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逆世为凰
《逆世为凰》司汐颜夜澔瑄小说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逆世为凰凌尘

主角:司汐颜夜澔瑄
完整版小说《逆世为凰》是凌尘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司汐颜夜澔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她心爱之人与她庶姐联手,杀她兄长,害她孩儿,灭她母家满门!重活一世,她不再天真软弱,任人蒙骗,誓...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2-11-22 15:15:1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雪衣骤然一愣,跳开一步,瞪着眼睛看他,“你胡说什么?”夜青玄负手而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惊讶的模样,虽看不清脸色,他却能想象得到她满脸红晕的模样。尽管在人前,她总是一副坚韧如冰的模样,可是他却能在心里想象得出她的狡黠与羞涩,那种感觉就像是……上辈子早就已经认识彼此,熟悉,非常亲近和熟悉,丝毫不陌生。只可惜,他心里又比谁都明白,他与她根本不可能认识,就连最基本的坦诚,都很难做到。甚至,她如此这般费心思地主动靠近他,他都不敢保证,她究竟是不是那个人派来的探子。“怎会是胡说?如今圣旨也下了,聘礼也收了,难道你还想反悔不成?”雪衣撇着嘴瞪了他一眼,“你也说了,成婚日子定在年后。”“尚未定下,还来得及改。”说着,他上前一步,与雪衣并肩而立,“你早些入府,也好早些为我治病,如何?”如何?确实如他所言,她在司府并不开心,尤其是如今重活一世,心里装了太多的真相和秘密,每每看到那些人虚伪丑恶的嘴脸,她都觉得反胃,都有一股恨意暗生,恨不能杀了他们。可是,她却并没有想过这么早便嫁到玄王府,当初鸿鸳宴一言,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避开夜明澜,却万万没想到夜青玄的速度这么快,都不给她细想和反悔的机会。最重要的是,她现在根本放心不下容霜……“你在担心你娘。”夜青玄似能看穿她所有心思,淡淡一言便切中要害。雪衣也不打算隐瞒,点点头,“娘亲身体一直都不好,听说是当年生我的时候留下了病根,大哥常年在外,无法时时在旁照顾,若我也离开了,娘亲她……”夜青玄不由拧了眉,“司府是你娘的家,司文苍是你的父亲,她的丈夫,你究竟在担心什么?”雪衣无从回答,只能摇摇头,轻叹:“你不会明白的。”黑暗中,夜青玄一直舒展的俊眉骤然蹙起,盯着静静站着发呆的雪衣良久,突然上前一把握住她的手腕,“跟我走。”话音落,身形起,雪衣只觉腰上一轻,脚下就空了,低头一看,她被夜青玄携在身侧,足不点地地朝着城东的画舫去了。莫凉城治安极好,是以很少宵禁,入了夜之后,画舫四周依旧有不少游人来来往往。雪衣站在临水而建的高阁上,俯视着下面的一切,心情没由来的一阵舒畅,“原来登高临望是这种感觉,只是可惜,高处不胜寒。”话音刚落,便觉肩上一沉,一件玄色斗篷落在她肩上。“高处不胜寒,却人人都想往高处走,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雪衣顿然挑起隽眉,斜视了他一眼,“这么说,我若是嫁给了你,就是不好的了。”夜青玄失笑,“得不到的东西固然是好,可是时间久了,也就不稀罕了,自然是在手中的、身边的,才是最值得珍惜的。”说罢他缓缓伸出手,感受着夜风从指缝穿过的凉凉感觉,眼底渐渐浮上一抹戾色,却在此时,一双柔软的手突然握住他的手腕,低头就看到雪衣一副认真的模样替他号了号脉。“给你送去的药,你没服用?”雪衣敛眉,睨了他一眼。夜青玄嘴角微扬,摇了摇头,“从今天开始,你一日不入玄王府,我便一日不服药。”雪衣顿然轻呵一声,剜了他一记,“命是你的,服不服药是你的事,与我何干?”夜青玄道:“可现在这条命也是你的,我是你的未婚夫婿,我若早早死了,你……”“住口!”闻及“死”字,雪衣心中一沉,定定地看了他片刻,沉声道:“你也说了,你的命是我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死。”说罢,她侧过身去,看着下面繁华一片的画舫,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夜青玄突然从身后贴了上来,一把拉住雪衣揽在怀中,从窗子跃到了阁顶,雪衣正疑惑之时,就听得阁内有人冷声道:“你找本王来有何事?”乍一听到这声音,雪衣的手骤然紧紧握起,就算看不到他人,可是这个声音她永生不忘,就是这个人为她造出了一座人世间的地狱,将她深深囚禁,生不如死!似是感觉到了雪衣情绪不对,夜青玄一把握住她的手腕,轻声道:“别冲动。”雪衣也明白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便理了理心神,听里面的人继续说下去。“王爷,圣上给司雪衣和玄王爷的赐婚圣旨已经下了,玄王府的聘礼也已经送到司府了,王爷难道就没有什么打算吗?”这是司颜佩的声音。夜明澜清冷一笑,骤然转过身冷视着司颜佩,“打算?”司颜佩怯怯道:“听闻,这两天莫启凌和月无双以及容璟和袭芳郡主苏语的赐婚圣旨都已经陆续下来了,独独王爷和我……”“是本王向父皇和母妃禀明眼下还不想成婚,所以父皇并没有下旨。”说着,他睨了司颜佩一眼,眼底看不出丝毫情感情,“你该知道,本王真正想娶的人是谁。”司颜佩一脸委屈,“可是王爷,那司雪衣近来像是吃错了药一般,已然与往日里那个蠢笨的丫头完全不同,她现在不是那么好骗的。”夜明澜骤然回身,冷眼扫过司颜佩面上,吓得她连忙收声,不敢再说下去。“本王一直想不明白,那天在鸿鸳宴上,她为何会有如此转变。”司颜佩摇摇头道:“我真的不知道,现在整个司府的人都把她当成宝一样哄着捧着,王爷,若她真的嫁入了玄王府,那王爷的大业可就真的……”话未说完,就被夜明澜一把捂住了嘴,而后他朝着阁顶瞥了一眼,似是发现了什么。夜青玄反应迅速,毫不犹豫地拉起雪衣纵身跃下阁顶,朝着皇城中掠去,身后的夜明澜看着那两道熟悉的背影皱了皱眉,喝道:“追!”两道黑影从阁中掠出,身形极快,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动作,只是几个起落,夜青玄和雪衣便在他们的视线之中。“好快的速度!”雪衣惊呼一声,“是闵扬!”夜青玄心下虽疑惑她是如何得知,却也没由来地警惕起来,闵扬是夜明澜身边的第一高手,轻功极高,偏偏这一次他出来,没有带上离洛。“嗖嗖”几声,一把暗器从身后打来,夜青玄轻悄地避开,却发现其中有一枚打向雪衣的后心。没有片刻的迟疑,他伸出手臂在雪衣身后一挡,那暗器便打中他的后肩。雪衣心中一惊,突然想起腰间的东西,伸手摸出一只婴儿拳头大小的埙,放在嘴边用力吹了两下。没过多会儿,黑暗中跃出两名黑衣人挡在雪衣二人和闵扬他们中间,纵是闵扬轻功再好,然被两名高手这么一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雪衣二人的身影渐渐远去。确定身后没有人跟来,夜青玄携着雪衣直奔着玄王府而去,几个跃身,落在雪衣第一次来见他时的高阁前。离洛一见二人,顿然吃了一惊,“王爷,发生什么事了?”雪衣沉声喝道:“取药箱来!”离洛瞥了夜青玄一眼,见他点头,便连忙离开去取来药箱,雪衣已经扶着夜青玄进了屋内,拔出随身的小刀将他中了暗器处的衣衫割开,借着烛光依稀可见伤口处留着黑紫色的脓血。“暗器有毒!”离洛低呼一声,满脸担忧地看着夜青玄和雪衣。夜青玄脸上却不见丝毫惊慌,眸色静淡地看着雪衣,徐徐道:“你放心,三姑娘是医门后人,本王死不了。”雪衣白了他一眼,仔细检查了伤口和暗器上的毒,良久,稍稍松了口气,取出一颗药丸让夜青玄服下,而后吩咐离洛道:“去备些热水。”离洛不由皱了皱俊朗的眉,在整个玄王府,除了夜青玄之外,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夜青玄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便冲他点了点头。雪衣却没有心思关心他们之间的小动作,用帕子捏住暗器后端,趁着夜青玄和离洛无声交流的时候,一用力拔了出来,他虽然没有出声,却下意识地肩头一颤。随后便是清洗伤口、上药、包扎……夜青玄始终一言不发,静静地看着雪衣的一举一动,她一瞪眼一蹙眉他皆看在眼底,此时看到她像是放了心般重重舒了口气,便淡淡说道:“去取干净的衣衫来,就在隔壁屋子的柜子里。”雪衣一愣,这才发觉为了包扎方便,夜青玄的半边衣袖已经被尽数扯去。她赧然地皱了皱眉,连忙起身去隔壁取来干净的衣衫,不想刚一进屋就看到夜青玄已经用另一只手自行解去了剩下的半边衣衫,雪衣的脚步没由来的一滞,把衣服往榻上一丢,转身欲走,却听夜青玄嗓音平静道:“回来。”就在这时,门外传来离洛的脚步声,雪衣正想着让离洛来给夜青玄换衣服,却只觉身边一阵风扫过,“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刚刚走到门前的离洛就这么硬生生地撞在了门上。随后是夜青玄冷冷的声音:“在外候着。”

小说《逆世为凰》 第9章 夜探画舫露行踪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