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关思念封土言
《关思念封土言》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关思念封土言)

关思念封土言佚名

主角:关思念封土言
新书推荐,《关思念封土言》由佚名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关思念封土言,书中主要讲述了:“幸好你这当妈的送来及时,再晚点就危险了!”关思念感恩的点头,送走医生后,她用毛巾布小心擦拭女儿额头虚...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3-01-11 13:38:49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越靠近家属院大门,关思念心里就越害怕,生怕再次被驱赶。

好在这次,换了守卫兵,而在身边人的热情介绍下,对方更是直接将她放行。

陈夫人拉着她的手一路送到封土言的家属楼下。

“程营长就住这二楼201,欣容妹子,那咱们下次再见!”

关思念感激地握住她的手,“谢谢!”

“谢什么,以后常出来一起去买菜!”陈夫人是位爽朗的性子,挥挥手就回了家。

道别众人,关思念抬头看看单元楼。

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女儿了,她的心紧张得提起来。

也许等会见面,封土言会将她赶出去。

但她此刻一心惦念着女儿,什么都顾不上。

深吸一口气,她抬脚上楼。

到达二楼。

从走廊一路找到201的门前,关思念屈起手指叩叩敲门。

“封土言,让我看看莹莹!”她对着门里喊。

里面安静无声。

没人给她开门,也没人回应她。

关思念又敲了几下门。

倒是隔壁的邻居开了门,告诉她:“程营长早上抱着女儿出门了,这会儿应该快回来了,你在门口等等吧!”

“好!谢谢!”关思念收回原本准备继续敲门的手。

隔壁的邻居还好心给她递来小矮凳,让她坐着等。

再次道谢后,邻居友善笑笑,挎着菜篮子出门去了。

关思念坐在矮凳上,时不时将目光从走廊护栏往下看,等待着封土言带女儿回来。

不知等了多久。

楼下隐隐传来熟悉的笑声。

是莹莹!

关思念眼里一亮,立马站起来,趴在护栏上顺着声音看去。

只见不远处的转角很快出现女儿欢快跳动的身影。

还不等她高兴喊女儿的名字,紧接着出现的一幕让她所有话都堵在了嗓子眼。

“莹莹,你走慢点,小心摔了!”李晴捏着嗓子提醒前方的身影。

而就在她身边,封土言高大的身影不疾不徐走着。

俊男靓女,并肩而行。

封土言手里提着菜篮子,李晴打扮时髦,娇媚可人。

过了会儿,莹莹走累了等着两人。

封土言和李晴分别牵起莹莹的左右手。

他们有说有笑,欢声笑语不停。

远远看着,像幸福的一家三口。

生生刺痛着关思念的双眼!

忍下心口的痛意,关思念趴在护栏上,扬声喊:“莹莹!”

突然来的喊声打破了楼下三人的欢愉氛围。

李晴笑容微僵,抬起头看见关思念,心一慌。

下一秒手里跟着一空,莹莹的小手迅速从她掌心挣脱,高兴地朝关思念挥手:“妈妈!是妈妈来了!”

得到回应后,关思念当即飞奔下去,一把将宝贝女儿抱起。

见到这一幕,封土言转头对李晴道:“李护士,看来今天不用麻烦你了,你先走吧。”

李晴眼里闪过丝不甘,但还是不得不装体贴离开。

等人走后。

封土言低声跟关思念道:“放心,我带女儿去复诊过,医生说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

听见这话,关思念这几日担惊受怕的心总算是落定下来。

一家人上了楼。

三室两厅的单位房,比起租房来宽敞不少。

将女儿哄睡在房间后,关思念站在客厅,目光却敏锐看见厨房有用过的女士围裙,再联想到刚刚见到的那一幕,登时怒从心起。

她没忍住语调带刺:“今天我要是不来,李晴是不是就要成为这里的女主人了?”

一听这话,封土言身脸色几乎是在一瞬间沉了下来:“你又在胡说什么东西?”

原本前段时间看她表现还算得体,他还当她有所改进。

没想到竟然还是一样不可理喻!

“整天只知道疑神疑鬼!你但凡将这点用心放在莹莹身上,上次莹莹都不会进医院……”

话没说完,楼下传来一阵急促的喇叭声,是队里的紧急任务集合铃!

封土言再顾不上太多,拿上军帽快速就离开。

房门哐当合上,屋内一如既往安静。

关思念一个人站在屋子中央,神情涣然。

正在这时,一双小小的手将她的双腿抱住,女儿揉着惺忪睡眼,轻声问:“妈妈,你是不是在和爸爸吵架?”

一瞬间,关思念的心软成一滩,她蹲下来抱住女儿。

她轻轻摇头:“莹莹乖,妈妈没有跟爸爸吵架。”

女儿柔软的手将她紧紧搂住,似懂非懂地点头。

关思念靠在女儿小小的肩头,内心深处却只知道——

这个婚,她是必离不可了!

半个月后。

关思念用爷爷留给她的地契做抵押换来第一笔启动资金,在街上盘下了一间店面。

同时,带着女儿搬出家属院。

关思念从小别的没有,做面的手艺向来一绝。

普普通通一碗清水面,到她手里好像也变得格外好吃起来。

苏家面馆开张不到一星期,就已然远近闻名。

不依靠封土言,她一个人带着女儿也能将生活一点点过得好起来!

守着生意步入正轨的小面馆,关思念好像看见了未来的平淡幸福在向她招手!

然而,这天一早,关思念就被楼下的打砸声吵醒。

等她下楼时,看见面馆里一片狼藉。

座椅东倒西歪,碗筷碎了一地。

在面馆中央,正大喇喇坐着一名地痞模样的男人!

“你是谁?”关思念关好楼上的门,冷声质问。

男人穿着豹纹大衣,用发胶梳起大背头,见到关思念,目光打量起她来。

“你就是我爹养的那女娃子?我是苏刚华,按辈分你该喊我小叔。”

听见这个名字,关思念神色一滞。

自小她只在爷爷偶尔念叨的口中知道,她确实是还有位小叔的存在,但他十几岁就离家,后面再没回来过。

上辈子,她从始至终都没见到过这位小叔。

现在怎么会突然出现?

关思念戒备地在他对面落座,“小叔一回来就来砸侄女的店,不太合适吧?”

听了这话,苏刚华吊儿郎当地敲着桌面,恶声恶气:“我可听说了,你这面馆是拿我爹地契抵押来的。”

“我爹死了,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哦对!老子现在是第一继承人!”

苏刚华声音拔高,狠狠一拍桌子:“赶紧把地契交出来,拿不出就给钱!三万块!”

三万块!

这可不是什么小钱!

“不可能!”关思念想都不想,强硬拒绝。

被拒绝的苏刚华神色难看,抓起桌上的玻璃杯,狠狠砸了过来。

关思念没想到他说动手就动手,避之不及,下意识抬手护住头,准备挡下。

啪!!

玻璃杯打在肉体上的声音传来,却没有预想中的痛感。

关思念悄然睁开眼,正好对上一双熟悉的深邃瞳孔。

是封土言!

他不知何时冲进来,用身体替她挡下了这一击!

“营长!”店外他的手下惊呼。

封土言眸色深沉,厉声喝:“还愣着干什么!当街闹事!把人给我抓起来!”

店里应声很快涌进来几人,将苏刚华直接拉走。

关思念回过神来,抬头刚想说话,就看见封土言身形踉跄了下。

下一刻他整个人直接倒在她肩上。

“封土言?!”

关思念不可置信扶住他,大喊他的名字。

随即而来的是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径直窜入她的鼻腔!

部队医院,独立病房。

经过一夜的看护,男人还未苏醒,关思念的脸色也跟着憔悴不少。

“程营长本就有伤在身,这次被砸得开线了,重新缝合了下,大问题没有,就是需要好好养一阵儿了。”

耳边记起昨天医生的话,她望着病床上脑袋缠满绷带的男人,回忆起昨天那一幕,仍心有余悸。

幸好扔过来只是杯子,要是别的什么凶器……

后果不可想象。

内疚、自责还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动,在一瞬涌上心头。

一时只觉得五味杂陈。

正想着,病房门突兀被人从外推开。

邻居陈嫂面色焦急探出头来:“欣容妹子,你女儿哭着闹着要见妈妈,我们实在是拿她没法子!”

莹莹从小就认生,昨晚没看见她在,估计是心慌了。

见病床上的男人没有大碍了,关思念收拾好东西离开。

回家将女儿安抚好了,她将刚熬好的鸡汤收入保温壶。

蹲下身子好好跟女儿道:“莹莹,我要去给爸爸送点吃的了,你在家乖乖的,好好听陈伯母的话,好不好?”

“好!那妈妈要早点回来哦!”莹莹懂事地点头。

关思念提着保温壶很快再次赶往部队医院。

来到封土言的病房门口,里头传来一阵阵笑语声。

准备进门的动作戛然而止。

关思念只见李晴正坐在病床前,手里拿着只有城里才有得卖的雪花膏,捧着跟封土言似乎是在说着些什么撒娇道谢的话,随后将雪花膏收入口袋。

看起来,应该是封土言这次从城里专门给她带的。

两人言笑晏晏,看起来氛围十分融洽。

上辈子,她曾远远看过和李晴结婚后的封土言。

跟此刻如出一辙,那才是真正幸福的模样。

关思念一瞬间全想通了。

昨天封土言会救她,大抵是基于他军人的基本素养,换作是任何普通民众,他也一样会奋不顾身去救。

而责任和感情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他救自己是责任,娶自己也是责任所驱。

封土言真正喜欢的人,是李晴。

等他病好,就放他自由吧。

深吸一口气,关思念敲响了门。

一见到她,李晴的脸色稍变,很快道别走了。

看来是怪她打扰他们。

关思念装没看见,走进去将鸡汤放在床头柜上。

“程营长,昨天多谢你了,这鸡汤是我特意炖的老鸡,喝点对身体好。”

不论是称呼还是态度,她都刻意疏离得很。

病床上躺着的封土言眉头轻挑,心头闪过异样。

见她放下鸡汤就要走,他出声叫住她问:“为什么要搬出去?”

关思念没想到他在面对她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要开店,住在面馆更方便。”

她不想在男人伤还没好的情况下跟他起争执。

然而封土言似乎却不这么想。

他语气冷下来:“好端端的又去开什么面馆?你一个弱女子带着孩子单独开店,知道有多危险吗?昨天这种情况,要是我没有及时赶到,莹莹还在面馆楼上,你是非要让女儿跟着你受伤吗?”

男人出口就是责怪。

好像在他眼里,她只会给女儿带去灾难。

关思念心里跟着难受起来,有些不服气地反驳“你不在家的时间多了去了,这么多年,也是我一个人把莹莹拉扯大的!”

封土言被她这话噎得喉头一哽,竟回不上话来。

病房内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

最终关思念先他一步动了身,她起身将鸡汤盛出一碗放在旁边。

“封土言,”她喊他名字,语气沉静,“我们每次见面都要吵架,挺没意思的。”

不知为何,听着这话,封土言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随后他听见关思念又道——

“离婚的事,你伤好后就去队里打报告吧。”

又是离婚!

封土言面色阴沉,难看得很。

一双鹰眸狠狠盯着面前的女人,想从她的脸上察觉出一丝蛛丝马迹来。

可关思念坦然自若,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她是认真的。

丢下这句话,她也不再管他是何想法,转身很快离开病房。

女儿还在家里等她,她不能在外面待太久。

回到面馆。

将店面的座椅一个个扶正,重新收拾好,整个苏家面馆再度焕然一新。

后面一段时间。

关思念还是照常会带着鸡汤去看望封土言。

只是每天都不忘提醒他去打离婚报告。

说多了,封土言见到她就要黑脸。

“你每天过来就是非要给我找不痛快,那就别来了!”

小说《关思念封土言》 关思念封土言第7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