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甜桃佳人
甜桃佳人姜莲莲安元奇安珵目录_甜桃佳人小说阅读

甜桃佳人姜莲莲

主角:姜莲莲安元奇安珵
精品小说《甜桃佳人》是姜莲莲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姜莲莲安元奇安珵,内容主要讲述:我代替我家小姐嫁给了一个杀猪匠,新婚那晚,我说:「今后你杀猪,我卖肉,咱们夫妻二人齐心把日子过好,生了...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3-01-04 19:39:45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身为平西将军之妻,京中对我感兴趣的人很多。

上至帝后,下至官员女眷,似乎都想看一看安珵娶的女人有何过人之处。

我后来明白,更多人的感兴趣是怀着看笑话的心态。

那日宫宴,皇后领着一群官家女眷在御园赏花。

御园景山百花盛开,美不胜收。

皇后对我笑道:「安阳李氏是大家,听闻你父亲开了书院,夫人想来也是书通二酉之人了。」

众目之下,我起身温声道:「娘娘谬赞了,臣妾愧不敢当,只是略识几个字罢了。」

这副不卑不亢的模样,天知道我在府里练习了多少遍。

为此安元奇曾笑我:「皇后娘娘是宽和之人,宫宴而已,夫人不必紧张。」

他所言非虚,皇后很是和颜悦色,她还对我道:「安将军眼光甚好,本宫瞧着夫人也是喜欢,还盼你们夫妻和睦,宜室宜家。」

皇后年长我十岁,态度和蔼,我对她印象也是极好。

我与安元奇回京之后,虽未打算在京中再办婚礼,但人人皆知我们是新婚。

为此帝后及交好的文武官员都送了贺礼。

尤其皇后送的那对五镶如意最为珍贵,听闻是她当年大婚时的陪嫁。

赏花宴上,一旁的官家小姐们玩起了花间小令,吟诗作对,好不热闹。

但却想不到,这热闹突然就闹到了我身上。

起因是萧老王爷家的小郡主题了首词,点名让我来对。

她们闺阁小姐的游戏,点我这个已婚妇人的名,本是莫名其妙的事。

可不知为何,大家都看着我笑。

萧小郡主不知对皇后娘娘耳语了什么,皇后竟也笑道:「既是如此,夫人不妨去凑个乐子。」

我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感觉自己身上出了汗。

我自然是识字的,但是哪里有吟诗作对的好功底,更何况京中才女众多,可见是要出丑了。

萧小郡主在纸上题了一首行军令——

「千里乡关纷暮雪,金戈戎马战云遮,昆仑山下埋忠骨,横扫千军如卷席。」

我隐约觉得不对劲了,难不成因为安元奇是位将军,就一定要点他夫人的名来对行军词?

还是.……

果不其然,像是验证我的猜测似的,萧小郡主突然冲我一笑:「夫人,安将军的词,对您来说没难度吧?」

竟真是安元奇的杰作。

当时那种状况,真是骑虎难下,人人都知安珵的夫人李氏是文士大家出身,连自家夫君的词都对不好,何止丢脸那么简单。

一瞬间我脑子一片空白,第一反应竟然是安元奇那样的粗人,竟然也会作诗?

萧小郡主大概只是想探一探李氏几斤几两,却歪打正着地敲打到了我冒牌货的身份。

会被拆穿吗?我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但万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宫人铺好笺纸,我手握毫笔,身上冷汗淋淋,想着如果此刻假装肚子痛,会不会太难看?躲过去的几率大不大……

外人兴许是认为我在紧张,众多官家小姐之中,竟然走出一人,不动声色地接过了我手中毫笔。

「安珵的诗,还是我来对吧。」

此言一出,也不知为何,气氛骤然不对了。

这女子不是旁人,是当今圣上胞妹,和静长公主。

长公主容颜俊美,眉宇间英气十足,穿了一身玄色大襟窄袖长裙,金织凤凰图腾,高贵华丽。

她声音清冷,面上毫无表情,也没有搭理周围人的异常,斟酌一番,提笔落字——

「苍茫云海出月明,长风万里烽火行,愿得此身入玉门,男人应得带吴钩。」

字如其人,颜筋柳骨,行云流水。

人如其诗,挥斥方遒,意气风发。

和静长公主,真是无与伦比的美丽与高贵。

她替我解了围,而我意识到了周围人的神色各异,以及她那句——「安珵的诗,还是我来对吧。」

隐约之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写的诗那般惊艳,与安珵那首堪称绝配。

后来,大家三五成群各自赏花,我想着要不要给她道个谢,眼见她去了东边凉亭,犹犹豫豫跟上前的时候,看到萧小郡主竟然也在。

长公主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清冷:「你若看不惯她,不去搭理便是,何必要为难她,让安珵难堪。」

「为难?大姑姑开什么玩笑,她家不是开书院吗,连首诗都对不好,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皇后娘娘还说什么安将军眼光甚好,真是笑死人了。」

「安珵什么眼光,轮不到你说三道四。」

我不是故意偷听,但此刻好奇心使然,忍不住探出头去看。

长公主脸色冷漠,萧小郡主很不甘心,但又似乎不敢反驳她,最终弱弱而不甘地说了一句:「我就是不服,安将军即便看不上我,以大姑姑之姿,那李氏女连给您提鞋都不配。」

我也是那时才明白,安阳李氏,什么大家闺秀、清流人家,原来在贵族如云的京城,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小门小户而已。

原来我夫君安元奇,这么招人喜欢。

我始终记得长公主最后那句:「皇室之女又如何,安珵不要,我的身份一文不值。」

她的声音落寞、寂寥,让人恍惚。

回府之后,安元奇也从西郊大营回来了。

他应是刚刚练了武,回来后便去沐浴更衣了。

洗完澡,穿了干净的白衣,将我拉到怀里,询问今天宫宴如何。

他身上皂香清爽,十分好闻,我却闷声道:「我竟不知相公还会写诗,她们让我对你的词,可我一紧张,什么都不会了。」

安元奇眼中笑意深深,安慰道:「无妨,谁还没有紧张的时候,不要紧。」

「可是,很丢脸。」

我情绪低落,他摸了摸我的脸:「没什么丢脸的,这次对不出来,下次好了。」

他哪里懂啊,我是姜莲莲,不是李秀妍。

姜莲莲永远也对不上他的诗。

我望着他不甚在意的样子,目光触及到他满脸的络腮胡,突然道:「相公,我给你修面吧。」

安元奇扬了下眉,有些不情愿:「还是别了。」

我「哦」了一声,没有说话,再次陷入沮丧之中。

见我这副模样,他叹息一声,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又道:「你若喜欢,那就修吧。」

原以为刮男人的胡子和女子修眉修面差不多,谁知竟是个体力活。

安元奇乖乖闭着眼睛,任由我折腾。

那原本还算整齐的胡子,被我绞得乱七八糟。

我问:「相公这胡子留了多久了。」

「三年了吧。」

「这么年轻,为何要留胡子呢?」

「没有胡子,比较麻烦。」

「哪里麻烦?」

他没有说话,睁眼看着我笑,深褐色的眼眸像是隐匿着幽幽星河,摄人心魄。

然后摸了摸自己被绞得乱七八糟的胡子,哭笑不得:「夫人就是这样给我刮胡子的?」

…………

安元奇唤来了府里一名武侍。

那武侍名叫晋青,刮胡子的技术一流。

然后没多久,我便知道他那句「没有胡子,比较麻烦」是什么意思了。

当今平西大将军安珵,天子近臣,骁勇桀骜,手握兵权。

他自岿然而立,身如青松,芝兰玉树一般。

没了胡子,面容更加干净,轮廓清晰,剑眉星目,眼眸黑白分明,深沉四海。

那道眉梢至耳颊处的疤,平添几分邪气。

很野,很邪,勾唇一笑,令人心颤,呼吸停顿。

我知道萧小郡主为何充满敌意了。

也知道长公主的落寞从何而来。

赵玉宁曾说,多少公主贵女等着嫁他,我全都确信了。

只是心中萌生的退意更浓了。

安元奇是皑皑山上雪,空中明月,我姜莲莲,配不上他。

小说《甜桃佳人》 第4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