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带着病秧子相公去逃荒
带着病秧子相公去逃荒苏清凌白泽礼小说阅读_带着病秧子相公去逃荒文本在线阅读

带着病秧子相公去逃荒南瑾言

主角:苏清凌白泽礼
新书推荐,《带着病秧子相公去逃荒》是南瑾言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虐恋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清凌白泽礼,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小贱蹄子,还敢装死,真是反了你了。妇人那一双刻薄的三角眼轻蔑的看着脚边那个又瘦又黑的丫头。见人动也...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3-03-17 10:19:43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7章去镇上

“你说谁呢,我儿子可是秀才,将来是要为官做宰的,你再浑说,我撕了你的嘴。

马寡妇声音又尖又细,薄薄的嘴唇一掀一合,说的人没有招架之力。

今日她来河边洗衣服,远远的就听到这群长舌妇在议论他儿子。

说她儿子有伤风化,私德败坏,这她可忍不了。

“你个老娼妇,说谁呢,怪不得周立做出那样的事情,看来是言传身教了啊,

王红也不甘示弱,双手叉腰跟她对骂。

马寡妇也才三十出头,平时村里单身汉子帮她种地干活,没吃过什么苦头。

不经风吹日晒,脸庞**,身姿婀娜,也算风韵犹存。

就是嘴唇薄薄,显得刻薄。

“妹子,你也别闹了,全村的人都知道了,你能撕得了王红的嘴,你还能撕得了所有人的嘴吗。

马寡妇的邻居李婆子幸灾乐祸的说道。

她早就看不惯马寡妇的做派了,晚上男人进进出,动静大的很,搞得她晚上睡不好觉。

实在讨厌的紧。

这句话点燃了马寡妇的怒火。

她嗷的一嗓子冲王红冲过去,两人扭打在一起。

马寡妇头发被扯下来一把,王红的脸被挠出了血。

看着情形不对,刘桂兰赶忙去请了里正。

等到里正赶到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滚到了河边,全身都湿透了。

里正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了,看到这一幕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把二人骂了一顿,让其家人搀回家了。

周立没脸见众人,索性将里正派来的人锁到了门外。

马寡妇一瘸一拐的自己回了家,看着好不凄凉。

这件事算是告了一段落,众人虽不在人前提起,但是免不了成为家家户户茶余饭后得到笑柄谈资。

-----------------

“你“,苏清凌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能借我一点钱吗“。但是考虑到兵器的事情也得以厚着脸皮向白泽礼借钱。

“是为夫考虑不周,忘记了这件事“。白泽礼懊恼道。

“娘子随我来“。

苏清凌第一次进入白泽礼的房间,细细打量着。

房间收拾得十分整洁,一张简单的大床上放着一床青色锦被。上面是青色的帐幔,微风吹进随风而漾,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

他也喜欢青色吗,竟和自己一样。

苏清凌感到一丝讶异。

白泽礼将梳妆台上的木盒递给苏清凌。

“这些都是娘子的“。

苏清凌打开一看,里面放了一叠银票。连忙将盒子还给他。

“这不妥,我不能收“,苏清凌说实话也吃了一惊。

在这个贫穷的小山村,白家竟然有那么厚的家底,白泽礼又将银票无条件的给了自己。

不太真实。

“娘子非要那么见外吗“,白泽礼直视着苏清凌。

“你的我的娘子,这辈子是,下辈子也是,生生世世都是,我所有的东西都属于你。

一双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所有哀愁的耀眼黑眸让苏清凌心漏跳了一拍。

看他随手放银票的举动,还是帮他保管好了。

苏清凌这样安慰着自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银票。

“那我先帮你保管。

随着苏清凌的话音结束,白泽礼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春水,温润得如沐春风,嘴角微微勾起。

阿弥陀佛,苏清凌心中默念以清心寡欲。

因苏黑丫从未出过村,记忆中也没有相关物价。

苏清凌担心被坑骗当了冤大头,便同意了白泽礼的同行。

瘦水村没有什么富贵人家,当然白家除外。外人只知白家有点家底,不知竟那么丰厚。

再者就是里正家,家里有牛车的只有里正家。

苏清凌将山上采的蘑菇带上一些,当做谢礼去里正家借了牛车。

里正媳妇笑呵呵的收下了,直夸苏清凌能干懂事。说白泽礼娶了个好媳妇。

听的苏清凌一脸尴尬,白泽礼则笑眯眯的应承了下来。

白泽礼在前面架着牛车,苏清凌靠在牛车的车缘上欣赏着路边风景。

没想到白泽礼看着弱不禁风,赶车的技术还是不错的。

牛车速度不算太慢倒也稳稳当当,苏清凌没受到什么颠簸。

金色的田野一望无际,远处的小村落成了它最好的装点,蓝天上的白云挡不住太阳那平和的眼光,三三两两的树木在秋风中拍板。

起初苏清凌还饶有趣味的欣赏着眼前的风景,慢慢的随着牛车的节奏渐渐合上了眼皮。

白泽礼听着身后人没了动静,将牛车赶得越发稳当,生怕吵醒了身后的可人儿。

“娘子,娘子“,白泽礼轻柔的叫着。

“到镇上了,娘子醒醒。

苏清凌挣开迷梦的双眼,也不知睡了多久。

马车被白泽礼停到了路边。

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

苏清凌第一次见到这样古色古香的小镇,和电视剧上看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白泽礼知道她之前这具身子的情况,第一次出村子肯定是要多欣赏一番的,也没有催促。

过了片刻后伸出手将苏清凌从马车上扶了下来。

“前面就是车铺,我们先将牛车存放妥当,娘子随我来。

苏清凌跟着白泽礼将牛车赶到了车铺。

这里的车铺就是一个大院子,就像现代的停车场一样,付钱存车。

这个朝代的人的思想可真先进,苏清凌内心感慨道。

里面还有几辆牛车以及一辆豪华的马车。

马车四面丝绸装裹,镂空雕花的窗牖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使人无法觉察这般华丽。马车以黑楠木为车身,雕梁画栋,巧夺天工,花草皆为金叶。拉车的两匹马油光水滑,品种不凡。

看这马车外表就知道车主人非富即贵。

白泽礼的目光在马车里停留刹那,眼里的冷意转瞬即逝,无人知晓。

小说《带着病秧子相公去逃荒》 第7章去镇上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