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夏如安季琛
夏如安季琛全文免费试读(夏如安季琛) 完结版

夏如安季琛夏如安季琛

主角:夏如安季琛
夏如安季琛是小说《夏如安季琛》这本小说的主角,作者是夏如安季琛,小说主要的讲的是:几个老师在群里津津乐道,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温湉这孩子,以前看起来总是很腼腆胆小,这出国的三个多月,倒...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3-03-13 15:41:55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后来你跳楼,他消失了几个月,回来说自己出去玩了。我怎么就忘了,他回来的第一句话,说的却是,你恢复没有。”季国山痛心的说,“我一直以为他是客套,现在想来,回来的第一句话就关于你,怎么可能是客套。”

这一想,又有好多事情。

比如那会儿性格孤僻的季琛,为什么每天都要到公园散步,分明是因为那是夏如安常去的地方,他希望偶遇。又比如,他为什么听不得夏如安的名字,一听到的那种不耐烦,分明是担心她到底有没有恢复。再比如,夏如安送他的东西还都在,他说懒得整理,分明是舍不得丢。

季国山真的心疼到不行。

夏如安没跟他见面的那一年里,怪不得他一直住在他们在一起时住的地方,从来不回家。想来他也是在等,等会不会有一天,她就回来了。

“他这段时候愿意无名无分的跟着你,你看他对谁这么卑微?他太喜欢你了。”季国山目光微湿,叹口气道,“你对他这样,要他怎么办呢?”

夏如安移开眼,半点季琛的事迹也不提,只道:“你先说说,你是给我当年的证据,还是想要季琛进去和季氏完蛋。”

227

当年的事情,要是牵扯出来,季国山也不可能脱身。即便他能,萧葛也会把他拉下水。

就算当年的事情,他没有动手,但后来的帮忙,也是违法。

他满眼复杂的看着夏如安。

半个小时之后,夏如安从季国山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她手上空荡荡的,没有人知道她和季国山谈了什么结果。也没有人知道,她来季氏,是干什么的。

周围偶尔有几个眼熟的,她也温和的朝对方笑了笑。

一直到她走到大厅里,她看见了季琛,笑容就浅了下来。

他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像是被冻住了,只是双眼一直聚焦在她身上,那种不甘心、不相信、想被哄的表情。

夏如安移开眼,但片刻后,她还是朝季琛走了过去。

“聊完了?”他假装着自己心情没被影响。

“嗯。”

“我爸答应你的条件了?”

“答应了。”

季琛的视线,就从她身上移开了,他故作轻松的说:“你有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夏如安低着头,话也少:“没有。”

“合同的事,也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季琛直接点明话题。

“没有。”她再次说。

季琛看着她的眼睛,慢慢的带上了血丝,然后越来越红,越来越红,“没有吗?”

她认真思考着,然后说:“真不好意思,确实没有。”

季琛整张脸都写满了不理解,他的声音开始发抖,说:“你知道的吧?这个项目是我负责的,你弄着出了问题,我得负法律责任。你就明天想过,我的结果会怎么样?”

“季总自然不会不管你。”

季琛被她的无情给惊到了,他失声半天,才勉强说:“他不会不管我,所以你就可以这样利用我吗?你有没有想过,出了点意外,我就会进去?”

夏如安道:“任何事情,自然都有风险。”

意思就是,她并不后悔这么做。

季琛被她的心狠给吓到了,他接连后推了好几步,声音小了轻了,分明已经不敢问,却还是不死心的,非要问出个结果:“所以,万一我要是进去了,你一点也不会心疼,对吗?”

夏如安没有说话,只是用一贯温和的眼神,看着他。

尽管季琛不想承认,但是她就是在默认。

季琛的眼泪没忍住,还是滚了下来。他吸吸鼻子,笑了:“我爱你。”

夏如安一动不动。

“我真的爱你,我想过即便你不爱我,我也可以当做不知道,我会好好对你。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差劲,所以你不喜欢我,一直说跟我没有以后。我想啊想,想不明白。”季琛说,“我没有想到,原来我比我想象中,还要差劲啊,不然你为什么会舍得利用我,哪怕我这辈子毁了,你也一点都不后悔。”

夏如安只道:“对不起。”

“如安姐,所以离婚后接近我,只是为了获得我的信任,利用我的不忍心,其实半点喜欢都没有,是不是?”

“对不起。”她依旧诚恳道。

只是多余的解释,半点没有。

季琛只想要夏如安的一句解释,也不说是解释,只要流露出半点对他的心疼就行,可是连这都没有。

他等了很久很久,她也一句话都没有说。

一直到她手机响了,她似乎才回神,她笑了笑,也有些无能为力的模样:“季琛,我也很抱歉,其实我要是能喜欢你一点,就好了。我努力过了,抱歉。”

季琛绝望的看着她。

那女儿呢?

那为什么要给他生一个女儿?

那为什么当初要跟他在一起?

为什么这么狠心……又要再把他推进泥潭一次?

夏如安,你知不知道,我是好不容易,才从泥潭里爬出来的。

原本你跳楼,折磨得我已经死过一次了。还不够么。

你知不知道,我以为我努努力,对你再好一点,追求你再久一点,我马上就可以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家了。

可是原来你视我如草芥。

“夏如安,我这次,这次是真的不要你了。”

他的语气里,没有威胁,没有较劲,也没有任何的不甘心了。

季琛只是失魂落魄的说着,我不要你了。

228

夏如安心里无比清楚,这一次是真的。

季琛被她伤透了。

夏如安听完他的话,笑着说:“谢谢你放过我。”

“夏如安,你太可怕了。”季琛一边后退喃喃说着,一边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态度利落非常。

周围的人都看出了她对季琛的态度,反观季琛的不淡定,她从容自若,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季琛就宛如,一个被她利用过,就丢了的垃圾。

两人之间至此,恐怕是彻底闹掰了。

夏如安很快就走了。

她回到车上之后,才重新把电话给打了出去。她联系了律师,两个人在车上大致聊过之后,她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回了夏家。

夏如安直接回了房间,她现在有心的思路要理,萧葛不可能对她的事情一点都不清楚。而他要是清楚,自然会有所动作。

第二天,却没有想到季琛再次上了门,他没有理她,似乎是来找夏横山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跟夏横山闲聊时,无意中看过来的一眼,让她没来由的心底往下一沉。

夏如安进了厨房,拿着果汁出来时,却看见季琛不在了,她的脸色猛的一变,飞快的往楼上走去。

房间里面,乱成一团。

而她放在婚戒盒子里的u盘,还有那些文件,全部都不翼而飞。

季琛全部偷走了。

夏如安疏忽了,她没有提防最了解她的季琛,原本只要有一点响动,她肯定把u盘带身上的。只是今天是季琛,她没有放在心上。

夏如安还有备份,萧葛他们所有人也都清楚,资料不止这一份,带走这些资料的意义,重点在于,萧葛知道她手里有什么。而他就能及时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

她心跳很快,她勉强告诉自己要冷静。

季琛这会儿,肯定没有走远,要追到他,应该还来得及。

232

夏如安花了几秒功夫,最终彻底冷静了下来。她二话没说就往楼下跑去,下楼时候,又仔细思索着这边的路况。

很快她就想到了一条必然会经过的十字路口。

季琛开车得从停车场出来,路过那边,还需要一分钟时间。

然后她跑出门,走了近道,在那个路口等着。

她刚到的下一秒,果然看见季琛的车,开了过来。她冷静的待在路中间。

季琛坐在车里目光冷峻的盯着她,并不带半点温度。

车子的喇叭声,能够清楚的让人感觉到,他此刻的不悦,以及不耐烦的情绪。甚至车子还缓缓往前开了一小步。昭示着此刻车上男人不会退让的意思。

夏如安丝毫没移开半步,她看了看四周,然后喊了一声:“季琛。”

声音不小,足够车里的人听见了。只不过季琛就像没有听见一样,半点动作也没有。说他不耐烦,可他此刻耐心又好的出奇,就坐在车里。

“我们谈谈。”夏如安看不见车里的他是什么表情,只能用谈判时该有的理智跟他说着话。

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走到他车窗旁边,正要组织语言开口,却见他摇下车窗,眼神里的界限分明,那是看死敌的眼神,他说话却是极淡,像是跟她多说几个字,都是累赘,他道:“滚蛋。”

夏如安已经猜到这种结局,她在听到这两个字时,心里还是冷了半分,细微疼痛,她直起身子说:“季琛,你把东西给拿走了。”

“夏小姐,说话得讲证据。”

夏如安道:“季琛,你我心里都有数,但是那些证据,你别全部交给萧葛。就当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

“女儿也是你用来利用的工具?怪不得你从来不肯接近她,对她总有一种疏离感,夏如安,你根本就不爱她吧?你怎么配做一个母亲。”他讽刺笑着,很快关上了车窗。

夏如安喉咙干涩,她站在他车旁,看不见里面的他,但他是能看见她的。

夏如安再喊一句“季琛”时,几乎如同失声。

她心里清楚,季琛大概是不会帮她的。

这个念头刚起来,夏如安就感觉身边起了一阵风,然后车子紧跟着就开了出去。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说,没关系,这些都没有关系,她从最开始把季琛推出去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这种结果不是吗?

只是她回到房间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揉着额头,原本刚刚理出的一条线,这会儿又得重新换思路。

季琛那边把东西交给萧葛的时候,后者笑道:“果然还是你了解她。”

但萧葛同样发现,季琛并没有把关键的当年证据留下。这或许是季国山暗中叮嘱他的,毕竟季国山跟他要相互制衡,自然不能让他知道,季国山手里当年的证据,到底是什么。

他也乐于让季国山手里握着些他的把柄,这样彼此的合作反而更加牢靠。

萧葛没有提起这事,而是回头看着夏横山,道:“她有没有答应跟你合作?”

“她很警惕。”夏横山这意思,就是没谈下来。

“你回去透露给她,季琛把东西交给我了。”萧葛道。

夏横山看着不远处的季琛,他全然事不关己,他是季国山的儿子,站在季国山那边,也无可厚非。女人闹到了这一步,即便季琛知道所有事情,立场也未必会改变。

家人永远是家人,而爱人却是外人。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萧葛在最后留下夏横山,单独跟他说道:“人你要是再解决不掉,我这边,真的不能再拖了。我给她足够的时间挣扎,戏我也看够了,没耐心再等下去了。”

夏横山脸色如常,“就这两天,我会搞定。”

回去之后,他果然告诉夏如安,“季琛今天把东西给了萧葛。”

“我知道。”夏如安说。

“如安,要不然,你还是跟我合作,如何?”夏横山看着她。

夏如安看清楚了他眼底的不平静,微愣,而后说:“好。”

233

夏如安盯着夏横山手上的红点,那是收音的,她不慌不乱,语气惯常温和,道:“不过,我不信任你,你得证明给我看,你值得信任。”

“我给你的那些萧葛的证据,还不够?”

“没有谁能保证那些东西的真假。”夏如安道,“除非你能证明给我看,那些证据的有效性。”

夏横山忖度片刻,倒是答应了:“那行,我就交出去一部分,你到时候便知道真假了。”

入夜时,夏如安起来上洗手间时,翻身起来的时候,却忽然听见洗手间里一阵明显的声音,她小心翼翼的往洗手间走去。

夏如安用力喊了一句姑姑,她在门口站了片刻,再推开门时,洗手间里已经是空荡荡的一片。

她冷静至极,眼神毫无波澜的小解,然后她起身回头的时候,看见窗户外有一排脚印。

夏如安重重吸了一口气。

第二天她下楼时,正好听见夏横山打电话,跟那头说着,再给几天时间。

余光扫到她之后,就闭嘴了。

夏英芝也很快从厨房走了出来,在餐桌上纳闷对夏如安说:“如安,你这天天只在家里待着可不行,都待了快一个星期了,要不然跟姑姑出去走走?”

夏如安跟夏横山对视一眼,倒是都没有说话。

小说《夏如安季琛》 夏如安季琛第11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