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我强取豪夺了死对头的对象
我强取豪夺了死对头的对象于娇娇楚言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我强取豪夺了死对头的对象鸽子鸽子

主角:于娇娇楚言
知名作家鸽子鸽子编写的《我强取豪夺了死对头的对象》,是一部现代言情文,书中讲述了男女主角温于娇娇楚言之间的感情故事,详细内容介绍:我强取豪夺了早死死对头的男人。第一次见楚言时,他披着黑纱。高挑的个子站在人群中格外醒目,那双染着红晕的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4-02-03 20:42:38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一章初遇

这里是海城著名的富人区,漆黑的冬夜里,我晃悠着身子,手里拿着几串钥匙,路过一处豪宅时,里面灯火通明,我忍不住顿了顿脚步。

门在我面前缓缓打开。

紧接着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被打的遍体鳞伤的男人丢到了我的脚边。

他身上穿着单薄的衬衣,头深埋在雪地里,一动不动的,好像死了一样。

我下意识想走,这里全都是些得罪不起的大人物,我不想引火上身。

那只手突然攥住我的裤腿,紧接着我对上一双染着红晕的双眸。

“救我......”

男声微弱,配上那张满是朦胧之色的脸庞。

我记得我见过这张脸。

在海城新贵陈家独女陈新月的婚礼上见过他。

外界人说,他是陈家精挑细选的赘婿,给陈新月冲喜用的。

第二天他就身披黑纱,参加了陈新月的葬礼,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夫。

那会儿我还在感叹,以陈家的势力,他肯定不能再娶了。

后来我偶然听到陈夫人和他的对话,才得知陈家让他拿着离婚协议书滚,说他克妻,原本承诺好给他妈妈的八十万手术费,彻底打水漂了。

第三次见面,他跪在陈家的门口,祈求陈家给他手术费,他愿意守着陈新月过一辈子。

我还纳闷,陈新月有什么好守的,她从初中一直看不顺眼我,还喜欢抢我的东西,连我喜欢的校草都不放过,这样的女人,早死也是她活该。

直到今天,他就躺在我的脚底下,声音越来越微弱,他在求我。

救救他。

一个少男寡夫而已,我犯不着为了一个男人,得罪陈家。

我又不是傻瓜。

我拔腿就要走,那只手突然松开,我看着楚言慢悠悠爬起身,他一瘸一拐的往前走去,腿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在地上划出一道血痕,而前面,是护城河的方向。

在他即将坠落的下一秒,我拎住他的后襟,将人扯了回来。

在楚言微怔的眼神时,我塞给他一张卡。

“卡里有80w,足够你母亲的手术费。”

“你别求死了。”

那是我今天收租好不容易收来的。

可男人太可怜,跟只受伤的小兽一样趴在雪地里。

海城的冬天会冻死不少小动物,不是吗?

我刚准备走时,那只手已经攥住了我的衣角,男人流露出的可怜,总是恰到好处,他紧珉着薄唇,愣是一言不发,可那双琉璃珠子一样漂亮的眼睛,透着眸子某种“哀求”。

“你想做什么?”

我冷着声。

八十万我已经给了?难不成这个小寡妇还想讹上我不成?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他有些垂头丧气,声音更是透着一丝颤意,“这笔钱,我要还给你。”

“你还不起。”

我扫了他一眼,青白发旧的衬衣,即便是在冬夜都没有一件像样的棉袄,这样的男人,还我钱,我都会觉得良心羞愧。

直到我走,那个男人还跟冰雕一样站在原地。

电视上都在报道陈新月身死的消息,几乎轰动了整个海城,外界人猜测陈新月是被楚言克死的。

这帮捕风捉影的媒体,我就不信楚言真的能克妻。

接着便是一道采访报道。

楚言穿着一身单薄的衣裳,手里还拿着母亲的牌位,这才不过三天,这他母亲就走了?

我忽的想起一种可能性。

我的银行卡,好像是要有密码的,然而我却半个联系方式都没有给楚言......

纤瘦的少年,在聚光灯下,无助的眼神,和那颗滚烫的黑痣,那黑痣仿佛也变成了和他眼眶一样的颜色。

绯红。

“楚先生,请问你是真的不祥之人吗?”

“听说你克死了你的妻子,你的父亲,还有你的母亲对吗?”

“楚先生,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现在就去死,绝对不把晦气传给别人。”

“你怎么还不去死?”

在这样的恶毒话中,楚言疯狂摇着头退后,直到他被一只手熟练的抓住后襟。

我气喘吁吁看着他,挤过纷涌的人群,将他拉到身后。

“关于楚言的事,他不做任何回答,请你们让开。”

我冷着声,看向这群记者。

记者们见我护着楚言,本就猖狂的他们显的更加嚣张起来,接着将枪口对准我的身上。

“你跟楚言是什么关系?你不怕被他克死吗?”

“你帮楚言说话,是因为你跟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吗?”

“你......”

一个记者上来推搡着我,将我推的后退两步,身后突然闯进一个怀抱,怀抱温暖,抱着我的臂弯,极为有力。

我冷冷看向这群人,轻嗤一声道,“希望你们能跟于氏集团法务部好好谈谈,补偿的事情。”

“在座的一一都有份。”

一番话,说完,鸦雀无声。

就算他们不认识我,也应该知道于氏集团的法务部,是海城最强,据说连银行都不是对手。

只要于氏想告,轻则破产,重则倾家荡产。

我带着楚言大摇大摆出去,他怀里还抱着母亲的牌位。

牌位上的女人笑的很是温柔,仔细看楚言还和她有几分相似。

她本可以好好活着的,因为我的疏忽。

楚言失去了他唯一的家人。

他还会寻死吗?

“对不起,我又什么都没做好。”楚言低垂着头,明明比我高那么多,却跟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我给您带来了麻烦,是我的错。”

“这八十万,还给您。”

他从怀里拿出被包的仔仔细细的银行卡,那双细长纤细的手隐隐带着颤意。

“这八十万,你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情,我告诉你密码......”我急忙拿出手机。

“不用。”

他直接打断了我。

“我以后都不会需要了。”

就跟交代遗言一样,下一秒,楚言仿佛就会跳河。

我盯着楚言,他生的很好,是那种清冷美人的形象,要是那张脸毫无生气的话,似乎有点可惜。

陈新月喜欢的男人确实不错,只要我喜欢的,陈新月都会抢走,无论是东西,还是我喜欢的校草。

我忽的产生了一种很强烈的念头。

“跟我走吧,我养你。”

小说《我强取豪夺了死对头的对象》 第一章 初遇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