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天宠皇后
天宠皇后(林灵儿沈承赫)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天宠皇后沈承赫

主角:林灵儿沈承赫
小说主角是林灵儿沈承赫的小说叫《天宠皇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沈承赫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想到这些,林灵儿的心口就一阵绞痛,她呆呆望着男人,悬挂的泪也控制不住的掉落下来。温热的泪珠从那张素白...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3-01-10 00:25:20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只见那里已经多了三道身影!

这时候,已经有几位夫人看见了角门处的身影。

一眼便认出来,角门处亭亭而立的两道倩影,正是这秦家的两位小姐。

两人对面,还有一位身材修长的白衣男子。

只见这时,那秦二小姐忽然一扭身子,竟直直朝那白面男子的怀里扑了过去。

一下没扑进男人怀里,男人又朝秦二小姐伸出了手。

两人之间的气氛十分暧昧。

这些个夫人们顿时呆住,面面相觑。

孙氏立刻故作惊讶的‘呀’了一声,急忙差了身边的丫鬟。

“谁放他进来的?快去把二小姐送回闺房!”

丫鬟领命而去,身边有人问。

“秦夫人,那位公子是谁,怎会和二小姐如此亲密?”

其余人也纷纷看着孙氏,目光灼灼。

孙氏一脸为难,在大家的目光中憋红了脸,好半晌才痛心疾首的长叹。

“我们二小姐并不喜欢摄政王,最近更是闹着要和这位公子私奔,好不容易今天没闹了,可没想到……”

这句话无疑是一滴水掉进了油锅,凉亭里顿时一片哗然。。

“二小姐可是摄政王的未婚妻,如此做法,简直是给皇家抹黑!”

“果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有娘生没娘教,没一点家教!”

“难怪正房夫人会被罚去尼姑庵,看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听得这些辱骂,孙氏无奈的憋红着脸,似乎是为二小姐担心,可眼角,却浮着得意的笑。

就在这时,只听其中一位夫人望着角门处惊呼一声,脸上的轻鄙之色瞬间变成了惊恐。

听得这动静,众夫人们纷纷疑惑的朝角门望去。

孙氏也同大家一起朝那边看,这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顿时惊呆了。

只见原本正娇怯怯将手往男人手心里放的二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从袖子里旋出一把匕首。

她动作很快,寒光一闪,等众人定睛,就见那把匕首正往下淌着血。

而对面的男子则痛苦的捂住了胸口,猩红的血从指缝间汩汩流淌。

顾念白一脸愕然,直到鲜血将鞋面染红,他才缓过神来,抬头瞪着面前的少女,目眦欲裂。

“林灵儿你这个蠢女人!你发什么疯?!”

“我发疯?顾念白,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姐姐可是堂堂秦家大小姐,怎么能堂而皇之的和你私奔!”

“啊?!”秦澜儿还没从刚才的变故中回神,此刻闻言,下意识的张嘴,表情呆滞。

林灵儿用刀指着顾念白,用力将她拽到自己身后,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架势,恶狠狠的看着顾念白。

“顾念白,你竟然仗着我姐姐对你死心塌地,就哄骗我姐姐和你私奔,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

“我们秦家又不是那攀龙附凤之辈,你若是真的有心,只要拿出诚意来,我爹肯定是不会反对的,可你用这样的办法,就太下作了些!”

林灵儿的声音很大,这地方又空旷,隔的老远都能听见。

大树后头,面色阴沉的立在那儿的男人顿了一下,眼底浮现一抹错愕,那股凌冽之气却也缓和了几分。

秦澜儿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急忙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林灵儿,看着她气愤的说:“妹妹,你在说什么呢?要和念白哥哥哥私奔的人明明……”

可还没等她说完,便被林灵儿打断,她一脸痛心疾首的拉住她的手,“姐姐,你醒醒吧!他连上门来提亲都不敢,根本就不是个男人,也根本就不是真心对你。”

“我什么时候……”

“姐姐你不用为他辩解,我都明白!”林灵儿心疼的捂住秦澜儿的小嘴,眼泪‘唰’的掉了下来。

“你放心,上次你和他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整夜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她什么时候和顾念白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整夜了!

“还有你和他躲在小树林搂抱亲嘴儿的事情,我也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又哪里来个什么小树林?!还搂抱亲嘴儿……

“林灵儿!”秦澜儿忍无可忍,愤怒的甩开紧紧捂着自己嘴巴的手,眼睛都气红了。

树后有沈承赫看着,凉亭里有宾客看着,要再不解释,那她辛苦维护的名声就要毁于一旦了!

她喘了一口气,大声说:“我和念白哥哥哥之间清清白白,什么事情都没有!”

说完她着急的看了一眼大树的方向。

这么大的声音,沈承赫肯定是能听见的。

“你自己不检点就算了,可你不能污蔑我!你和顾念白之间的事情,外人不知道,我们自家人还不知道吗!”

此刻的秦澜儿已经彻底从刚刚的慌乱中缓过神来,说话慷锵有力,表情正气凛然。

她刚刚之所以慌乱,也只是被那殷红的血吓到了。

秦澜儿目露嘲讽的盯着林灵儿,好整以暇的等着她狡辩。

她和顾念白的**阖府上下人尽皆知,不管她怎么狡辩都无济于事。

这时,就见林灵儿丢开匕首,一脸无奈的上前抱住秦澜儿的胳膊,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安抚。

“好,只要你别相信他,别和他走,怎么说都可以,姐姐,今日府里人多,别人看见对你

名声不好,我们先回屋好不好?”

她表情柔软,声音甜糯,还用手轻抚着秦澜儿的背脊,就像在哄一个任性不听话的小孩儿一样。

只不过轻飘飘一句话,就将局面定下。

此刻,在旁观者眼里,就是这秦家大小姐不检点,欲要和男人私奔。

她的妹妹秦二小姐发现,好心上前劝说,无果后大义凛然的用刀捅了那野男人。

结果这秦大小姐恼羞成怒,竟反口污蔑秦二小姐。

秦二小姐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像个大姐姐一样,温柔耐心的哄劝。

在林灵儿这句话落下之后,那萦绕在周围的凌冽寒意瞬间消失,但那股压迫的气息还在。

林灵儿搂着秦澜儿的胳膊,目光微微朝大树那方一撇,眼底闪过一丝放松。

经历了前世那一切,她知道沈承赫其实比她先到小门,却藏在一旁,直到她准备和顾念白离开时才出现。

刚刚她之所以按照秦澜儿安排的来见顾念白,就是为了在他面前演这一出,想告诉他,她并不喜欢顾念白。

不过,捅的这一刀也不全是为了演戏,一大多半是她自己也想捅。

如果不是怕摊上人命不好收场的话,她就不会故意避开要害,直接结果了这王八蛋的贱命。

“你,你,你……”

秦澜儿被气的,一口气梗在胸口,抖着发青的嘴皮子说不出话。

本不是良善之辈,见林灵儿三两句话就要毁自己的清白,秦澜儿下意识便抬手,要扇她嘴巴。

“**!”

可她的手刚刚抬起来,就被林灵儿压了下去。

她的动作很温柔,在外人看来就像是亲昵的拉手。

但秦澜儿却白了脸,因为她那只被林灵儿捏住的手一动不能动,手腕处更是传来剧痛,她感觉下一刻自己的骨头便要被捏碎。

“你竟然敢打我!林灵儿,你要造反吗?我可是你姐姐!”

林灵儿没有松手,脸上的温柔不变,“姐姐别闹了,回屋吧。”

秦澜儿正要拼命挣扎,这时孙氏身边的丫鬟已经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一见到面前的情景,立刻对秦澜儿道:“大小姐,夫人和客人正在凉亭赏花呢,您快和二小姐回屋吧!”

秦澜儿大怒,她现在也想回去,可手腕被林灵儿快要捏碎,她根本连动都动不了!

“是啊,姐姐,我们快回屋吧,别被客人看了笑话去,回头说你不检点。”林灵儿温柔的附和丫鬟的话。

她这句话就像一口风,吹在了刚刚熄灭还剩火星子的稻草堆里,瞬间引燃燎原大火。

原本看到丫鬟后理智稍有回归的秦澜儿,顿时眼珠通红,怒火顷刻烧光她的理智。

不知道是怒火之下力气比较大还是怎么,秦澜儿刚刚还被捏的死死的手,此刻竟轻轻松松便拔了出来。

她也顾不得疑惑,对着林灵儿那张可恶的脸,狠狠甩了一巴掌。

然而更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

就见林灵儿也没怎么着,身子竟像被人推了一下似的,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在摔倒的那一刻,她的脚又不小心勾了丫鬟的腿。

丫鬟惯性之下往前扑去,就正正好的接住了秦澜儿的巴掌。

只听‘啪’的一生脆响,然后是‘嘭’的一声,丫鬟挨了一巴掌以后重重撞在秦澜儿身上,压着秦澜儿便摔到了地上。

甩那一巴掌秦澜儿是用了全力的,打在丫鬟脸上的同时,她自己的手也麻了。

又冷不丁之下被丫鬟撞翻,肉垫似的砸到地上,脑子便一下子有些懵。

等反应过来以后,更大的怒火如潮水涌来。

手一摸,就刚好摸到了那把还沾有鲜血的匕首。

她一脚踹开丫鬟,挥着匕首对着林灵儿的脸就捅了下去。

林灵儿却一下子好像被吓呆了似的,傻傻的抱着膝盖白着脸都忘了躲。

就在匕首快捅到林灵儿脸上时,一道高大的人影箭一般到了她身边,长腿一抬,秦澜儿便如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

沈承赫弯下腰,看着地上无助流泪的少女,清冷的眸底浮起一丝心疼,伸手便将人抱了起来。

鼻尖的冷香很熟悉,耳边鼓噪的心跳很有力,他的胸膛……很暖。

这些都很真实。

林灵儿将脸靠近沈承赫怀里,脑中不断浮现自己赶回燕京,却只看到一句冷冰冰的尸体时的画面。

恐惧猛地涌上心头,她用力抱紧他精瘦的腰,悲伤与喜悦一下子挤入心口,小嘴一扁,就真的哭了起来。

这一刻,林灵儿竟有些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她用尽全力抱着沈承赫,好像自己稍微松手,那人便会变成星光散掉。

“云辞,对不起,我错了,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回来好不好……”

她抱着他不断的低声喃喃,就像当初抱着他的尸体那般。

这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不是我喜欢你而你不喜欢我,而是我发现已爱你入骨,你,却入了土。

她不要再分开,这辈子都要缠着他!

泪水透过衣衫触上肌肤,温温的。

沈承赫身子发僵,看着怀里不断哭泣的少女,心忍不住抽痛。

听着少女‘呜呜’的哭声,他的心底忽然涌上一股缥缈的悲哀,仿佛灵魂深处曾经也有个人这样抱着他哭过。

他紧了紧臂弯,低头想对她说自己一直在,可眼角却瞟见已昏死在地上的顾念白,刚刚张开的唇立刻抿紧,脸上柔和的线条绷紧。

“王,王爷!”这时候得到消息的秦孝则才终于赶了过来,因为来的匆忙,站定后便呼呼直喘气。

一边喘他一边看现场的情况,那双精明的眼睛在林灵儿秦澜儿和顾念白三人身上略略一扫,便大致猜到了是什么事情。

心不由得一沉,又涌起一层恨怒。

定又是林灵儿为了那小白脸闹腾,早上才闹过,现在又闹!

摄政王就算再顾念旧情,一而再再而三之下那点子情分也霍霍完了,摄政王若是发怒,那整个秦家都得死!

秦孝则心中怒火翻滚,指着林灵儿的鼻子张口就骂:“孽障!还不快从王爷身上下来!”

原本沉浸在悲伤中的林灵儿,被这一吼

喝的立刻清醒。

抬头看了看沈承赫,又看了看愤怒的秦孝则,抿着唇,不舍的下了地。

原本脸色就不好看的沈承赫,脸上瞬间乌云遮顶,周身的威压如狂风席卷着周围。

秦孝则吓得一哆嗦,差点没摊到地上,正要再骂林灵儿,这时候见情况不对的孙氏也匆匆赶了过来。

在孙氏身后,还呼啦啦跟着一群看戏的夫人。

“老爷,这是怎么了?”站定以后,孙氏先开口问秦孝则。

然后目光快速扫了一眼现场,在看到自己那被踹的昏死过去的女儿时,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

她立刻怒指林灵儿。

“施施,你简直太任性,你和王爷已然定亲,却又要闹着和顾家这小子私奔,澜儿劝你,你却还要打她,你怎么这么恶毒!”

“春兰,快去请大夫来给大小姐看诊!冬青,把府里的侍卫带过来,把林灵儿给我捆起来!”

“捆起来!”怒不可遏的秦孝则狠狠地附和。

冬青应声,立刻去办。

沈承赫低头扫了一眼身边的林灵儿,见她紧闭着嘴巴,似乎并没有要为自己辩解的打算,眸光一寒,忽的开口。

“人是本王踢的,要不要把本王捆起来?”

秦孝则原本怒气冲冲,还想着要不要过去狠狠打林灵儿这个不孝女一巴掌,好让摄政王消消气,不要牵连周府其他人。

沈承赫这陡然开口的一句话,将他吓得一颤,楞了楞,问道:“这……王爷,您是不是踢错人了?”

孙氏暗中点头,这也是她想要问的。

明明是林灵儿这个贱蹄子胡来,怎么王爷却要踢澜儿。

就见沈承赫淡淡开口:“没有踢错,等她醒了,本王还要砍掉她四肢。”

周围所有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不明所以。

也只有林灵儿明白其中原因。

刚才秦澜儿欲要用刀捅她,虽然后来连她的汗毛都没有碰到,可在沈承赫看来,依旧罪不可恕。

而这砍掉四肢的惩罚,也已经是他看在对方和她是一家人,不想让她背负不义的骂名才发下的慈悲。

不然,就是剁了秦澜儿直接喂狗。

林灵儿忍不住侧头,看向身边男人的侧脸,心中一阵酸涩。

他还是和前世一样,脸上永远冷冰冰,没有任何表情。

但却对她温暖备至,更是对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无条件的包容。

就像此刻,以他的身手明明能非常轻易的看出她是自己故意摔倒的,丫鬟摔倒也是她故意用脚勾的。

可他不管这些,在他的心里有一条准则。

她算计别人可以,而别人要是敢算计她,通通剁碎喂狗!

“这……老爷,澜儿她生来善良单纯,此番遭遇着实无辜,您要为澜儿做主啊!”

不敢直面质问沈承赫,孙氏拉着秦孝则的衣袖用力晃,眼泪珠子‘啪嗒啪嗒’的掉。

秦孝则也是很奇怪,不明白这摄政王为什么不罚犯错的施施,反倒要砍澜儿的四肢。

他动了动唇,随即想到什么,又将嘴给闭上了。

施施如此闹腾,摄政王都默默容忍了下来。

足以看出,此番并非完全是因为当年的恩情,摄政王心里是真的喜欢施施的。

虽然想不通摄政王为什么会喜欢施施这种模样的,但有了摄政王的看重,秦府往后定会如日中天。

至于澜儿,砍掉她的四肢是有些残忍,但谁让摄政王发怒呢,该她倒霉咯。

见秦孝则闭嘴不言,孙氏哭的更凶,情绪十分激动,忍不住看向沈承赫,开口求情:“澜儿她年纪小,不懂事,王爷您行行好,让民妇来替她受罚行吗?”

说着她又转向林灵儿,用力磕了三个响头,满面泪痕的望着她,“施施,你姐姐刚刚只是太激动,并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你看你最后也好好的,就饶了她好不好?施施,娘求你了!”

说完便不住的磕头。

地上全是碎石子,孙氏的额头被划破磕烂,鲜血从额头流到脸上,形容十分可怜。

见此情景,旁边原本唾骂秦澜儿的官家夫人们,此刻皆面露不忍,觉得这摄政王着实有些过分了。

方才的事情她们都看了个清楚,秦大小姐不识好人心反手污蔑秦二小姐,甚至最后还想用刀伤害二小姐,着实卑鄙可恨,乱棍打死都不为过。

但最后一切不是没有得逞么。

老话说的好,杀人不过头点地,那人若是被砍掉四肢,还怎么活?也太残忍了些!

林灵儿眼眸微动,将夫人们的表情尽收眼底,目光看着可怜兮兮不断磕头求饶的孙氏,嘴角快速撇过一抹冷笑。

好一招以退为进的苦肉计。

一般人陷入这样的局面,最后都会因为不想给外人留下阴狠的印象而选择息事宁人。

可惜啊,孙氏再能算透人心,也万万算不透沈承赫。

只听,在孙氏的声音落下之后,沈承赫忽的薄唇一勾,冷冷开口,“既然如此,那就两个一起砍了。”

孙氏一呆,大概是怎么都没想到,沈承赫竟这般不管不顾。

不是说,这些皇家贵族最爱惜名声吗?

随即她心一颤,砍掉四肢……以后她们娘俩可怎么活呀!

“老爷您倒是说说话呀!”孙氏急忙哀求秦孝则。

围观的夫人们此刻均面露骇然,心中震颤,这摄政王,果如传闻说的那般心狠手辣呀!

这孙氏和秦家大小姐也挺可怜,只不过是犯了一点小错而已,竟然要遭受如此巨大的惩罚。

众夫人摇头叹息,心里不禁对孙氏和秦澜儿生出无尽的怜悯,再看林灵儿,只觉得这丑姑娘好生恶毒。

就在气氛僵凝时,一道软懦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那个,云辞,我觉得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想等眀日我娘回来后,让我娘好好查一查。”

说完那声音似乎有些胆怯,小声的问了两个字,“行吗?”

众夫人们一怔,凝眸一看,就见那立在摄政王身边的秦二小姐,一只小手拉着摄政王衣袖,仰着那张丑陋的小脸,可怜兮兮的望着摄政王。

而那刚刚还满身冰冷的摄政王,则在瞬间如融化的初雪,露出几抹难得的温度。

“好。”

听到这淡淡的一个字,众看热闹的夫人们均心情异样。

暗道这摄政王不仅性情古怪,连喜好也极端古怪,就秦家二小姐那张脸,他也真下得去嘴……

有了林灵儿这番话,秦孝则终于敢开口了,他立刻将孙氏拉起来责令她回屋,又吩咐人将秦澜儿和顾念白分别安顿好。

同时驱散宾客,最后才卑躬屈膝的走到沈承赫面前。

“今日闹出这些事情,小民心中十分惭愧,王爷且去前院喝杯茶,等草民那不成器的夫人回家,定将这事情弄个清楚,给王爷您一个交代。”

沈承赫顿了顿,朝着秦孝则微微一点头,算做回答。

这态度,与秦孝则的热情相比,显得是尤为冷漠,似乎完全没有给这未来岳父一点脸面。

可林灵儿知道,没有剁了秦孝则这不称职的混账爹去喂狗,就已经是他给的最大的脸面了。

“王爷慢走,小女也回屋了。”林灵儿弯腰朝沈承赫行礼。

现在的事情已经告了段落了,按照前世的轨迹,眀日晌午,娘就会到家,也因为这一趟而丢了性命。

今天她需要好好安排一

番。

经历了生死离别,她真的很不想和沈承赫分开,。

不过来日方长嘛,等手边的事情处理完,她一定要找个机会,和他单独好好说说话。

“去吧。”沈承赫低垂着眼帘,眸底全是少女的倩影,开口时,声音不自觉放软。

林灵儿低着头,缓步朝前走去。

小说《天宠皇后》 天宠皇后第9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