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我和丈夫被封控的两个月
我和丈夫被封控的两个月陈策颖颖小说_我和丈夫被封控的两个月小说章节

我和丈夫被封控的两个月佚名

主角:陈策颖颖
《我和丈夫被封控的两个月》这部小说构思不错,前呼后应,佚名文笔很好,思维活跃,陈策颖颖是该书的主要人物,小说内容节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敢相信跟我白手起家,历经风雨的丈夫会出轨。卧室内,陈策正和一个年轻女孩忘情地拥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3-11-19 13:21:21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1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敢相信跟我白手起家,历经风雨的丈夫会出轨。

卧室内,陈策正和一个年轻女孩忘情地拥吻着,完全没有注意到突然回家的我。

我推开门走进去,陈策吓得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

“你怎么回来了?”

我看向女孩,问:“她是谁?”

相对于陈策的紧张和尴尬,女孩的反应非常冷静。

她还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我,突然开口问:“策哥,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黄脸婆?”

我简直痛恨到想笑,我为这个家任劳任怨操持多年,最终换来的居然是句‘黄脸婆’?

陈策走上前拉她:“别胡说,你先回去,等等会儿再联系你。”

他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递给女孩让她穿上。

就在这时,我才开口:“刚才物业提醒说特殊情况,现在谁也出不去。”

我对视着陈策的眼睛,问——

“陈策,你要把她留下来,跟我们住在一起吗?”

2

听到这消息,女孩的脸色才终于变了。

她急忙看向陈策,问:“那我的艺考怎么办?我过两天就要参加艺考了。”

陈策安慰她:“别着急,不一定这么严的,我想办法把你送出去。”

陈策带着那个女孩走了,我没有阻拦。

十几分钟后,他们果然又灰溜溜地回来了。

我坐在客厅中,听着他们在楼道里吵架。

女孩说:“都怪你!老娘遇到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现在艺考都参加不了了!”

陈策也急了:“是我要你来的吗?不是你自己非要来我家?”

女孩走进门,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摔门走进了卧室。

陈策则站在门口,焦头烂额地给自己朋友打电话,希望能找人脉把女孩送出去。

我一直静静地坐在客厅中,刚才的伤心和愤怒也逐渐平复下来。

这就是我爱了十年的男人,原本以为陈策温柔体贴,人又老实,我算是遇到了良人。

现在才发现,瞎的人只有我自己。

什么爱情,什么婚姻,最终败给了岁月,败给了现实。

陈策走进屋,悻悻然地站在那里,不敢跟我说话。

我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过来谈谈吧。”

3

我想跟陈策离婚,但陈策不肯。

他甚至还觉得不可思议:“颖颖,你居然要跟我离婚?”

我反问:“不然呢?”

陈策坐立难安,开始为自己辩解:“我知道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你伤害很深,但我就这一回,真的就这一回,咱们夫妻十年的感情,你怎么能说离婚就离婚?”

我简直想笑了:“知道对我伤害很深,你还去做啊?”

“咱们夫妻十年的感情,你不也说出轨就出轨了吗?”

陈策再次狡辩:“我这不算出轨,我压根对她就没感情,我就随便玩玩。”

他甚至半跪在我面前求情:“颖颖,我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你伤心,你生气,可以打我,骂我,怎么样都可以,你就原谅我这一次,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

我看着他这张‘真诚’的脸,以前我就是被这种表情给骗了。

以为陈策是多么正派和洁身自好的人,结果啊,还真是打自己的脸。

我用力把手抽出来,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笑了笑:“陈策,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眼里容不下沙子,一个出轨染了腥味的脏男人,你凭什么还让我要你?”

我向他下发最后的通牒——

“看在你我夫妻一场,我不想把这件事闹出去,这样我俩都难堪。”

“等能出去后,咱们就去离婚,不是喜欢小妹妹吗?我成全你们。”

4

跟陈策出轨的女孩名叫邵晴。

她是我们公司的平面模特。邵晴长着一张无辜的脸,就跟纯情小白兔似的,是男人喜欢的那种白幼瘦类型。

以前我们公司要做推广,她来我们这儿拍摄平面海报,一来二去,就跟陈策认识了。

我不知道他们俩是谁先开始的。

不过,一个婚内出轨,一个第三者插足,都不是好东西。

我这人就是这样,对我好的,我也掏心掏肺对人家好,对我不好的,就算挫骨削皮,我也要斩除干净,绝对不会让眼中钉肉中刺留下来慢慢消磨自己。

就像我跟陈策的婚姻。

会有不舍和难过吗?当然是有的。

但我也知道,现在的陈策对于我,就像是一颗肿瘤,选择切除的话,可能会觉得很痛,也会让身体元气大伤一段时间,但继续留着的话,那只会让身体恶化,最终要了我的命。

我想跟陈策离婚,行动非常快,不到半天时间就让律师拟定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我跟陈策白手起家,婚内所有的财产,都有我的一半。

再加上是他先出轨,导致我们离婚,所以离婚协议书上有关财产分配,是我占大头。

陈策对此觉得肉痛,还想挽回我:“颖颖,你一定要这样吗?”

我面无表情地说:“如果你不想私下解决的话,那咱们就等法院见。”

陈策好面子,肯定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因为出轨而离婚。

所以最终,他咬了咬牙,答应签下了离婚协议书。

而我和他的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

5

邵晴一直在卧室里睡觉。

陈策不敢跟她去卧室,也不敢面对我,躲在书房里不肯出来。

我进主卧拿衣服和被子,准备搬到客房睡,倒不是给他们腾地方,而是我嫌脏。

一想到陈策跟这个女人在我的床上颠龙倒凤,我都快恶心吐了。

邵晴被我开门的声音惊醒,从被窝里探出头,看了我一眼。

我没给她眼神,拿了东西离开房间,等把客房收拾好,就去厨房里做饭。

我只做了自己一个人的饭。

附近超市的菜都卖光了,就这么点食材,我得省着点用。

等饭菜出锅的时候,陈策大约是觉得饿了,终于从书房里走出来。

他去厨房里掀开锅,发现饭菜都没有了,表情还挺尴尬。

知道我在生气,肯定不会给他做饭吃,他就走到冰箱边,想拿里面的食材。

我开口了:“都已经离婚了,就没必要拿我的东西了吧?”

陈策手里拿着一盒牛肉,面对我冷漠疏远的目光,讪讪地把食材放了回去。

不一会儿,邵晴也出来了。

她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揉了揉因为睡觉变得咕哝的鼻子,说——

“策哥,我饿了。”

陈策又看了我一眼,没办法,只能拉下脸面出门,去隔壁邻居那儿想借点东西。

毕竟是非常时期,食材稀缺,人家也不是冤大头。

最终,陈策只拿回来一袋面条和两棵菠菜。

他下厨给邵晴做了碗面,清汤寡水的,邵晴一看就不乐意了。

她只吃了几口,就把筷子摔在桌子上——

“这是人吃的东西吗?你自己看,这种东西,让我怎么吃嘛?”

6

在没有发家之前,陈策其实挺穷的。

他是山里走出来的孩子,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我们俩大学毕业后开始工作,甚至还当过北漂,以前住在潮湿发霉的地下室里,啃着窝窝头就咸菜,一起吃苦受累熬过来的,所以他当然不会觉得一碗青菜面条有什么寒碜的。

今天的事情,已经让他心烦意乱。

再加上现在邵晴还闹这一出,陈策立刻不耐烦了。

他把碗摔在桌子上,质问:“怎么就不能吃了?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能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不想吃就别吃,老子可不惯着伺候你!”

邵晴小白兔似的眼睛立刻就红了。

她堵着气把碗摔在了地上,扭头又回房间睡觉去了。

陈策继续吃着他的面条,一边不停地给外面打电话。

起初是想找人脉把邵晴送出去,发现没办法以后,只能退而求其次想买点食材回来。

但是,他再次失败了。

陈策开始坐在客厅里,表情放空,盯着桌上的碗发呆。

想不到吧?身家过亿的大老板,也会为嘴里的一碗面发愁。

那些所谓的年轻貌美,虚无缥缈的爱情和**,都成了无关紧要的东西。

而曾经被他嗤之以鼻、拼命想逃离的柴米油盐,却成了他必须抓住的救命稻草。

我悠然地看着他那副颓败的样子,在心里冷笑——

不着急,真正的折磨还等在后面。

7

我在家里沙发的缝隙里,捡到邵晴的学生卡,还有一条黑色的女袜。

我看了看家里的沙发,藕荷色的布料上面,还沾着一些不明的痕迹。

想到他们之前在这里做过什么,我瞬间恶心的不行。

我把那张学生卡拍了照,回到房间打开电脑。

我伪装成捡到学生卡的人,在他们学校的贴吧发消息,希望学生卡的主人可以来认领。

很快,就有学生来私聊我:“姐,你是从哪里捡到的学生卡?”

我看了看ID的头像,又点进去主页看了一下,似乎并不是邵晴本人。

我开始编故事说:“我丈夫是开网约车的,这张卡,是我从他车上捡到的。”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我:“姐,你丈夫是不是经常来我们学校开网约车?”

我故作惊讶地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们家就是这附近的,去年刚买了辆新车,想跑网约车赚点钱回回血,正好你们学校学生多,他就在你们学校那附近的路线来回跑。”

女孩警告我:“姐,不是我多心,你还是提防着点儿吧。”

“这个邵晴在我们学校是出了名的玩咖,只要有钱,谁都能约出去的。”

“我前男友就是这所学校的摄影师,之前邵晴参加活动,需要拍一组艺术照,找我前男友帮忙,结果他俩就搞上了,这女人当三当上瘾了,受害者不止我一个人呢。”

8

我加了女孩的好友,得知她叫赵姿。

赵姿也是那所艺术大学的学生,只不过邵晴是表演系的,她是舞蹈系的。

我俩刚加上好友,她就把邵晴的社交账号推给了我。

因为经常在网上发布好看的照片,邵晴的粉丝还不少,全都在评论区喊美女的。

其中有几张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是邵晴坐在豪车里拍照炫富的照片,只是车子的内部构造,我有点眼熟。

赵姿问我:“她经常在微博上发一些豪车的照片炫富,你看看里面有没有你家的?”

我心情复杂地嗯了一声,又看了看她发布照片的时间。

她跟陈策保持不正当的联系,应该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

其中有几条,她说自己在夜店蹦迪喝酒,可那时候,陈策对我的解释是在跟客户应酬。

我把那几张在车内的照片发给赵姿,说:“这几张照片,她确实坐在我们家车子里。”

赵姿被恶心的不行:“这女人实在是太犯贱了!坐个网约车都特么能跟司机勾搭在一起,居然还好意思拍照炫富?”

我反问她:“你说的这些,你留下证据没有?”

赵姿说:“证据也不是没有,只是我前段时间忙,又被他们的事搞得心烦,还得准备考试,就暂时没把他们怎么样……反正现在我也闲下来了,能整理出来收拾他们了!”

我笑了笑,说:“那你不如先等等我吧。”

9

根据赵姿所说,邵晴其实并没有她表面包装的那么有钱。

邵晴家在十八线小县城,父母都是开杂货铺的,因为她从小长得好看,又对艺术感兴趣,所以父母就咬咬牙,砸锅卖铁地送她来艺术大学上课,但从踏入大都市起,邵晴就变了。

看着身边的同学都穿着品牌奢侈品,用着最好的化妆品,她也起了攀比心理。

只是她又没钱,父母的那点收入,能付得起她的学费,已经是极限了。

所以,她开始仗着自己的美貌,和那张清纯无辜的脸,在学校钓凯子给自己付账单。

赵姿说:“我们学校很多人都知道的,以前想约她出去吃饭,给五百就行,给两千的话,就能跟她做更过分的事,只不过她钓的凯子多了,身价也涨起来了,也学会包装自己了。”

我反问:“你前男友现在怎么样?”

赵姿说:“还能怎么样?跟我认错,还求我别把他们的事曝光出去。”

“他说那女人是公众人物,真曝光出来,邵晴的事业就完全毁了,让我有什么冲着他来。”

我笑了,没想到居然还是个情种。

只是他知道自己的女神在背地里跟已婚男人厮混吗?

我最后说:“你先收集证据,我这边有什么发现,也会及时跟你联系。”

10

晚上,我睡在客房,邵晴睡在主卧。

陈策站在过道中间,他看了看我,不敢来找我,也不敢去陪邵晴。

我以为在我眼皮子底下,他最起码会收敛点。

但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睡到半夜的时候,我听到主卧里传来声音。

陈策最终没能忍住,偷偷溜到卧房找邵晴,一口一个‘宝贝’地哄着她。

两个人在主卧干柴烈火的,我站在门口,愣了片刻,平静地打开了手机录音。

他们俩做完以后,开始躺在床上聊天。

我听到邵晴不屑地问:“那就是你老婆啊?长这么普通,你怎么下得去手?”

陈策明显不高兴:“能别提她了吗?好端端的,你提她做什么?”

邵晴闹了起来:“怎么了?说你老婆你不高兴了?我说的也没错呀,她就是个黄脸婆啊!你要是不嫌弃她,也不会来找我呀?”

陈策跟她不欢而散,气冲冲地下床离开了卧室。

我见他要出来了,赶紧躲回到自己的房间。

其实,我挺不赞同邵晴的三观的。

如果一个女孩只有年轻漂亮可以拿得出手,靠依附男人来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最终肯定会成为被抛弃的那个,毕竟能年轻一时,不能年轻一世,往后比她年轻漂亮的多得是。

陈策离不开我,即便离婚,他也无法跟我分割干净。

公司是我们俩的,他的体面和风光,始终有我的一半。

一个男人可以在吃饱了撑的情况下去向往爱情,但绝不会为了爱情放弃面包。

我已经想好该怎么对付邵晴了。

小说《我和丈夫被封控的两个月》 第3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