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锦兮玄烬
锦兮玄烬锦兮玄烬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锦兮玄烬佚名

主角:锦兮玄烬
主角叫锦兮玄烬的小说叫《锦兮玄烬》,是作者佚名所编写的古言虐恋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自从,青玄得知锦兮死讯后,一蹶不振。虽早有预料,但他还是不愿相信,她真的死了。青玄把自己关在房中,整日...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3-03-05 12:32:15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这是哪儿?

自己是又死了吗?

锦兮悠悠转醒,感受到风呼啸而过,这是……在青鸾鸟的背上。

“青玄?”

听到锦兮唤他,青玄化身的青鸾鸟转过头来,看她:“你醒了便好,我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

自从,青玄得知锦兮死讯后,一蹶不振。

虽早有预料,但他还是不愿相信,她真的死了。

青玄把自己关在房中,整日喝酒,麻痹着自己。

今日,是玄烬尊上与九公主的大婚,遍邀诸神,他父王自然也收到了喜帖,已前去赴宴。

他本不愿前往,可转念一想。

凭什么?锦兮魂飞魄散,玄烬却在这里洞房花烛。

锦兮明明是为他而死。

他替锦兮不值。

青玄怎么也想不到,来到栖梧宫,竟然还能见到他朝思暮想的人。

万幸,锦兮还活着。

青玄趁着玄烬失神的空隙,才得以救下她。

他化出真身,驮着受伤的锦兮,一路向北飞去。

青鸾鸟属上古神鸟,不仅有很强的战斗力,速度也是极快。

转瞬已过万里,琅嬛付费整理青玄带着她在一湖心小岛落了下去。

青玄化作人形,扶着锦兮进了一座小木屋,让她在床上坐下。

“这里是?”不知为何,来到此处,锦兮有些不安,总感觉又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我修习时偶然路过此处,这湖心底有座上古大阵,我用青鸾族秘法改过,定不会被人发现。”青玄回道。

他记挂着锦兮的伤势,连忙询问:“你感觉如何?”

锦兮左肩上的伤口看起来着实可怖,她的额间布满了细汗,唇色也有些发白。

青玄有些心疼,刚想查看一番,却被锦兮躲开了。

“无碍。”锦兮冷声道。

青玄显然不信,只当她是在逞强。

他不知,锦兮这段时日,早已将碎魂噬骨之痛都经历了个遍。

这次,不过是左肩被刺了一剑而已,委实算不得什么。

看着锦兮周身缠绕的魔气和流出的黑血,青玄心中有些苦涩。

不知怎么他觉得如今的锦兮有些不同了,她看他的眼神和言语间都极尽淡漠与疏离。

纵使锦兮不爱他,也从不曾如此待他。

锦兮见青玄的眼神似是有些悲伤,她看不懂这神情,但承他相救,便开口道:“这点小伤,无需挂怀,我休息片刻就好。”

“好。”

神魔之力相冲,若强行为之,怕是只能加重她的伤势。

青玄无奈,也只能出去,让她好好休息了。

锦兮自从得了这副魔骨,随着时日增加,与它愈发契合。

最明显的益处就是,她的伤势正在缓慢的愈合。

想来不日,便可大好了。

……

九重天上,凌霄殿内。

天帝正在与九公主密议。

“父君,儿臣以为,若放任锦兮回到魔族,必将后患无穷。”琉璃沉声道。

天帝认定锦兮便是那预警出世的大妖,自是知晓其中利害。

但一时也拿不准玄烬的想法,有所顾忌。

琉璃自小聪慧,心有城府,有果断杀伐之气,甚至比她几个哥哥都还要强上几分,因此,备受天帝宠爱。

他召琉璃来,也是想听听她的看法:“你待如何?”

琉璃朱唇微动:“诛!”

======第十九章======

“若是玄烬……”天帝有些犹豫。

“那就秘密处决。”琉璃面露狠色:“她既已成魔,那便容她不得。”

“此事便交由你处置罢。”天帝点头,复又道:“如非必要,不要与玄烬有正面冲突。”

“儿臣知道。”琉璃的眸子微闪,“毕竟,三界的安危可还要仰仗战神啊……”

……

奉了天帝的旨意,出动了十万天兵天将四下追捕锦兮。

然而,玄烬却兀自来到了青鸾族。

天界诸神都以为是魔族中人救走了锦兮,但他却看得清楚。

“青玄呢?”玄烬开门见山。

青鸾王自赴宴归来,还未来得及歇息,便有下属来报:“战神到了。”

他赶忙出来迎接,今日之事,他事先虽不知情,倒也猜到了七八分。

青玄对锦兮素来有情,想来定是他所为。

猜到事中缘由,但青鸾王表面上仍不动声色,向玄烬拱手:“小儿不在族中,不知尊上找小儿何事?”

玄烬抬眼,冷冷地道:“本尊没时间与你兜圈子。”

说完,竟是释放了些威压。

青鸾王被震了震,他是见识过这尊杀神的,这八荒六合无人敢开罪于他,青鸾族自然也不想成为这个先例。

“尊上稍安,本王这便去查。”

自上古后,天地间浊气深重,青鸾鸟的数量也日益稀少,为保族人安全,自出世起,便留有一滴心头血在族中。

“尊上,请看。”青鸾王施了个法术,探寻到了青玄所在:“是北方的一座湖心岛。”

“北方……可近极北之地?”玄烬似是想到了什么。

“应当是。”青鸾王见玄烬神色有些不对,心里一惊:“尊上,可有何不妥?”

无暇与青鸾王多过解释,若是那处,锦兮便有危险了。时间紧迫,玄烬直接捏了个身诀,飞走了。

见玄烬直接匆匆离去,怕是此地有异。

青玄此番闯下大祸,也不知会不会连累青鸾族。

青鸾王轻叹了口气:“孽缘啊。”

……

湖心岛上。

青玄在木屋外来回踱步,犹豫要不要进去时。

锦兮已经先一步出来了,见他眉头紧锁:“何事?”

“我父王急召我回族。”青玄看向她:“你可好些了?”

“已无大碍。”锦兮点了点头:“你父王找你定是有急事,你先回去吧。”

但青玄实在放心不下锦兮:“那你……”

青玄话音未落,地面突然剧烈地晃了起来。

“小心!”

随后,脚下的土地便开始崩裂,这岛的下面便是湖了。

忽然,湖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有着巨大的吸力,

眼看就要将两人卷入其中。

青鸾鸟不善水性,若陷进去,定有危险,千钧一发之际,锦兮动用全身力量,一掌将青玄推了出去。

锦兮虽不懂青玄为何会冒险救她,但无论如何,她不想再欠他:“青玄,今日多谢了。”

“不!”锦兮这一掌力道极重,又来的突然,青玄根本来不及反应。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锦兮落入湖中,整座岛屿也随之沉入湖底,渐渐消失不见。

======第二十章======

半晌过后,湖面又归于平静。

好像这里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锦兮被漩涡卷入了湖底,四肢有些乏力,衣衫也早已被湖水浸湿。

好冷。

“锦兮,锦兮!”

有人在唤她。

这声音,很是熟悉。

不是青玄,是谁?

锦兮强迫自己,努力睁开眼睛,忽然,一个白色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来人的面容很是俊朗,神色有些焦急。

他是……师尊!

怎么会是他?

锦兮想自己定是出现幻觉了,否则怎么会看见玄烬呢,他那万年不变的冰山模样又怎会露出那般神情。

她违反天规,堕仙成魔。

他应当是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才对。

玄烬见锦兮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结印加固了下湖底的法阵。

便幻化出仙障,包裹着两人,带着她,向上游去。

在寒冷中感受到暖源,锦兮尽力将自己靠了过去。

玄烬似有所感,将她又搂紧了几分。

许是逐渐远离了漩涡之眼,锦兮慢慢清醒过来。

发现自己正被人抱在怀中,她试探性地叫了声:

“师尊?”

“我在。”

临近湖面,加快速度,冲了出去。

到了岸上,锦兮仍旧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不知他为何会在此,又来得如此及时。

锦兮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玄烬一时竟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收回手,玄烬又恢复了往日的神色:“可有不适?”

半日前,两人还在刀剑相向。

怎么,刺了自己一剑后,反倒又关心起她来了?

神魔殊途,如今两人可不存在,再说什么师徒情深了。

“师尊,这是何意?这么紧追不舍,是怪徒儿搅了您的喜堂吗?”锦兮顿了顿,沉下声:“还是,师尊想……赶尽杀绝?”

玄烬看着她像只被伤得遍体鳞伤的小兽,眼睛血红看不清这晴朗的世界,满心杀戮。

不由得一阵心痛。

他们,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了吗?

“锦兮,跟我回去。”他似是有些无奈。

听着这语气,锦兮愣了愣,下意识问:“师尊,还是要杀我吗?”

玄烬没说话,在锦兮看来,便是默认。

锦兮不禁回想起过往那千年,自己终究是哪里对不住玄烬,让他追过来,只为取她性命?!

这念头在心头涌动,她也忍不住问出了口。

“就因为我天生魔骨,所以师尊就一定要杀我吗?”

“是。”

玄烬冰冷的话语砸在锦兮的身上,也碾碎了她最后的一丝希冀。

果然,不管再问多少次,他的答案都不会改变的。

“既如此,师尊又何必要将我带回去,就地斩杀岂不是更好?”锦兮的语气满是嘲讽,“还是师尊觉得,要当着诸天神佛,斩杀妖魔,以扬你战神之名?”

由于情绪激动,锦兮的身上红光乍起,左肩的伤口又崩裂开来,双瞳也充满血色,凶光比之前又更甚了几分。

玄烬不答,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可就在这时,原本平静的湖面突然又开始汹涌起来。

漩涡再次形成,这次甚至广概了整个湖面,周围的花草树木,均被连根拔起,沉入了湖底。

从上方俯视,这个湖赫然像一只巨大的恶魔之眼,阴森可怖。

眼看着锦兮就要再次被吸入湖中。

但这一次,玄烬拉住了她的手。

======第二十一章======

不同于上次很快便落入湖底,这漩涡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一直在下沉。

玄烬一直紧握着锦兮的手,没有松懈。

也不知过了多久,漩涡停了。

锦兮醒来之时,身边已没有了玄烬的身影。

她踉跄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只有一面镜子悬在半空。

透过镜子,看见自己的红色的血瞳,额头上还有类似

花朵的印记,泛着诡异的红光。

这,是自己吗?锦兮不禁抬手去摸。

“锦兮!”身后,有人在唤她。

是师尊!锦兮想回头,但身体却像不受控制一般,一步步向前,走进了镜子里。

这镜子……不好!这是上古魔器虚空镜,可引人入虚弥幻境,一旦进入,便很难走出。

担心锦兮迷失在幻境之中,玄烬当即跟了进去。

幻境里。

满目疮痍,这是千年前神魔大战的景象。

玄烬看见一个身影立于尸身血海之上,很是熟悉:“锦兮?”

她转过身,魔气缠绕,一双血色眼瞳满是杀气,手上沾满了血腥。

她不是锦兮!他脸色一沉:“魔尊。”

“师尊,你在说什么啊?”锦兮驱散了魔气,看着他一脸无辜。

“你不是她。”玄烬不为所动,声音愈发冷冽。

“被你发现了啊。”魔尊笑了起来,“本座还活着,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再杀你一次便是。”玄烬的声音并无太大的起伏,直接召来却邪,向魔尊刺去。

“哎呀,你可小心些,别伤了我这幅身子。”魔尊边说边躲开,对玄烬同样充满了杀意。

“从她的身体里滚出去!”玄烬下手又重了几分。

“呵,千年过去,不知战神是否还有当年之勇?”魔尊一身戾气,周遭魔气大涨,“本尊倒想领教一二。”

两人迅速战在了一起,如此强大的神魔之力相交,使得天地都为之变色。

这一切都被锦兮看在眼里,但她的灵魂像是被禁锢住了,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魔尊操控着自己的身体与玄烬对战。

“你为何会在我的身体里?”锦兮想挣脱这束缚。

感受到锦兮在反抗,魔尊挡开了玄烬的剑气,与他拉开了些距离。

魔尊的声音在她的灵魂处响起:“你不是猜到了,我就是你啊。”

锦兮一时有些难以接受:“怎么可能。我……”

魔尊打断她:“你我一体,他要杀我便是杀你,你以为他会对你手下留情?”

锦兮如同被人锁住了咽喉,说不出话来。

魔尊知她仍不死心:“既如此,我便让你看个清楚。”

说罢,魔尊不再理锦兮。

以她如今的状态,绝不会是玄烬的对手,落败是迟早的事。

但她的目的并不在此。

玄烬的招式愈发狠厉,魔尊渐渐不敌,她学着锦兮:“师尊,您当真要杀我吗?”

“魔族妖女,死不足惜。”玄烬绝不会允许魔尊存活于世。

玄烬有一瞬间的愣神,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继而将剑指向了她。

魔尊微扬起嘴角,轻轻说了一句:“上钩了。”

话落,魔尊将锦兮的灵魂放了出来。

“师尊,我是锦兮啊!”

却邪刺进魔尊心口的一瞬间,同时也穿过了锦兮的灵魂。

锦兮看着玄烬,满眼的不可置信。

这种痛,她绝不会忘!

原来,她竟不是第一次死在他的剑下了。

======第二十二章======

一时间电闪雷鸣。

虚空镜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痕,慢慢崩成了碎片,

虚弥幻境也随之崩裂。

幻境消失后,锦兮双眼恢复了正常的瞳色,额间的印记,也渐渐隐退。

“师尊。”她看向玄烬,眼里满是悲伤,“你知道那是我吧?”

自己当真是个笑话,竟还不死心。

玄烬喉咙一紧,无法否认。

最后刺向魔尊的时候,她狡猾地放出了锦兮的灵魂。

他杀的是真正的锦兮。

“你认出我了对吧。”看他的神色,锦兮越发肯定,心中满是苦涩,“你明知那是我,可你还是选择杀我。”

“那只是一个幻境。”玄烬语气平静。

“是啊。”锦兮自嘲笑笑,“即使是在幻境里,你都还是要杀我。”

闻言,玄烬心里莫名一痛,动了动嘴唇,想解释,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师尊,魔就这么不容于世吗?”锦兮的心中愈发悲凉。

天生魔骨,非她所愿。

若她能选,必然会站在他的身边。

可她不能。

她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未曾见过光。

师尊,你当真是好狠的心啊。

在她绝望之际,脑海中又传来了魔尊的声音:“看见了吧,他只在乎三界。芸芸众生,而你却不在其中。若是危害到三界,他会亲自杀你。如今,你可懂了?”

“你真是残忍。”魔尊的话语熄灭了她心中的最后一丝光亮,不留一点念想。

见锦兮心如死灰,魔尊露出一抹得逞的微笑,继续蛊惑她:“来,不要抗拒我,与我融为一体,我们一起杀尽诸天神佛!”

魔尊想要趁此融合锦兮的灵魂,以便快速恢复往日的巅峰实力。

就在即将得逞之际,突闻一阵箫声,包裹着一道强劲的灵力给震开了。

“玄烬!”就差一步了,魔尊恨得咬牙切齿。

这是玄烬的另一神器——长生箫。

与玄烬的本命神剑却邪不同,长生箫属上古神器,偶然被玄烬所得,很少使用。

但显然魔尊对它并不陌生,此神器可是让她吃了不少苦头。

这箫声可达灵魂,直接重伤了魔尊。

魔尊自知不敌,不敢与其硬碰硬,只能暂避锋芒。

此番,魔尊神识遭受重创,即将陷入沉睡,绝非一时能够恢复。

魔尊费心设下这个局,自是不会如此简单。

“玄烬,本座给你留了一份大礼。”魔尊在消失之前笑着说道,“你可莫要叫本座失望啊。”

玄烬并未理会她的话语,在锦兮的身上又打下一道禁制。

锦兮也渐渐平复了下来。

随着魔尊陷入沉睡,整个空间随之扭曲。

片刻过后,他们又回到了湖里。

玄烬差点儿忘了,这里还藏着一个更大的危险。

湖底的深处,竟传来了阵阵婴儿的的啼哭。

这哭声不似寻常婴儿,十分凄厉,让人毛骨悚然。

果然,这湖底大阵要破了。

“快走!”玄烬抓起锦兮的手臂,向湖面飞去。

出了湖面,两人凌空而立。

玄烬眉头紧锁,看向湖面。

小说《锦兮玄烬》 锦兮玄烬第7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