

“别跟着我。”都要到大门口了,纪其姝发现沈秉渊还跟着,便转身警告道。

“夜深了,我们该回房歇息了。”沈秉渊提醒道。

小说《休夫,又双叒叕失败了》 第20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